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二百八十七章 召唤古尸(二)
    我活动了一下身子,对古尸之魂道:“想不到这么快就见面了。【www‘kanz^ww.com 看.。:中,文,网”古尸之魂点点头,道:“是啊,你受伤了?”他这么一说,我立即想起一件事,赶紧对着兔子道:“兔子,快找火折子,看看师傅怎么样了,待会在管高渐离。”我刚才听见师傅喊了句:“巫术!”就一直没有听见师傅的动静,就连刚才我差点被这高渐离给舌吻了师傅都是没有管。

    火折子我们倒是有不少,关键刚才高渐离手下的那些东西光给我们吹灭,兔子吹着一个,晃着那火折子超师傅那看去,果然,师傅现在又是盘膝坐下,虽然脸上没有出现那狰狞的巫蛊纹,但也是脸色金黄,看起来情况不妙。

    我过去叫了几声师傅,师傅只是睫毛轻颤,并不答话,古尸之魂这时候拖着高渐离的舌头走了过来,叹了口气道:“此人中了巫蛊诅咒,要不是道行精深,想必早就归西了,现在那诅咒已经压不住了。”

    我心中一听,咯噔一下,道:“这不可能!”我怎么都不能想象,一个小小的巫族诅咒能将师傅给带走!古尸之魂叹了口气道:“这人中了诅咒之后,还勉力强用道法,现在这诅咒已经到了骨子灵魂之中……”

    古尸没有继续说下来,但是听到这里,我感觉就像是晴天霹雳一般,师傅刚刚用人参将命给吊了回来,现在怎么又出了事,不就是一个诅咒吗,怎么就这么厉害呢?我现在心中乱成了一团麻线,看到师傅那蜡黄的脸,我鼻子一酸。

    师傅这可都是无妄之灾啊,要不是因为我,师傅绝不可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受伤。

    古尸之魂似乎是知道我心中所想,对我道:“这一切都有定数,你难受也不能改变什么,雏鹰总会有独自面对天空的时候,没人会一直陪在你左右,自己的路,需要自己走。”

    虽然知道古尸之魂说的对,但是我怎么都不能接受这个现实,古尸叹口气道:“先振作起来吧,这个人怎么办。”

    我一听古尸这么说,腾的一下站了起来,冲着高渐离道:“高渐离,我现在问你几件事,你老实交代,我现在没有闲心给你扯。”

    我刚说完这话,看见高渐离怨毒的眼神牢牢的盯着我,一阵低沉的声音从他身子冲传来:“你想知道什么,哈哈,我什么都不会说的!”古尸一听我说高渐离的名字,惊奇的将高渐离拖了过来,讶声道:“高渐离,哎,真的是你?”

    说着古尸将身上的那团黑雾给收了起来,露出本来的面貌,高渐离一见古尸的容貌,结巴道:“蒙,蒙将军?”古尸道:“你怎么在这了当年陛下可是一阵好找你啊!”

    高渐离虽然舌头被拽,但是能发出腹语道:“陛下?嬴政他找我干嘛,不是他下令将我处死的吗?”

    古尸道:“谁说的,看你这样应该是魂魄被锁住了吧,陛下怜惜你才华,怎么可能这样对待你。”说完这话,古尸将手松开,放了高渐离的舌头。

    高渐离显然是不相信古尸说的话,但是有古尸在这,他不可能对我怎样了,在古尸的追问中,高渐离终于是说出了当年发生了什么事情。

    当年秦始皇怜惜高渐离才华,将其召进宫去,当乐师,只不过高渐离对于好友荆轲之死耿耿于怀,击筑袭击秦始皇,秦始皇那时也没下令斩杀高渐离,只是将其眼睛用毒药熏瞎。

    高渐离当时闻名天下的不仅仅是击筑,他是当时最有名的乐师,各种奇技淫巧都略有通懂,其中,皮影和木偶戏更是天下一绝,秦始皇就是想要观看一下这两种绝技,只是高渐离死志已生,根本不迎合秦王。

    高渐离被囚禁在某处,后来的一天,来了一帮人,高渐离此时眼睛已经瞎了,不知道来人是谁,那些人将高渐离绑了之后,说是秦王要他的命,将其舌头割掉,放到那容器中,用铜汁灌起,并经其魂魄一锁就是两千年,直到了现在。

    兔子在一旁听了高渐离这样说立马道:“你当时连人都没有看见,怎么知道是嬴政下的旨意呢?再说,嬴政要杀你,还用这么费劲吗,你以为你是谁啊,非得将你囚禁两千年!”

    我强行忍住悲伤,道:“不对,他们囚禁高渐离是有原因的,高渐离,你身边这个木偶是怎么来的?”高渐离道:“从我死了之后,我就见到这木偶一直在我身边,不知道是谁给放到我身边的。”

    听了她的话,我心中似乎是抓到了什么,但一时间又不能完全整理出思路,兔子听出事情的不对,他道:“你当时是被困在这铜墙之中,这木偶也是在那铜墙之中了,那他一个实体,怎么出现在铜墙外面的?”

    高渐离一听怔了一下,道:“对啊,我怎么没有想到,开始的时候这木偶一动不动的在我身边躺着,我自己被困在这里,实在是无聊,我就沟通这木偶,不知道过了多久,这木偶居然是会动了,又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居然是能控制这木偶了,我也不记得这木偶什么时候能出这铜墙的。”

    事情很蹊跷,木偶是一个实体,根本不可能随便出入这铜墙,兔子趁着高渐离不注意,一把抓住了旁边一直呆滞的木偶,随之,兔子喊道:“这东西怎么这样!?”兔子的声音说完,在兔子另一只手的火折子灯光照射之下,我分明看到那木偶慢慢从兔子手中变淡,直至消失,这还不是最离奇的,那木偶消失之后,在刚才兔子抓起它来的地方,又是慢慢的凝聚起来,就仿佛刚才一直没有离开的样子。

    邹阳此时道:“这,不是实体。”其实现在不用邹阳说,我们也看出来,要不说这东西怎么能从铜墙中钻出来,可是,这东西究竟算是什么呢?木偶的魂魄?一个死物产生的魂魄?

    我们几个人,连同高渐离一同迷惑了。

    我对高渐离道:“当年那事情肯定不是嬴政做的,你舌头上有巫术的痕迹,若果我猜的不错,应该是斗笠人的祖先做的手脚,斗笠人我也不知道是谁,我师父就是中了斗笠人的诅咒变成现在这样子的。”

    高渐离用那干涸的眼珠看了一眼师傅,不知道在想什么,我又接着道:“当年,荆轲刺秦只是秦始皇和荆轲两人做的一场戏,所以,秦始皇更不可能这样害你了。”高渐离嗓子变尖道:“你说什么?一场戏?”

    我将那次在美人墓中发生的侍寝跟高渐离说了一遍,高渐离脸色阴沉,嘴中咒骂不已。

    我抬起头对着高渐离道:“这个村子的人都是你杀的吗?”高渐离没好气的道:“怎么可能,我又出不去,我只是让高阳那孩子收集一些害死他人的亡灵,那些人都是罪有应得的,欺负高阳一个孤儿。”兔子忍不住插嘴道:“这些人难道不是你的后人吗?”

    高渐离道:“什么狗屁后人,后人拿着封印我的舌头四处躲藏吗?后人在祠堂中建造一个困字局吗?”要是这些人不是高渐离的后人,那就是看守高渐离的人,事情,有些复杂……

    我又道:“我们进村时候,遇到鬼打墙是不是你搞的鬼?”高渐离道:“这倒是我让高阳弄的,你们一进来,我就感觉到了你的气息,嬴政的气息,当然,还有我舌头的气息,我是多么的高兴,要不是我被困住,我早就冲出去将你杀掉了。”

    我纠正道:“你的死给我没有关系,我已经说了,你也是跟燕姬和荆轲一般的下场被那神秘的斗笠人给阴了!”

    高渐离哼了一声,不再说话,我揉了揉脑袋,仔细回想着进村来的一幕一幕,看看还有什么漏掉,但是脑子中又不时的闪出师傅金黄的脸庞,让我无论如何也是静不下心来。

    古尸对我道:“我的时间快到了,这高渐离杀之可惜,既然你们误会解除了,他也自由了,不如我将他带走。”我点了点头,道:“不过这木偶是我们人皮图上要找的东西,不能让他拿走了。”

    高渐离想要争辩,但是被古尸一瞪,立马不吱声了,楚恒这时候小声道:“我,我姐夫的事情就这样了?”高渐离诧异的看着一直呆在角落中的楚恒,道:“你姐夫是谁?”

    楚恒虽然这段时间练得胆气增加了几分,但是被高渐离这凶神恶煞的一问,立马气势怯了,小声的将他姐夫的事情说了一遍,高渐离道:“那事情是高阳弄得,我不知道。”楚恒被这么一说,悻悻的不理高渐离了。

    古尸对我道:“时间不够了,我要回去了,另外,你师父的事情我在想想办法,看看有么有解救之道,这个村子不简单,但是除了高渐离,就么有什么能威胁到你们的了,要不是你师父受了伤,高渐离也不是你们的对手,好了,我走了,保重!”

    说完保重,古尸拽着高渐离的舌头就离开了我们的视线,慢慢的消失在了黑暗之中,师傅这时候闷哼了一声,似乎就要转醒。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