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三百零六章 砍头
    一想到这石像没有检查过,我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刚才总想着忌讳这东西了,却根本没意识到这东西的嫌疑最大,我冲着那没头的石像跑了过去,对着苏慕白道:“慕白赶紧把你这乱七八糟的东西整整,看看这石像有没有什么机关之类的。【www.ka?.nzww。com !看,。.中:文"网”慕白从身上的小包中倒出来一些看起来挺恶心的东西,撒到那石像之上,他道:“戴上手套,就没事了。”

    我白了他一眼,这上哪找手套去,好在他捣鼓了一会,好像是行了,自己拿手摸索起这个石像来,我赶紧上前,左拍拍,右敲敲,但是都没有发现什么特异之处。

    邹阳走了过来,用手在这石像上摸了一个遍,然后又小心的提了一下,都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兔子骂我们笨蛋,走过来,想要转这个石像,但是石像就像是长在了地下一般,还是纹丝不动,气的兔子踹了它一脚。

    我忽的灵机一动,掰住这东西,使劲的朝着我怀里拉来,这一拉之下,我感觉道这石像动了,我猛地一用劲,感觉着石像好像是拉着什么东西一般,轰隆一声,在另一个墙角地面之处,露出了一个将近一米五左右的暗格,我们相识一笑,果然另有玄机,想来那些斗笠人应该知道我们会追过去,这躲躲藏藏的就没意思了,反正他们只有三个,干掉就是,省的找那个鼎的时候在被他们饶了乱子。

    我们这么想着,我就从手中掏出了手电筒,直直的走了下去,邹阳他们紧紧跟着,我们刚下来一会,就听见背后轰隆一声,显然是那个暗格自己又合上了,要是没有开关,我们这次可就出不去了!

    地下充斥着一股难闻的气味,是种血腥混合着霉味,反正挺难闻的,这个地道不知道多久没人来了,两边的蜘蛛被扯断随意的耷拉在墙壁之上,这是那三个斗笠人的杰作了,地道只有一个,我们只要是顺着往前走,就一定能找到他们。

    这地道应该是通向西边的山腹之中,因为我们走下来之后,方向就调了一个头,朝着西面折去,我心中想着,这是不是通向我们要去地方的秘密通道呢?还真说不准。要是这样,我们需要赶快走了。

    我拿着手电往前走着,突然听见脚底下传来咔哧一声,那声音像极了踩断枯树枝子声音,我没有在意,继续往前走,可是走了几步,那咔哧咔哧的声音一直从脚底下传来,似乎这土中不满了枯树枝子一般。

    这下我就有些纳闷了,顿了下来,将地上的土扒拉开,可是这么一扒拉,顿时看到那薄薄的一层土下面,有两个黑咕隆咚的大眼眶子盯着我,这居然是一个骷髅头!我有些难以置信,继续在地上扒拉了一会,地上的土却是只有一层,随着我扒开的土层加大,这地下面就出现了越来越多的白骨。

    兔子冲我道:“别扒拉了,感情这是一个乱葬坑,这么多白骨。”我叹了口气,心中默念一句道偈,这不是当年发生过瘟疫,就是发生过大规模的战争,要不也不会出现这么多的尸骨,我们接着往前走,只是脚底下那咔哧咔哧的声音听着极其不舒服,这要是树枝子倒也罢了,这关键是人骨头啊!

    我们这些人是我走在最前面,兔子随后,慕白跟着,邹阳走在最后面,突然间,兔子低声道:“苏慕白,你摸老子干嘛!”苏慕白辩解道:“没摸你,我没模你,我的手在这,怎么模你。”说着苏慕白就晃着手,我对着兔子道:“兔子,这个玩笑不好玩,一点都不好玩。”兔子脸色不好,道:“谁他娘的开玩笑啊,我刚才就是感觉到有人摸我的腰了。”

    要是慕白没有动手,也就剩下唯一一个解释了,这地道中那东西显灵作祟了,我冲着前方一拜,道:“我们只是借路,不想冲撞了大家,阴有阴路,阳有阳道,咱们莫要混淆。”说着我拿出一张黄符,贴在自己的身上。

    自从师傅走了之后,我拿着他全部的家当,勤学他留下的那本线装书,对于这画符一道,倒是有些造诣了,这一张符就是简单的借道符,湘西赶尸之人带的符咒就跟我画的差不多,但是人家那符咒精深了多,我这只是皮毛。

    我贴上符之后,叮嘱兔子拿出法器来,要是真的有什么东西不长眼,那我们也只有下杀手了,只不过走了两步,兔子在后面又是怪叫了一声:“亮死了老子了!”我知道事情坏了,赶紧扭过头来,拿着手电照着兔子,道:“怎么了?”

    兔子道:“腰,腰刚才就像是被冰了一下一样。”我让兔子将衣服燎起来,我拿着手电一照,看到兔子腰上那东西,知道事情坏了,兔子腰上居然是平白出现了一个乌黑紫青的五指手印,看上去就像是狠狠的被打了一巴掌样。

    我问道邹阳:“你在后面看见什么东西了吗?”邹阳摇了摇头,我又看了看慕白,只不过他也是摇了摇头,这究竟是什么东西,居然能在邹阳和苏慕白这两人眼皮底下做出这种事情?兔子想背过头来看看,但是这手印在他背后尾椎上面,根本看不到,这东西为什么偏偏找上了兔子呢,难不成是兔子火虚?

    不像是啊,我看了兔子左右肩膀上的命灯,可是烧的旺旺的,可比邹阳这个没有命火的强多了,我脑海中灵光一闪,难道是因为兔子在上面的时候,胡言乱语,惹到了那个畜神?很有可能,也只有这东西才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在兔子身上中下这个。

    我看着兔子腰上那乌黑的手印,犯了难,明显这里面有个厉害的东西,我们还不一定能打过人家,现在怎么办,退回去吗?那就看不到斗笠人他们干什么去了,我征求了一下他们的意见,他们两个把头都转向了兔子,表示听兔子的。

    兔子一咬牙道:“老子什么东西没见过,我倒要会会这狗东西,居然敢从我身上下手。”既然兔子这么说了,我们就往前继续走走,反正兔子就是身上多出来一个巴掌印,看起来倒是没有什么害处。

    地道中很黑,手电虽然亮,但是这地道不是恨规矩的那种长方体,还有一个不规则的突起之处,所以这照过去,往往会照出一大片阴影来,前面有一个拐角,我小心的走了过去,拿着手电一扫,我发誓,在这一瞬间,我看到了一堆人影,对就是一堆人影,可是在等我仔细看之下,这些人影都是消失不见。

    他们看见我呆在那里不动了,道:“你怎么不动了?”我道:“前面,刚才好像是有东西。”我将刚才的见闻给他们说了一遍,我不可能是看花眼了,看来,这地道之中的脏东西还真不少,只不过刚才那些人都是穿着一破旧棉袄,看起来颇像是没有解放时候的人。

    我们正盯着前面看到时候,突然背后传来一阵咯咯的笑声,这声线很细,像是小孩发出来的,我赶紧拿着手电往回照,发现刚才从我们来的地方,出现了一个身穿破旧灰麻布棉袄的小孩,这小孩背面朝着我们,正在边跑边咯咯笑着。

    我的左右眼都能看到这景象,难道说,这是一个真的小孩?见到那个小孩越跑越远,兔子喊了一声道:“站住!哪里来的小孩!”我知道兔子这是为他刚才腰上出来的那个诡异的黑色手印生气,看到这诡异的孩子背影,当然要盘问一下,的确,在这种地方出现的孩子,九成九就是那种东西。

    前面的那个孩子听见兔子叫他,居然是停下了脚步,只是周围那咯咯的声音不断,在这种情况下,听起来颇为燥人,兔子又喊了句:“转过脸来。”前面那孩子听了之后,先是没有任何动作,后来慢慢的开始转头,这动作极其缓慢,几乎就像是机器人一般,一顿一顿慢慢的转过来,在这种诡异的环境中,在脚底下都是那白骨的坑道里,前面那酷似小鬼的人正在一点一点的转动着头,对于我们来说,这无疑是一场折磨。

    小孩的头转到了一半,我的心脏也是不争气的哐哐跳动加速起来,谁知道这东西转过来会是什么卖相,我脑子之中突然出现了一个老鼠头的形象,会不会也是一个老鼠头,我这脑子之中刚一打岔,眼前小孩身边突然出现了一个身穿黄色军服,耳朵上耷拉着两片帽子的鬼影,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他手中居然高挥着一把武士刀,冲着那孩子的脖颈狠狠的砍去。

    这变故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等我们反应过来的时候,那小孩的脑袋就被那黄色兵给从脖子上砍了下来,咕噜咕噜的冲着我们滚来,恰好那孩子的正脸对着我们,只是一个脏兮兮的寻常孩子摸样,只不过这时候他的眼睛艰难的往下翻着,似乎在找自己的身体。

    我们整整愣了将近一分钟,兔子撕心裂肺的喊了句:“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