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三百零四章 畜神
    我心中想道不能跑,这一跑阳气一泄,那就完了,当我瞪着眼睛瞪着破釜沉舟的时候,确是看见那鼠面怪物嘿嘿的冲着那些飘来的鬼物指手画脚,看架势,似乎是…拦着他们,还不等我看清楚,天就开始亮了,当然天显然不是一下子就能亮了的,所谓的天亮了就是在泰山观日峰上能够看见太阳从地平线上升了起来。【www.kan《zww.com 看 "。"中:文:网

    这些鬼魅见到太阳升起,不在冲我扑来,慌乱的缩到阴影之中,看样子似乎是钻到了坟墓之中,这些鬼魅生前不被人所容,死后虽是凶厉,但是冥冥之中对他们的限制也是最多,其中一条就是不能见到白天的太阳,否则就是落一个魂飞魄散的下场。

    那个鼠面的东西,冲我嘿的叫了一声,然后也是身影一模糊,消失不见,仔细想想,这个鼠面东西好像是除了和我舌吻之外,并没有对我有多大的恶意,我摇了摇头,不去想这些,这约摸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还是没找到邹阳,我想应该回去了,说不定邹阳也早已经回到了我们那个地方。

    虽然天亮了,但也只是蒙蒙亮,我拿着手电准备往回走的时候,突然听见背后那墓地之中依旧传来呼噜之声,难道这些鬼物还是不想放我走?我转过身来,拿着手电往那墓地之中照去,这一照,顿时发现在墓地后面居然是有着一座小石屋,这种小石屋很常见,就是那种以前山上盖着护林人在里面呆的小石屋。

    那不时传来的呼噜之声就是从那里发出,现在已经天亮了,我也不害怕这些鬼魅了,我从这些坟头边上绕过去,小心的不踩着它们,走到那石屋前面,这石屋应该有些年头了,上面石头都北风吹日晒的多了一些沧桑的痕迹,这石头屋子屋顶上摊着一堆泛着青苔的泥巴,还有一些枯草,看起来颇为凄凉。

    石头屋子没有门扇,只有一个由石头勾勒出来的门框,我拿着手电在门前面往里照去,这一照发现里面居然是躺着一个身穿黑色衣服的人,我大吃一惊,这里怎么会有人,难道是被人杀了抛尸在这?只不过这衣服有些眼熟,哎,这他娘的不是邹阳吗!

    我仔细一看,果然是邹阳,我大喊了一声:“邹阳!”被我这么一喊,那趴在地上的邹阳浑身打了一个颤,邹阳抬起头来,朝着门口的我望来,张口就道:“哎,我怎么到这了?”一听这腔调语气,我知道这是哪个邹阳回来了,可是你早不回来,晚不回来,怎么这时候回来了?我道:“你还记得自己怎么来到这里的吗?”

    邹阳摇了摇头道:“不记得,我怎么觉得好久没见你了秦关,这些天总是没精神。”我打断他的话,道:“行了,别说了,赶紧走,要不是我来找你,你就被抛在这荒山野岭了!”邹阳这时候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手脚,嘟囔道:“这地真硬,铬死我了,我记得上次是在家中睡……”

    我不等他说完,就大踏步的走进那石屋,想要拉着他赶紧走,省的兔子他们担心,这个状态下的邹阳,战斗力几乎是零,不,应该是负数,还拖我们的后腿,可是当我一进来,我就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激灵,怎么会这么冷!

    邹阳看到我打颤,他道:“你也感觉到了,是挺冷的,赶紧走吧。”说着邹阳就抽身走了出去,我看见他背后还背着包,心中略微放了一下心,这里的邪事太多,我不想管,就凭前面那些没有字的石碑之下的冤鬼,就能轻松的把我挂在这,我拿什么管这档子闲事。

    可是刚想走的时候,我的眼角瞥到了这石头屋子角落之中有一个东西正蒙盖着一个红色的盖头,这红盖头估计年数很久了,上面落满了灰尘,还有些鸟粪,看起来很脏。

    这红盖头之下不知道是什么,但是下身倒是能看清楚,是一个蹲坐着的石刻形象,那盖头之下应该是这石刻的头,更有意思的是,这石刻之前还有一个被打碎的用来供奉的香炉子,看这架势,应该是一座神像无疑。

    只不过不知为何,这神像给人的感觉不是很好,普通供奉的神像都是给人一种心神上的安宁,祥和,看到这神像,我的心不由自主的狂跳几下,甚至我觉得,这个屋子发出的那寒气都是从这石头之上发出来的。

    邹阳走出去之后,见到我没有出来,又重新走了进来,看我正盯着那个石像,他好奇的道:“哎,这是什么,还蒙着盖头,难道是个新媳妇吗?”我正想说邹阳别乱说的时候,邹阳果然闭了嘴,只不过他居然是走到了那盖着盖头的人身边,手一伸,将那盖头给揭了下来,我不要刚喊出嘴,邹阳已经是将那盖头抽了起来。

    邹阳见到那东西的尊容之后,吓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嘴中喃喃道:“鬼,……鬼啊!”我看到这东西之后,内心也是狂惊,居然是这个东西,那红盖头之下居然是一张硕大的老鼠头,只不过这老鼠眼睛乌黑发亮,不知道是用什么东西造成,都道是画龙点睛,这老鼠头有了这个眼睛之后,仿佛一下子就活了过来。

    这老鼠面上表情形象,加上那诡异的眼睛,仿佛正在盯着我们冷笑,我浑身被这东西盯的发寒,拽起地上的邹阳,道:“我们走。”邹阳被我拉着出了房门,鬼使神差的又回头看了一眼,只不过他看着一眼,立马嗷的一声,发出惨叫,然后眼睛一闭,身子软绵绵的靠在我身上,眼看着晕了过去,我忍住拼命想要回头的念想,赶紧扶着邹阳,小心的从前面的坟岗之中穿了过去,期间,我老是感觉自己背后一直有人跟着,但是我都忍住了,没有回头看。

    我往前拖着邹阳走了不到十分钟,邹阳就转醒过来,这邹阳一醒,立马从我肩膀上抽回了手,冷冰冰的往后面看去,我知道这是那个邹阳回来了,我道:“昨天发生了什么事?”

    邹阳看了看后面,过了一会道:“没事。”我心中顿时把邹阳狠狠地骂了一顿,你没事跑到那么诡异的地方去睡觉,紧接着邹阳又道:“我好像是睡着了。”我一听,立马没了脾气,你这一睡着,可把我害苦了啊!

    邹阳昨天的事情也记不清楚了,据他回忆,就是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然后第二天醒来就和我在一起了,醒来之后,他觉得背后有东西跟着,但是回头并没有发现什么,鉴于邹阳这两种状态不时切换,我决定以后再也不让邹阳守夜了!

    我和邹阳回来之后,兔子和苏慕白两人正吵着要不要找我们去,见到我回来,兔子道:“你还好回来了,要不我们两个也要拆开去找你们了!”我看了一眼天色,对他们道:“行了,别说了,我给你说说发生了什么事!”

    我从包中拿出一些吃的,递给他们,然后一五一十的把从昨天晚上一直到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情给他们详细的说了一遍,当然隐去了那段我和老鼠舌吻的经历,兔子听完这事之后,啧啧称奇。

    他道:“照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一件事,我奶奶曾经给我说过,这天山神仙分为正神和畜神,所谓正神就是由人修炼而成的神仙,所谓畜神就是由畜生修炼成的神仙,这些畜神虽然成就了神位,但是香火不旺,就特地往凡间找自己的信徒,来增加些香火,只不过这畜生修炼的神仙,大多数心术不正,久而久之,他手上的那批香火供奉之人,就都成了心术不正之人了,这畜生之为自己利益,基本上对于手下那些人有求必应,但是代价颇高,供奉这畜神的人,大多都是不得善终。所以这畜神都是一些邪神,被当时统治者所禁止的,料想不到,居然在这里还有这东西。”

    兔子接着道:“据你描述,这东西应该是一个鼠神,老鼠活动于子时,倒是和第一次见到你的时间相吻合……”我冲着他们道:“照你这么一说,这畜神应该是些十恶不赦的主了,但是我怎么觉得这东西不像是这么凶恶,还两次三番的救我性命?”兔子被我一问,也是牙口无言,邹阳这时候道:“那不是畜神。”

    我们三个看着他,邹阳简单的解释了一下,他的意思是,昨天晚上跟着我的那个不是畜神,而是由于畜神而死的鬼魂,这鬼魂看来善念未泯,才出手救我的,邹阳这么一说我倒是觉得真可能是这样,要是这样的话,我还要好好的谢谢那个鼠面鬼物,只是不知道,他亲我干什么!

    吃了一些东西之后,我们几个商量着下一步该怎么办,白天我们呆在谷底还挺安全,要是往上爬的话,十有**就被游客或者工作人员看到了,要想找到那地方,必须是晚上去,我想了想,道:“要不我们去看看那个畜神吧,我总觉得留着那东西是个祸害,还有那个鼠面的鬼魂当时离去的挺悲伤,似乎有求于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