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二百九十章 南洋巫师
    兔子盯着那个男子看了半晌,过了一会,兔子吐了口浊气,对我点了点头,见到兔子如此反应,我知道事情妥了,对着那巫师作了一揖道:“大师,麻烦你了。【www.kan>zww.coМ ,看.。 ,中!文"网”这人显然不知道兔子有读心术,见到我同意,迫不及待的将将手中的虫子冲着师傅的脸上放去。

    对于这个蛊虫,我是一千个一万个不乐意他出现在师傅的身上,但是现在没办法,这个巫师将虫子放到师傅的脸上,然后又从自己的包中拿出一些古怪的香,这香简直就像是蜡烛一般,粗的吓人,不知道这东西怎么燃烧的,香外面还描绘着一些乱七八糟大的东西,无非是些骷髅头还有虫蚁之类的类似油彩的画。

    这人拿出这香之后,放到师傅的额头之上,这香底座较宽放在师傅额头之上倒是不容易倒下来,我刚想问这么粗的香怎么点燃,却见到这巫师从自己的小包之中拿出了一个小瓶子,瓶中放的是一些蓝绿色的液体,看起来颇为稀有,这人小心的从敞开瓶盖,滴在那蜡烛粗细的香之上。

    接下来,让我们啧啧称奇的事情就出现了,这香就像是被点燃了一般,开始袅袅的升起了一团香气,这应该是两种物质相结合产生的化学效应,我抽动了下鼻子,发现这香味并不是很浓重,只是一股淡淡的清香。

    倒是那趴在师傅脸上的蛊虫闻到这香味之后,就像是抽了大烟一般,在师傅脸皮之上舒舒服服的躺了起来,不在蠕动。巫师见到这蛊虫这般反应,立马从怀中继续掏出一个拳头大小白色骷髅头,然后小心的放在师傅身边。

    我见到这个巫师在一旁捣鼓着,拽了身边的大伯一下,将其拉到旁边,我小声的道:“大伯,这是什么人啊,怎么个来历?”

    大伯道:“这也是朋友介绍的,据说是南洋的一个挺有名的巫师,是来挑战我们国中苗蛊的,恰好我那个朋友知道我在找巫师的下落,就将其给推荐过来了。”我听了大伯的话,思索了一下,这人难道真的跟斗笠人没有关系?

    大伯继续道:“这人知道大师中了传说中的巫族诅咒,心中技痒,就跟着我过来,应该是没事。”我听了师傅的解释,心中略微放了一下,这样说来,此人应该是个痴狂之人,一心只想着在巫蛊之上再求突破,要不然也不会名目张胆的来挑战苗蛊,既然这人是这样的话,岂不是可以用来对付斗笠人那群人……

    我心中动起了花花肠子,待到这人将师傅救醒之后再说。

    那人掏出那个骷髅头之后,又从怀中摸出一个奇形怪状的笔,只不过这笔极其尖锐,最尖处像是针尖一般,这人拿着这笔在师傅额头上的香上熏了一会,小心的用这东西在师傅的脸上画了起来。

    刚才说了这笔尖太尖,师傅被这东西一划,立即是脸上划开,那小血珠子一个一个的从那伤口之中往外冒,那人没有在意这冒出的血珠子,一个劲的在师傅脸上勾画了起来,不消一会,在师傅的脸上居然是画了一个奇异的符号,这东西像是六芒星但是中间又有几道弯弯的曲线,看起来,有些诡异。

    在这巫师画完之后,那人从骷髅头中拿出一些如同黄豆一般碧绿的珠子,这珠子看起来个个相连,中间有那种粘液粘着,看起来有些恶心,邹阳脸色一变,我小声道:“你知道这是什么?”

    邹阳摇了摇头道:“像是某种虫卵。”恰好左寒又听见了这声音,她脸一下子变得煞白,嘟囔道:“什么……什么。”我以前查这巫术的时候,有的巫师在下蛊的时候,的确会是用到某种虫的卵,没想到今天竟然是见到了,还是对着师傅用。

    这巫师将虫卵放到师傅的脸上之后,小心的用那笔将其挑到师傅伤口之上,然后又用那针尖般的笔头将其刺破,这东西本来就软,被针尖一扎,立即流出了一些青绿色的液体,伸到渗到师傅的伤口之中。

    这场景看起来有些恶心了,左寒干脆躲在我后面,不肯出来,这个南洋巫师将一个个的虫卵刺破之后,师傅脸上那个酷似六芒星的符号已经变成了诡异的蓝绿色,在那袅袅的烟雾笼罩之下,师傅的脸看起来恐怖异常。

    巫师弄完这一些之后,犹豫了一下,对我道:“女人,走,古曼童不喜欢。”我一听知道这巫师要祭出他饲养的小鬼了,连忙对着身后的左寒还有旁边的素素,徐老太道:“徐老,你们三个先去我家吧,左寒,你带着她们去我家休息一下。”

    左寒本来不想走,但是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只好带着徐老太他们去了我家。这巫师见到左寒她们走了之后,从怀中掏出一个精致的小瓶子,这瓶子看起来油光锃亮,里面装的那个小小童子更是惟妙惟肖,清晰可见,眼睛紧紧闭着,比起高二养的那个小鬼,看起来就厉害更多。

    这南洋巫师从包中摸索出一盏不大的灯,这灯是透明的,里面装着金黄的油,看起来就像是食用油一般,巫师从身上摸出一火柴,小心的点燃这油灯,然后将小瓶子放在油灯旁边,这油灯叫做酥油灯,是古曼童最喜欢吃的东西。

    那酥油灯慢慢的烧着,上面燃出的黑灰冲着装有古曼的小瓶之中飘去,在我们肉眼可见的情况下,那油烟居然是钻到了小小的瓶子之中,过了一会这烟越飘越多,而那个小小瓶子之中,也是传来阵阵异声。

    这声音似有似无像是孩子欢快的咯咯之声,又像是木头的摩擦之声,说不出是好听还是难听,反正感觉很奇怪,随着这声音,我们周围的环境慢慢的冷了下来,好在我们这些人都不是寻常之人,知道将要发生什么。

    下一刻,这咯咯之声消失不见,那小瓶之中装的那个惟妙惟肖的小孩居然是睁开了眼睛!睁开眼睛之后,这小童子从瓶中踢打了一下胳膊腿,然后迈开了脚步,从瓶子中走了出来,我定睛一看,瓶子中海还有一个眼睛紧闭的小小童子,这出来的应该是古曼童的鬼魂。

    这小童出来之后,先是围着酥油灯转了一圈,然后跳到了巫师身上,欢快的从巫师身上爬来爬去,巫师那严肃的脸上第一次露出了慈祥的笑容,嘴中叽里咕噜,不知道对古曼童下着什么命令。

    古曼童听了巫师吩咐之后,没有丝毫停留,从巫师身上飞了下来落在师傅的脸上,由于这东西还不到巴掌大小,落到师傅脸上倒是不碍事。

    这古曼童落到师傅脸上之后,随即消失不见,师傅却是浑身打了一个激灵,我眼见不对,练忙要冲过去,这古曼童居然是进到师傅身体之中!只不过身边的邹阳一把拉住我了,对我摇了摇头。

    师傅身子一颤之后,整个身子就像是触电了一般,不住的抽动起来,那巫师见状,口中叽里咕噜的念叨了很多咒语,然后又像是跳大神一般在师傅身边转了起来,要不是见这个人真有些手段,我真的以为他就是那种骗吃骗喝的江湖术士。

    一直在师傅脸上趴着的那条蛊虫这时候动了起来,它从那六芒星正中,缓缓的爬起,随着这小东西在师傅脸上的爬动,我看到这蛊虫爬过的那地方,师傅中的诅咒符文更是清晰了起来,蛊虫越爬越快,慢慢的在这六芒星之中已经爬遍,而这六芒星之中的那一条一条的巫蛊之纹,已经明显到了一个令人心悸的状态,就算是那次在庙中看到的那神像的脸上都没有这么浓郁的条纹。

    我的心狂跳不止,生怕这巫师一个差错就将师傅送到万劫不复之地。这六芒星中的巫蛊条纹虽然明显,但是师傅脸上其它部位的符文倒是不多,这些条纹全部亮出之后,那六芒星的蓝绿色符号也是不敢沉寂的亮了起来,随着这亮光,师傅脸上那白白胖胖的小蛊虫翻转了几下自己的身体,随之一动不动,眼看着是死了。

    我们不知道下一刻该怎么办,倒是那巫师此时眼睛紧紧的盯着那条纹,嘴中叽里咕噜的念着,似乎是到了极其关键的时刻,只不过我们这一群外行之人,根本插不上手,不知道怎么帮他。

    这巫师身子不自觉的晃荡起来,额头之上也是渗出了大量的豆大汗珠,但是他眼神中那疯狂之意却是越发的明显起来,

    随着这巫师身体越来越晃,眼看着就要坚持不住,而师傅脸上的那诅咒条纹和六芒星符号在此刻同样是发出异样的光芒,巫师猛的身子一颤,双膝一曲,跪倒在地,口中狂喷了一口鲜血,见到这场景,我心中狂惊,歇斯底里的喊道:“不!”

    只不过这南洋巫师比我更不甘心,眼中狠辣之色一闪,嘴中又是吐出一口鲜血,只不过这口血是冲着师傅脸上喷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