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二百九十七章 跟踪
    这人海茫茫的,去哪里找那个卖香囊的女人,这真是出师未捷身先死啊,这招呼还没打,苏慕白就要挂掉了吗,这剧情有些狗血,我们转了一圈未果,我看到周围买地图的人,突然灵光一闪,对着他们两个道:“咱们去找路虎,他是这里的地头蛇,说不定有些线索。【www.kanzww.com 看 ?。 ?中?文? 网”

    事到如今,也没有别的办法,我们三个朝着那路虎的小路走去,边走我对兔子交代道:“待会你见了人间,态度好点,这可是要救命的!”兔子在这件事上很是自责,以为是自己害了苏慕白,自然点头称是。

    不一会,我们七拐八扭的找到了那个地方,来到这里之后,我礼貌性的敲了敲门,这时候从院子中跑出一个挺个性的小伙,头发不知道多久没洗了,乱糟糟的跟鸡窝似的,姑且就叫他鸡窝男吧。

    鸡窝男冲我们喊道:“敲嘛敲,有啥事?”不知道这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我道:“我想见见路虎,有事情商量。”那人看了我们一眼,还想说什么,就听见后面院子中传来路虎洪亮的声音:“吉星你个王八犊子,赶紧让我朋友进来,瞎**得瑟啥呢在那!”鸡窝男一听路虎这么说,立马萎了下来,给我们让开道。

    路虎走到门口迎我们,好奇我们怎么去而又返,我们走到屋子之后,将发生的事情简单的给他说了一遍问他知不知道这到底是谁干的,那个女子又是谁。路虎听了之后,倒吸了一口凉气道:“你们咋也遇到了这档子事,前儿个我一个兄弟,也是昏迷不醒,找了算卦的看了看说是丢了魂,到现在还在家躺着呢,我们这帮兄弟找了几天,也没发现啥子情况,不过你说是个女的,啥样的女的?”

    兔子将那女子的面貌仔细形容了一遍,路虎听了之后摇了摇头道:“这真不知道,这泰安城说大不大,但是不是每个人我都能弄清的,这么着吧,我找人在下面盯着,有线索就给你们知会声,你们在哪住?”

    我看问不出什么,就将我们现在住的地址给了路虎,路虎招呼我们留下吃饭,被我们婉拒,出了之后,我们又从大街上溜达了一圈,什么都没发现,这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眼看就要天黑了,我们三个见到实在是没办法,只有往宾馆中赶,到了晚上,这周边的小商小贩非但没有减少,又好像增多了一些。

    虽说不上是熙熙攘攘的人群,但是走在街上,也是有些拥挤,兔子嘟囔道:“哪里来的这么多的人啊,中国人就是多!”兔子说完这话,突然惊奇道:“哎,那里怎么空出这么一大片来,发生了什么事?”

    那地方就在我们回宾馆的路途之上,我们三个往哪里凑了过去,凑过去发现这空地只有三个人在这里面,这三个人其中两个头上带着一个硕大的头颅,这头颅一男一女,都是脸上嘴上涂的红红的,眼睛也是长的大大的看起来,孩童形象,在这夜幕之下有些渗人。

    第三个人头上没有戴那东西,只是这人面色苍老,头发花白,衣衫褴褛,前面放着一个小破碗,里面灵性的放着一些零钱,看起来,居然像是卖唱的!这两人带着东西在当地叫做大头娃娃,在特殊时节会带着这东西来庆祝一下,只不过今天是什么节日,他们这是在卖艺吗?

    我是一只对着大头娃娃心中有阴影,小时候见过这东西,见一次吓哭一次,况且这两个大头娃娃面目看起来颇为不善,难怪人们有多远躲多远,这难道是当地的特殊习俗?我看在不远处一个卖小纪念品的人道:“这个老哥,你知道这是在干吗吗?”那人看见我拿着手指头在指两个大头娃娃,一下子脸色变得极其不好看,一把将我的手给拽了过来,嘴里喊道:“你是不想活了,那东西也是你一个娃娃能指的?”

    我尴尬的将手抽回,道:“这究竟是些什么人,在干什么?”那人有些惊恐的看了看旁边的两个大头娃娃和那个衣衫褴褛的人,压低声音道:“他们在送神。”我一听,瞳孔猛地一缩,这送神只是说的好听,说白了就是送鬼,想不到这在大街之上,居然还有人敢名目张胆的干这营生。

    我仔细看了看那三人,想要看看他们要送的东西在哪,只不过还不等我细看,这两个大头娃娃,外加那个老头,就离开了这里,离开之时,那一男一女大头娃娃来回晃动,中间那个老头走的最为诡异,他,居然是一步一步的跳着离开!看着那男子布满褶子还有老年斑的面孔,在加上他现在诡异的步伐,在这黑夜之中,真是吓破人胆,那些本地之人似乎是见惯了,将头往别处一扭,不去观看,而路上的行人见到这奇异的组合,纷纷停住了脚步,看着这三个奇异的人。

    这三个人很是诡异,尤其中间的那个,根本不像是一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一具,尸体一般!这两个大头娃娃外加中间那一跳一跳的人慢慢的就要消失在这街市之上,我一直觉得前面这三个东西跟慕白的受伤有着很大的联系,这时候邹阳冲着我们道:“跟着!”

    我正有此意,邹阳说罢,我们三个悄悄的跟上了那前面就要消失的三人,那三个人从闹市中走出之后,开始钻到小巷子中,要不是那两个大大的头颅在晚上特别扎眼,还真是看不清他们到了哪里。

    我们不知道跟了多久,这里已经是没了路灯,我们三个出来有没有带什么东西,除了我随身携带的百宝囊,前面那三个人转过一个拐角,又是看不到了踪影,兔子暗骂一声,我们三个重新追了上去,只不过我们转过这拐角之后,大街上空荡荡的一个人影都没了,那三个人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也是不见了踪影。

    这事情可就怪了,难不成,这三个是脏东西,不能啊,刚才在闹市的时候,很多人都看见而来这东西,况且刚才在灯下,我专门还看了看这三个人脚底下有没有影子。我们现在所处的地方恰好是两排平房之间的夹道,只不过前面这排房子有灯光照出,看起来有人家在这里居住,只不过后面这一排房子就有些奇怪了,居然都是些残垣断壁,都是一些荒废了的房舍。

    按道理说这汽车站附近的发展应该是不错的,再说这里的地界这么好,不可能出现这么多的废弃房子,这事情处处透着诡异,我们三个打量了一下这环境,决定继续往前走,三个大活人不可能就这么消失,他们三个越是奇怪,就说明他们三个越有问题,这问题还十有**跟慕白有关。

    为什么我这么肯定,一来这是我的直觉,二来,刚才邹阳小声提到这中间那个诡异的老头,好像不是人!其实一开始我就觉得那老头有问题了,虽然命灯两盏,但是看起来就像是要熄灭一般,这样的人基本上已经是半个腿迈进棺材里面的人了,怎么可能还出来干别的事情。

    我们三个紧跟着往前走着,天这时候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仗着前面那排屋子还能露出一些灯光,我们在这胡同之中还能看见些东西,只不过这道路往前走着,这东西走向的路突然到头了,然后往北折了过去,北面这可是一些废弃的房子,那里面丁点的灯光都没有。

    路只有这一条,那三个人只能是往前面走了去,我们要不想放弃只能跟着往前走,兔子小声道了句:“我们还跟吗?”邹阳没有说话,迈开腿继续往前面走去,得了,还是赶紧找吧,希望前面那些人不要走太远。

    这三个人不知道走到这废弃的房舍之中来干嘛,我们这次走的南北走向的胡同东西各是那半坍塌的房屋,偶尔从刮过来一阵风,就能带着那废弃房屋中不知名的东西沙沙作响,在一个陌生环境中,碰到这种事情,的确很是不愉快。我说过其实人类恐惧的东西不是事物的本身,而是事物所营造出来的环境,今天,我们又到了那种环境之中。

    随着脚底下踩着枯叶咯吱咯吱作响,我的心脏不争气的加快了速度,谁知道前面到底会出现什么东西。本来一左一右都是废弃的房舍,但是往北走着的时候,突然发现左边的房子没了,倒不是突然消失掉,而是左边的建筑没了往后瞧去,前面左边还有房子,但是为什么这里居然是空出来一个地方,看着空出来的大小,应该是一户人家的地基这么大。

    我正想着这到底是为什么,兔子突然在后面细弱蚊声的道:“左边,那是什么东西。”本来在这种氛围之下我的神经已经绷得紧紧的,又听到这兔子阴森森的话,心脏一下子狂跳起来,这要是让我看见倒好,关键是这东西的未知性,谁知道下一刻会出来什么东西,谁知道兔子所说的又是什么东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