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二百八十九章 希望
    师傅喃喃的道了句:“自救……”我看师傅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没有敢打扰师傅,只是期望着他将自救的方法告诉我们,邹阳这时候走到我身边,拽了拽我的衣服,我跟他走到一旁。【www.ka?nzww.coМ 看 .。?中.文!网

    邹阳闷声对我道:“将诅咒转移。”我不解的看着邹阳,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邹阳皱了皱眉头,似乎对我这么驽钝不高兴,他继续道:“诅咒只是针对灵魂,但不是针对特定的灵魂,将大师的诅咒转移到另一人身上就好!”

    我一听这话,眼睛一亮,我怎么没有想出这办法呢,这东西可不是只认师傅一个人啊!我兴奋的跑到师傅面前,对着师傅道:“师傅,我想到了一个方法!”众人看着我,等待我的下文,我道:“其实是邹阳告诉我的,师傅这诅咒虽然厉害,但是又不是只针对师傅一个人的,我们可以将师傅身上的诅咒转移到另一个人身上!”

    话说到这里,我自己声音都小了下来,我补充道:“我愿意替师傅分担这诅咒,将这诅咒引嫁到我自己的身上!”师傅立马摇头道:“不可!这诅咒霸道无比,若是加到别人身上,那恐怕就是立即毙命,我老了,你还年轻,况且,还有很多事情要你来做,这事情不用商量。”

    徐老太听到这我的提议之后,倒是微微点头道:“这也不失为一个方法……”师傅道:“大妹子,你怎么也跟着他们犯糊涂,我们修道之人,怎么能为了自己的私利,而夺去他人生命,这事情不要再提了,就算是我就这样死了,也不能这样做,再说,事情还没到那一步。”

    听见师傅口中语气有松动,我连忙追问道:“师傅,你是不是有什么方法,你倒是说说啊,有什么困难,大家一起来想啊!”可是任凭我软磨硬泡,师傅都是摇头不语。

    素素和做左寒两人将人参炖好了,端了上来,只不过两个丫头的眼圈都是红红的,不知道在厨房之中说了些什么。左寒小心的拿着小碗,一口一口的喂食师傅,看到原来师傅那壮硕的身子,现在居然变的枯瘦如柴,我心中大痛。

    不行,这事情不能听师傅的,一定要跟徐老太商量好,将这诅咒转移过来,我就不信,我一个年纪轻轻的小伙子,还扛不住,我身上可是还有一道始皇的残魂呢!这事情立即要办,等着师傅睡着之后就办!

    我将兔子邹阳两人拽到另一间屋中,将我的想法跟两人说了,两人当然舍不得师傅,一听我这么说,立马同意了,我不知道要准备什么东西,就让兔子跟邹阳两人去准备,我现在这状态出去见人会把人吓死的!

    邹阳和兔子推门出去,我走到师傅的卧室之中,恰好看到素素抱着那白猫冲着我走来,白猫似乎是还记得我,冲我喵喵叫了两声,我和素素同时开口道:“素素。”“秦关。”我挠了挠头,两人又是同时道:“你先说。”

    我咳嗽了一声道:“还好吗?”素素脸色微红,道:“还好,你,你呢?”我耸了耸肩膀道:“你看我像还好的样子吗?”素素抬起头看着我的脸,脸上疼惜的表情一闪而没,道:“你怎么这么不小心。”

    我心中想道:“这可不是小心不小心的事,这他娘的是被雷劈了,我要是小心了,师傅的命可就没了!”嘴上却是嘿嘿傻笑了一通,素素摸着怀中的白猫道:“听说,你,你跟左寒……”我心中暗叹一声,虽然以前对素素有好感,但是那大多数是基于素素的美貌,我根本没期望素素会对我产生感觉,现在看来,素素居然对我……

    我知道事情不好办,但是素素是个好姑娘,我何德何能让她在心系于我,我道:“素素,我和左寒……”我这话还没说完,素素就摇头道:“不要说了,我都知道了,左寒挺好的,你要好好照顾她啊,不准欺负她。”

    看着素素微微变红的眼圈,我不知道该怎么张嘴了,素素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然后抱着白猫走到了另一间屋子当中,我叹了口气,活了这么多年了,一个女朋友都没有,怎么这次一下子有两个美女看上了我?走桃花运了?

    我摇了摇头,这些事情显然是不能现在顾及的,我走到师傅身边,看着左寒一点一点的喂食师傅参汤,一碗参汤下肚,师傅的气色好了很多,我们几个交换了一下眼神,给师傅盖好被子之后,众人来到另一间屋子之中。

    我对着徐老太道:“徐老,你看刚才邹阳说的计策可行吗?”徐老太沉默了一会道:“也不是一个万全之策啊,一来,我们不一定将这诅咒转移成功,二来,就算是转移成功了,大哥这身子骨,恐怕也是经不起折腾了。”左寒这时候冲着徐老太就要拜下,带着哭腔道:“徐家奶奶,你有什么办法没有,快救救爷爷啊。”

    徐老太将左寒扶起,面露难色,道:“老哥他道法高深,都没有办法,我现在是一筹莫展啊!”我们几个颓然的坐在椅子之上,怔怔的发起了呆。

    这时候门外叮咚叮咚响起了门铃之声,我起身过去开门,门外来的是大伯,还有爸爸,还有一个衣着古怪的人,这人身穿异装,不知道是哪个少数民族的服饰,看起来像是苗族服饰,但是仔细一看,又不像。

    大伯进门之后就对我道:“秦关,大师呢,我找来一个高人!”我一听是高人,连忙对着那异装男子伸出手去,只不过这男子高傲的很,并没有搭理我,大伯打圆场道:“高人脾气有些古怪,这些俗礼就免了,你赶紧带着我们去看大师,这高人对巫术的研究可是颇深啊!”

    对于这个人没有搭理我,我倒是没有一点生气,听见大伯说这人精通巫术,我倒是立马来了兴趣,有道是对症下药,我们这些人对师傅的这症状束手无策,就是因为不懂巫术。

    我连忙大伯和这位高人引到师傅的床榻之前,我紧紧的跟着这高人,这学习巫术的一般都是心术不正之人,白巫师很少见,谁知道这人到底是什么目的。

    师傅被我们这一乱倒是醒了过来,大伯给师傅打了个招呼,介绍了一下这个巫师,师傅微微点了下头见到师傅,这人倒是不敢托大,冲着师傅单手立掌,用手心贴到眉心之上,身子微欠,行了一个奇怪的礼。

    行礼之后,这人张嘴道:“这位先生,你好奇怪的兵,我的仔细看看。”这人说话很是别扭,听起来不像是中国人,师傅又是微微点头表示同意。这人靠近师傅先是用手摸了摸师傅脸上的纹路,口中啧啧称奇,然后拿起师傅的手摸了摸,随后几乎是从头到脚的看了一遍。

    左寒走到我身边,拽住我的衣角,我回头看了她一看,发现她眼中满满的都是关怀,我拍了拍她的手,让她放松一下。

    这巫师看了一遍师傅的身子之后,情不自禁的叽里咕噜的说了一通我听不懂的语言,不过应该像是苍天大地之类的感叹词,随后这人眼中露出惊喜的光芒,从随身携带的包中掏出一个小葫芦,揭开葫芦的盖子,从里面倒出一个白白胖胖,像是蚕一般的小虫子,奇异的是这虫子居然是有一个红色的头。

    这虫子一出来,左寒立马缩到我的身子后面,女生对于一些虫子之类的东西都是心中害怕,我见到这虫子,尝试的问道:“这是蛊虫?”那巫师似乎是兴奋异常,点头道:“对的,对的,蛊虫,他身上的诅咒,最好喂蛊虫了,大补,大补!”

    听见这人别扭的表达,我艰难的明白了,这人居然是要拿蛊虫来给师傅治病,只是我们从开始预见这蛊虫,都是害人用的,没听说过有救人的蛊虫啊,我看了师傅一眼,又看了看身边的徐老太,小声道:“徐老,你看……”

    徐老太道:“我对这巫蛊也是一窍不通,不过这人既然能一下子看出大哥哥身上的诅咒,想来应该有些门道吧。”话是这么说,但是我真的不敢将师傅的命交给一个不相关的人手上,师傅此时开口道:“试试吧,司马当成活马医。”

    左寒一听这话,立马不干了,道:“爷爷,你说什么呢,什么死马活马的,这么不吉利。”师傅被左寒这么一说,嘿嘿一笑,对我道:“试试吧,没有比这更坏的情况了。”我想了一下,还是邹阳兔子回来再说,就告诉那巫师让其等一会,巫师倒是心急的很,把玩着手中的那白色蛊虫,不时的催促我。

    过了不到半小时,兔子和邹阳拿着大包小包的回来了,我将这事情给兔子他们说了一遍,然后对兔子使了一个眼色,兔子会意,盯着那男子看了起来,兔子有读心术,先试试这来历不明的巫师到底是不是真心想帮我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