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二百八十四章 困兽
    高阳骑到那影子的脖子之上恶狠狠的道:“还给我,还给我!”那木偶看见我们这样,倒是没有丝毫过来相帮的意思,任凭我们的法器砸在那个影子之上。【www‘kanz^ww.com 看.。:中,文,网

    本来那些村民的冤魂还能看到在那个背影旁边挣扎着,但是现在那些黑影眼中尽是迷芒之意,似乎是忘记了生前的一切,正在慢慢的冲着那个背对着我们的黑影融去,那生肖锁魂大阵这时候光芒异常的亮,似乎是在阻止着这个看似缓慢,实则很快的融合。

    我们这些法器打在那背影之上就像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一般,被我们一打,那十二生肖就像是不堪重负一般,先是猛地一亮,然后慢慢的暗淡下来,眼看着就失去了作用。而在这十二生肖最后的光芒之下,那些黑色的影子就像是蒸发了一般,连同这璀璨的光芒一同消失。

    那背对着我们的人影似是发出了一声叹息:“还是没有解开吗?”这声音有些低沉,传到我们耳边的时候,就成了一丝浅浅的呢喃,高阳见到他苦心经营的那些鬼魅就这样消失了,在那人脖子之上更是越发疯狂的抓挠起来。

    我们几个见到大势已去,赶紧纷纷离开这诡异的青铜墙,那木偶似乎是自己有灵性一般,见到高阳在它主人头顶之上疯狂抓挠,二话不说,卡住那高阳的脖子重新从青铜墙中拽了出来。

    一直背对着我们的那个人影此时慢慢的动了起来,只不过这动作频率极其缓慢,他好像是想要转过身来,但是要凭这个速度,转过身来大概需要一整天,我对邹阳使了一个眼色,既然这个影子这么不方便,那我们干脆趁这个时候抓到那个木偶,然后溜之大吉,不就很好吗!

    邹阳会意,我们两个重新开始了抓这个木偶的行动,兔子和楚恒两人见状,是加入进来,谁想到这木偶就像是一个灵巧至极的猴子一般,我们怎么抓都是抓不到,倒是看它的样子,似乎是轻松的在逗我们一般。

    随着兔子手中的灯光在这洞中来回摆动,师傅在一旁喊道:“住手吧!”我们几个停下手中的活计,累的气喘吁吁,不解的看着师傅,师傅脸色沉的都快滴下水来,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前面那个青铜墙看。

    我心中咯噔一下,这不会是青铜墙上的东西出来了吧,我们几个赶紧拿手电朝着墙上照去,这一照之下,发先那青铜墙上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挂着一个披头散发,身着肮脏麻衣的人影,这就是那个背影的正面?

    这人的头发实在是长,这么披散着根本看不到脸,但越是这样,就越是显得阴气森森,谁知道这东西的脸长的什么摸样,最稀奇的是,这人的胸部上居然耷拉着两条铁链,这铁链之上居然是泛着暗红之色。

    兔子见到这东西之后,小声的道:“他出来了。”兔子不提倒好,他这么一说,我次啊看见这个鬼影居然是从那青铜墙上钻了出来,距离我们现在仅仅不到两米的距离。木偶献宝似的将手中的高阳魂魄给献了上去。

    那人就像是没有肩膀一般,整个身子都是奇形怪状的耷拉着,见到木偶送上高阳的魂魄,一个低沉的声音从这人身子中发来:“我高渐离最恨背叛之人,当初我们谈好条件,我帮你,然后你帮我,本是互惠的事情,熟料你大仇得报之后,欺我不能出这里,居然不履行诺言,虽然你是个孩子,但我也不能饶了你。”

    这人声音虽是平淡,但是听到耳朵中有一副异样的冷意,那高阳此时在木偶手中已经是放弃了挣扎,面如死灰的看着那脸被头发遮住,塌肩膀的鬼影,嘴中还不时喃喃道:“还给我,还给我。”

    这高阳的恶念终于是接受不了自己那失去力量这个事实,这眼看着他这个魂魄就要消散掉了,那人见到高阳这副模样,似是自言自语,道:“罢了罢了,我最终能脱困也是因为你,舌头虽然不是你找来的,但也是因为你的原因来的,虽然我们两个没有师徒之名,但实际上有师徒之分。”说到这里,这个低沉的声音停顿了一下。

    高阳那原本就要弥留的鬼魂一听这话,似乎是重修燃烧起了希望,他结巴道:“爷爷,你,你要饶了阳阳吗?”高阳自知难逃一死,现在听到这高渐离居然是口头松动,又是兴奋了起来。

    高渐离重复了一下高阳的话:“饶了你……”这声音还在空气中游荡着,我们就看到那高阳的冤魂猛的冲着那塌肩膀的鬼影冲去,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这又是高阳的临死一击呢,但是听到高阳居然是在空中凄厉的喊了一声:“不!”

    随后我们面前的那个塌肩膀的麻布鬼影猛地抬起了头,由于抬头过快,他脸前的那些头发猛地被掀起,透过这些头发间隙,能看到这塌肩膀高渐离的那骇人的脸庞,我只能看到的是一张血盆大口,还没有等我来的及看清楚,高阳的鬼魂就冲到了那张大嘴之中,高阳的惨叫直到进了那高渐离的嘴巴之中还是游荡在空气中。

    那高渐离生吞了高阳的魂魄之后,脸又是隐藏在了那头发之中,他喃喃道:“饶了你是不可能的,既然你是我的有实无名的徒弟,那我就给你来个痛快好了。”他声音说的很是低沉,想起他刚才张开的血盆大口,又听着他现在冷冰冰的话语,我们心中都是毛毛的。

    我咳嗽了一声,想要问这高渐离一些事情,但是听见我咳嗽的高渐离反而是先道:“我是称呼你为嬴政呢,还是别的什么名字?你现在应该不是那个执掌天下的始皇帝了吧。”听到这高渐离阴阳怪气的声音,我心中一阵不舒服,我道:“我是秦关,你爱怎么称呼就怎么称呼,你是高渐离?”

    高渐离听见我的话没有丝毫动怒,沉沉的道:“秦关,好一个秦关啊,不错,我就是高渐离,一个被你囚禁了两千年都不能投胎的高渐离!”这高渐离的声音越说越大,到了最后几个子,几乎是用喊出来的,那语气之中的怨恨,更是不言而喻,从他的语气中,我仿佛感觉到他要生食我肉的那种狂性!

    我皱了皱眉头道:“我身上之后嬴政的一丝残魂,我不记得当初发生了什么,你,你能说说吗?”高渐离听了之后,桀桀的笑了起来,他道:“不记得,好一个不记得,也对,你当年可是九五之尊,怎么能记住我这一个小小的江湖乐师,要不是当年我用筑行刺与你,恐怕你连我这人都不记得了吧。”

    我心中暗道:“秦始皇那部分记忆本来就不记得你,我也就是熟读历史,才记得你这人。”虽然我心中这样想到,但是嘴上没有表露出来,这高渐离可是一个千年的老鬼,又加上被封了两千多年,性情肯定很古怪,要是招惹了他,恐怕我们这群人都没有好果子吃了。

    我道:“你这人我当然是记得,但是不知道当初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为什么会被囚禁在这,还有,还有最重要的,你的好友荆轲,刺杀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高渐离嘿嘿一笑道:“最重要的是,荆轲,这事情我怎么知道,你现在反过来问我,我去问谁。”听到这高渐离如此这般说,我不知道他到底知不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事情。

    师傅这时候道:“高老先生,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能不能告知一下?”高渐离听到师傅的话之后,冷哼一声道:“我说过,当年的事情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我恨了嬴政两千多年,今天终于是要大仇得报了,当年没能杀了你,如今,我一定要杀了你,一来报你杀荆轲之仇,二来报你对我的羞辱之仇,你知道我这两千年是怎么过来的吗,你命人将我的尸首放到容器之中,然后浇铸上铜汁将我的尸体活活的封在在铜墙之中,你不是想要听击筑吗,你不是喜欢我的木偶戏吗,来来,我现在一并表演给你!”

    说完这话,那高渐离就像是一个疯狗一般冲着我扑来,他快,我们这些人更快,师傅桃木剑一挑,我忍住疼痛,将右手的极阳火祭出,邹阳和兔子一左一右的打来一道法器光芒,这些东西齐刷刷的打在那高渐离的必经之路上。

    可是没等高渐离扑过来,他的身形就猛地在空中一顿,我们本来是掐算好他的轨迹的,他这突然一停,我们几个的攻击果断的落空了下来。

    顺着兔子打起的灯光一看,这气势汹汹的塌肩膀高渐离居然是被两条拇指粗细的暗红色的铁链锁住了琵琶骨,这锁链看起来极其不一般,要不能也不会锁住这么一个厉鬼的琵琶骨。那高渐离发出困兽一般的吼叫,这次我听清了,他的叫声,是从那肚子中传来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