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二百九十二章 走了
    听见左寒这暖人的话语,我心中一阵感动,想要将其紧紧的抱在怀中,但是奈何看到不远处的素素,只好将内心的这股悸动给压住了,我用力抓了抓左寒的手,温柔的看了左寒一眼。【www.ka?.nzww。com !看,。.中:文"网

    接下来的日子就轻松了很多,我和师傅都是养伤,那南洋巫师倒是守时,每天都是那个时候过来,做着跟那天一样的事情,只不过这南洋巫师脸上已经尽是疲惫之色,除了那明亮的吓人的眼睛,这南洋巫师就在这几天一下子苍老了好几年。

    虽然知道这南洋巫师只是想要师傅身上的那巫蛊条纹,我心中还是牢牢记住了他的恩情,经过这几天的相处,发现这个巫师虽然性情古怪,但是生性善良,从他对待那个古曼童就可以看出来,另外据大伯说,在路上碰到过乞丐,这南洋巫师就会向大伯讨要一些钱财,送于这些乞丐。

    听了这件事之后,我对着巫师印象大为改观,后来的日子中,总是抽出时间和他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慢慢的,两人也是熟识了起来,这南洋巫师有一个奇异的名字,吉亚提蔡.丸田萨库,鉴于这个名字太长,称呼起来又太拗口,南洋巫师就让我给他起一个中文名字。

    看着这热肤色较黑,我对他道:“你颜色这么重,我给你起个素点的名字,叫慕白吧!”南洋巫师倒是没有意见,嘴中重复道:“素慕白,素慕白,好名字,喜欢,我!”我一阵头大,我本来想着直接叫他慕白,但是想不到他自己给自己定了一个姓,好吧,以后就叫你苏慕白,羡慕皮肤白的人。

    跟他熟悉了之后,我就向他讨教一些关于巫蛊之上的问题,苏慕白是南洋人,所谓的南洋是对于东南亚一些的统称,具体不知道他是哪个国家的人,反正这小子到处游荡,四处寻找机会提高自己的巫术,这恰好是逛到中国来,想要挑战一下中国的苗蛊。

    可是他找了很久,专门去了贵州,云南这些地方,都是没有找到会苗蛊的人。我心中暗道,国家现在是破四旧,打击封建迷信,你这时候去,谁都不敢说自己会啊,这逮住就是蹲大牢的下场。

    闲话不说,我心中思量了一下,尝试的对苏慕白道:“慕白,我倒是有个办法让你接触到中国巫师这类人……”苏慕白一听这话,眉毛一挑,用他那亮的吓人的眼睛盯着我道:“@%**&”我听得满头大汗,你倒是别激动啊。

    苏慕白说了一会,才意识到自己用泰语说的,立马用汉语道:“在哪,秦关,我的,要见他们。”我听到这里,心中一动,但是隐隐的觉得对不起苏慕白,我这算不算利用他?

    思前想后,我直接将事情的原委给苏慕白说了一遍,当然把我跟这斗笠人具体的纷争隐了过去,等我说完这事之后,苏慕白倒是难得的冲我呲了呲白牙,道:“秦关,真男人,我喜欢。”

    这苏慕白知道事情的真相之后,兴趣反而是更大了,到了最后,他决定跟我们一起对付那些斗笠人。

    后来的日子就是给师傅疗伤,我养伤,师傅这些日子能起来之后,让我买来一些笔墨,不时的在房间中写画着什么,我想要看看这里面是什么东西,但是被师傅拒绝,神秘兮兮的。

    至于邹阳,这几天只有一次变成了那个比较文弱的邹阳,其余时间都是那个厉害的邹阳形象,那个文弱的邹阳出现之后,我看他精神似乎一直不好,就像是生了一场大病一般,期间我让师傅给他把了把脉,但是师傅也看不出哪里出了问题,这个邹阳出现之后仅仅说了几句话,其中一句就是问我:“秦关,我们上次去的那个地方是哪,好吓人啊,我见到好多的鬼……”

    我皱了皱眉头道:“哪个地方?”邹阳眼光变得有些飘忽,小声道:“就是那个地方,好多古代的人,我自己一个人孤单单的飘了好久,好久,只是觉得有一个声音在呼唤我,等我找到那个声音的时候就在出口看见了你,还有一个浑身漆黑的人。”

    我心头一颤,小声道:“你说的是……阴城?”邹阳迷惑的看着我,不知道我再说什么,照这个邹阳的说法,难不成他也进到阴城之中了?我还想问什么,邹阳却是闭上了眼睛,看着他病恹恹的样子,我暗叹了一声,没有在问他。

    日子这样过了大约是半个月,期间高老太带着素素回家了,素素离去时候那幽怨的眼神看的我是心头狂颤啊,兔子在一旁气不过,待到素素走了之后,狠狠的收拾了我一顿。

    左寒见到这事之后倒是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只是挎着我回去的时候,狠狠的掐了我好多下,晚上我看的时候,胳膊那里都青了好多,唯女子和小人难养也!左寒不是这么小气的人啊!

    经过这段时间的休养,我脸上手上那些血痂都是掉落了下来,师傅脸上的那些巫蛊诅咒条纹都是消失不见,乍一看,师傅就像是好了一般,只不过这几天增加的皱纹和老年斑,是再也退不回去了。

    这天苏慕白将我拉到一旁,对我道:“秦关,你师傅的,巫诅被古曼吸收尽了。”我一听兴奋起来,晃着他道:“也就是说师傅好了起来?”苏慕白将我身子一拉,脸上犹豫了一下道:“关,你师父并没有好。”

    我原本激荡的心情一听到这话就像是晴天霹雳一般,结巴道:“你,你说什么……”

    苏慕白介绍道:“你师父中蛊太深,已经深到灵魂,身体之中,我们只能将外表的那些转移道古曼身上,其它的,我也无能为力了。”大喜之后的大悲,我整个人就像是呆了一般,喃喃的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

    苏慕白过来拍拍我的肩膀,对我道:“你师父,最多还有不到一年的阳寿……”听到这话之后,我的泪水汹涌而出。

    我突然想到了古尸之魂给我说过的话,我就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连忙拿出右手,想要祭出极阳符,呼唤古尸之魂,但是手备一双温厚的大手抓到,我扭头一看,居然是师傅。

    我看到师傅那苍老的脸庞,那没干的眼角又是划出泪水,不是我太懦弱,只是,师傅对我来说太过重要,这一温厚的长者,我怎么舍得让他离开?

    师傅似乎知道我要干什么,冲我摇了摇头道:“修道之人命犯三弊五缺,为了这道,我无子无女,孤家寡人一个,已经是逆天改名数次,为师,已经倦了,再说,蒙将军的法子跟这小兄弟的无二,不用浪费了。”

    师傅说了这话,拍了拍我的肩膀,只不过师傅这一下一下就像是排在我的心头上一般,沉重的压得我都喘不过气来。

    是夜,师傅和我说了很多,絮絮叨叨的,就像是一个普通的老人一般,将许多道法给我详细的讲解了一遍,这么安逸的环境跟师傅聊天,是从来都没有过得,以前跟师傅在一起都是那种情况十分危急的情况,左寒过了一会也过来,随后是兔子,最后连一直冷冰冰的邹阳也是围了过来。

    这晚我们聊了很多很多,师傅讲了很多关于他的故事,他这一生坎坷的经历,听得我们心中都是难受至极,只不过再苦再难的时候,师傅都是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带过,看着师傅沧桑的脸,其实我并没有看出他神态中有多大的怨言,习惯了,也许一切都习惯了。

    这天夜里,左寒先困了,靠着我的肩膀睡着了,我将她抱到卧室之中,轻轻的盖上了被子,看她微微颤动的睫毛,心中一暖,弯腰亲了她一下。

    随后我们几个也没聊多久,师傅催着我们去睡觉,我和兔子挤在一起,回宿舍的时候,看到邹阳的眼睛居然是有些泛红,也许是邹阳听到师傅说自己的经历,想起自己的经历来心中颇有感触吧,这冰棍想不到居然还有这样的一面。

    这一晚不知道为何我睡得特别多的沉,似乎是连所有的烦心事都忘记了,我做了一个好长的梦,梦见这梦中爷爷活了过来,师傅身子也是好了起来,我和左寒,爸爸妈妈,还有兔子,邹阳这些人在一起,不知道快乐在干什么……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天已经是大亮了,看见这高升的太阳,我心中豪气一生,只要是有信心,什么都有希望!我要救师傅!别管遇到什么!

    兔子还睡在旁边,我笑了笑,踢了他一下,道:“兔子,赶紧起床了,休息了这么长时间了我们该开工了,人皮图上还有这么多东西呢!”

    兔子转动了一下身子,嘟囔了几句,我没有听清是什么,我没有管兔子,穿好衣服,心中暗道:“今天怎么这么安静,往常这时候师傅应该是打坐呢,怎么今儿个师傅也没动静了?”

    来到客厅之后,就看见邹阳一个人坐在窗户边上,眼睛朝着窗外看这,那忧郁的眼神配上英俊的面孔加上冷冰冰气息,真是他娘的帅的一塌糊涂,我拿起桌上一个橘子,没有理会这厮祸国殃民的美男态,道:“邹阳,师傅呢,怎么师傅还没起来吗?”

    邹阳头也不回的道:“走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