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三百零八章 草人
    我突然感觉到自己手被墙中伸出来的一只手牢牢的抓住了,人在这种情况下,所做的事情都是下意识不经过大脑的,我被墙上那不知名的东西给抓了,下意识的就松开了手,脚底下随即一滑,整个身子朝着底下摔去。【www.kanz:ww.com 看 .。.中,文,网

    但这个时候我倒是醒悟过来,拼命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不让自己叫出来,自己就算是挂了,也不能让邹阳和慕白暴露出来,邹阳听到我在上面发出的声音,等他抬头看的时候,我已经是掉在了他旁边,邹阳一手牢牢的扣住石头,一手猛地朝我抓来。

    不得不说邹阳挑的这时间太巧了,要是再晚一点,他也抓不到我了,邹阳被我身上的坠力一带,那扣住墙壁的单手一下子就被拽开了,我们两个一同朝着深坑底下栽去,就在我认为我们两个都要挂掉的时候,我的身子却是猛地一顿,挂在了半空之中。

    原来是邹阳在下滑的时候,另一只手扣住了我们脚底下那不到半米雕出来的小台阶,这才让我们两个没有掉下去。

    这台阶是在这十米多宽的大坑中盘旋着往下,我们脚底下的那另一排台阶就在我们约三米的位置,但黑咕隆咚的根本看不见,苏慕白虽然看不真切我们两个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但知道事情不好,赶紧在上面摸着赶来,但恐怕我们两个是等不到他来了。

    邹阳是拉住我的手,这由于出了一身汗,我手开始发滑,不出几十秒,我估计又要滑下去了,我这次不能拖着邹阳和我一起死了,我挣脱着想要松开邹阳的手,但是邹阳低声喝了一句:“小心!”然后手上力道一加,用力将我石壁上压去,然后突地松开手,我虽然一意想着松开邹阳的手,不将其拖下去,但是邹阳真的松开手之后,我的内心一下子就变空了,有些害怕,也有些淡淡的失望。

    但不等我品味完这将死的滋味,脚底下就是一实,脚尖踩中了那半截石头台阶,虽然只是脚尖,但是我的身子是贴着石头墙滑下来的,我就着脚底下的劲,猛地扣住了墙上的凹起之物,硬生生的将自己的身子定在了那台阶之上。

    这也幸亏是我脚离的下一个台阶近,这才万分惊险的将身子停在这了,我压住自己胸中狂跳的心脏,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邹阳另一只手搭上台阶,身子一弓起,脚蹬住那石头墙,窜了上去,至此,我们两个才是安全了下来。

    我不知道刚才抓我胳膊的那手到底是什么东西,是不是自己的幻觉,而我们脚底下的声音继续传来:“这是当年先祖跟着天皇军队来挖掘的地方,想来应该错不了。”这还是我听着熟悉的那个女声,等等,天皇我知道那女子是谁了,是Gina!我说怎么耳熟呢,怪不得,居然是她!

    上次从左寒学校消失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她,现在听她的口气,似乎是从悲痛中走了出来,这声音越来越模糊,似乎是朝着另一个地方去了。听不见他们说话,我赶紧往下爬去,这时候距离那地面应该是不远了,这Gina又跟斗笠人联系上了,这次好像是要找什么当年侵华日军挖掘的东西,只是不知道是什么了。

    邹阳关掉手灯之后,看不见地面情况,但是过了一会,我终于是感觉踩到了地面之上,随后邹阳和慕白跟了下来,这时候已经是完全听不到Gina和斗笠人的声音,同样的也看不见他们的灯光,邹阳啪嗒一下,把手电打开,照照我们所处的环境。

    在我们正对的地方雕刻这一个门框,下面黑乎乎的是一条通道,显然gina他们进到这里面去了,只不过门框上面和左右雕刻的东西极其古怪,正上的话是一个硕大的,惟妙惟肖的老鼠头,左右两边雕刻的应该是些日语文字,我看不懂,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符号,看着这门,我的心中出现一股不舒服的感觉,这东西,邪门,这个大洞,都是日本人淘出来的?

    进去看看就知道了,我们走进去之后,发现这通道立马朝西拐了过去,这是一个九十度的急转弯,拿着手电往前一照,还不到三米,前面又是一个九十度的急拐弯,这通道很窄,仅仅能容一个人通过,又是这么多的拐弯,走起来很是不方便。

    这样走了不是多久,邹阳将手电关了,示意我们往前看,我探头看去,发现前面那拐弯后面好像有些光芒透过来,看来是追上Gina他们了,我这时候小心的将尖刀抽了出来,踮起脚尖,悄悄的跟着邹阳往前走去,转过这道急转弯之后,前面那光亮更是耀眼了,邹阳小心的往前探了探头,然后走了出去。

    见到邹阳这般反应,我知道应该是没有什么情况,也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终于是不用转弯了,我们前面应该就是这通道的尽头,这是一个偌大的空间,像是一个工厂的厂房,最引人注目的,是一个中间一个高高隆起的地界,这东西居然是八面都有一串台阶,每个台阶头上都有一个石头小门,最中间那隆起来的是一个方形的地面,上面放这一个八角石桌,石桌之上,是一个黄色匣子,里面装的不知道是什么。

    明眼人一下子就能看出来,那中间八门之后是一个祭坛,祭台之上方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其余的就是在这偌大的空间之中有一道像是烤羊肉串的那种小凹槽,在这个空大的地方,围成一圈,这凹槽之种好像是有油,现在正烧着好几十厘米的煞白的火焰,剩下的就是在空间之中东北角上有一个大池子,池子挺深,在我这里看不到池子之中到底是什么。

    在这祭坛边上,还各有一个乳白色,如同是蒙上了一层石膏一样的人形柱状东西矗立在八个门的外面,这到底是搞什么名堂?

    我们正在看着这东西发楞的时候,突然听见这石膏人后面传来一阵女子的声音:“原来是你,这倒是巧了。”说着一女人从那人形柱子后面出现,一瞧她的模样,却不正是那个会忍术的Gina!

    Gina出来之后,陆续从这石膏人后面走出了三个人影,是那斗笠三人了,我见到他们三个都出来,便道:“Gina,你怎么又跟斗笠人混在一起了,难道你真的要跟他们狼狈为奸吗?”Gina冲我妩媚的一笑,完全不见了当日看到小苗挂掉之后她悲伤的摸样,她道:“随你怎么说吧,得到我想要的,我就会不插这趟浑水了。”

    我一听这话,立马冲着她喊道:“不能这样,你爷爷当初也是因为斗笠人而死的。”其实我这话说的就有些假了,但是当时的事情只有我们知道,是徐老太给Gina爷爷开的瓢,但是归根到底,还是Gina爷爷受了斗笠人的蛊惑。

    Gina冲我摇摇头道:“当时的事情,我虽然没有看见,但是也听人提起过,你这样可就不对了,算了,事情已经过去了,我现在只要能得到那东西就行了。”“哪东西?”我接话道,“你到底想要什么,当初是要我的玉,现在又是想要什么?”

    Gina摇了摇头,没有说话,转过头去看着那八门祭坛怔怔出神,这时候,那一男一女的两个斗笠人也是看到我们,那女子恶狠狠的冲着中间那个斗笠人道:“就是这些人,就是他们坏了我们的好事,要不,这次我们胜算更大。”

    中间的那个斗笠人听了之后非但是没有生气,还阴笑了几声,没事,有了他们,咱们不用傀儡也中了。”然后中间的那个斗笠人抬起头来,对我们道:“你以为你们跟在我们后面,我就不知道吗,呵呵,其实就是为了引你们过来!”

    我冷冷的道:“哪来的那么多废话,哪次坏事都少不了你们斗笠人,真不知道你们到底是干什么的一群人,对了,高家村的人是不是你们杀的?”中间的那个斗笠人道:“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

    邹阳早就一边听得腻歪极了,一听斗笠人这话,挥着手中的砍刀冲着他们扑去,斗笠人见到邹阳过来,身形不变,中间的那个斗笠人从那他衣服中一掏,随手掏出了一个纸人,阴仄仄的对着邹阳道:“别人不知道你,我还不知道吗?”说着又拿着一根细长的针狠狠的冲着手中的那个小稻草人扎去。

    那根细长的针一下子扎到了稻草人的天灵之上,正在扑过去的邹阳这时候就像是如遭雷劈,浑身颤抖,那砍刀哐啷一声,掉在了地上,而他本人则是双手摸住天灵盖,脸上青筋浮现,涨红一片,连那脸上的图腾之物都显了出来。

    苏慕白看到这幅场景,脸上尽是兴奋之色,他高兴道:“巫术,中国的巫术!”边说着,他冲着倒地的邹阳走去,似乎是想要看看邹阳的情况。

    但是邹阳猛地站了起来,哆嗦的捡起地上的刀,冲着苏慕白冷冰冰的道:“别过来!”苏慕白虽然心中好奇邹阳中的巫术,但是知道邹阳的脾气,老老实实的呆在那里没动,嘴中不知道嘟囔什么,手中也是朝着自己的包摸去,那个拿着稻草人的斗笠人见到邹阳还能起来,略微吃了一惊,随即第二根银针,狠狠的冲着那个小草人的心脏部位扎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