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三百零九章 腰斩
    斗笠人捏着第二根银针,狠狠的冲着小草人的心脏扎去,刚刚站起来的邹阳,身子一下子弓了起来,我见状不好,这斗笠人不知道是用了什么诡异的巫术,居然是能通过那小草人来控制邹阳的身体,我冲着邹阳跑去,他这样逞强可不是一件好事。【www.kan>zww.coМ ,看.。 ,中!文"网

    我往那一跑,Gina立即收回了她的目光,朝我盯来,道:“你不要动,我不想对你动手。”我没有理会她的话,继续朝着邹阳跑去,邹阳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脸上没了一丝血色,苍白的吓人,他冷冷的冲着那斗笠人道:“你怎么知道我的生辰?”

    邹阳这么一说,我才想到,这要用小草人来害人,必定是知道这人的生辰八字才对,这邹阳是什么身世,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斗笠人怎么会知道邹阳的生辰八字?!斗笠人听到邹阳这么问,不屑的笑了笑道:“我怎么就不知道你的生辰八字了,你的一切,我都了若指掌!”

    听到斗笠人这么说,不光是邹阳吃了一惊,就连我的身形也是猛地停住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听这意思,斗笠人好像是知道邹阳的身世?当时我们认为,除了那个不死村的村长,谁都不知道邹阳的身世了,但是现在看来,难不成这斗笠人也知道,回想当时那老村长的话,好像真的还有这可能。

    邹阳虽然见到这人大概知道自己的身世,但是脸上并没有显示出过多的情绪,只是继续朝着那斗笠人逼近,虽然邹阳这步履蹒跚,脸上苍白至极,但是一步一步的朝着斗笠人逼近,还是给他们造成了很强的心里压力,这就是气势,一种专属邹阳的那种冰冷的杀意。

    斗笠人见到邹阳过来,在身上摸出几枚银针,继续朝着那个小稻草人身上扎去,这次连轧三下,分别是在那小人的肚脐,下阴,和太阳穴,这针针额都是死穴啊!邹阳就算是毅力在强,接连这几次下针,就仿佛真的扎到了他的身上一般,疼的邹阳居然是坐在了地上。

    我哪里还站的住,赶紧往前跑去,可是眼前一花,却是Gina跳了过来,她道:“你不能插手,我们需要这个人,当然,我们也需要你。”我也懒得和Gina废话,手上那尖刀刺出,狠狠的冲着她扎去,我一点没忘Gina可是忍术高手,我这两下真不够她看的。

    尖刀去势极快,Gina碰到我的尖刀,并没有往后退去,而是腰使劲一拧,身子像是拧了一个麻花一般,堪堪避开了我的攻击,这忍术还真是厉害,看起来就像是泥鳅一般,我见刺不中Gina连忙刀往左一划,想要划伤Gina,但是奈何Gina身上就像是没有骨头一般,见到我的刀划来,整个身子啪的一下往后折去,头朝下双手撑地,然后脚往上一挑,踢中我手中的尖刀,将其踢飞在一旁。

    这刚见面,我就被人家缴了兵器,不由的感到脸上无光,就算你在厉害,也只是一个女人吧,我还不信你的力气比我大,我的尖刀还没有落地,同样Gina现在也是倒立着,我一个虎扑,顾不得男女授受不亲,想要拦腰抱住Gina,但是Gina双脚冲我肩膀一踹,猛地将我蹬开,然后自己借这个劲,双腿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站了起来。

    要说我现在经历了这么许多的事,实战也是增加了不少,对付寻常的两三个人不在话下,对付鬼怪的更是单方面虐它们,但是遇到Gina这种高手,我才真的感觉出自己不行来,这旁边还有虎视眈眈的两个斗笠人,邹阳看着样是没办法打架了,我多希望这时候能有古尸在场!

    邹阳坐在地上看着前面的斗笠人,还是他依旧冰冷的声音道:“我是谁?”斗笠人听到邹阳问这个问题,手中高举的银针停了下来,道:“你是谁,我说你是秦朝时候留下来的人,你相信吗?”邹阳眉头微皱道:“你说我也是高家人?”

    斗笠人似乎是吃定了邹阳,不由得得意道:“你是不是高家人,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是我们把你带出不死村的!”我这正跟Gina打的火热,听到这动静,手下一不留神,被Gina像是橡皮糖一般黏住,她双腿一盘,居然是骑坐在了我的脖子之上,要说这个动作有些暧昧,我的鼻子之中还钻进Gina身上的淡淡清香,但是我却没有功夫享受这片刻的香艳,你他娘的跟老子滚下来!

    我胡乱的往自己的脖子上伸手,扯着Gina的衣服,想把她拽下来,但是她就像是没有骨头一般,任凭我怎么弄,都是牢牢的卡在我的脖子上,并且,那两大腿之前的力道越来越大,渐渐的就把我脸憋红了。

    苏慕白这时候居然也是从包中掏出一个小人,不是稻草人,倒像是一个木偶,拿着他的药粉还有一些珠子什么的捣鼓着,不知道在干什么,邹阳听到斗笠人这么说,脸上表情微变,但很快恢复了常态,道:“我既然是两千年前的人,为何一点事情都没有记住?”斗笠人拿着手中的银针晃了晃道:“这事情,我也不知道,不过有你我就好办多了,不用再去找尸体弄个傀儡了,你不就正好是个最优良的傀儡吗,嘿嘿,希望那些老东西不要怨我……”

    邹阳撑住手中的砍刀,想要挣扎起来,但是还不等邹阳站起,斗笠人这一根银针狠狠的刺入道邹阳另一边的太阳穴之中,邹阳这次忍受不住,居然是嘴中吐了一口血水,显然是受了重伤,我在一旁瞄到邹阳的现状,不由得心中焦急,但是有没有办法,我这都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怎么去救援邹阳。

    我冲着在一旁忙乎的慕白喊道:“慕白……快去救邹阳,别他娘的捣鼓了!”苏慕白虽然是一直在单机整着自己的东西,但看起来似乎是不轻松,黝黑的脸上居然是浮现出一些诡异的红晕,看起来颇为诡异,而他手中的那个娃娃,身上已经是画满了符文,看起来就像是要成功了!

    慕白不知道是不是听了我的话,将小瓶子之中的那古曼童放了出来,古曼童迎风变大,嗖的冲着邹阳扑去,中间那斗笠人虽是看似威风,将邹阳吃的死死的,但好像是不能乱动,见到古曼扑来,连忙吩咐身边的另外两个斗笠人上,这两个斗笠人都是年轻人,根本没有什么道行,在加上这古曼得了巫蛊诅咒的加持,更是厉害无比,任凭这两个年轻斗笠人攻击打在身上,但还是冲势不变的走到邹阳身边。

    斗笠人见到那古曼没有冲他扑去,刚想松一口气,但是看到古曼抹了一把邹阳嘴角溢出的鲜血,随即缩回到慕白身边,斗笠人这时候突然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嗓子都变了调:“巫蛊娃娃,快,快阻止他!”

    听中间的这个斗笠人这么说,旁边的那两个斗笠人只好是硬着头皮上了,身上能用的东西都一股脑的朝着苏慕白打去,偏偏这时候是苏慕白完成仪式的最后一步,容不得丝毫闪失,古曼童此时也正忙着将手上的鲜血递给苏慕白,无暇分身。

    我见状,恨自己不争气,偏偏被一个女人缠住,登时心中一狠,抓住Gina的腿,狠狠的仰了过去,我打不过你摔死你!Gina没想到我突然来这一招,连忙想要变化动作,但偏偏是被我牢牢抓住了腿,一下子挣脱不开,砰的一声,我们两个同时仰在了地板之上,Gina坐的高,被我这含怒一摔,顿时双腿一松,将我脖子松了开来。

    我连忙想要爬起,冲着邹阳和那两个即将冲到邹阳身边的斗笠人而去,但看起来病恹恹的邹阳在这一时候动了起来,前一秒还坐在地上的他,下一秒就像是弹簧一般嗖的一下站了起来,手中的那砍刀就像是闪电一般,冲着即将越过他扑到慕白身边的俩斗笠人腰部砍去,噗噗两声闷响,那两个斗笠人还继续往前跑着,接下来一刻,我看的都是心中惊惧,这两个斗笠人的从腰部往上的部位几乎是同时往后跌下来,鲜血就像是喷泉一般,从这两人的腰部喷出,溅了满满的一地板,哐哐两声这两个身子前后砸在地上,而那四条腿,依然还是冲着慕白冲去。

    邹阳的刀太快了,快的这两人被腰斩了之后还依旧没有察觉到,这跌落在地上的两人拼命的想要抬起头,想要看看发生了什么事,但那头都是没有抬高,最后狠狠的砸到地上,一动不动。

    我们这四个人,带着那古曼童,都是惊呆了,这太血腥太暴力了,咣当两声,那往前跑着的四条腿最终也是跌倒在地上,抽搐了几下,不在动弹。

    拿着稻草人的都斗笠人见状,像是狼一般,嗷嚎了一声,歇斯底里的冲着邹阳喊道:“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的两魂!”说着手中的那银针狠狠的冲着小稻草人的命门之处插去,这根银针尤为长,几乎能贯穿这稻草人的身体,命门穴又是在脊柱的位置,要是真的让他插实,恐怕邹阳九死一生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