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三百零五章 遁地
    我心中想着那个鼠面鬼魂离去的时候,似乎是有难言之隐,有求于人,又想到这东西虽是丑陋,但是五次三番的来救我,心中过意不去,我这人别人对我好,我会记得很清楚,所以一阵思索之后,我还是跟邹阳他们商量去那畜神地方看看,况且,邹阳怎么会去的那里,事情肯定不简单。【www.feii?suzw.com :看:。"中 "文 !网

    我们四个在树底下小心的走着,尽量不让自己暴露在空气之中,不过这山谷之中倒是安全,一般没有人会盯着山谷看吧。不一会,我们就到了那坟岗之处,兔子和邹阳见到这坟头之后,都是表情凝重,邹阳这个状态下也是第一次看见这些坟头。苏慕白虽然不知道我们这里的传说,但是也感觉出这坟头的不寻常。

    这坟头白天来说是相对安全的,我们绕过去,来到那石头屋子之中,那畜神还是那般摸样,黑黝黝的眼睛就仿佛是在盯着我们看一般,布满尘土的那个红色盖头丢弃在旁边,一如我们离开的样子。

    兔子看到这畜神之后,称奇道:“这老鼠头还真是惟妙惟肖啊,你看脸上的表情多么的人性化。”说着兔子往前凑去,这东西是邪神,我们对其了解不是很多,也不知道应对的策略,兔子走到跟前,似模似样的拜了拜神,嘟囔道:“别管你是谁啊,保佑我们这次一切顺利,拿到那个鼎。”

    兔子说完这话,我们所在的那个小屋子之中温度一下子就降了好几度,兔子刷的一下站了起来,道:“没这么邪门吧。”兔子这话说完,屋子之中突然传来一个呕哑嘲哳的老妪声音:“好……”这声音极其难听沙哑,根本就不像是人发出来的,确实,在这里,我们四个谁也不能发出这种声音,我们几个机械的转过头来,盯着那个鼠面畜神,刚才那个难听的老妪声音,好像就是它发出来的。

    我们四个死死的盯着那个雕像,那雕像一动未动,只不过看着那老鼠面上的笑容,越发瘆人起来,我叹了口气道:“这些也好,正愁着找不到那东西消灭呢,兔子这下说不定能把这东西引出来。”

    事情到了这里,已经超出我们的预料,我越看那老鼠头,感觉它笑的越是瘆人,干脆将那块红色的盖头捡起,重新盖在了他头上,我道:“先别管这东西了,四处找找看还有别的吗,邹阳不是说那个鼠面的鬼物不是畜神吗说不定咱们能找到一些线索。”

    屋子里面也就是巴掌大小的地方,我们四个一搜之下,根本就没有可疑的地方,随后我们又出到这石头屋子外面,除了前面那些坟墓,也是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兔子冲我道:“你说前面的那些墓都是什么时代的,里面会不会有些好东西。”

    我看了一眼道:“你看着墓都是堆砌的方方正正的底座,用石头垒着,上面盖上一堆厚土,也就当年还未实行火葬之前的一些墓葬,不会超过清朝,这种墓,你也想着试试?”兔子摇了摇头道:“一个还行,这么多,我可没命试。”

    就在我们几个在搜线索的时候,突然听见头顶上传来咕咕—咕咕喵的叫声,我抬头一看,在这树木的间隙之中,又看到了一直夜猫子,这东西一般白天不出来,这要是唱哪出?这夜猫子在我们头顶上盘旋着,不想离去,我暗想道难不成我们这些人中有血光之灾?

    一想到刚才我们招惹到了那个畜神,又加上大白天的遇到这个,心中难免惴惴,像是我们这一行,知道的越多,忌讳就是越多,我用吐沫粘湿手指,然后抿了抿眉毛,将其粘在一起,有人说夜猫子会数人的眉毛,数清了多少根之后阎王就差小鬼来将你的命勾走。

    邹阳他们也被野猫子叫声吸引了过来,我们三个心头蒙上一股阴云,就在这时,苏慕白身上的那个小古曼嗖的钻出,趴在他耳朵上不知道再说着什么,苏慕白一听,脸色一变,但更多的兴奋之色,他道:“巫师,巫师来了,古曼说有中国的巫师来了。”

    想起夜猫子掉下的那诡异的白骨,那白骨上似乎就是有巫术的痕迹,斗笠人,肯定是斗笠人来了,难道他们跟这邪神有什么关系吗?一想到这,我立马走到那邪神身边,抽出背后的尖刀,狠狠的冲着那蒙着头的邪神劈去,我还记得上次斗笠人他们弄出的太岁,这畜神要是被他们得到,指不定整出什么幺蛾子来!

    叮的一声,尖刀砍到那石块之上,只是将那盖头给撩下,那颗老鼠头依然健在,邹阳大约知道我是什么意思,抽出那把大号的砍刀,狠狠的冲着那畜神的头砍去,邹阳气力比我大,而且刀比我锋利,一砍之下,咔嚓一声,那老鼠头就被它砍了下来,老鼠头从石像上咕噜咕噜的滚了下来,到我的脚底下,我看了一眼,发现那老鼠的眼睛中阴笑不见,反而充满了怨毒之色,我被它的眼睛盯得发毛,赶紧拿着那块脏兮兮的盖头,卷起这老鼠头,准备离开。

    这时候兔子喊了句:“你们看。”顺着兔子的手指指去,我们看到那雕像的脖子之处,居然是冒出了丝丝红色的东西,看起来,就像是血液一般,事情太邪门了,难道这石头还要活了不成?这地方不能待了,必须赶紧走!

    我们四个卷着那老鼠的脑袋,悄悄的绕到背面的山谷之中,按照苏慕白的说法,这些巫师正朝着我们赶来,加上我们头顶上的猫头鹰,我推断,他们十有**是来这畜神的地方,我们藏在这里,先看看他们干什么,然后再将其一网打下,离开的时候,苏慕白小心的在那没头的石像上做了一些手脚,说是要会会中国的巫师。

    我们往北大概走了二十多米,小心的藏在树后面,等了大概有十分钟,那石屋子之上的猫头鹰叫声加大,我悄悄的伸头望去,果然发现在那坟堆的南面来了三个人,这些人都是穿着黑衣,带着斗笠,蒙的严严实实,这些人径直朝着那小石屋子走了过来,我将头缩了回来,没有再看。

    树立之中少了那夜猫子的尖叫,安静了不少,我在树后能清楚的听到前面那三个人的脚步声,脚步越来越近,三个人一句话不说,过了一会,脚步停了下来,一男一女同时发出呀的一声尖叫,这声音听得极其耳熟,一时间又想不起来。

    这两个声音过后,一个苍老低沉的声音道:“这是怎么回事?”另一个年轻的男子道:“六…六叔,我也不知道。”那个低沉的男子道:“让你们去找个尸体,养成个傀儡你们弄不成功,现在,找到的畜神也是一个没头的,要你们有什么用。”

    另一个女子道:“六叔,当时我们找到这东西的时候,这东西是有头的,当时还被一个红的盖头蒙着,我和李子亲眼看见的,这才过了一天,谁知道就没了。”这女子说完话之后,声音就消失了,他们这时候应该是查看那石像呢。

    过了一会,那低沉的男音道:“这是被砍下来的,你看,石头茬子还是新的,有人比我们来的早了,难道是你们说的那三个人?”女子接话道:“应该错不了,要不是他们几个,我和李子早就将那傀儡练成了,魂魄集齐了,天天带着他去阳气多的地方吸阳气,就差最后一步了,谁知道来了这几个丧门星……”

    女子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见那男子和女子同时失声道:“六叔,你怎么了!”随即传来那低沉男子的闷哼之声,我扭头看了一下苏慕白,发现他一脸奸笑的看着我,脸上的表情似乎是在说:“中国巫师不过如此,不过如此啊。”我摇了摇头。

    听见前面那石屋之中乱了一会,就没了声音,我还想着难道是苏慕白下的蛊将他们都杀了?过了一会,我听见那地面忽的传来轰隆一声,这声音极其沉闷,就像是从地下冒出来的一般,而那三个人的声音再也没有出来过。

    等了一会实在是等不下去了,我们四个悄悄的围了过去,可是等我们探头往里看的时候,发现里面一个人都没有,那是三个人就像是人家蒸发了一般,苏慕白走到那石像之前,仔细看了看紧接着脸色就大变,他气急道:“骗子,骗子!”我们不解的看着他,他继续道:“那人,没中蛊,他骗子。”

    原来那斗笠人是假装中了蛊,想来应该是他们看到那石像是新的缺口,知道我们在附近,特地演的这么一出戏,他们是离开了这里?但是刚才没有听见脚步声啊,对了,刚才听见有什么声音从地下传来,难不成他们下到了地下?

    我将这个想法给众人说了,可是他们怎么下的地下,邹阳也说他们在这石屋之中根本就没有出去过,这难道还是遁地了不成?我瞪着眼睛来回看这地方我们都找遍了,没有什么机关,他们是怎么下去的,只是我的眼光落到那没头石像之上,立马意识到什么,这石像,我们没有检查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