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二百九十五章 泰山
    我们还没靠近,就被前面的人群喊道:“什么人!”兔子咽了口吐沫道:“这好像是警察啊!”我看着前面那穿着白色大褂,还有警服的人心中道,可不就是警察,出事这么久,这警察终于是到了!

    我边往那边靠边喊道:“我们是过路的。【www:kanzw.com 看.。!中!文?网”前面那些警察哪里肯相信我们的话,看到我和邹阳背后都背着刀具,一拨人上来就想把我们抓到,兔子顿时火起,道:“你们怎么随便抓人?”为首的那一个黑脸的警察道:“我们怀疑你们跟这起特大杀人案有关,你们有权保持沉默,但是从现在开始,你们说的每一句话都会成为呈堂证供!”

    我听了之后,这他娘的都赶上拍电影了,苏慕白本想着挣扎,但是被我制止住了,话说我们四个被抓,送到了当地派出所,好容易洗脱了罪名,重新出来,这些都是一些插曲,不在细表。

    出来之后,天已经黑了,我们四个在当地的小县城中找了一个宾馆先做落脚之地,从警局中听的话,这些警察要通宵在那里值班了,我们第一次去还能通过贿赂出来,第二次在被抓住,事情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当下我们决定,邹阳自己去打探,我们三个在宾馆中等他的消息,其实现在我们基本已经知道,这地方根本查不出线索来了。

    邹阳走后,我找了个借口将苏慕白支开,掏出人皮图,仔细看起我们要找的地方来,经过仔细比对,我和兔子认定这个方向居然是在今山东境内,这地图的指引倒是清晰,看起来宛若一座大墓,但是又不像,而且这最终的目的地是在山上。

    我和兔子拿着现在的地图一比对,然后吃惊的抬起头,不约而同的道:“泰山!”我们两个分明看到对方眼中的惊讶,这泰山是五岳之尊,在中国有着崇高的地位,我们这次不会是要盗泰山之上的墓吧!不过经过我们仔细比对之后,发现那地方并不是泰山的主峰,这倒是让我们轻松不少,万一要是将泰山上的东西弄出个好歹,我们这些人也就时运到头了。

    泰山在山东境内,济南淄博泰安三市之间,东西蔓延200公里,南北50公里面积极大,在山东境内是最高的一座山峰,其实泰山山势倒还在其次,主要是它的历史文化意义,自从秦始皇封禅泰山之时,这关于泰山的一切,都开始崇高起来。

    等等,想到这里,我心中一动,秦始皇当年封禅泰山难道真的就只是彰示皇权天授这么简单吗,难不成跟我们人皮图上的东西有关?我又看了一眼人皮图上的那个鼎,关于中国鼎的传说不少,这是皇权的象征,这个鼎也就是当年秦始皇皇权的象征,我不记得从哪里看过这么一段描述,华夏有九鼎,称九州鼎,镇压着天下气运,得一鼎就可得天下,九鼎齐聚,就可羽化登仙。

    当然这只是一些传说,但有传言秦始皇真的得到了九州鼎之一,才使得自己统一了天下,难不成,这泰山下埋的就是传说中的九州鼎?!就算是我在淡定,推出这个结论之后我内心还是忍不住的砰砰狂跳起来,我拼命的回忆,看看能不能想起关于这九州鼎的记忆,但是奈何自己苏醒的就是一段残缺的记忆,根本没这方面的记载。

    我将人皮图收起,然后将这个想法给兔子说了,兔子听了之后脸都绿了,这事情,不会这么巧吧,要是真的让我们发现了九州鼎……

    虽然知道这事情不一定是真的,但是我和兔子心情还是极度激荡起来,苏慕白回来看见我们两个因为兴奋而涨红的脸,一副我懂了的样子冲我们神秘的笑了笑,开始我没领会苏慕白什么意思,但是后来看他淫荡的笑容,又看了兔子的表情一眼,我他吗知道了,这孙子以为我和兔子干什么龌龊之事呢!

    我也懒得解释,拿出师傅的给我留下的那道术之书,闷头看了起来,倒是兔子不住的来回走动着,心中想着我刚才跟他说的事情,就这样我们拖到了后半夜,直到邹阳回来。

    邹阳回来之后,脸上还是那副冷冰冰的表情,要是想从邹阳脸上读出事情了来,这可就难了,兔子冲着邹阳道:“怎么样?”邹阳道:“尸体被挖出来,都在高家不远处,没有高家老太太下落。”我真是后悔让邹阳自己一个人去,这简直就是个木头!

    我道:“那我们还留在这里继续查吗?”邹阳摇了摇头道:“尸体大部分中毒,估计是斗笠人。”我心中一动,这事情果然有斗笠人的参与,只是他们的动机目的就不得而知了。

    这里已经没有什么好查的了,我们商量,明天就去山东泰山,找那个神奇的鼎!

    一夜无话,第二天天一早,我们就踏上了去山东的火车,从河北到山东近的很,我们先从保定坐火车到了济南,然后从济南转车到了泰安,这时候天刚过正午十二点,山东自古多响马,不知道这次能遇到些什么。

    泰安是个小城,从汽车站出来,基本上就到了泰山脚底下,我们从叫喊的小贩中买来一张地图,看了起来,这地图是旅游地图,虽然上面的景点标注齐全,但是不是那种地形图,对我们来说,根本就没有用,要是我们以前的那种地形图,地图就不详尽,根本找不到我们要去的地方。

    我问道那买地图的人:“你这里有么有其它地图卖,比如说泰山的地形图?”卖地图的人是个二十左右的年轻人见到我这么问,冲着我眨了眨眼,凑过来道:“先生也是来寻宝的?”我听他这么说,脸色一变,道:“什么寻宝,你不要乱说话!”

    那人见到我的反应,非但是没有走开,反而是冲着凑了过来,小声的道:“这没什么,来泰山寻宝的每个月怎么也得有一两批,你们这些人啊,不过幸亏遇到了我。”我听到这卖地图的这么说,我心中明白了他说的什么意思,他说的寻宝的应该说的是盗窃文物的人,想不到他居然是将我们认成那种人了。

    我心中一动,这倒也不失为一种遮掩的方法,我们现在也算是盗窃文物吧,想通这里,我对着前面的那买地图的人道:“不知道这位小哥能不能给我们指点一条明路?”那卖地图的道:“什么小哥不小哥的,叫我胤就行了。”没有理会胤这个奇怪的名字,我道:“那好,胤啊,我们从哪里才能找到卖这种地图的人?”

    胤道:“这地图市面上没有,你若是相信我,我就带你们去个地方,那人是我们这地方的老大,他掌管着那些地图的买卖。”我听了之后和邹阳他们交流了一下眼神,看到邹阳轻微的点了下头,我道:“那好吧,有劳胤带路了。”

    胤在前面笑着灿烂,但是脚底下丝毫不动,嘴中道:“好说,好说。”我轻笑一下,从钱包中抽出一张人民币,递给他道:“有劳了。”收了这钱,胤才是心满意足的迈开了脚步,一边在前面给我们带路,一边给我们讲着这泰山地区的风土人情,现在开春了,来泰山旅游的人倒是很多,要是我们白天想有所动作,看来行不通。

    这胤口中的老大不知道是何许存在,不过我们倒也不怕他,苏慕白好奇的看着泰山脚底下这各种纪念品,就像是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般,说什么也是挪不动脚了,我们只好将其使劲拖走。

    这胤带着我们七拐八拐进了一个胡同之中,这汽车站本来就是一个热闹之地,不过胤带着我们硬是找到了一个极其冷清的地方,看这房舍,应该都是五六十年代的建筑,古色古香,胤带着我们走到一个不起眼的平房之中,对着我们道:“你们先等一下,我进去跟老大说一声。”

    我点了点头,趁着胤走了的当口,我给兔子他们交代了一下,待会进了之后,就说我们是盗窃文物的,就说是在西安一代活动,至于苏慕白,直接不用说话,反正他是个外国人。

    过了一会,胤就走了出来,对我们道:“老大答应让你们进去了,不过,进去之后你们要说话小心点,我们老大脾气可不是太好。”我点了点头,我们只是来买东西的,又不是来打架的。

    这个平房在外面看起来不显眼,进来之后,发现这院子居然是挺大,胤径直的将我们带到中间的那个屋子之中,敲门而入。

    进到房子来之后就看到在太师椅上坐着一个虬髯大汉,我们还没有张口,这人就道:“是你们想要地图,还想要那个地形图?”标准的一口山东话,听得我们是一愣一愣的,这人中气很足,看起来颇为豪爽的样子。

    我道:“是,我们来贵地做些买卖,想要个详尽点的地形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