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三百零七章 深洞
    我们几个看到那士官挥舞着手中的刀,将那孩子的头狠狠地砍了下来,孩子的头掉下来之后都没有反应,咕噜噜的转到了我们脚底下,顿时心中的那股火气就炸了上来,不为别的,就是因为那个穿着军服的人是日本人,而被他砍掉脑袋的那个人,是中国孩子的面孔,看到这里,我已经想出了,我们脚下踩得那些皑皑白骨都是谁的,都是那些被日本人害死的国人!

    此时已经没有什么能形容我心中的恨意了,我冲那黄衣军官冲去,手中的阳火也是狠狠地冲着那东西打去,兔子也是丝毫不落后,手中的八卦镜急翻,冲着这黄色的军官打去,只不过任凭我阳火气势惊人,任凭兔子八卦镜光芒耀眼,等我们打在那个黄衣军官之上,这两道重击统统从那军官身体之中穿过,这次甚至是连涟漪都没有带起来。【www.feii?suzw.com :看:。"中 "文 !网

    那军官的鬼魂就像是看不见我们一般,丝毫不理会我们,手中的那军刀乱舞,硬是将前面那无头的小孩给分了尸。

    我尝试着拿着阳火打他,但是就算是我出了最强的攻击,对于这个东西,都是一点作用不起,邹阳冲我道:“这不是鬼魅。”我猛然记起左右两个眼睛都能看到这东西,这不是鬼魅,那又是什么?

    兔子此时虽然收敛了狂态,但是眼睛还是死死地盯着前面的那黄衣军官,他道:“这应该是当年残留下的景象,被不知名的原因记录了下来,现在我们看到的这一幕,应该就是当年的的确确发生过的一幕。”

    听了兔子的话,我们心中都是沉痛万分,当年小日本在中国犯下了滔天罪行,现在还是死不认账,这些***真该杀,就凭我今天看到这副场景,这个民族都不可饶恕!

    眼前的影子慢慢的变暗了,渐渐的消失不见,但是那孩子不甘的眼神深深地印刻在我的脑海之中,但是这有什么办法呢,我们现在甚至连他的魂魄都找不到,只能是干生气。

    直到眼前那两副景象消失,我们这三个才是回过神来,下意识的,我们三个都是将拳头给攥了起来,最好别让我碰到这鬼子的魂魄,要是真的让我碰到,想魂飞魄散都是没门!

    心中发狠着,苏慕白在那边看出我们的异常,叹了口气,催我们道:“该,走了。”我猛地转过头去,朝着前面通道走去,我倒是要看看,这地方,能整出什么幺蛾子来!

    我拿着手电往前走着,脚底下踩着那嘎吱嘎吱的骨头碎裂的声音,心中难免不是滋味,这可是被那些***日本人杀害的无辜百姓啊,不知道他们的冤魂还在不在,要是在的话,我多想自己能帮这超度他们。

    前面三个斗笠人不知道看到这些虚影没有,现在都不知道他们到哪去了,这次往前走了很久,倒是没有遇到哪些鬼魅之流,也没有碰到诡异的虚像,这么安稳的走了大概是有几分钟,我拿着手电往前照去,突然发现前面出现了一个大深坑,我拿着手电往前找去,这方圆十米之内,都是黑黝黝的我拿着手电往下一照,发现这深洞居然看起来是深不见底,只不过在这深洞之中,围着洞壁,慢慢的盘旋下去一条刻在石壁之上的台阶。

    看来斗笠人他们应该是在下面,我们这样照,应该看见我们了,他们几个跟了上来,看了一下这洞的环境,皆是心中微颤,这台阶看起来也就半米多宽,想要立着走下去都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邹阳见状,从我手中接过手电筒,叼在口中,朝着那狭窄的石壁走去,我道:“要不我们在上面守株待兔,看看他们搞出什么鬼来,你这样做,很危险。”邹阳没有接受我的提议,他只是淡淡的道:“来不及了。”

    说着邹阳就像是壁虎一般,脸面趴在石壁之上,手扣住那石壁的凹起之处,小心翼翼的往下走去,虽然道路艰难,但是邹阳走起来倒是丝毫不费力气,简直能用如履平地一般,开始时候我还担心,但是看到邹阳的手就像是铁钳一般牢牢的扣住石壁时,我就知道事情肯定是没问题了。

    地下不知道发生什么,邹阳一个人下去显然不是很明智,见到邹阳拉开了距离,我就深吸了一口凉气,身子也是朝着那石壁趴着,脚底下踩着那狭窄的石壁台阶,小心翼翼的往下挪动,看着邹阳走的时候这么轻松,但是自己走起来的时候,才觉得惊险万分,总是觉得自己背后发紧,生怕有什么东西在自己背后一扯,那我这肯定是就完了。

    这样艰难的走了几步,我就给兔子他们腾出了空档,兔子不知道是不是眼晕,踟蹰着不敢下来,倒是苏慕白没有什么忌讳,慢慢的跟了下来,走了一会,我想起兔子身上出现的那个东西,心中想道:“还是别让兔子下来了,我们三个也能应付过来,想着,我就抬起了头,准备对兔子喊。

    可是这一抬头,我猛地看到在兔子身后,居然是出现了一个毛脸尖嘴的老鼠头,这老鼠头眼睛中阴光闪烁,嘴角上浮现出一抹诡异的笑容,端就是我们看到的那个畜神的形象,我这一惊之下,差点是没抓紧手中的石块,仰了下去,我赶紧收回视线,定了定心神,但是嘴上却对兔子喊道:“兔子,背后有东西。”

    兔子好像是感觉到了自己身上的不对劲,猛地回头一看,但是背后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他不解的道:“秦关,有什么东西。”我抬头一看,发现兔子身后刚才出现的那个诡异的鼠头形象消失不见,只剩下兔子孤零零的一个人。

    邹阳在我下面走的较快,兔子在上面不得已又打开一个手电,他抓耳挠腮的想要下来,但是迟迟狠不下心来,我实在是怕兔子出事,对他道:“兔子,你在上面等着,真不行先直接回到地面上去,我觉得你和这里犯冲!”

    兔子这次很是老实,他已经觉出自己的不对劲了,冲着我喊了一声:“小心。”然后拿着手电往后缩了几下,离开这个深坑。

    见到兔子往后退了退,我也放下心来,收拾起心情,慢慢的往下靠着,这的确是一个体力活,我这下了还不到十米,就浑身出汗,就这样我们三个慢慢的往下挪动着,鬼使神差的,我抬头看了一眼,想看看还能看见兔子的手电灯光不。

    可是这一抬头,我居然是看到兔子探着头拿着手电往我们下面看,只不过兔子是趴在这深坑边上,脸上居然是出现了诡异的笑容,跟那畜神的表情是如出一折,我心中喊了一声坏了,兔子这个模样显然是被上了身啊,他怎么悄无声息的就中了招?

    我这脑子中念头狂转,还想着怎么解救兔子呢,这***兔子在深坑边上,猛地往下一张,整个身子就像是一张纸一般,冲着下边就冲来,说实话,看到兔子冲下来的那一刻,我大脑之中一片空白,苏慕白和邹阳两人都没有抬头,只有我看到了兔子头朝下的栽下来。

    兔子来势快的吓人,嗖的一声就越过了慕白,冲着我的身边栽来,这发生不到一秒钟,我几乎是下意识的伸出一只手想要接那兔子,这完全是下意识的表现,兔子这个速度,我要是接住他,肯定会将我一同拖到深坑之中,我刚伸出手,就听见慕白歇斯底里的冲我喊道:“不!|”

    慕白的声音中仿佛存在着一种神奇的魔力,一下子让我打了一个机灵,那伸到一半的手,说什么也是伸不出去了,在这电光闪石之间,兔子以已经是从我身边擦过,往更深处载去,只不过他经过邹阳身边的时候,邹阳却是连一点反应都没有,这根本不可能是看不到啊,这到底是怎么了。

    我赶紧将手牢牢的扒在石头之上,闭上眼睛,然后将阳火寄出,将眼睛贴了上去,再睁开眼睛往上看去之时,发现我头顶之上还是趴着一个人影,只不过这人影却是毛头鼠面,那诡异的微笑似乎是在嘲笑我,那眼睛之中像是狐狸一样眯的很长,只是那里面流出的光芒,却是骇人心魄。

    我收拾了一下心情,暗暗告诉自己这是幻觉,这是幻觉,只不过被刚才‘兔子’这么一吓,我手心却是出现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就在此刻,走在最前面的邹阳突然啪的一声,将手电关了起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黑暗之中,我双手牢牢的扣住那石壁,心就像是打鼓一般,碰碰的跳个不停,我想着问邹阳搞什么鬼的时候,突然听见在这深洞之中,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这声音听起来很是耳熟,但是不是斗笠人中的那个女子发出,一时之间,我想不起从哪里听过这声音来了。

    下面的声音若隐若现,应该是在深洞的最底部,我小心的往下看去,发现根本看不到一丝光亮,说明下面的人,也看不到我们的亮光,想来邹阳为了安全,才将手电关了,虽然黑暗中看不到东西,但是我还能摸索着往下走,这路早晚要走完,我一点一点的往下走的时候,突然感觉自己的手一下子被墙中伸出来的手给抓住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