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二百八十一章 高渐离
    不过事情总算是过去了,我们这次总算是有惊无险,师傅压住了诅咒,虽然我被雷劈了一下,但是也没有多大的事,过了一会师傅过来了,看到师傅略有苍白的脸,我担心的道:“师傅,这诅咒……”师傅还不等我说完,就冲我笑了笑道:“这次多亏你了,我听徐汇说了,你怎么这么傻啊!”

    师傅又是青轻描淡写的将这事情给揭了过去,我心中着急,但是有没有办法,师傅摸了摸我的身子,仔细询问了一番,对我道:“幸好你也没大碍,要是真的有个三长两短,我就没法交代了。【www、ka$nzw.com 看|。:中,文|网”

    师傅刚说完这话,我就听见门外传来咚咚的声音,乍一听我还以为是兔子的奶奶来了呢,但是走进来的却是高家的那个老太太,她进来之后就嚷嚷道:“你们赶紧走,这里有鬼!”说着就拿着拐杖过来赶我们,兔子叹了口气,对我道:“这老太太真可怜,想当初应该是高阳记着她的恩情没有对她下手,但是将全部的高家人杀了,只留下一个老太太有什么用?”

    我想起一件事道:“那个高家老主呢?就是坐轮椅的那个,他不是没死吗?”师傅这时候道:“那个只是一具尸体,高阳每天都让高家老祖的鬼魂还魂一段时间,和老太太说说话,让老太太觉得高家家主没死,再让一个木偶装成高二的模样,照顾老太太,只不过他以为老太太老迷糊了,但是这老太太,早就是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听了这话之后,我心中也是难受,这么一个老人老了还弄了一个家破人亡的下场,与其是将她孤零零的留在这个世界之上,倒不如一同将她带走呢,虽然一开始这个村里的人做的对不起高阳,但是高阳这样做却是也过了,怎么能将一个村子的人都杀了呢!不过他好像是说过这个村子中的人不全是他杀的。

    我问道师傅:“师傅高阳怎么办?”师傅叹了口气道:“这高阳不死,他控制着的那些鬼魂就没办法轮回,所以,我们必须把高阳的厉魂给打灭掉。”我听了也是沉默了下来,我知道师傅的潜台词,高阳的恶念要是被灭,善念也一样会随之消失掉,虽说我们对于这个高阳的恶念是深恶痛绝,但是对于那个可怜的‘阳阳’还是心中有些疼惜。

    老太太见我们不肯走,颤颤巍巍的走了出去,兔子连忙跟了上去,估计兔子是看到这个老太太想起了他奶奶吧,楚恒这时候道:“那我姐夫也是被高阳杀的吧?我总觉的姐夫死的不是这么简单啊。”

    我和师傅都是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这高博死的时候是出现了黑白无常,还专门给他时间查他冤死的真相,这里面肯定是有问题,师傅过了一会道:“这黑白无常显然不知道这事情的来龙去脉,只是知道高博阳寿未尽,突然夭折,这肯定是有什么冤情在里面,所以才让高博自己查清楚他冤死的真相。”

    我们不知道究竟是不是照这样,但是现在看来,师傅的解释是唯一比较合理的解释了,楚恒听见我们说黑白无常,瞪大了眼珠子道:“你们说什么,黑白无常?”那次楚恒没有看到这黑白无常的真身,故此他才会这么吃惊。

    我道:“师傅,能不能将高阳放出来我们在盘问一下?”邹阳这时候道:“不行!”我一听邹阳这么说,就知道事情肯定是不成了,只是这事情还有很多没有搞清楚,高阳肯定是背后有某种势力,还有上次为什么他没有将高博的魂魄带走,这一切,都将成为迷了。

    师傅讲那个高阳的善念放出了出来,我们几个一看到他,不约而同的同时叹了口气,倒是他冲我们微微一笑道:“大哥哥,老爷爷,谢谢你们心疼阳阳,可是阳阳知道自己做了这么多可怕的事情之后,阳阳早就不想活了。”

    他这不说还好,这么一说我们谁还能下得了手,我冲着高阳道:“阳阳,你记得你是怎么学会操控这些木偶的吗?你是怎么学会的腹语?”高阳一听,脸上露出思索之色,过了一会道:“我也不记得,我只是记得好像是一个老爷爷,他教我的……”高阳回想到这,眉头就皱到了一起,显然是想不起来了。

    现在这个高阳只是他魂魄中所剩不多的善念,自然不会有很多的记忆,不过他说的这个老爷爷倒是有些耐人寻味,仔细回想那个恶念高阳,我想起了一个地方,就是去了那个地方,高阳才学会的那些匪夷所思的能力。

    我看了师傅一眼,冲着师傅点了点头,看来接下来我们应该是去那了!至于高阳的事情,还是等这件事情完结了再说吧。

    由于我身上的伤势,师傅最终决定我们休息一天再去那个地方,那里想来应该是场硬战,师傅和我都有伤,只剩下了邹阳一个人,恐怕很难打赢那个东西。

    无所事事的窝在高家呆了一天,第二天天一亮,我们这些人准备到那个地方去了,这地方就是高阳死的那个地方,高家祠堂!

    其实我身上倒是没有大碍,就是和空气接触的地方变黑了,身上有衣服罩着的地方并没有受多大的伤害,倒是师傅那诅咒,总是阴魂不散的跟着师傅,这让我们揪心不已。

    楚恒以前也没没有来过高家的祠堂,我们只好在死寂般的村子中没有任何目标的寻找,期间发现了不少家畜,这些东西没了主人之后,倒是快活自在了起来,路过不少的院子,看到里面惨死的村民,我们心中不禁戚戚,这高阳,造下的孽不小啊!

    终于是都快到了晌午的时候,我们找到了那个传说中的高家祠堂,这祠堂倒是不大,相反看起来很是破旧,旁边还有一个祠堂,看起来比这个还雄伟一些,兔子先是进了那个雄伟一些的祠堂看了看,出来道:“这里面居然供奉这那个戏子花旦。”

    楚恒这时候道:“我当初不是给你们讲过这事情吗,当初这个花旦回来报仇,高家众人为了安顿这个戏子才特地建的这个祠堂。”兔子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师傅,我和邹阳三人一直看着前面的那个低矮的祠堂,师傅开口道:“你看出什么来了吗?”我道:“这祠堂有些问题,倒不像是祭祀的祠堂,反而是像一种封印。”师傅点了点头道:“这祠堂门口正对处有山,出门遇堵,这就是极大地忌讳,后代之人别说会是招祖先的庇护了,恐怕是让这祖先连累的百事不兴啊,二来这祠堂门低槛高,哪里是一个阴风进水的局势,分明就是一个锁字局,三来这门口的石狮子,谁家的石狮子头是朝着大门的,石狮子是镇压外面那些东西的,现在看来却更是像看守里面供奉的人呢!”

    听见师傅这么一说,我们都是点头称是,这高家祠堂之内,难道还困着一个千年的厉鬼?可是谁显得没事在祠堂之中放这么一个玩意,这不是添堵吗!

    师傅拿出定鬼罗盘来,对我道:“现在我压着体内的那股诅咒,一些咒语法术不能用了,你们几个都各自小心。”说着师傅口中念念有词,想要通过这定鬼罗盘看看这祠堂之中是不是真的有什么脏东西。

    师傅念叨了一会,罗盘静悄悄的,什么都没有发生,师傅叹了口气,将罗盘递给邹阳,让他试试,邹阳试了试,也没有试出什么东西。兔子道:“也许是我们想多了,在门口看不出什么,咱们还是赶紧进去吧。”

    现在也只能是这样了,事情该发生的总归要发生,我们走进去之后,发现这高家祠堂之中孤零零的就放着一个牌位,这牌位有些年头了,牌位上面居然蒙着一层灰,这让人不解,这村子荒废时间不长,不可能说是这么短的时间中就让这这牌位之上蒙上尘土吧。也就是说,这牌位在村子没有荒废之前,就已经是这样的了!

    事情很奇怪,虽然现在人不大重视祖宗这一块,但是谁也不能让自己的老祖宗的灵位被尘土盖住啊,再加上外面看到的这祠堂的古怪布置,我心中升起了一个古怪的念头,这里面供奉的不是高家的祖宗吧!

    牌位就在前面,邹阳走了过去,将那牌位拿过来,吹了吹上面的尘土,然后又在那供桌下面的布条中擦了擦,那灵位山的字迹就显示出来了,兔子过去摸了摸,惊奇的道:“居然是铁做的,谁这么不靠谱,灵牌还居然能用铁做?”

    我白了一眼兔子,兔子这人什么都好,就是话太多,又对死人不尊重,我们这可是在人家的地盘之上呢,要是万一真的说的那句话不对,真的招到那个正主,有得是一番麻烦事。

    邹阳将那牌位直接递给我,他知道我懂古代的汉字,我拿过来一看,这倒是不难,不是什么甲骨文,就是秦朝时候的小篆,写的是显考高讳渐离之神位,我冲着师傅他们道:“哦,这是一个叫高渐离的人的神位,高家的老祖宗是高渐离啊,这人名怎么这么熟悉?”

    我说完这话,就看见师傅他们几个像是见鬼一般的看着我,兔子道:“高渐离,是不是那个风萧萧兮易水寒的那个高渐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