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三百一十一章 破鬼上身
    我心头附上一股强烈的生死危机,但是我却猛地从那空白的思绪之中清醒了过来,不对,兔子没死!因为我看到这怪物给我看的这个包袱还有兔子的头,在这浓烈的火光之中,根本就没影子!这又是该死的老鼠怪物给我弄得幻觉!

    都说这老鼠之类的东西善用幻术,我今天是见识到了,我收回心神来的时候,看到那鼠头怪物猛地冲我钻来,我道是为什么会有生死危机,这东西居然是想附我身子,一想到鬼上身之后,我那种无力操控自己的感觉,我心中就是很不舒服,这老鼠怪物几乎是半个身子钻到了我的身体之中,我现在活动自己的手都有些不方便了,关键时候,我猛的一咬舌尖,强烈的痛感顿时让我恢复了一些神智,借着这股劲,我狠命的用自己的右手朝着即将钻进我身子的那老鼠怪物抓住。【www.kan>zww.coМ ,看.。 ,中!文"网

    右手上的阳符一直没有隐去,上面还带着阳火,这右手抓到那怪物身上之后,顿时嗤嗤的冒着青烟,这东西的头钻进我的身子,但是后面的腿还依然在外面,被我右手抓住,这老鼠怪物被阳火一烧,顿时发出吱吱的怪叫之声,但这声音居然是在我身子之中传来,诡异的很,我自己听了都是头皮发麻。

    要是这东西真的钻进我的身子,恐怕就是凶多极少了,人为什么会被鬼祸害了,一是被鬼吓的精神不正常,直到死亡,二是会被鬼上身之后,被鬼操控着自杀身亡,鬼害人无疑就这两种方式,我要是这次被鬼上了身,邹阳和慕白来不及管我,师傅又不在我身边,恐怕我就被这老鼠怪物控制着自杀身亡了,所以,这次说什么也不能让他钻到我的身子之中。

    邹阳和现在像是吃了药一般的斗笠人打的难解难分,虽然邹阳即便是有兵器在手,但是也不是斗笠人的对手,更要命的是,打了这么长时间,邹阳的体力下降,但是这斗笠人一样的生龙活虎,一点疲态都没有显出来,邹阳现在都难以招架,落败也是迟早的。

    慕白一脚踢开Gina之后,看到邹阳的困境,加上对这斗笠人的好奇,他紧跟着跳进了战团,和邹阳两个打斗笠人一个,以前我总认为邹阳是除了粽子之外最牛逼的人了,但是现在看来,这斗笠人似乎是更胜一筹,开始的时候,邹阳还能跟他斗个旗鼓相当,但是人家斗笠人却是体力一点都不下降,邹阳就是靠着开头那股爆发力,过了那段时间,邹阳的攻势就会下降。

    慕白那泰拳对付Gina还行,但是遇到这刀枪不入的斗笠人,他就像是遇见了一只特大的乌龟,怎么打斗破不开斗笠人的防御,一时间,他们三个陷入了僵局。

    就在他们三个打的正欢,Gina躺在地上昏迷装死的当口,我这边的情况是极度的不容乐观,那老鼠怪物现在显然也是知道自己的处境,要是不钻到我的身子之中,肯定就是一个灰飞烟灭的下场,所以它忍着下体传来的那灼痛之感,挣扎着想要往我身子里钻去。

    这样僵持着可不是一个好的兆头,我右手上的阳火猛地大增,一下子将这老鼠怪物露在我身体之外的那些部位都包围了,我本想着是给他一些惩戒,让它知难而退,赶紧出来,但是没料想到这阳火太旺,一下子将这怪物留在外面的那些躯体给烧了个精光,化成了片片灰烬,这老鼠怪物在我身体之中发出来一阵惨无人寰的叫声,随即叫声戛然而止,我的脑子中突然出现了一种异样的意志,一种控制着我的手捡起身边的尖刀,狠狠刺入自己身体的意识!

    这股意识来的太凶猛了,我几乎是没有丝毫反抗的就捡起了地上的那把尖刀,作势想要刺入自己的胸膛,虽然我自身的意识一直想要松开这尖刀,但是奈何现在身体一直不受我的控制,这他娘的又是鬼上身了!

    我怎么都想不到阳火居然一下子将这怪物外面的身子烧没了,也没想到这老鼠怪物即便是剩下了一半在我身子之中,居然还能控制我的思想,这一会的功夫,我的手就举着那尖刀,作势想要刺进我的胸膛之中了!

    邹阳和慕白两人一直和斗笠人缠斗,斗笠人打了这么长时间,没有一点的疲惫感觉,反而越战越勇,硬碰硬的和慕白的肘子打在一起,慕白对撞之下,胳膊软绵绵的耷拉了下来,看来是受了伤,斗笠人抓到这机会,一脚将慕白踹到一旁,冷哼道:“这就是我华夏的蛊,你且看好了!”

    这不说倒好,一说慕白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用另一只手从身上摸出那个小玻璃瓶,脸上狠辣之色一显,然后嘴中叽里咕噜的念着什么咒语,斗笠人似乎是极其有自信,并不阻止,而是在一旁对着身边的邹阳狠狠攻去,不到几个回合,邹阳居然也是被斗笠人一脚踢飞,撤了好几步,这斗笠人才是真正的人形兵器!

    邹阳被踢过来之后,看到我高举着尖刀,作势要刺进自己的身体之中,连忙将手中的看到一扔,冲着我的刀具打来,啪的一声,两把刀撞在了一起,尖刀也从我手中脱落,邹阳这么一分神,又被紧逼来的斗笠人缠上,乒乒乓乓的打了起来。

    我被邹阳救了一命,身子还是不听自己的使唤,还想着要捡起地上的那把尖刀,我骨子中那股倔劲上来了,老子还不信这邪了,这是老子的身体,你他娘的还能比过我,你充其量就是个被我烧成半截的鬼魂,老子怕你?

    一想到这,我心无旁骛,将自己的意志凝聚起来,努力的抗击这身子之中那鼠面怪物的意识起来,话说我们人的意志力不是不强,这些鬼魂之流大多都是魂魄不全,按理说,我们人类都是三魂七魄,意志比他们强大好几倍,但是为何一旦是鬼上了身之后,人们就会被鬼控制,后来我想明白了,因为我们人的意识分布在身体的每一部分,虽然组合起来很强大,但是奈何很散,相比起来,这鬼魂的意识虽然薄弱,但是集中,它只想着一件事,在这一件事之上,人的魂魄虽然强大,但分散的还不能和鬼魂的意识相比,所以,鬼魂往往能操控着着害人性命。

    话说我将这意志力完全凝聚起来,跟身体之中的那鼠面怪物对抗起来,开始的时候,我的身子还是不受控制的想要捡起那把尖刀,但是当我精神越来越集中的时候,我渐渐的感觉,自己能压制住那多出来的意识了,这种感觉很奇妙,就像是早上赖床时一个念头想要睡觉,一个念头要起床一般,这两个念头在我脑海中一直争执。

    我现在真的是进入了一种仿佛是入定的状态,压制那鼠面鬼物的意识已经不再话下,我甚至能感觉出来,在这种状态之下,我能轻松的将这老鼠怪物给赶出自己的身体,但是我没有,这是千载难逢的一个机会,我以后再也不想被鬼附身了,我要通过这鼠面鬼物来锻炼自己的精神力。

    我不知道过了多久,就是感觉那鼠面鬼物的意识越来越薄弱,开始的时候还能反抗,但是后来那意识直接就是逆来顺受了,根本提不起放抗的念头,到了最后,这股意识直接是被我的意识磨碎。

    突然听见慕白一阵嘶吼,将我在那种奇异的状态之下唤醒了过来,我站起身来,发现自己没有丝毫的不适,我转头一看,右眼发现在我身边有一个白色透明的半截身体,这应该是那老鼠怪物,只不过现在它已经是成了没有丝毫意识的游魂了,根本没有什么攻击性,甚至连相貌都看不清,过不了多久,这东西就会化成天地间阴阳的一部分,再也不能害人了,其实鬼魅害人,只是它的那股念头,没了那股念头,他们只是一股阴气,一股随时都能散去到的阴气!

    我站起身来,看到慕白和斗笠人正再是斗的风生水起,慕白现在浑身布满金色的巫蛊条纹,看起来就像是师傅当时中的那诅咒一般,但是慕白披上这层符文之后,战斗力翻了好几番,俨然跟斗笠人是一个级别了,我左眼隐约看见他身子之中好像是还有另一个东西,仔细瞧之下,发现居然是那古曼童!想来他这是借用什么秘法,将古曼童的力量转移到自己的身上了,跟斗笠人将他自己的蛊虫吞掉是一样的道理。

    见到这两人一时间分不出胜负,我赶紧找邹阳和Gina但是扭头一看,发现和两人居然都是不见了踪影,邹阳的砍刀还在这,他能去哪?我将两把刀捡起,拄着在这空间之中寻找这两人的踪迹,但是这两人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根本找不到了!

    慕白好像是看见了我的动作,冲我喊了一声:“在祭坛上!”我听了这话,赶忙往祭坛上一看,发现祭坛之上空荡荡的,哪里有人,慕白是不是看错了?

    我刚想问慕白是不是看错了的时候,突然左眼皮跳了几下,左眼模糊的看到这祭坛之上好像是有东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