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二百九十一章 我会一直陪着你
    这个南洋巫师嘴中又是狂吐一口鲜血,直接喷到了师傅的脸上,师傅的脸上一碰到这南洋巫师的精血,脸上那原本胶着六芒星符号和师傅脸上的巫蛊诅咒符文都是同一时刻颤抖了起来,南洋巫师这时候脸上那疯狂之色到了一个极致,现在他是双膝跪在师傅的身边,这次直接是冲着师傅身子一曲,头狠命的朝着地面砸去。【www‘kanz^ww.com 看.。:中,文,网

    咚的一声,这南洋巫师的头就跟地面狠狠的撞在了一起,我都听见令人牙酸的响声,这南洋巫师这时候真是下了狠心了,南洋巫师就这样跪在地上,口中发出嚎啕大哭般的叫声。

    本来我们的注意力都是看着那个行为诡异的南洋巫师,但是突然躺在床上的师傅身上发出了一声怪响,这声音听起来就像是玻璃破碎一般的声音,我连忙将视线转到师傅的身上,发现师傅脸上那死死贴着的巫蛊诅咒居然是朝着空气上方飘了起来。

    在我们目瞪口呆之中,这巫蛊的诅咒符文是越飘越高,现在已经到了距离师傅的脸有五公分了,而师傅脸上的那蓝绿的六芒星却是光芒渐渐的变弱,眼看着就要熄灭掉了,就在诅咒飘到师傅脸面之上,眼看着就要完全脱离师傅的时候,那消失在师傅脸上的古曼童突然出现了。

    这东西出现之后,快若闪电的冲着那巫蛊诅咒条纹冲去,还不等我们反应过来,他的身体就钻到了那条纹之中,此时古曼童就像是穿起了一层金色的袈裟一般,这条纹再起其身上丝毫没有显示出不适之处。

    那条纹慢慢的从空中融入古曼童的身体之上,那原本有些透明的古曼童,此时身上已经是一道一道的巫蛊条纹,反观师傅的脸上,那六芒星之内的条纹也是尽数消失不见,这东西应该都是转移到那古曼童之上了。

    南洋巫师这时候也是抬起头来,当他看到身上像是穿着一层袈裟一般的古曼童,不禁喜笑颜开,连自己身上的伤势都不管,摸过酥油灯,冲着小古曼童就送去,古曼童似是邀功一般的冲着南洋巫师转了转身子,显摆了一下身上的符文,惹得南洋巫师又是一阵开心狂笑。

    师傅这时候气色好了很多,脸上那六芒星之内的符文尽数被拔出,那地方倒是现出了红润之色,不过其他的地方还是布满了条纹,看起来端是诡异无比。

    南洋巫师将那些东西收拾了起来,用蹩脚的汉语道:“今天,不行了,明天再继续。”听到这么说,我们几人千恩万谢的冲他拱了拱手。

    南洋巫师不想在我们这多留,就和大伯提前走了,说是明天这时候再回来,这南洋巫师倒是没有提什么报酬,看起来,得到师傅中的这种诅咒,就是他最大的报酬了。

    我走到师傅身边,看到此时师傅脸上那怪异的图案,关切道:“师傅,你没事了吧。”师傅笑了笑道:“,你还别说,术业有专攻,我这道术丝毫没办法的事情,落到这巫师手中,居然是三下两下就将这巫蛊诅咒去了大半,要是这持续上两三天,应该就能将这巫蛊毒拔尽了!”

    听见师傅这么说,我这些日子以来,才真的是松了一口气,师傅看我眼圈通红,眼珠上布满了血丝,对我道:“行了,我这没事了,你赶紧去休息休息吧。你也是受了伤的人。”

    师傅不说倒好,他这一说,我身上倒是开始发疼起来,主要还不是疼,这脸上和手上都是结疤了,此时是痒的难受,兔子对我道:“你先去休息下吧,我们照顾师傅就行。”师傅却道:“你们先都回去吧,留下邹阳,我有些事情要对他交代。”

    师傅的话虽然轻,但是我们听出这话中的决绝之意,反正有邹阳在这,师傅出不了什么差错,再说不光是我,这两天,兔子,爸爸都是忙的够呛,所以我们三个找了个房间卡开始蒙头大睡起来。

    期间在房子里听到师傅和邹阳似乎是说着什么,但是我的头一碰到枕头之后,那困意一下子就汹涌而来,虽然我极力想听清师傅和邹阳两人说着什么,但是奈何顶不住困意,过了不到一分钟,我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这觉睡得异常安稳,师傅这次没事了,我心中那块大石头也放了下来,只不过睡梦之中,我总觉的冷气袭身,这种感觉就像是自己在一个极阴之地一样,我正纳闷着这是什么事的时候,突然觉得眼前一亮,我本以为自己是醒了过来,但是发现自己身前居然站着一个人。

    见到人之后,我第一反应就是站起身来,但是无奈身子就像是被定住了一般,除了自己的意识还在,身子任何地方都是没法动弹了,我心中哀嚎一句,这刚想睡个安稳觉,就又他娘的被鬼压床了,这是哪个鬼这么胆大包天,居然还敢来呀我!

    这个念头还没有落下,就听见站在我面前的那个人影开口道:“陛下?”这声音听起来耳熟的很,不过是谁呢,这声音重复了一遍,我终于是听清楚了是谁,居然是古尸之魂!我不知道他来这里干吗,但是我有心想要回答他,可是舌头此时不归我管,只能在心中哀嚎,有什么事,你赶紧说啊!

    古尸之魂似乎是知道我现在的状况,他对我道:“陛下,我现在找到了一个方法解救你师父,就是从阴城找一个兵魂,将你师父中的诅咒转移到兵魂之上,这样以来,你师傅中的诅咒就只是**上的诅咒,灵魂之上的诅咒就没了。”

    我听了古尸这注意,想到古尸之魂这方法似乎跟南洋巫师的方法差不多,只不过南洋巫师那古曼童得了这巫蛊诅咒之后并没有不适的情况,看南洋巫师的样子,这东西宝贝的很,但是要是兵魂得到这东西之后肯定就是一个凶多吉少了。

    我有心将这事情给古尸说一遍,但是奈何现在我没办法跟古尸交流,只能自己听古尸一个人人,不一个鬼在那里叨叨,古尸之魂交代这事之后,又对我说关于高渐离的事,他说他已经将高渐离的魂魄撕碎了,想不到这咬人的狗不叫,高渐离居然临走之前弄了这么一出。

    后来古尸之魂对我说道,要是同意他说的方法,就用兵符将其召唤过来,但是那样就要用掉一次召唤他的机会了,这东西不是古尸之魂规定的次数,而是这兵符只能召唤他三次,过了这个次数,古尸之魂就没办法被招来。

    古尸之魂说完这话之后就消失不见,而我身边的那种奇异的冰凉之感也是尽速消失,我猛的睁开了眼睛,发现原来自己居然是做了一个梦,但是我知道这绝不可能是一个梦,要是没有南洋巫师,别说是用一次召唤古尸之魂的机会,就算是用尽这两次召唤机会,我也会毫不犹豫!

    我这一睡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听见外面叽叽喳喳的似乎是左寒还有素素的声音,应该是两人已经从我家回来了,我从床上爬起,伸了伸懒腰,推开门出去。

    出来之后,发现师傅居然是从床上站了起来,我这吃惊不小,赶紧走了过去,对着师傅道:“师傅,你怎么站起来了,能行吗?”师傅看我想要过去扶他,摇了摇头道:“现在没事了,真的没事了,你看为师脸上条纹都是消失不见了。”

    我一看果然,除了师傅脸上那已经是接了血痂的六芒星图案,师傅脸上一点巫蛊条纹都没了,而且师傅原本蜡黄的脸上已经是开始泛红了,应该是喝了素素带来的那颗老参起了作用。

    我见到师傅状态挺好,也就顺着他了,看了一圈,居然是没发现邹阳,我好奇的问道兔子:“邹阳呢?”兔子道:“睡觉去了,估计也是累坏了吧。”兔子突然小声的对我道:“你有么有觉得邹阳有些奇怪?”我纳闷的皱了皱眉头,不知道兔子指的是什么意思。

    兔子继续道:“那个邹阳,也就是比较文弱一些的邹阳,好久没见了。”我一听也是,兔子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了一件事,这事到现在一直没跟师傅说呢。

    我走到师傅身边,悄悄的对师傅说了那次从阴城出来之时,看到两个邹阳之魂的情况告诉了师傅,师傅一听,眼睛微微眯起,嘴中喃喃道:“原来是这样…”

    我道:“是哪样?师傅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师傅摇了摇头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反而是对我道:“秦关,有些事情,必须是靠自己面对的,没有人会陪你一直走下去。”我莫名其妙的看着师傅,心中不安的情绪慢慢的放大,师傅这话什么意思,难不成邹阳出了什么意外?

    就在我失神的一刻,我突然觉得手心中一阵温暖,我轻轻一捏,发现是个软若无骨的小手,我转过头来,看到左寒在我身边,瞪着那双大眼睛看着我,小声对我道:“我会一直陪着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