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二百九十九章 杀尸
    我刚想松口气,就听见那咯咯的声音从我脖子后面嗷嚎的叫了起来,这刚松弛下来就遇到这情况,差点让我三魂离体七魄散尽,虽然不知道兔子是怎么个反应,但想来应该是差不多,我们两个同时回头,我手上的阳火也是祭出,老子是被这狗东西气急了,管它究竟是人是鬼!

    回头一看,我身后居然是飘着一个硕大的头颅,这头颅正泛着幽幽绿光,唇红腮艳,活脱脱的一个吓人鬼形象,我没有理会这东西究竟是怎么来的,手上的阳符啪的一下贴了上去,只不过这阳符居然是从这大头之中穿了过去,那大头发出水波一般的涟漪,随后就破碎掉了。【www.ka?.nzww。com !看,。.中:文"网

    感情这是个幻象!兔子那边也是遇到了同种情况,那阴森森的大头出现之后被打破,这大头虚像被我们打破之后,屋子之中又出现了忽远忽近的桀桀笑声,这声音还没落下,就听见砰的一声,那声音是戛然而止,随后传来一女子呻吟之声,这声音之中伴随这邹阳冰冷的哼声。

    我知道要是在这样下去,肯定对我们没好处,说不定还真的被这两个东西给逃跑了,邹阳再厉害,一个人也只能是抓住一个人,另外一个可能就跑了,更关键的是,中间还有一个棺材,那个会跳的东西还没有出来。

    恰好这时候我冲着那大头扑去时撞到了一个木块之上,我略一摸索,发现这是那个棺材,我心中一动,这两人肯定是会有照明的东西吧,说不定就在这棺材之中,我翻身到了这棺材之中,这棺材里乱七八糟,还有股怪味,我冲着手中那升仙的火折子吹了吹,发现这火折子是不能用了!

    我生气的将这火折子一扔,手却是打到了一个长东西上,我用手一摸,这不就是个手电吗!我高兴的摸起手电,推开按钮,眼前顿时发出一丝光亮,我顾不得的看着棺材之中到底有什么,身子一翻,从那地方钻了出来,我照了一圈,邹阳借着我的灯光,一个飞脚,直接踢到了那男子的大头面具之上,咔哧一声,那大头直接是碎开落了一地,露出男子的真实面容。

    这男子看起来倒是清秀,只不过额头上那狰狞的血瘤破坏了这份英俊,男子被邹阳踢的蒙在原地,女大头娃娃的声音在旁边喊道:“李子!”说着冲着邹阳扑来,我拿着手电朝着那女子照去,被我拿着手电一晃,这女子立马是身形一顿,结果就是被邹阳一脚撂翻在地。

    兔子走到那女子面前,伸手就将那女子大头面具给揭下来,可是刚抬到一半,那邹阳又是一记飞脚狠狠的踢在那女的脑袋之上,咔哧一声,女子带着那还未脱下的面具撞到了地上,一动不动了,看起来是晕了过去。

    那男子见到邹阳如此凶残,状若疯癫的冲着邹阳冲来,只不过还没有过来,就被邹阳一脚踢到胸膛之上,直接踹飞了过去,只不过这人恰好撞到身后中间的那口棺材,男子身上带的力道不小,轰隆一声,那人带棺材一同翻了过去。

    男子痛苦的蜷动了一下身子,嘴中狂吐了一口鲜血,男子怨毒的看着邹阳,歇斯底里的喊道:“就算我死了也不会放过你们的!”说着男子从身上掏出一张诡异的符咒,朝着自己眉心贴去,虽然看不大清,但是模糊的能看见,这符咒就是将苏慕白魂魄勾来的符咒。

    兔子这时候扒拉开地上那女子的面具,翻过女子的身子,讶声道:“不是她。”兔子翻过来女子额头之上也是有一个大大的血瘤,要是这幅卖相肯定不能出去卖香囊了。

    邹阳见到那男子要想用什么两伤之法,提着边一块散落的模板狠狠的冲着那男子手砸去,男子手上符咒还没贴到眉心之上,就啪的一下子被邹阳踢过的木板给打掉了,邹阳欺身过去,冷冰冰的道:“在我面前,你连死的资格都没有。”

    那男子眼中尽是怨毒之色,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邹阳估计就被这人的眼神分了好几次身了,邹阳现在站在那男子身边,身后就是那口巨大的棺材,这时候我和兔子两人围到邹阳身边,我对着那个男子道:“你们今天是不是收了一个外国男子的魂魄,快点交出来,省的在受皮肉之苦。”

    男子一听脸上露出极度不懈的表情,扭过头去,冲着那棺材吐了口痰,只不过这痰中似乎粘黏着一些血水,看起来恶心不已,兔子被这男子的态度激怒了,冲着那男子肚子狠狠的就是一拳,骂道:“你个王八蛋,还给老子横,今天我就打得你横不起来!”

    兔子几拳下去,砰砰的都落在男子身上,男子倒是硬气,一声不哼,倒是那眼睛之中,异样的光芒越来越亮,嘴角甚至还勾起了一丝诡异至极的笑容,我冲着兔子喊道:“别打了,事情有些奇怪。”我拿着手电往四周照去,那女子还躺在地上,这男子笑的什么,难不成得了失心疯?

    正在纳闷的时候,我突然听见背后传来一阵咔哧响声,我这时候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嘴巴子,怎么把背后这东西给忘了!这个念头还没有落下,身子后就有个东西扑来,将我按到在地,随后邹阳冷冰冰的话从我身上传来,跑!

    还没有看清这是什么东西,邹阳居然萌生了退意,这不像是邹阳的作风啊,但是我和兔子两人丝毫没有停顿,感觉到我们头上扑过去一个东西之后,立马从地上窜了起来,冲着前面跑去。

    我这一跑动,手电立马随着胳膊摆动起来,灯光恰好照到我前面那个扑过去的人影之上,这不是跟着那两个大头娃娃一起的那个跳的人吗,邹阳为什么怕他?不过这人在灯光底下有些怪异,两只眼睛居然是幽幽泛着亮光,脸上那些老年斑看起来更像是尸斑,我左右一瞧,这人居然是命灯泛着诡异的血红之光,这不是个人!

    那东西不等我打量完它之后,足尖一点,冲着我飘来,我一看这东西一跳两三米,哪里会是个人,分明就是个大粽子啊!我身后那个被揍了半死的人此时张狂的笑了起来:“你们,你们得要死!”

    我从心中回了句:“死你妹!”看到兔子已经跑了出去,我身子矮,从那个高高跳起的老头身下钻了过去,钻出来之后,我还想着怎么看不到邹阳了,刚逃到院子中,就听见背后传来风声,拿着手电一照,发现那老头居然是直挺挺的被踹了出来,不对,还有邹阳,邹阳是脚踩在那老头的身子之上一同冲了出来。

    这简直都赶上天外飞仙了,我真不敢相信这居然是真的,这两人还未落地,老头那枯瘦的手臂就抓到邹阳的脚踝,邹阳脸色一变,想要挣脱开已经是不能,砰的一下,老头身子落地,在地上擦出一两米,但是邹阳并没有站稳,另一只脚刚落地,就被那老头一扯扯到在地。

    邹阳摔倒之后身子立马压倒那老头身上,展开小擒拿手段,用另一只脚别住老头的胳膊,看着架势,我估计邹阳一发力,就能将老头的胳膊给别断了,但是,任凭邹阳怎么弄,这老东西都是岿然不动,看到这里,我知道这老东西肯定不是什么善茬,招呼这兔子一起上啊!

    我从百宝囊中摸出两跟镇魂钉,给了兔子一根,然后两人冲到地上缠斗的两人身边,邹阳脸上那狰狞的狼头已经是浮现出来,嘴中艰难的道:“杀,尸!”

    兔子和我同时变了脸色,这东西居然是尸体,我当机立断,拿出那镇魂钉狠狠的冲着那老头眼睛上扎去,这也别怪我心狠手辣,我多少已经知道这斗笠人这次弄得什么门道,估计他们就是弄了一具刚死之人的尸体,然后通过诡异的手段,从别的人身上招来生魂,为这尸体重新弄出魂魄,这东西已经都不能称之为尸体或者人了,而是一种非人非尸的状态,是种怪物。

    那老东西眼睛眨都没眨,扑的一声,我的镇魂钉就插到那它眼睛之中去了,兔子见状,毫不迟疑,另一根也是插了进去,那老头似是感觉到了疼痛,张开嘴巴发出嗷嚎一声怪叫,双手顿时松开,朝着眼睛捂去。

    我腹诽道:“感情您老人家也能感觉到疼啊!”邹阳脱困之后,单手握拳,在我们目瞪口之中,恶狠狠的将拳头冲着那老头的喉咙砸去,只听见咔哧骨头断裂的声音,那人突起的喉结就被一下子就被砸的凹了进去。

    我这从旁边看的都是脖子传来阵阵凉意,那老头开始还发出嗷嗷尖叫,但是被邹阳砸断喉结之后,只能发出赫赫之声了,邹阳冲我喊道:“用阳火逼他的命火!”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但是还是老老实实的将阳火祭出,冲着这老东西肩膀上的命火打去,这阳火本来能起到温养命火的功效,但是我这手一搭上去,这老家伙就像是触电了一般,浑身颤抖起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