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三百零三章 无字墓碑
    我叫了几声邹阳,可是四周静悄悄的没人回答,兔子小声嘀咕道:“会不是撒尿去了?”我道:“撒尿还要走多远吗,这么叫早就听见了,他一个大老爷们还能跑多远去鸟!”兔子一副也是的模样,拿着手电四处照着,想要找到邹阳。【www.kanz:ww.com 看 .。.中,文,网

    我们转了一圈,并没有找到邹阳,他要是上厕所,这时间应该也要回来了,但是现在还没有回来,说明邹阳肯定是发生了什么意外,我又想到刚才看见的那个大老鼠,难不成,邹阳是被大老鼠给拖走了,拖回去当女婿去了?

    我摆了摆头,将自己这杂乱的想法去掉,我道:“邹阳身手这么好,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也许他发现了什么不得已的情况,才自己走了,咱们别担心。”说出这话,我为了宽慰兔子的心,同时也是为了安慰自己。

    等了大约十分多钟,还是没有邹阳的踪迹,这时候天都开始蒙蒙亮了,我一看不行,我对着兔子道:“兔子,你和慕白在这等着我,我去找找邹阳,别管找到找不到,我一个小时之后就回来。”兔子一听,立马不干了,道:“为什么不是我去找,你和慕白留下不行吗?”

    我对着兔子道:“兔子,你听我说,这树林子邪乎的很,再加上昨天晚上我看到两次的那个老鼠脸的怪物,这里指不定还有什么成精的鬼物,我有百宝囊和阳符,一般东西都奈何不了我,你和慕白在一起在这守着,说不定邹阳一会就回来了!”

    兔子没有办法,我们要是都走了,邹阳回来之后找不到我们更是着急,出去找人人越少越方便,天就要亮了,我们三个一同出去,说不定就被游客给看见,到时候也就不好说了,还不如让兔子他们在这藏着。

    这么说好之后,我自己拿着手电,找到那老鼠脸怪物的消失之处,走了上去,十有**,这邹阳的消失跟这老鼠有关系,这地方树木很密,我们又是在山谷之中,只要不是拿着手电胡乱往天上照,一般没人会发现我。

    说是山谷,其实就是两山交汇地方凹进来的那块,这地方下雨的时候经常会发声山洪,所以脚底下被冲下来的石块异常多,我小心的拿着手电照在地上,一点一点的往前挪动,天明之前的那一段时间,其实是一天中最黑的时候,相对来说,阴气也是极重的时候,我一个人走在这大山之中,心中不免毛毛的,要说我经历的事情这么多了,也苏醒了部分秦始皇的记忆,应该是不怕那些鬼神之物了,但是说实话,只要是人,没有不怕这种东西的,这应该是我们和这东西阴阳对立的原因吧。

    我约摸是走了十几分钟,脚底下被这些石头铬的是生疼,本来我从那山上滚下来身上就被撞伤了,现在这么一动,更是让我浑身难受,我心中暗骂这***邹阳,关键时候掉链子,平常一声不吭也就完了,你离开的时候怎么连个屁都不放,孩他娘的害我和一个老鼠精舌吻了!

    我心中越想越气,脚下一个没留神,一下子踩到了石头缝中,被石头卡住了脚,我暗叫一声晦气,这人不走运,喝口凉水都要塞牙缝,我想将脚拔上来,但是这石缝进去容易,出来难,硬是把我的脚卡在里面了,我只好蹲下身来,用手电照了照脚下的情况,这就是一个脚大小的缝隙,周围都是石块,偏偏还让我给踩进来。

    我看脚边周围的石头不少,硬拔是拔不出来了,我将手电放到一边,小心的用手扣住旁边的石头,想要将脚给拔上来,就在这时候,我脑门子后面突然炸响一声尖锐的嘿声!当时毫不夸张的,我身上的汗毛都立了起来,他娘的不带这么吓人的。

    我顾不上将自己的脚拔出来,慌忙朝着那手电摸去,手电是摸到了,但是放到手之后,手电自己眨巴了几下,灯光慢慢的暗了下来,我真想仰天长骂几句,我这是招谁惹谁了!这手电熄灭之后,我就自己身后嘿的一声尖叫。

    这时候我恶胆边生,从地下抄起一块石头,转身朝着背后那东西砸去,虽然知道这样做不一定有效,但是起码能解我心中的一口恶气,我喊道:“嘿你娘的头,给老子滚!”不知道是不是被我强大的气场给震住了,那东西再也没有出现过动静,我心中想到赶紧抽出脚来,可是刚蹲下就听见正前方传来嘿的一声尖叫!

    猝不及防下,我真是被实打实的吓了一跳,随着这声嘿,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我突兀的又出现了一张尖嘴灰白毛脸,鼻子上还有几根长长胡须的老鼠脸,我从开始的吃惊,看到这东西之后,心中那股憋屈的火气更是爆发出来,老子好心好意的给你烧纸钱,你还他娘的缠上我了对吧!

    我猛地将阳符往自己脑门子上一贴,然后心中默想那运行极阳符的法门,我这次是真的动了杀念头,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hellokitty啊!当我想着将阳符的阳火一次性打出的时候,那***鼠面怪物又是融入到了黑暗之中,只不过它缩回去的时候,脸上居然是带着一丝悲切的表情,不知道是不是我眼睛看花了。

    那东西消失之后,手电不抽风了,又亮了起来,这时候,我扳开脚边的石块,小心的将脚抽了出来,然后拿起手电,朝着那鼠面鬼物消失的方向照去,他应该是朝着北面消失了吧,它离去脸上的表情是怎么回事,悲伤?难道鬼也会悲伤吗?它应该不算是鬼吧。

    我拿着手电继续往前走,脑海中不时的闪现出那个老鼠脸,不知不觉中居然是走到了一处坟岗之中,要不是我面前正对着一块耸立的石碑,我还真没注意到这里居然还有一群坟墓,我拿手电往上扫了一下,惊奇的发现这石碑之上居然是一个字都没有刻。

    这里的墓葬不少,我绕过这墓,朝着后面和旁边照去,发现这坟头上有墓碑的不在少数,但是这墓碑清一色的空白如纸,这看到这里,我身上隐隐发麻,拿着手电的手也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就算是看到刚才那个鼠面鬼物,我都没有动摇过要继续往北找邹阳,但是现在看到这些无字石碑,我心中却是惊慌起来。

    一般的人死后立碑必定刻字,那什么人立碑之后不写字呢,横死之人,罪大恶极之人,生前重病之人,逐出族谱之人,不是善终之人,你说这种人死后是一种什么状态,基本上这无字墓碑的主人要是成了鬼,必定是无比凶厉的主,这东西一个两个我还能对付,这一群,就算是师傅来了,也要退避三舍了。

    我吞了口吐沫,冲着这东西拜了几拜,然后改了一个方向,想要绕过这坟地,但就在这时,那墓地之中突然传来一阵呼噜之声,这声音像极了人熟睡时发出的鼾声,但是这荒郊野外的那里会有熟睡的人,熟死的人倒是有不少!

    我听着这动静,要是自己还在这里晃荡,怕是要冲撞了这里的那些凶厉的主,想着赶紧绕过,谁想到就在这时候,那些坟堆之中又传来一阵咳嗽之声,这声音听起来上气不接下气的,一股痰掉在嗓子中,吐不出来,又咽不下去,听我的是真难受啊,这声音呼哧呼哧的喘着,我耳边又飘飘忽忽的传来:“救…救…命。”只不过这声音听起来鬼气森森,哪里像是在求救,分明像是在索命!

    这声音出来之后,就像是导火索一般,顿时把这死寂的坟地,弄的极其热闹起来,什么还我命来,我死的好惨,之类的索命之语统统冲着我招呼过来,好汉不吃眼前亏,我赶紧想着窜,但是却又听见背后传来嘿,嘿的那几声熟悉的尖叫之声。

    这王八蛋还学会趁火打击了,不过现在没工夫跟你们扯,我从百宝囊中抽出几张符咒抓在手中,右手的阳火也是随时准备祭出,我现在虽然是正对着这坟岗,但是眼睛一直没看那些东西,我若是先看了他们,他们难免会认为我在挑衅,现在他们虽然弄的这里阴森森的恐怖吓人,但毕竟还没有攻击我。

    说来也怪,自从那嘿嘿的尖叫出现之后,我身后的那些鬼哭狼嚎的声音少了许多,我忍不住的朝着那边瞧了过去,这一看,顿时吓了我一跳,我邪前方不远处居然是出现了十多个体型各异的飘在空中的主,身上或是穿着血衣,或是披头散发,或是红舌长吊看起来端是骇人。

    本来还算是安静的那些鬼物,看到我眼睛朝他们盯去,就像是炸开锅一般,纷纷冲着我扑来,尤其是那个披着血衣的那鬼物,似乎是看我极其不顺眼,在空中带着一道红云,瞪着他仅剩的那颗通红的眼珠子冲着我第一个扑来,我知道要是逃,肯定不如这些东西跑得快,再说一跑,阳气就泄了,情况更不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