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二百九十八章 大头娃娃
    就在我心中狂惊想着兔子看到什么东西的时候,我的头慢慢的朝着兔子口中所说的那个地方扭了过去,那地方乍一看黑咕隆咚的什么都没有,但是这么长时间的追踪,我们三个的视线已经是习惯了黑暗,多少在黑暗环境中能看清点东西,不对,那地方不是什么东西都没有,那地基的中央怎么隆起一个土坡?

    等我再看一看,发现这土坡南面居然是立了一个不黑乎乎一人多高的石碑,这下好了,我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了,感情这是一个坟圈子啊!谁家人这么丧气,居然是在村子里建一个坟?

    刚看出这是个坟之后,我突然听见从前面那坟头之中传来一阵咯咯轻笑,这笑声是女子发出,听起来倒是悦耳,只不过在这情况之下,听到这动静显然不是什么好消息,我环顾一下,四周出了那座孤零零的坟包,一个鬼影都没有!

    我知道这肯定又是见到脏东西了,听这动静还是个狠东西,在我们三个寻找未果的情况之下,一阵疾风吹来,都说风雨无常,这可正印了这个景,可是随着这风吹来的那东西是什么,那白花花的东西从坟头之上借着那风势,看架势就要冲到我们面前了!

    我没有师傅的手段,不能抽出镇魂钉试试深浅,关键时候我将右手抬起,管你是什么东西,来了老子给你一巴掌,用阳火将你轰飞!可是不等我右手抽过去,我身边就猛的伸出了一条胳膊,将冲着我们飞来的那个白色的东西抓到手中,原来是邹阳动了手。【www.kan>zww.coМ ,看.。 ,中!文"网

    只不过邹阳抓到那东西之后,传来哗啦哗啦的声音,拿到近期,居然是一个塑料袋子!这不是坑爹的吗!邹阳将那塑料袋随手一送,那东西呼啦呼啦的随着风跑到我们身后,兔子暗骂一声晦气,只不过这时候,我们前面那坟头之中又是传来一阵咯咯轻笑。

    这次是连我的鸡皮疙瘩都笑了出来,难不成这里面还真的有什么妖孽不成?我们三个不约而同的往前走去,想要会会这里面的那主,可是还没走近,就听见前面那废弃的房舍之中传来一个男子声音:“终于快完了。”

    随后那咯咯的轻笑又出来,一女子道:“是啊,终于要完了呢!”这声音跟刚才那轻笑是同一人发出,感情这不是在坟头之中传出来的动静,我就说还能到哪都是那种东西!可是这一男一女是谁,前面可都是废弃的房子……

    这应该是温度的原因,导致刚才我们听到的声音是从那坟头之中传来,真正的声音应该是在前面废弃的房子之中,我们三个悄悄的摸了过去,那一男一女的声音从刚才说完话两句话之后再也没有出声,我们摸过去,发现这屋子之中还是黑咕隆咚,也是一副没人的景象。

    要想知道这里面有没有人,直接进去看看最为方便简单,但是在不知道对方深浅的情况下,这种做法是最傻的,我们在外面一筹莫展的时候,前面那黑乎乎的房子中居然是亮起了一个红红的小点,这点很小,但是很亮,看起来应该不是鬼火,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小小的独眼一般,这红点直勾勾的看着我们,惊得我们不敢乱动。

    要命的是这红点还是忽明忽暗,压迫着我们的神经,这时候,那房子之中传来那女子的压低的声音:“怎么有烟味,你是不是又抽烟了!”我们三个一听这话,差点每一口鲜血喷了上来,今天遇到这坑爹的事情太多了,看来还是我们想多了,世界上就没有那么多的鬼!

    男子一听女子骂他,将手中的烟灭掉,嘟囔道:“整天睡到棺材之中,抽根烟解解闷不行啊,你说老祖让我们弄个东西有什么用!都浪费了两个月了,在这棺材中我都觉的自己成死人了!”

    一听这话,我们三个止住了往前抓住这两人的心思,先听听这两人有什么说的,那女子道:“你别这么说,就算我们不在这带着,整天带着一个斗笠,那又有什么意思?”一听见斗笠,我的身子是忍不住的颤抖了起来,居然又是斗笠人,他们在这搞什么鬼!

    男子似乎还要说什么,女子喝道:“行了,别抱怨了,老祖不是说了吗,帝魂出来了,等他集齐了那些东西,咱们的诅咒就要结束了!到时候这斗笠一去,咱们还不是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我听到这话之后,心中起了惊涛骇浪,他们说什么,说等我集齐了东西,他们难道也知道我在找东西?

    人皮图本来有八张,我手中只有六张,其中那焚书坑儒中的那一张就是在徐福后人那手中,这些斗笠人怎么知道这个秘密的,他们难道有最后一张人皮图?他们知道我在找东西,为什么还不阻止我?还是说,我这一件一件集齐东西,正中了这些斗笠人下怀?

    我脑子中一时间乱哄哄的,什么都想不起来,这时候那屋子之中又传来动静,这次那动静咯吱咯吱的,十分的尖锐,那女子的声音又传来:“今天没月亮,这东西又闹腾什么?”男子道:“谁知道,今天又招来一道魂,想来是高兴了吧,哈哈。”

    我脑子之中听到那男子又招来一魂,立即清醒了过来,这不是就是说的苏慕白吗!这个女的难不成就是兔子口中的那个女子?想到这里,我们三个哪还藏的住,苏慕白的魂魄在外面多一会,就多一丝危险,现在更关键的是,听这男子的声音,他们正拿着苏慕白的魂魄搞着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刚才屋子之中传来声音已经暴露了他们的位置,我们三个直接冲着那地方走去,倒是那屋子之中咯吱咯吱声音随着我们的逼近越发的大了起来,这声音一出正好遮盖住我们的脚步声。

    我们三个现在已经到了门口,那破旧的木头门虚掩着,里面传来男女不满的抱怨之声,那咯吱咯吱的声音已经没了,取而代之的是哐哐的砸门之声,开始不知道深浅,既然现在知道这就两个人,那还怕他个球,到了这,也不怕他们能跑了,我先是从百宝囊中摸出一个火折子,对着邹阳他们喊了声:“动手!”

    随后我砰的一脚将那虚掩木门给踹到里面,这里面那两个人在这种情况之下听到我的话,差点没把魂给吓飞,同时发出一阵鬼哭狼嚎之音,又听到我哐的一脚将门踹了下来,两人这可真的是吓了一个半死!我吹着火折子,朝着里面看去。

    只不过借着这微弱的灯光一看,倒是有反而把我们三个吓了一跳,这破旧的房屋之中什么都没有,除了三口居然的乌木棺材,那一男一女的声音就是从最边上的那棺材之中传出,我突然想起他们聊天之中说过睡在棺材之中,我们三个立马朝着那两边的棺材跑去。

    只不过这两人从尖叫止住了,一左一右的从两边的棺材之中直挺挺的站了起来,我们现在能看见东西全靠着我手中那微弱的小火折子灯光,前面那两个东西从棺材之中站起,我就看见两个硕大的脑袋,还有那艳红的嘴唇和腮帮子,当然还有那勾勒起极其阴森恐怖的笑容。

    这一看之下,顿时把我们吓了一跳,但是仔细一看,这不是刚才送神的大头娃娃吗!果然是他们!这两人从最初的惊慌之中已经镇定过来,站在棺材之中不说话,只是冷冰冰的盯着我们,要是寻常人看到这诡异的大头娃娃站在棺材之中早就吓的挺不住了,但我们又不是寻常人,我冲着邹阳喊道:“动手!”

    邹阳就像离弦之箭一般,冲着左边的那个男大头娃娃冲去,我和兔子冲着那女大头娃娃冲去,这两个大头娃娃见到我们没有被他们两个吓到,吃了一惊,然后纷纷从棺材中跳出,冲着我们迎来。

    我这一冲之下,顿时将那火折子给带灭了,这环境之中又是重新到了黑暗之中,邹阳现在就算看不见也能找到那个男子大头娃娃,乒乒乓乓的动上了手,可怜我和兔子两人刚习惯了那微弱的灯光,现在乍一消失,眼睛就像是瞎了一般根本看不到什么东西!

    可是那两个大头娃娃不知道为何在这种环境中还能看到东西,那女子大头娃娃立马发出了一阵渗人至极的笑声,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声音了,那感觉就像是你拿着泡沫狠劲擦玻璃一般一样,刺耳尖锐至极,更要命的这声音一个劲的从我们背后钻来,我和兔子不约而同的转动身子,但是转了身子之后,那咯咯的笑声还是从我们背后传来,看不见的东西是最可怕的,背后的看不见的东西更可怕!

    在我们连续转了几次没有发现那女大头娃娃的之后,那声音突然是消失了下来,就在我和兔子刚刚松一口气的时候,那咯咯的声音却突然从我的脖子后面嗷的一声叫了起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