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一百一十六章 郝建国
    我呆呆的望着周围的这些白茫茫的雾气,心中倒是没有悔恨,要是我不回头将那些鬼物给杀了,恐怕是这一辈子都不会安心,话又说来,好像这次极阳兵符的威力特别大,难道是因为眉心处有精血的缘故?要是这样,下次可以试试,但是我转念一想,自己这被困在这里,还不知道能不能出去,说什么下一次啊。

    这时候,我的左手边突然传来一阵冰凉之意,好像是有什么脏东西过来了,我心中一抽,难不成这几个鬼子还没有挂掉,可是当我扭头一看时,果然在我身边站着一个鼠面鬼物,我心中一火,我还就不信,整不死你了!想着手中的阳火又祭出,可是我面前的那个鼠面鬼物居然是冲我嘿的叫了一声。

    我一听这个动静,心中一怔,这是那个鼠面鬼物,是救过我的那个鬼物,知道是它,我手中的阳火就放了下来,冲着他道:“你到底想干什么,我谢谢你救了我。”那鼠面怪物冲我嘿嘿的尖叫两声,然后迈开脚步往前走去,我心中猛的出现了一个想法,难道,他知道出去的路?

    我激动的连忙站起身来跟在这东西的后面,虽然雾气极大,但前面那鼠面怪物就像是一盏小灯一般,引着我在茫茫雾气之中前行,走了不到几步,前面那鼠面怪物突然消失不见,我心中一惊,难道他把我引到什么地方来了?可是紧接着我往前迈了一步,眼前一花,耳朵中传出乒乒乓乓的动静,我居然是来到了那八卦阵的外面!

    我扭头一看,邹阳正在和慕白纠缠着斗笠人,而在我不远处,正是那鼠面怪物,我冲着邹阳喊了一声:“邹阳,我出来了!”邹阳抬头一看,脸上喜色一浮,紧接着拉下脸来,看那意思应该是怪我为什么不及时跟着出来。

    现在山洞中已经是没了Gina的影子,想来是她带着那东西走了出去,我走到前面那鼠面鬼物前面,道:“谢谢你三番两次的救我,我上次看你似乎是有求有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那鼠面怪物听见我这么说,眼中高兴的光芒一闪,点了点那颗硕大的鼠头,然后对我嘿的叫了一声,然后转身就走。

    我不知道他要带我去哪,但还是老实的跟着他走了过去,他要是害我早在那八卦阵中就能动手了,还用等到现在吗,对了,鬼物不知道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看这装扮应该是中国人,只是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懂得这个八卦阵呢!

    我揣着满肚子的疑问跟着它往前走,走到了这空间中的东北角上,之前说过,这东北脚上有一个大池子,知道是干什么用的,走过前去,我往前张望了一眼,这差点没让我吐出来,你道这里面是什么东西,这里面红彤彤的居然都是血块,已经不能说是血块了,就像是我们吃的猪血一般,但这血全部凝结了起来,看着已经堆满了这大半个池子!

    我心中震惊的是这血池之上居然还趴着一个人,这人背对着我,看衣服好像距离我们现在挺久远了。这血池是怎么回事,我忍住心中的恶心,仔细看了看,除了那了正中趴着的人之外,这血池没有什么其他的东西,甚至连最起码的腥臭和煞气都没有。

    我对着前面站在血池之中的那个鼠面鬼物道:“这些都是人血?”那鼠面怪物点了点头,示意我过去,他现在是站在那趴着的尸体旁边,我深吸了一口气,虽然这血池中没有味,但是我还是觉得别扭,屏住呼吸朝着那尸体靠近。

    脚底下的血块已经是凝结了不知道多久的时间,成了那种乌黑的颜色,踩起来硬实的紧,我道不怕漏下去。我往前靠了靠,走到了那尸体身边,对着那鼠面怪物道:“你要我将它弄上去?”鼠面怪物脸上露出了复杂的表情,但是最后还使劲的点了点头。

    我弯下腰来,抓着这尸体背后的衣服狠劲的往上拖去,这尸体不知道和这个鼠面鬼物什么关系,莫非是这个东西自己?我心中胡乱想着,手上力气加大,将这尸体给从那血池之中拖了上来,想不到这人居然还是挺沉,看起来说的那种死沉死沉就是这种吧。

    好容易拖到了上面,我将那尸体转了过来,这尸体脸上尽是一些不可思议的表情,嘴巴张的大大的,是一个浓眉大眼的中年人,看着衣服应该是六七十年代的人,衣服上还镶红色的五星。

    不知道这里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一个人,那个鼠面的鬼物见到这尸体的面容,脸上尽是悲切之意,伸出手去摸摸这尸体,可是手往前一伸,却是从那尸体之中穿了过来,我叹了口气,对着那鼠面鬼物道:“这已经是死了好几十年了,不知道为什么没有腐烂,你节哀吧!”那鼠面鬼物听见我说这话之后,点了点头,然后冲我指了指这尸体的胸部。

    我想着难不成这死尸之中还有什么宝贝不成,蹲下身来摸索起这尸体的衣服来,那个时代的衣服都是有很多的小口袋,我耐着性子一个一个的摸了过来,但是里面除了一些硬币还有一些粮票之外,什么东西都没有,我冲着那鬼物摊了摊手,道:“什么东西都没有。”

    那鼠面鬼物冲我嘿嘿尖叫两声,似乎是不满意,我道:“真的没有了,你还想让我怎么办?”那鬼物手舞足蹈的将手伸进尸体的胸部之中,然后嘿嘿的叫了两声,示意我学他。

    我心中一阵恶寒,这鬼东西上次和我舌吻,这次又摸男尸的胸,该不会生前是个兔子吧!虽然心中这么想着,但是我还是蹲下身子来,仔细摸了摸这男尸的胸,鼓鼓囊囊的,似乎是有什么的东西,我心中一动,我真是太他娘的笨了!

    我解开那尸体的外衣上的扣子,然后朝着里衬摸去,果然在衣服的里衬之中还有一个小口袋,那鼓鼓囊囊的东西就是从这传来的,我小心的从里面逃出来,是一个小软皮日记本,只有巴掌大小。

    我问了问那鼠面鬼物道:“我可以看吗?”那东西点了点头。

    看了我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这个男尸的名字叫郝建国,看来是一个考古学家,这上面记载了他考古的一些日记,前面的都是一些和我没关系的事,就不在表述,后来这些写到,这郝建国不知道从什么文件上得知,当年日本人曾在泰安附近大量屠杀中国人,本来这没什么特殊的,毕竟日本人当年在我们中国各个地方都犯下了滔天罪行,可关键是这报告中提了一句,日本人当时供奉着一个奇异的雕像,并描述这雕像是鼠头人身。

    这原本就是一件普通不能在普通的文件,但是郝建国知道后,他意识到这事情不简单,因为这郝建国不单单是一个考古学家,还是一个玄学术士,他知道这当时的屠戮肯定有问题,再加上和地点是在泰安,更加勾起了这郝建国的兴趣。

    一番周折之后,他居然是在这里找到了当年日本人屠戮中我国人民的地点,郝建国一来是想建功心切,二来仗着自己会些方术,直接就下到这地方来了,后来的日记就没有记载,至于郝建国是怎么死的,显然他还没得及记载,就挂在了这里。

    我看了之后,心中不免唏嘘,你当时只道这是万葬坑,你还敢孤身自己进来,胆气可不是一般的大,可是你的运气不和你的胆气相匹配啊。看完之后,我又盯着那痛苦的鼠面鬼物,下意识的问道:“你不会是郝建国吧!”那鼠面鬼物在我吃惊的表情之中,点了点头。

    我晕,还真的是,只是郝建国当年是怎么死的,魂魄又怎么成了这般摸样?我一古脑的问了这鼠面鬼物,但是他嘿嘿尖叫着,我也听不明白,我摇了摇头道:“我不问了,你是不是想让我将你的尸体给安葬了?”那鼠面鬼物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张开嘴冲我嘿嘿的尖叫这,我心中想道你嘿你大爷啊,我不懂鸟语!

    我这跟鼠面鬼物讨论的时候,突然听见邹阳那里传来一声惨叫,我抬头一看,发现是那斗笠人不堪邹阳和慕白的折磨,败下阵来,然后被慕白一巴掌打飞,眼看着是活不成了,邹阳走过去,对着那斗笠人道:“我是谁?”

    斗笠人嘿嘿一笑道:“你是谁,你是邹阳啊,你是不死村走出的邹阳啊,哈哈,你想知道你的身份吗,过来我告诉你。”说着示意邹阳往前靠,我在这边看到,对着邹阳喊道:“邹阳,别啊,他是骗你的!”邹阳眼睛中光芒闪烁,还是走了过去,弯了下腰。

    我嘴中骂道邹阳你个傻蛋,然后冲着邹阳冲去,慕白倒是也跟了过去,邹阳这时候已经贴到那斗笠人的身边,斗笠人张开嘴巴,冲着邹阳耳语几句,然后嘿嘿的冷笑了几声,随后转过头来,怨毒的看着我,邹阳同样看着我,我不知道斗笠人这次跟邹阳说了什么,但是看他们的目光都是怪怪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