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二百八十五章 皮影戏
    我们这些攻击落到了空处,却是又听见那高渐离如同困兽一般的嘶吼,这声音分明就是从他的肚子中传来传来,这时候我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居心,反正就是脑子一热,冲着那被锁链拉住的那个高渐离就是一脚。【www.ka?nzww.coМ 看 .。?中.文!网

    可是我忘了,这高渐离是一个魂体,寻常的东西根本就碰不到他,我这一哐之下,整个身子都是朝着他栽去,原本还嘶吼着的高渐离见到我载了,不由耸动了一下他的身子,将那脸从头发之中漏了出来。

    刚巧,兔子手电这时候打在了那高渐离的脸上,就像是来一个特写一般,高渐离的脸从那厚厚的头发中钻了出来,这张脸跟高博的脸如出一辙,只不过这脸上表情更是狰狞怕人,高博的脸上至少还有一块好肉,但是高渐离的连脸上全是坑坑洼洼的,如同麻子一般的东西,更加要命的是,在这坑洼之中,有一个个米粒大小的黑点我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但是我看到这张脸之后,就是头皮发麻!

    嘴巴更别提了,刚才从头发的缝隙中就能看到这血盆大口,下颌就像是被卸下来一般,随意的耷拉在脖子上,兔子的灯光照进高渐离的嘴巴之中,这血盆大口中的那条舌头居然只在根部有一丝丝小小的残留。

    眼睛上面紫青一片,眼皮已经消失,剩下的眼珠子也是腐烂在眼窝之中,整个眼眶都是那种坑洼的带着黑点的麻子,我也知道为什么仅仅就这么一小会,我能看得这么清楚,反正当我看清楚高渐离的模样之后,我心中是恶心的不行了。

    话说我的身子不由自主的冲着高渐离扑去之时,那高渐离都长开大嘴等着我栽过去,但是这千钧一发之际,我背后被一双有力的大手抓住,随后师傅的桃木剑也是狠狠的冲着高渐离那丑陋的头抽了过去。

    我的身子在距离高渐离不到十公分的时候停了下来,而师傅的桃木剑几乎是同一时刻冲到了高渐离的脸上,这桃木剑本就是打鬼的圣物,这高渐离就算是再厉害,终究是个鬼魅之流,被师傅桃木剑一抽,顿时往后退了几步。

    这次被吓得心中扑腾一阵乱跳,倒不是害怕高渐离能怎么着我,只是看见高渐离那脸,我实在是觉得恶心,头皮发麻,高渐离被抽回去的时候,我们谁也没注意到那个小木偶像是离线之箭一般,狠狠的冲着兔子冲去,兔子左手拿着八卦镜,右手拿着阴阳镜,见到这东西冲来,下示意的就将这两个东西挡了过去。

    那木偶冲到兔子身边之后,见到兔子将手电伸来,劈手就砍到了兔子的手上,兔子吃痛,一个没抓住,那手电就掉在了地上。木偶真正的目标不是兔子,见到手电掉在低山之后,身形马上朝着手电扑去,我们这群人想要抢过手电,却是来不及了。

    这个木偶捡起手电快速的溜回到高渐离的身边,然后狠狠的将那手电摔倒了地上,哗啦一声,这手电就在地上碎成一片,随之我们这些人就到了黑暗中。

    师傅这时候道:“你们往后退去,这厉鬼指不定会使出什么花招,不要在往前靠,我们先退回去再说。”师傅说完这话之后,立即从百宝囊中掏出一个火折子,想要点着取火,但是师傅刚刚吹着火折子,黑暗中亮起一丝光亮之时,我就看到那光亮之前居然有一张坑坑洼洼,嘴巴怒张,眼珠子干枯的脸,这高渐离的脸怎么到了那?师傅还没有反应过来,高渐离那怒张的大嘴巴就吐出一口阴气,将师傅手中的火折子给吹灭了。

    高渐离被那个不知名的锁链锁住了琵琶骨,刚才不可能他的鬼脸出现在师傅面前,那刚才吹灭师傅蜡烛的会是谁?黑暗中我听见有人在悉悉索索的摸着什么,不一会,我身后一亮,我赶紧回头一看,发现兔子居然是摸着一个火折子点着,只不过兔子那火折子之前,也是冒出了一章高渐离的鬼脸,迅速的将其给吹灭了。

    这肯定不是高渐离,要是他,他绝不会是将火折子吹灭这么简单了,我们几人尝试想要点着火折子,但都是被那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幻化成的鬼脸给吹灭掉了,到了最后,我们干脆不点了。

    这黑暗中一片宁静,除了我们几个的呼吸之声,高渐离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没有丝毫的动静传来,我们知道这肯定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他又不用手电就能看见我们,现在他肯定就是像是黑暗中的毒蛇一般,等着给我们致命一击。

    我们几个知道事情不对,慢慢的朝着后面退去,突然,在师傅那边传来打斗之声,黑暗中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后来,听见师傅居然闷哼一声,显然是吃了亏!师傅立刻道:“不好,舌头没了!”

    这从高博家拿来的舌头一直被师傅放在百宝囊中,用符咒贴着,这东西听高渐离的话语,应该就是他的,这若只是一截舌头倒也好办,关键是我隐约觉得这舌头跟此地的封印有关,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恐怕我们真的就麻烦了。

    师傅现在绝大多数力量都是用来压制身体的诅咒,我被雷劈了,身子一直没有复原,现在仅剩了邹阳,哪里能抵挡住这被困了两千年的厉鬼!

    师傅说舌头没了这话刚落下就听见邹阳道:“小心脚底下!”我低头一看,发现我们这脚底下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有一个黑色的,但是现在又能看清的影子,这是高阳收集的那些村民的鬼魂,现在居然是被这高渐离所用了!刚才十二生肖锁魂阵只是将其中的一部分给灭掉了。

    我现在知道刚才我们看到的能将我们火折子吹灭的东西是什么了,感情就是地下的这些东西所化,我就说高渐离不能离开那个锁链!我见到这些东西,连忙低下身来,右手祭出阳火,将其驱散开来。

    只是我这一阳火驱赶的时候,地下的那些黑影并不像之前那般仓皇逃窜,阳火打在他们身上虽然兹兹冒着火星,但是这些东西一时间居然没有会飞烟灭,就在我吃惊至极,地山的那些黑影却是浮出了一张张的人脸,这都不能称之为脸了,只有一张脸的轮廓,脸上五官什么的全部消失,就像是一张空白的纸一般。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种东西,这黑影配上煞白的没有五官的脸,就算是我现在看了这东西,也忍不住的打起了鼓,此时那高渐离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皮影,木偶起。”

    说完这话,地上的那些黑影白脸的鬼魅就离开我们所在的位置,朝着高渐离的方位游去,这时候,我们周围的环境之中,开始响起了玲玲乐器声音,这声音就像是古筝传出的一般,但比起古筝来又是苍凉粗犷了一些,乍一听之下,倒不是很好听,但过了一会,就觉得这乐器之中大气磅礴,倒是挺符合我们男儿脾性。

    要不是现在所在的环境实在诡异,我真的会忍不住为这乐声击节而赞!乐器之声一响,地面之上那宛若荧光一般的黑影白脸的鬼魅纷纷从地上飘了起来,这种感觉是非常奇妙的,就像是这些鬼魅是地上的一副平面画,现在从地上这幅画中钻了出来,活生活现的出现在我们面前。

    我们几个虽然知道这肯定是高渐离搞得鬼,但是现在想要出去,肯定是来不及了,刚才我们几个黑暗中摸索出去的通道,谁知道那通道就像是消失了一般,找不到了,就算是找到通道,我们这么多的人,谁来断后,谁自己能抵挡住这两千多年的厉鬼。

    现在是既来之,则安之吧,高渐离的声音这时候传来:“嬴政,当年你一直想看我皮影之舞,直到我死,你都没有看过,现在在你临死前,我就让你看看,也算是了却了你一桩心愿。”高渐离这次的声音大变,刚才用腹语的时候,是有些低沉沙哑的声音,但是现在他说话的声音就像是珍珠落在玉盘之上,清脆的很,若果不是那声音略偏中性,我们还真的会认为这是女子的话,看来这高渐离应该是拿到了那个舌头。

    高渐离声音消失之后,那类似古筝的声音越发急凑起来,而那从地上飘起来的黑影白脸的鬼魅,在这一刻翩翩起舞了,原本这高阳收集的村中冤魂肯定是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但是这些黑影到了高渐离手中之后,就像是一个模子中造出来的一般,一样的模样一样的身段,现在连动作也是一模一样!

    这些黑影白面的鬼魅,在我们面前弯腰下身,衣袂飘飘,虽然我们只能看到那黑色的影子,但是奈何这些东西身段极美,舞姿空灵,即使没穿华服,就凭这一袭黑衣,将这舞蹈也是跳的妩媚动人至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