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一百七十九章 延命
    师傅的镇魂铃带着惊天的威势冲着那高阳的鬼魂打去,高阳的鬼魂本来还想着做最后一搏呢,见到这师傅那祭出的镇魂铃,顿时失去了再次挣扎的勇气,他慌忙将拉住我和邹阳还有兔子的那几个黑色的影子召唤了回去,这时候他想尽了一切办法来增大自己的存活几率。【www.kanz:ww.com 看 .。.中,文,网

    我和邹阳,兔子一下自由了,看到师傅那镇魂铃的威势,也不用我们三个出手了,当我转头朝着师傅看去的时候,发现师傅的脸上居然是泛着异样的红晕,看到师傅的这面相,我不由的心中咯噔一下,一种不祥的预感浮上了心头。

    师傅的那镇魂铃快速的朝着高阳的冤魂压去,就快要到了的时候,我看见师傅的身子居然是不自然的颤抖了起来,并且师傅脸上慢慢的出现了一些花纹,看到这花纹,我心中的那股不祥之感顿时放到了无数倍,这符文我记得很清楚,那是师傅上次在那个巫蛊之庙中遇到的那个诅咒!

    我当时记得问师傅是不是没事了,师傅只是苦笑不止,现在看来,事情远远还没有结束!

    高阳的冤魂不知道为什么这次没有选择逃走,只是在随着镇魂铃的逼来,身子瑟瑟发抖着,我们几个见到师傅状态不对,赶紧跑了过去,先后喊了句师傅!

    终于那镇魂铃是扣到了那高阳的冤魂之上,高阳那怨毒的眼神再被收到镇魂铃时还是死死的盯着我们,这种眼神在他死的时候也死牢牢的盯着那些祠堂之中的人。现在我们没人注意到他的这种眼神,除了楚恒,我们所有的人都是跑到了师傅身边。

    师傅见到这镇魂铃下压,将高阳收了进去之后,再也忍受不住,浑身筛糠似的颤抖起来,而他脸上那一道道的巫蛊符文已经布满。

    师傅这时候连站立的力气都没了,兔子和我扶住他,邹阳跑了过去,将镇魂铃捡了回来,我看到镇魂铃,眼中一亮,对着邹阳道:“赶紧摇晃镇魂铃,上次师傅也是在镇魂铃的帮住之下才渡过这一劫的。”

    邹阳摇了摇头道:“现在不能动用镇魂铃,要是一旦动用,里面的颠倒五行大阵就会被破,高阳连同那些鬼魂都会在此出来的,我大急道:“那怎么办?难道看着师傅就这样死掉?”

    邹阳道:“现在快天亮了,等到了天亮了,阳气上升,大师自然就会熬过这一劫,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帮大师撑住这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

    我们和兔子一听,两人眼前一抹黑,不知道该怎么办?邹阳将师傅慢慢的扶在地上,然后从师父的手中那出师傅在戏台之中拿来的白蜡,然后又拿出师傅百宝囊中精致的那个小桃木剑,他对我道:“你用阳火点着这蜡烛,点着之后,我将大师的命火转移到这蜡烛之上,你记住,千万不要让这蜡烛熄灭了,要是真的灭了,大师肯定就是死路一条了。”

    听见邹阳说的凶险,我心中狠狠的抽了一下,但是现在有没有办法,要是任凭师傅这样下去,师傅肯定不是这诅咒的对手,我点了点头,接过那个白蜡,心中想到,谁要是想要灭掉这蜡烛,除非是从我的尸体上面跨去。

    我第一次用阳火点这阳间的东西,但是这蜡烛是通灵之物,在上供或者是墓葬时候,都会有蜡烛,我右手阳火一闪,将那蜡烛点燃,当然这阳火是一种虚火,楚恒是看不见的,他只是见得我像是变戏法一般,将蜡烛靠到右手边上,然后蜡烛忽的自己着了起来,楚恒缩了缩脖子,又想起了刚才那高阳充满怨念的眼神,脚下走了几步冲着我们靠了过来。

    蜡烛点着之后,邹阳直接咬破手指在师傅的眉头之上画了一个符号,然后迅速的又在那左右肩膀之上画了一个符号,接下来邹阳迟疑了一下,停在那里不动了。

    我和兔子看的着急,催到:“快点啊!师傅这就不行了。”邹阳这时道:“我们这是欺瞒上天,待会不管是发生什么,都不要慌乱,挺过这段时间去就好了。”我和兔子不知道邹阳在忌讳什么,但是看他的样子,心中做了最坏的打算。

    邹阳对着楚恒道:“你帮下忙,你和徐汇,秦关三人手牵手将大师和蜡烛围在中间,待会我完成仪式之后,也跟你们围在一起,仪式一旦开始就不能停止,记住千万不要让蜡烛熄灭!”

    我第一次感觉邹阳居然也会这么罗嗦,我冲他喊道:“你他娘的快点,师傅不行了!”兔子在一旁狂点头,邹阳被我一骂,倒是立即闭上了嘴巴,脸上的那狼头图腾一出,整个人显得邪异无比,然后下一刻邹阳用小桃木剑冲着师傅的肩膀狠狠的插去,而邹阳脸上的那个图腾更是化作一个红芒,围在师傅的旁边。

    我不知道邹阳在干什么,但是在我和兔子的目瞪口呆之中,邹阳居然是把师傅肩膀上的命火用桃木剑给挑了起来,随后邹阳快速的将那团常人看不见的命火放到了蜡烛之上,紧接着邹阳又将师傅另一个肩膀上的命火也是挑到了蜡烛的火苗之上。

    这时候我看到邹阳的表现心中起了惊天巨浪,邹阳一直是深藏不漏啊,这样一个逆天的法子都能被他想出来,师傅的命火一没,师傅就像是昏死了一般,身子软软的瘫了下去,邹阳将桃木剑一手,赶紧跟我们手牵手的站围在了一起。

    师傅脸上的那诅咒在师傅命火离体之后,也是停止了肆虐,虽然没有消下去,但是已经不再蔓延,看到我前面那晃动燃烧着的蜡烛,我叮嘱自己这就是师傅命啊,要是我保不住这蜡烛上的火,师傅可就没救了。

    师傅的命火用我的阳火温养,一时间在蜡烛之上倒是没有事情,我现在也不知道邹阳在忌讳什么,要是照这样下去,我们很容易的就能将剩下的时辰度过去,按照邹阳的说法,天一亮,师傅就有了自保能力。

    就这样又过了一段时间,我估摸着天应该是快亮了,天上那雪花早就不下了,倒是这风不时的灌进来,但是那蜡烛在我们四个严密看护之下,那风根本就不可能进到这里面来。不知道是不是在这种环境中坐的久了,我觉得身子一阵发麻。

    过了一会,我感觉出不对来了,这哪里是身子发麻,分明就是背后传来阵阵的阴气,冻得我浑身发阴冷,这种寒冷不是天气的寒冷所导致的,我很明白这种来自灵魂的寒冷就是阴气所致。

    我知道,邹阳担心的事情终于是来了,其实天亮的前夕是最黑的时候,这时候,是阴气除了子时最重的时候,只是希望不要出什么叉子才好。

    但是事情往往是事与愿违,我眼睛一抬,居然是在和我正对着的兔子头上看到了一个有些发绿的脸,这脸就像是突然出现在兔子的头顶之上,我心中咯噔一跳,该来的终于是来了,我冲着邹阳使了一个眼色,邹阳也看到了头顶上面的那张绿脸,他对我使了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看看这绿脸到底想要干什么。

    兔子头顶之上多了一个这个,自然是不好受,他皱了皱眉头,打了一个喷嚏,然后自言自语道:“怎么他娘的这么冷了?”我暗叹一声,你头顶上有个那个,要不是冷还奇怪了呢!

    兔子说完这话,眼睛立马瞪的溜圆,怔怔的冲着我的肩膀处看来,然后冲着我挤眉弄眼,我觉得肩膀这时候就像是敷上了冰块一般,得了,又有东西来找我了。好在楚恒看不到这些东西,要是让他看见,他肯定就慌乱,吓得不知道窜到哪里去了,不过就是这样,他也感觉出了不对,眼睛滴溜溜的冲着四周看来。

    过了一会,我看见兔子身后陆续出现了好多个那种东西,什么颜色的都有,什么种类的也都有,从他们或是木然或是贪婪或是阴毒的眼神中,我看到浓浓的嫉妒之意,我不知道他们在嫉妒什么,我只是知道,要是他们敢乱动,我肯定将他们打的魂飞魄散。

    时间在一点一点的过去,我们围成的那个小圈子周围聚集的那种东西也是越来越多,身后大火依然噼里啪啦的烧着,要不是我们周围没有木头,肯定我们几个这时候已经被烧没了。

    身后的那烈火烤的难受,身边的那些鬼魅之流带来的阴气又是让我们灵魂不舒服,在这有些难受的环境之中,终于是有些东西忍受不住了,兔子头山的那张绿脸是第一个过来的,这时候他居然是率先冲过来,冲着我身前的蜡烛扑来。

    我大怒,骂了一句:“给老子滚!”然后想要抽出右手给他来上一符,但是我的右手狠狠的被邹阳抓住,还不等那个鬼脸冲过来,一道红芒一闪,将那鬼脸叼住,然后扯碎。

    原本蠢蠢欲动的那些东西看到被扯碎的那个鬼脸都是心中寒意上升,我们既然敢做这种逆天的事情,自然也是有着逆天的手段!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