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二百八十二章 铜墙
    兔子叫了一声道:“高渐离,是不是那个风萧萧兮易水寒的那个高渐离?”兔子不提倒好,这么一提,我脑子就像是打过了一道闪电一般,这个高渐离可不就是当年跟荆轲是好朋友的那个吗,当年六国很有名的那个乐师!我记得这人也是行刺过秦始皇,怪不得我们来这个城镇的时候,就听见有小孩唱那段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歌谣,原来这个居然葬着高渐离!

    兔子这时候对我道:“上次去荆轲和燕姬的墓地时,当年荆轲行刺好像是别有隐情,现在来高渐离的墓地了,难不成,还要有隐情?”我摇摇头道:“哪里来的这么多隐情啊,我有种直觉,觉得这高渐离当年可是真的要杀嬴政来着,行了别说了,咱们进去吧。【www、ka$nzw.com 看|。:中,文|网”

    当时高阳给我们看他悲惨的回忆的时候,曾经提到过这里,就是说高阳为了躲避小孩的追打,藏到了这祠堂下面的一个暗格之中,在那里他好像是遇到了什么脏东西,但是就是遇见这脏东西之后,高阳才有了那种匪夷所思的腹语能力和控制木偶的手段。

    想来这些东西应该都是这里面的那脏东西教给他的吧,兔子走到那供桌之下,将供桌下面耷拉着的桌布撩起,对着里面的墙壁摸索起来,好在这个供桌较高,兔子一个人弯腰下去倒是能装开。

    我见到兔子在下面摸索了半天还是没找到,我生气的骂道:“兔子,你怎么这么笨,当时那高阳一下子就能摸到,你怎么还半天摸不到?”兔子在下面憋屈着已经够难受的了,听见我这一催促,道:“你站着说话不嫌腰疼,你倒是来试试,这下面哪里有什么暗门啊!”

    说完兔子泄愤一般的狠狠的冲着那墙壁砸了一拳,本来我以为兔子会唉吆的叫起来,没想到兔子却是发出惊喜的声音道:“嘿!找到了!”说着兔子撅着屁股用力往前推,我们在后面就听见吱呀吱呀的门开之声。

    不过听这声音听起来倒是沉重异常,兔子哼哧了半天终于是推开了,要是照这样的形式来看,小高阳当时根本不可能推开这扇门,难不成是他在危险情况下肾上腺激素分泌增多,力量暴增?可是也不像啊,那只剩下了一个解释,里面的东西给高阳开的门。

    兔子从自己的包中摸出手电往里找去,自己嘟囔道:“这里面还挺深,这到底是什么去处?”兔子看了一会就站起身子来,对着我们道:“这里面看起来挺深的,还阴森森的。”师傅点了点头道:“这应该就是那高渐离的长眠之处了,走吧,我们进去。”

    供桌下面的那个洞仅仅能容一个人爬着通过,当时小高阳身子矮,才能弯着腰进去,邹阳这次在第一位,兔子跟着,然后师傅,楚恒,最后才是我,按照兔子的说法就是让我断后,只是不知道这后有什么好断的。

    本来这次不想着带楚恒来的,但是楚恒执意说这次事情是跟他姐夫有关,他姐夫死的冤枉,他必须要查明真相,其实真相已经大白了,就是高阳杀了他的姐夫,剩下的那些疑点都是跟高阳有关,当然,那次从高博家中挖出的那半截舌头也是一个打的谜团,既然楚恒想跟着,我们也不好赶他走,估计这次的事情也快完了,到时候一并回家就好了。

    钻进这洞中之后,我才是明白兔子说的那个阴森森是什么概念,这种感觉完全是来自心理上的压迫之感就像是在这无尽的黑暗中,藏着无数的眼睛正在死死的看着你的那种感觉。

    我们几个在这种环境中爬了一小会,这通道是朝着地下倾斜下去的,现在我估摸着应该是到了地下几米深的地方了。

    这时候兔子在前面道:“前面是一堵墙,看来是到头了,哎,这里好像是开阔了一些。”兔子说完话之后,又往前爬了几步,兔又是嘟囔道:“这里能站起起来了,哎哟,这地方好大啊!”

    不一会哦我们几个都钻到了兔子所在的地方,我们从哪个通道之中钻出来之后,就到了一个很是宽敞的地方,我看了一下这地方之后,道:“这真是别有洞天啊,想不到这么狭小的洞口尽头,居然是这么一个大的空间,这估计有五六十平米大小吧。”

    兔子拿着手电四处晃荡,嘴中道:“这里什么都没有啊,不是说葬着高渐离吗,这里那有什么坟墓,分明就是一个大点的地下空间啊。”

    师傅将兔子手中的手电要了过来,走到这近乎是封闭的空间墙上,然后摸索了起来,师傅这一靠近,我才发现这手电灯光下的土墙皮,居然是盈盈泛着一些绿色光芒。这种绿色还不是植物的那种很健康的绿色,就像是青铜长了铜锈一般,那种绿色。

    靠近之后,鼻子之中还是传阵阵的刺鼻味道,这味道更是像极了腐朽的铜块味道,我纳闷的道:“这里好像是有不少的铜啊。”邹阳听见我说话,直接走到墙边,抽出那把砍刀,在墙上刮了两下。

    邹阳这一刮之下,居然是蹭出了火星,我看的一愣,这难道是石头墙?邹阳连续刮了几次,那嗤啦嗤啦的声音不绝于耳,到了最后,邹阳居然是挂出来一个绿油油的墙壁,看到这墙壁,我终于是知道了,这感情就是一个铜墙啊,我说怎么这么大的铜锈味。

    我们几个围着这铜墙转了一圈,发现只有正对这我们的地方是个铜墙,其余三个方向都是泥土的,我道:“这有些奇怪啊,这里弄一堵青铜的墙来做什么?”师傅眉头微皱,道:“实挺奇怪的。”

    师傅拿着手电在那青铜墙上不住的摸索,我们只有一个手电,我们剩下的只能看着师傅一个人在那里摸索,过了一会,看着师傅眉头皱的越来越紧,我知道事情可能有些麻烦了,师傅让喊过邹阳去,让邹阳在他手指的位置将上面的铜锈刮开,刮开之后,我们看到那这青铜墙上似乎是有一个奇怪的符号,邹阳用的力气太大,现在根本看不清楚上面刻的是些什么东西。

    不一会,师傅让邹阳在那墙上刮出了十余个那种奇怪的符号,这次我们看清楚了,这些奇怪的符号就像是一个个的头像,好像是有蛇的,有龙的,还有猪的,兔子道:“哎,这都是些牲畜的头像啊,可在这里干什么。”

    楚恒这时候小声道:“这些,像不像是十二生肖?”楚恒这么一说,我们几个立即醒悟过来,我仔细一查,果然这些奇怪的头像符号不多不少,正好十二个一个个仔细看来,这不正好是那十二生肖!

    师傅道:“我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了。”我们扭头看着师傅,不知道师傅怎么说,师傅接着道:“你们还记得那在左寒学校见到的那十二生肖大阵吗?”我心中一动,对着师傅道:“师傅,你的意思是?”

    还不等我说完,师傅就点了点头道:“这里的十二生肖,也是用来锁魂的!”听见师傅这么说,我们几个不约而同的看着前面的那个巨大的青铜墙,这里面锁的就是高渐离的魂魄吧,这又是搞的哪一出?

    兔子看了前面的那青铜墙,道:“我们要找的东西想来就在这里面,可是青铜墙一立,我们怎么要拿出那个东西呢?”

    兔子说的就是我们人皮图山的那个木偶,我们要找的东西都是秦朝时代或者之前的,现在看来,唯一能符合的就是这高渐离的坟墓,可是这里根本算不上是一个坟墓啊。

    师傅喃喃道:“不用我们进去,他出来了。”师傅的话音刚落,我就听见一阵刺耳的声音从那青铜墙上传来出来,这声音像极了邹阳用砍刀刮青铜墙的声音,只不过邹阳刮的时候没有这么尖锐刺耳,现在听起来,就像是有用尖尖的指甲,在拼命的挠这青铜墙一般。

    我们几个捂住耳朵,朝着那青铜墙看去,这时候我突然听见从这尖锐的声音之中,传来一阵叮铃铃的脆响,这声音悦耳至极同样也是熟悉至极,镇魂铃,我本来以为是师傅拿出镇魂铃来帮我们抵挡一下。

    可是当我抬起头一看,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师傅也是睁着眼睛朝着他的百宝囊中看去,师傅压根就没有掏出镇魂铃,这又是闹哪门子的邪?镇魂铃中可是封着高阳的厉鬼之魂,要是万一出些什么事情,我们这些人可真的治不了了。

    偏偏事与愿违,师傅伸手插进百宝囊,想要抓住那镇魂铃,可是那镇魂铃被师傅掏出之后,兀自叮铃铃的一个劲自己响,连同师傅的手都带着一同都动起来。并且那铜墙之上传来的咯吱之声,越发的密集紧凑起来,跟着清脆的铃声,频率越发的一致。

    在这令人极度不舒服的声音之中,师傅赶紧从百宝囊中拿出一张符咒,狠狠的冲着那镇魂铃贴去,师傅的符咒贴到那镇魂铃之上,这声音就戛然而止,连同那铜墙之上传来的刺耳的声音一同消失不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