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二百八十六章 召唤古尸(一)
    看着这些白脸黑影的鬼魅在我们眼前翩翩起舞,我们几个心中都是起了一副惊艳的感觉,看着这些影子我不由得想起了上次我们在戏台前面被一个女鬼给迷了路,会不会也是这种东西搞得鬼。【www、ka$nzw.com 看|。:中,文|网

    那高渐离此时弄得琴声幽幽,过了一会居然是合着琴舞,高声唱了起来,此时琴声一转,如同金戈铁马,战鼓累累,琴声铮铮,那鬼影的舞姿也是摇身一变,变成了大气磅礴,宛若由一个个儿女情长的小男女,化身成了在战场上驰骋的将士。

    这种变化基本上是一蹴而就,但是给我们的感觉却并不是很突兀,高渐离不愧是千古名伶,在乐器上的造诣炉火纯青,仅仅凭着一个古琴就让我们产生身在沙场的那感觉,忽的琴声又是一变,变得萧瑟苍凉起来,那些白脸黑影统统是一字跪下,朝着那北方匍匐,此时琴声变得异常悲壮,那高渐离的口中也是喊出:“风萧萧兮啊易啊啊水寒,壮士一去兮啊不啊啊复返!”

    高渐离唱这两句的时候,拖得声音极长,虽然就是反复的只有这两句,但是一句的气势强过一句,唱到最后,几乎都是用吼出来的。

    一曲终了,那些黑影重新站了起来,我们重新收回了自己的思绪,不知不觉中,我竟是眼角微湿,好容易将内心激荡的心情给压制住,我道:“高渐离……”我这话还没有说完就看见刚才那些翩翩起舞的影子冲着我们扑来。

    这东西怎么连个招呼都不打?邹阳见到这些东西过来,连忙祭出阴阳镜,狠狠的打在那为首的那个黑影之上,可是这些黑影任凭邹阳的法器打在其身上,这次是连一点火星都没有激起。

    这倒是让我们吃了一惊,邹阳二话不说,抽出那把砍刀,狠狠的劈在前来的那些飘来的黑色影子上,可是这砍刀虽然劈了过去,从那些黑色影子中直接穿了过去,法术和物理攻击都不能对其造成伤害!

    这事情让我们有些措手不及,这都赶上上一次对付燕姬手中的那些巫鬼一般了,邹阳见状,脸上那狰狞的狼头猛地出现,这些要都是不能对这些鬼影造成伤害,总不能赤手空拳的跟这个东西打吧!

    邹阳脸上的那狰狞的狼头一出现,我们周围这环境之中同时就出来一个红色的虚影,这些黑影虽说不怕邹阳的法术和物理攻击,但是遇到邹阳召唤出的这红色的图腾,这些黑影还是飘飘忽忽的绕开。

    邹阳得理不饶人,看到这些黑影想要躲闪,赶紧让自己那图腾追了上去,但是这些黑影太多,邹阳召唤出来的图腾也就那一个,根本管不了这么多的黑影,这些黑影的主要目标不是邹阳,而是我,我现在已经是被这些黑影慢慢的围起来了。

    我不顾自己受伤,赶紧将手上的阳火祭出来,好在兔子和楚恒并没有这些东西围这,要不然我们这群人就全部陷入危机之中了。

    在这些黑影围住我的时候,我一直诧异那高渐离为什么如此冷漠,是不屑对我们动手吗,师傅为什么这时候也是没动静?

    这个念头在我脑中只是一闪,我现在没有功夫顾着其它,只想着赶紧将面前的这些东西打发掉,阳火虽然祭出,但是现在我身子虚,不可能在进行那种将兵符阳气都集中在一起的攻击了。

    那些黑色鬼影像是蛇一般,从我的四面八方围了过来,这个真谓个水泄不通,脚底下,头顶上,这些东西都是逼了上来,虽然我现在身体不适,但是也不能任凭你们来拿捏,我将阳火冲着地上攀住我腿的那黑影抓去,这黑影抬着那惨白的没有五官的脸看着我,惹得我心中一阵发毛,但是下一刻,我心中狠劲一出,用右手直接插到了他的面门之上。

    说不出这是种什么感觉,我的右手就像是插到了十分粘稠的油中一般,虽然粘上阳火的那个黑色鬼影正在飞速的变小着,但是我的阳火在这种粘稠的环境中也是慢慢的走向熄灭。

    我的更要命的是,我的右手居然卡到了那里面,抽也抽不出来了,而我周围那些黑色的影子在这一个,忽的都围在了我的身上,现在我身上就像是被层层裹上了塑料膜一般,整个身子被这些东西牢牢的困住。

    我心中想到感情刚才那个是故意吸引我的阳火,然后好让其它的过来将我困住,我这像是包粽子一般被包了起来,只留下一个头,身子不由自主的被带着往前面窜去,虽然天黑,但是这些东西包在我身上实在是太扎眼了,兔子邹阳还有楚恒三人同时看到我的窘境。

    他们看到了我现在的处境,皆是冲我扑来,我知道这东西诡异,连忙冲他们道:“别过来!”可是他们几人哪肯听我的话,就在这时,原来高渐离的那地方发出一阵叮铃铃的声响,这声音不像是刚才的那琴声,随即听见师傅喝了一声:“临兵斗者,疾!”

    师傅的声音刚刚出现,我们就看见一道黄光从师傅的声音传来之地祭出,笔直的朝着那叮玲玲的声音来源地扎去,伴着这道黄光,我清楚的看到了前面塌肩膀的那个高渐离出现在我们的视线之中。

    此时高渐离琵琶骨之上的那锁链已经解下来一条,他正用口中吊着的长舌,钻着右边那琵琶骨上的锁链,我说他怎么这么老实,原来正在他出来的紧要关头,师傅的黄符祭到,打在高渐离的身上,高渐离头猛地一侧,似乎是听到了这符咒声音,用他口中的长舌打在师傅祭出的那道黄符之上。

    高渐离的舌头打在师傅祭出的黄符之上,师傅那道黄符立即被抽到了一边,黑暗中听见师父居然是蹬蹬退了两步,他吃惊的道:“巫术!”

    那黄光消失之后,我又重新陷入黑暗中,只是在黄符光芒消失的前一刻,我分明看到高渐离嘴角露出的那诡异的微笑,师傅刚才说巫术,难不成,这高渐离是斗笠人阵营中的人?我现在已经被那黑影卷着到了高渐离的身边,虽然看不见高渐离的样子,我知道等他打开锁链的时候,就是我的身亡之日。

    我刚被拖到此处就听见身后的兔子和邹阳赶了过来,他们整治不了我身上的这些黑影,但是却能将我拖得离高渐离远一些,只是他们伸手碰到我的那一刻,就听见我身前高渐离那里传来叮铃一声,听见这声音,我知道完了,这高渐离,脱困了!

    果然在下一刻,高渐离那嚣张的笑声就布满了我们所在的空间,邹阳和兔子两人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身子就像是炮弹一般,从我身边被轰了回去,高渐离阴森森的道:“今天,你们一个都别想跑,两千年了,两千年了啊!”

    这高高渐离的声音都出现了颤音,看来这两千年却是把他憋坏了,我冷冷的朝着他发出声音的地方看去,道:“高渐离,现在能问你一些事了吧。”

    高渐离的脸慢慢的从黑暗中浮现,只不过他现在的形象,比起刚才好了很多,头发随意的挽在脑后,虽是身着麻衣,但看起来颇有仙风道骨的姿态,哪里还有刚才的厉鬼形象。

    高渐离冲我笑道:“别着急,等我把你魂魄拘出来之后,你在仔细问来。”说完这话,我身上那紧紧缠着我的黑影力道又是加大了几分,高渐离那刚刚变得好看的面容,一下子又回复到了最初的那表情,血盆大口,脸上坑坑洼洼,只不过这次那血盆大口中居然是多了一条长舌。

    这条舌头一出来,就是冲着我的嘴巴扎来,我心中暗叹,终于是要浪费一次召唤古尸之魂的机会了,我将心中默默沟通右手兵符,默念古尸当时告诉我的口诀,不等着高渐离的舌头插到我的嘴中,我们所处的环境之中就是阴风怒号,平地打起了旋风。

    高渐离被这突如其来的场景吓了一跳,想看看着到底是什么东西,居然能带出如此大的阴气,他这一扭头,恰好看到古尸带着兵魂从一个奇异的门中走了出来,高渐离看到古尸身上出传来的扑天煞气,知道事情不好,不敢在藏私,舌头猛的冲着我的嘴巴插来,只不过这舌头还没有伸到,就被旁边伸来的一个手给抓住。

    高渐离脸上终于是露出了惊恐的表情,这舌头可是他最大的依仗,这么轻松的被人抓住,那说明什么,说明来的人比他更是凶厉千倍的恶鬼!古尸之魂冲我微微点了一下头,随后冲着身后的那群兵魂一挥手,那些兵魂就张牙舞爪的冲着我扑来,如同被一阵刺骨的寒风吹过,我身上的那捆缚之感全部消失,回头看的时候,发现这些黑色的影子都是被兵魂拖到了黑暗之处,直至消失不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