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二百八十八章 异变
    看着高渐离和古尸消失在我们视线之中,师傅那里传来闷哼一声,显然就要醒来,我们几个朝着师傅那边走去,我的后背就朝着古尸和高渐离离去的方向,突然间没由来的,我感觉自己心头狂颤,脑海中不由的浮现出一个场景,我坐在一个王位之上,看着下面一个眉清目秀的乐师在弹着如同古筝一般的乐器,琴声幽幽,我正惬意的闭上了眼睛,谁知道,那宫廷之下的乐师将手中的乐器狠狠的向我投来。【www.kan>zww.coМ ,看.。 ,中!文"网

    我听见迎面传来的风声还有众内臣惊呼,睁开眼就看到了黑乎乎的东西冲着我砸来,当时吓的我一身冷汗,猛的将身子给窝到了桌子之下,堪堪躲过了这东西的袭击。

    这个镜头在我脑海中一闪而过,我几乎是下意识的将身子蹲了下来,而正对着我的师傅猛地睁开眼,冲我喝道:“小心!”随即师傅狂吐了一口血,左手快若闪电的在那口血还未着地的时候,画了一个血符冲着我打来。

    其它人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是看到我走到半道猛地趴下了头,而师傅突然睁开眼喷出一口鲜血,画了一道血符冲着我打来。

    这说来话长,其实就是一瞬间的事,就在那血符快要到我身边的时候,我身后几乎同时传来两个不同的声音,一个是古尸的:“小心!”另一个却是歇斯底里的喊叫:“去死吧!”这原本寂静的环境一下子混乱起来。

    听到那去死吧的声音之时,我通体生寒,高渐离,若是我能逃过这一劫,我让你百死无生!我觉得身后传来一阵剧痛,紧接着从背后传来的撕扯之力似乎要把我的灵魂从身体中掏出,要是在这样下去一秒,估计我就完了,但是师傅的血符此时也来了,古尸的怒喝也传来:“畜生!”

    随即我身后血光一闪,然后高渐离那杀猪般的惨叫猛的传来,只不过这声音随即戛然而止,身后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我现在跪在地上,身上没有一丝力气,感觉自己像是生了一场大病一般,豆大的汗珠不住的流下来。

    兔子邹阳这些人才反应过来,兔子冲过来将我扶起,扶到师傅身边,我看到师傅胸前那一大片血迹,还有师傅现在惨白的脸,不禁想起古尸说的话,立马尖叫道:“师傅!”此时邹阳刚好搭完师傅的脉搏,皱了皱眉头道:“大师情况不好,我们赶紧走!”

    说着邹阳在师傅身边摸出一个玉瓶,这个玉瓶恰好是装高阳善念的那个玉瓶,只不过现在不管是高阳的善念还是恶念,都落到高渐离的肚子之中,不复存在。邹阳用着玉瓶将那个木偶的‘魂魄’收了起来,然后催着我们几个赶紧出去。

    前面这个通道太狭小,师傅现在这个状况根本出不去,邹阳将衣服脱下来,把师傅平放到衣服之上,然后在前面拉着衣服,兔子在后面推着师傅,两个人齐力将师傅给弄了出去,本来他们也想着用同样的方法来拖出我去,但是我拒绝了,我现在还能行!

    等到出去的时候,我看到这晃眼的阳光几乎是晕死了过去,好在心中一股气强行撑着,楚恒出来之后,对我们道:“你们先走着,我去高家接那老太太回我姐姐家,他一个人在这生活不下去。”

    我们知道他说的是实话,本来了结事情之后我们也想着将其带走,现在师傅和我的情况极其不妙,这事情只能靠着楚恒来做了。

    兔子扶着我,邹阳背着师傅,我们四人快速的离开了这个**,来到镇上之后,我们马不停蹄的找到一车站,坐上车之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兔子和邹阳将我和师傅送到了保定市医院,医生检查我们两个的情况,都是摇头,我的情况还好一些,就是身子虚,但是师傅却是什么症状都检查不出,不知道这是怎么了。

    在这医院疗养了三天,兔子带的现金除了买火车票的也都没了,师傅在这期间醒了过来,宽慰我们道:“我没事了,不用担心。”只不过那煞白的脸庞和乌黑的眼圈还有突然加深的皱纹,一下子使师傅苍老了许多。

    在师傅的授意下,我们这些人回到了西安,这次干脆医院都没去,直接回到兔子租的那个家中,爸妈知道师傅出了意外,慌忙过来照看,我知道师傅这病寻常药物根本治不好,和兔子商量,将徐老太给请来。

    兔子听了之后,立刻马不停蹄的回家去了,爸妈见到我和师傅两人都是挂了彩,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左寒已经回到学校,估摸着爸妈也给了她消息,她应该很快就能来了。

    师傅回来的这几天一直都是昏迷着,醒来的时间越来越短,身体越来的越显老,是那脸上的巫蛊条纹也是一点一点的浮现在了脸上,我们心中看的暗暗着急,可是谁也没办法。

    爸爸已经通知大伯,看看大伯有没有朋友精通岐黄或者方术,过来救救师傅的命,人倒是来了几个,但是看到师傅的样子之后,都是摇头表示无能无力。

    回到家的第二天,左寒就来了,先是看到我脸上和手上那一块块接的血痂,眼圈一红立马哭了起来,我好生安慰几下,但是越安慰,左寒那泪就像是决堤的洪水一般,滔滔不绝的涌出。

    好容易哄住了左寒,等左寒看到师傅的样子之后,那泪珠儿又像是断线的珍珠一般,刷刷的掉落下来,可以说,虽然左寒跟师傅接触不多,但是师傅一直对左寒挺好的,左寒也一直把他当成爷爷来看,左寒一边哭一边道:“爷爷,你,你别吓我啊,走的时候还是好好的,这怎么一回来就变成这样了?”

    师傅这时候醒了过来,看到左寒,微微一笑,颤巍巍的抬起手来,给左寒抹掉泪珠,柔声道:“好孩子,你叫我什么?”左寒哭的是泪眼婆娑,盈盈呜呜道:“爷爷,我叫您爷爷啊,左寒没爹没娘,自从见到爷爷您之后,您就像是对待孙女一般的对我,左寒的这条命就是爷爷您救的,爷爷,你不要吓我……呜呜。”

    师傅听到左寒的话,宽慰的笑了笑:“想不到我一生无子无女,到了最后,却是认了一个孙女,罢了罢了,咱俩都是孤家寡人,我也就认你这孙女了,只不过,恐怕我照顾不了你多久了……”师傅这话一说,不光是左寒,我心中听得也不是滋味,眼圈一红,泪忍不住的就流了下来。

    左寒来了之后,第二天兔子带着徐老太和素素一同过来了,素素居然是怀中还抱着那只白猫,只不过素素看到我和左寒站在一起之后,那明媚的眼眸中,顿时暗淡了下来,现在我们谁都没有注意她的小女孩心态,徐老太,是师傅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了!

    徐老太来的时候,师傅正好苏醒着,师傅见到徐老太,苦笑着点了点头,道:“大妹子,好久不见了。”徐老太见到师傅这般摸样,脸色一变,道:“唉吆,老哥哥,你怎么弄成这样了?这,这不是巫术吗?”

    兔子在一旁催道:“奶奶,你快别说了,你看看怎么救师傅啊!”徐老太摸过师傅的手腕,搭了搭脉,过了一会,摇头道:“老哥,你道法比我深,你有没有自救的方法?”师傅轻轻的摇了摇头道:“做我们这一行的,要信命,我一生逆天改命,推演天机,上面早就对我不满了,上一次在不死村也就该着离开了,谁知道机缘巧合下,又遇到了一株参王,这才是吊住了命,现在啊,没办法咯。”

    我们一听师傅这样说,心中咯噔一下,难不成,这次真的没有办法了?徐老太摆摆手道:“老哥,你言重了,这命由我不由天,咱们这类人,怎么还能信天命?你这只是中了诅咒,比起上一次来说,这伤势,是小的,我这有一颗千年的人参,虽然比不起那成为山魅的参王,但是也是难道的东西,素素,你将这东西炖了,给老哥用了。”

    素素将手中的白猫一松,从兔子背包中拿出一个精致的长方体盒子,然后走到厨房中去了,左寒不知道为什么也跟了过去。

    徐老太此时一直看着师傅的身体,希望能找到解救的法门,只不过这巫术诅咒实在厉害,关键是跟道法完全不同,师傅这受到的诅咒又是千年之前的,实在是霸道至极,一点一点的剥夺师傅的生命力,直至将师傅生命力榨干,成为一具干尸。

    徐老太看了半响,摇头道:“老哥,我想不出法子,但是我知道你肯定知道自救的法门,只是不肯说罢了,你有什么难言之隐吗?”听见徐老太这么一说,我立即来了精神,一下子趴到师傅跟前,道:“师傅,你说啊,怎么样才能救你?你有什么方法?”

    师傅的眼神有些迷离,没有理会的我追问,眼睛直直的盯着天花板,喃喃道:“自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