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三百一十章 生死危机
    要说真的被斗笠人扎住邹阳的命门穴,邹阳肯定是个凶多极少,就在这时,慕白念了一句冗长的咒语,听起来还颇为气势,几乎是在相同的这一刻,斗笠人的那根长针狠狠的刺入了那个稻草人的命门穴,我想要扑上去的当口,又被Gina缠住。【www.kanzww.com 看 ?。 ?中?文? 网

    我大喊了一声不,却是换来那斗笠人使劲的往稻草人中撺了撺那根银针,我都不忍心看邹阳的现状了,不对,怎么没听见邹阳的声音?难不成,邹阳直接挂掉了,我赶忙扭过头去,一看邹阳居然是站在那里,像是没事人一般,冷冰冰的看着斗笠人。

    斗笠人似乎是很吃惊,刚才扎邹阳那些死穴之时,邹阳都有痛感,怎么到了最重要的一个,邹阳却是没了感觉?他不可思议的反复插着邹阳的命门穴,但却没有阻止邹阳往前去的脚步。

    这时候,慕白发出一阵嚣张的笑声,他道:“我破了,我破了!”我抽空扭头过去瞅着他,发现他手中拿着那个布满符文,还有邹阳鲜血的巫蛊娃娃,正在一脸灿烂的看着斗笠人,而那巫蛊娃娃身上,从背后脖子下面,出现了一个针扎大小的空洞,原来斗笠人的那含恨一击,居然是被转移到了这巫蛊娃娃之上。

    斗笠人见到稻草人不再起作用,狠命冲着邹阳丢去,然后冷笑了一番“好一个巫蛊娃娃,好一个南阳巫师,还真道我们华夏无人了吗?”斗笠人将自己的斗笠一抛,露出自己那狰狞的尊荣,对着慕白道:“我身为蛊,蛊为我身,我看你还拿什么跟我斗!”

    说完这话,斗笠人双手冲着自己眉头之上那狰狞的血瘤插去,扑哧一声,那血瘤应声而破,我见过斗笠人这血瘤之中的东西,那是一条蛊虫,不知道这斗笠人想要做什么,但是邹阳显然不会给他这个机会做了!

    邹阳身上那诡异的牵制消失之后,他见到斗笠人似乎想用什么邪法,卷起一道风,挥着砍刀冲着斗笠人冲去,斗笠人嘿嘿冷笑一声,身子却是飞快的向后退去,喊了声:“先拦住他,待会看我怎么杀他两魂!”

    听到这话,正在和我打斗的Gina抛开我,像是一条蛇一般冲到邹阳身边,拦住了邹阳,邹阳和Gina以前交过手,虽然Gina打不过邹阳,但是缠住邹阳却是没有问题,邹阳手上砍刀挥舞如电,但是奈何Gina动作如风,总是在险而又险的当口,避开邹阳的攻势。

    在说斗笠人这边,没了邹阳的追踪,他倒是安定了下来,从自己的那血瘤之中捏出一条小手指粗细,浑身漆黑的蛊虫,见到这蛊虫这般摸样,我就知道肯定不是等闲之物,所以第一时间,我冲着斗笠人杀过去。

    Gina不能分身两处,她艰难缠住邹阳之后,就是险象环生,不一会儿就坚持不住了,现在我又冲着斗笠人冲去,关键还有一个深浅不知的南洋巫师,看起来,他们这一刻是必败无疑,但是我冲过去的时候,看见这斗笠人居然是脸上并没有丝毫的惧色,反而像是成竹在心的那种感觉,这不禁让我有些吃惊,难不成,他还有什么必杀的东西?

    我脑中胡乱的想着,但是脚下却是丝毫没有停顿,扑到斗笠人身边,斗笠人见我过来,没有丝毫的慌乱,只是阴仄仄的对我笑着,那从额头之上留下的鲜血布满了他的脸,这么一笑,像极了从九幽地府爬出来的恶鬼,我冲他刺出一刀,他却是避也没避,反而是张嘴将那条蛊虫吞了下去。

    虽然不知道他在做什么邪法,但是我知道要是等他完成了,恐怕事情不妙,恰好这时候邹阳一刀逼开缠着他的Gina,同样狠狠的冲着斗笠人劈来,斗笠人这时候居然是嘿嘿的阴笑了一下,随即我们两个的刀招呼在了他身上。

    我心中想着将他刺一个透明窟窿,然后邹阳将其活活劈开的场景并没有出现,斗笠人这一刻居然是硬生生的抗住了我们两个的攻击!这到底是什么邪术!斗笠人低头看了看我的尖刀,然后单手拽住,猛地往前一拉,我一个没有留神,被他拉到了身边,不见他有什么花哨的动作,直接一拳向我胸部打来。

    当他一拳打中我的时候,我顿时感觉胸口就像是一下子被巨锤击中一般,一下子喘不过气来,我模糊都听见自己肋骨咔哧断裂的声音,一口鲜血从我嘴中狂喷而出,我的身子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般,一下子横着飘出五六米,这哪里像是人,一个粽子也没这么大的力气啊!

    我瘫在地上,感觉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疼,又好像是感觉不出疼痛,头沉的要命,这是第一次受这么重的伤,我躺在地上,朦胧中看着头顶上站了一个人,仔细一看,居然是Gina,她要趁我病,要我命吗,我艰难的想要爬起来,但是胸口传来的刺痛,让我闷哼一声,挣扎宣告作废。

    Gina见我这样,摇了摇头,似乎是叹了口气,然后留下一阵香风走了出去。

    话说我这一拳被打出去,邹阳一下子就急了眼,他看出这拳的力道,我这不死也得扒层皮了,邹阳单手成刀,狠狠的劈在斗笠人的脖子之上,然后抬起一脚,踹在他的胸口,借此抽出斗笠人用脖子夹住的砍刀,斗笠人蹬蹬蹬退了几步,邹阳却是不依不饶的冲着他扑去,刀刀冲着斗笠人的死穴冲去,但是这时候斗笠人就像是用了金钟罩铁布衫一般,任凭邹阳攻势猛如虎,但是都奈何不了他。

    苏慕白见到这场景之后,眼中闪着异样的光芒,似乎是知道了什么,他拿着自己的小玻璃瓶,眼中光芒不定,不知道在想着什么,恰好,Gina朝他走了过来,身子一滑,缠了上去,本来慕白还在迟疑不定,见到Gina过来,倒是不托大,将小瓶一收,迎着Gina打了起来,他们这两人一打,可就热闹起来,我这时候胸中那口郁气吐出,感觉身子不是那么疼了,就看着战局。

    想不到慕白居然是泰拳高手,招招狠辣,不管Gina是男是女,手肘,膝盖,一个劲的冲着Gina打去,Gina是忍术高手,又是骨忍传人,虽然动作灵活,但是遇到慕白这势如暴雨一般的攻击,一时间,她居然是落了下成,泰拳讲究的就是一个快,狠,Gina遇到慕白,算是倒了大霉,不一会,慕白锁住Gina的胳膊,想要拿着肘子在Gina头上狠狠来上一击。

    Gina脸上露出惊慌的表情,那骨忍发挥到极致,胳膊就像是一条滑不溜秋的泥鳅一般,猛地从慕白手中抽了出来,Gina抽出胳膊来之后,动作已老,想要离开慕白的身子却是能,在那慕白另一条胳膊肘砸来之际,她猛的将自己的头往边上一挪,就像是新疆舞蹈中那动脖子的绝技一般。

    慕白的肘子没砸到Gina的头,但还是狠狠的砸到了Gina的肩膀之上,Gina被大力一冲,整个身子哐的一声被摔在了地上,慕白不懂的怜香惜玉,脚狠狠的冲着Gina小腹踢去,Gina闷哼一声,身子超后滚去,看起来伤势极为严重。

    我心中腹诽道:“***慕白这么厉害,早干嘛去了,让老子受了这么大的伤!”这个念头还没有落下,我突然觉得背后传来阵阵的针扎之感,不对,就像是衣服之中,钻进了麦芒一般,刺挠至极,伴随着这刺挠之感,我还觉得背后凉风直吹,就好像是我背后没穿衣服一般。

    我下意识的回头一看,却是发现距离我不到半米的地方,蹲坐着一个人身鼠头的怪物,这怪物眼中寒光急转,皮笑肉不笑的盯着我看,我现在已经清楚的知道,这鼠头的怪物不是一个,其中一个对我不错,另一个却是处处想要害死我,看来这一个就是后者了!

    这怪物见我转过头来,从背后摸出一个大包裹,用破布包着,这布料我看的眼熟,好像是兔子的衣服一般,我心中浮起一股不祥的感觉,拼了命的站起身子,手上阳火急现,颤颤巍巍的朝着那鼠面怪物扑去。

    这东西灵巧的一蹦,跳到一旁,嘴边的讥讽之色更中,一点一点的扒开那酷似兔子衣服的包裹,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居然是没有心情再去攻击它,只是怔怔的想要看看这东西里面到底是什么。

    一层一层的布条被扒开,这布条之上都是沾满了红色的鲜血,我的心也沉到了底,终于这布完全扒光,赫然露出了一个大脑袋,看到这脑袋,我整个人像是被雷劈了一般,这英俊的面孔,嘴角上浮出的那一抹坏笑,不是兔子又是谁!兔子,兔子居然被人割了脑袋!

    我的心乱如麻,脑子中什么都想不起来,甚至连最起码的悲痛都没有感觉到,眼睛中只剩下了那个沾满血迹的包裹还有兔子那颗脑袋,兔子,死了吗?

    我正在悲痛万分的时候,突然觉的有些不妥,哪里好像是不对,紧接着,我浑身的汗毛都直立起来,我感觉到自己就像是掉进了冰窟窿一般的冰冷,一股强烈的生死危机之感从我心头浮起,我的瞳孔猛的一缩,不对!兔子没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