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三百章 光芒
    这老头被我搭上了肩膀之后,浑身就像是触电一般颤抖起来,邹阳瞅准这个时机,猛地扯住被我搭的那条肩膀的手臂,然后卡住手肘,猛地往回里一掰,又是一声清脆的骨头断裂之声,那胳膊被邹阳反向折到了另一边,随后软趴趴的耷拉在那老头的胸膛上。【www.kanz!ww.com 看, 。 .中?文!网

    这老头应该是能感受到疼痛,被我们这一弄之下,嘴中虽然说不出话来,但是还能赫赫的使劲发出声响,邹阳这次激怒了这老头,老头另一个胳膊狠命的冲着邹阳抽来,邹阳下意识的挡了一下,可是没料到这气力这么大,一下子把邹阳抽退了好几步。

    我和兔子见状,连忙散开那老头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我拿着手电晃了一下他的尊容,现在他眼睛中还插着两个镇魂钉,眼角留着血泪,一个胳膊还随着身子的动弹而一晃一晃的,看起来颇为凄惨。

    邹阳从后面走了过来,冲着那瞎眼的老头重新冲了过去,那老头似乎是感觉到了邹阳走过去,张牙舞爪的冲着邹阳扑来,邹阳这次是跟那老头完全是硬碰硬起来,我和兔子是插不上手了。

    不过那老头看起来动作居然是越来越娴熟,邹阳开始还能将其压着打,但是现在打成了一个平手,我见状,将手电递给兔子,从百宝囊中掏出一张黄符,然后插上镇魂钉,右手再将极阳符祭出来,瞅了一个空档,左手将这连符带钉子朝着那人身上扎去。

    这镇魂钉就像是插到了铁板上一般,根本扎不进去,倒是那张符咒啪叽一下贴到了那老头的身上,老头本来不在乎我的偷袭,但是符咒贴到他身上之后,他立马伸出那唯一健全的手来揭,右手猛地冲着他的另一个肩膀捂去,那老头还没有摸到那张符咒,就浑身颤动起来,邹阳哪能发放过这机会,猛地冲了过来,咔哧一声,将这老头的另一根胳膊也是掰断。

    这老头的这个胳膊一断,老头就像是没电了一般,软绵绵的瘫倒在了地上,我鬼眼一看,发现这老头肩膀上的命灯消失不见,死了?

    我还没有想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就看见这老头身子中飘出了一个个白色虚影,苏慕白的就在其中,我连忙找出一个空的玉瓶,将这些生魂收到瓶子中,反观这地上的老头,在失去了这些生魂之后,那地上的老头迅速的衰老了下来,单单是脸上就布满了尸斑,并且这脸都开始充血变得紫红,看来已经是死了很久了。

    这斗笠人这是造孽啊!对,斗笠人,我想到里面的那两个大头娃娃,赶紧朝着里面找去,只不过屋子中出了三口巨大的棺材,哪里还有那两个人的踪影,我往棺材中看去,发现里面的物事也是被扒了一个干干净净。

    我们三个将那尸体搬到屋子中那棺材之中,希望有人来认领吧,现在没有工具,也不能将其给烧掉。

    回去之后,苏慕白还是昏迷不醒,但是将玉瓶开封,苏慕白的生魂就自己飞了出来,钻到苏慕白身子之中,像他这种生魂离体不久的人,生魂会自主进入身体的,想想这苏慕白也真是够点背的,居然是遇到了这种事情。

    过了一会,苏慕白悠悠醒来,张开嘴,叽里咕噜先是说了一阵外国语言,随后生硬的问到我们:“我是怎么了?”我简单的将事情经过给苏慕白说了一遍,其实等到后来,他肯定能想出是怎么回事,没有隐瞒他的必要,苏慕白听了之后,嘴巴一撇,道:“好奸诈……”他的汉语有限,只能重复这句话来形容自己内心的不满。

    苏慕白有召唤出那浑身布满诅咒符文的小人,叽里咕噜的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似乎应该是打听一下刚才到底是怎么个情况吧,这个也是人之常情,我们都当没看见,看着天已经黑的很彻底,我道:“咱们先将那玉瓶给路虎,然后趁着天黑,咱们赶紧去地图上标注的地方吧。”

    众人没有异议,倒是苏慕白知道这件事情居然是中国巫师做出来的,心中颇为不忿,嘴中嘟囔的要给斗笠人好看,我们一行人这次背上了背包,拿着东西走出宾馆,在路上出了点东西,然后来到路虎家中。

    这路虎倒是清闲,正在和一众兄弟吃着火锅,见到我们来,非要请我们一起吃,山东人倒是热情,但是我们现在有事在身,不能挺留,我将那玉瓶给他,提到这里面有好多人的生魂,其中可能就有他的那个兄弟的,让他找个懂行的人来救这些昏迷不醒的人,路虎虽然看起来马大哈一般的人,但是能当上老大的人还笨到哪里去,虽然我们这话说的离奇,但是他还是满口应承下来。

    我们推脱掉他的邀请,四人就开始冲着地图上面目的地走去,这次去主要是踩踩点,看看那里什么情况,这次在泰安遇到了斗笠人,说不定这次还要跟斗笠人碰上,我们要去的景点叫封禅大典,距离我们这里挺远的,我们先是打车到了卧虎山庄附近,这***出租车司机太无良了,带着我们到了那里已经是到了半夜十分,还给我们要了一大笔钱。

    下车之后,发现这里不管是白天黑夜都是有那么多的人,好在这些人都是些游客,来这观光的,对我们四个大男人没有什么兴趣,我们四个扎到人堆中,像普通游客一般,随着人潮往里走去,看到这路途的有些景色不在细表,泰山确实有文化内涵。

    现在是午夜时分了,人毕竟是少了很多,我们几个半个小时左右就到了封禅大典那个建筑之前,我们几个面面相觑,看着这冷清的景点,凑上前去,问了问之后,才知道这地方是刚建起来的景点,里面的各项设施都没有健全,故此游人较少。

    我现在是真相拿出人皮图在比对一下,但是人皮图地图上记载的地方根本不可能这么详细,而我又看到地形图上那封禅大典四个字,故此认为这里是秦始皇当年封禅之地,谁知道弄了这么一个乌龙。

    邹阳看了我一眼,眼睛中那藐视看到我极其不爽,这又不是我乐意看见的,今天既然来了,干脆进去看看,既然这里建成这个建筑,说不定还真的跟当年有什么联系呢,我只好这么安慰自己。

    我们几个买了票,走进这个有些凄凉的风景区,不知道是不是午夜的事,这风景区中门可罗雀,根本没有几个人,这地方根本就没什么好看的,有些碑文,过去看了看,居然还是近代刻上去的,跟当年秦始皇封禅屁关系都没有。

    绕这里一圈,我知道这次自己乌龙大了,这里根本就没东西啊,看着兔子越来越幸灾乐祸的眼神,我真想一巴掌将其给扇到山底下去,我们现在已经穿过了那偌大的建筑,沿着那台阶往西边赶来,这越往西走,风是越来越大,虽然现在到了初春,但是晚上这泰山之上,还真的挺冷!

    我心中想道,将前面那广场逛完,逛完没发现什么东西赶紧回去,我记得下面有个卧龙山庄来着,对,就是那,赶紧上那里面暖和暖和去,苏慕白最苦命,他穿的最少,自己有生活在热带附近,哪里受过这种苦,看着他带颜色的脸都冻的煞白,我心中一阵惭愧。

    走到这地方,根本就没人了,除了景区那三三两两的灯之外,我们脚底下的整个泰山都是黑咕隆咚,静悄悄的,最终我们到了最西头,并没有发现任何的特异之处,我就算是在挂不住面子也不能让慕白冻死在这,我小声道:“要不,咱今儿个回去吧,这地方可能是来错了。”慕白一听要回去,也顾不得我带错路,举双手赞成,至于兔子和邹阳,两个混蛋玩意看着我的眼神之中竟然充满了鄙视。

    就在我想说你们两个不想回去,就在这呆着的时候,突然看见兔子他们背后传来一阵亮光,据说在这种名胜古地经常会出现些什么佛光之类的东西,我心中想道,难不成这事情也被我碰到了,绕过兔子他们,朝着背后那光芒瞧去。

    苏慕白这时候也看到了那道光芒,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这东西,这光芒在另一个山峰之上,距离我们很远,这光芒开始的时候还像是一个球大小,后来越来越大,也慢慢的伸展开来,似乎成了一个人的形状,这人看不清面貌,但是他手上却是拿着一个东西,那东西三足两耳,却正是一个鼎的形状无疑。

    看到这里,我心中狂跳,这不正是我要找的那个鼎吗,兔子他们刚绕过脸来,只看了那幅图像一眼,那光影就慢慢的消失不见,我们相视一眼,看出彼此眼中的惊讶,那人影看起来颇为威武霸气,在加上手中的鼎,这身份不言而喻,或许千年前,这里的确发生过这样的一幕,一副帝王持鼎的一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