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三百一十九章 阴兵借道
    我们三个小心的踩着前面的脚印,一步一步的往上走,倒是没有出什么差错,石城大部分地方都是坍塌掉了,只有中间正殿的地方,还是依然挺立,我们顺着台阶往上不一会就到了正殿门口,这正殿左右各蹲放着两个大石狮子,看起来颇为大气,石门微掩,露出的空隙只能容一个人通过。

    我拿着手电往石门山照了照,发现这石门上有几个手印,这下错不了了,他们进到这里去了,我侧着身子钻到里面,里面没有亮光,说明这些人没有在这里,我拿着手电在这大殿中照了照,发现这大殿左右两排都是一些雕像,那时候雕刻手法颇为简陋,但依稀还能看出这雕刻的面貌,应该是一些将军,分立左右,朝着北面站立。

    我顺着这些石刻雕像的目光往前面照去,发现正北坐着一个雕刻,不知道为什么,我看到这雕刻心中就是极度的不舒服,内心还充满这憎恨,这应该是当年嬴政留下残留的意念。鬼使神差的,我冲这那雕像慢慢的走去,越是走近,心中的那股憎恨就越发的明显,是什么人,为什么让我这么恨,难不成是当年害死秦始皇的人?

    我往前走着的时候,邹阳和慕白发现我的异常,跟了过来,走到近前,我看着那雕眉眼,心中更是气怒,这雕像的脸面之上正挂着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让人看起来就是感觉到不舒服,尖嘴猴腮的一看就知道不是一个好东西。

    我强忍住内心想要将其砸烂的冲动,想看看这雕像周围有什么记载的铭文之类,其实我现在看出来了,这十有**是一个墓室,这奸诈的雕像就是其中的正主,我围着雕像转了一圈,发现在这雕像后面刻着几个字,我将上面的灰抹掉,看了一下上面刻着两个拳头大小的篆字,赵高!

    我说呢,我说为什么我心中为什么会是这么恨呢,原来是赵高这个王八蛋,这时候我再也忍不住了,手中的尖刀猛挥,狠狠的冲着那赵高雕像的头颅砍去,这雕像本来就不是用石头雕刻的,应该类似于是陶俑之类,被我含怒一击,头哐啷一声,被我击飞在一旁。

    那头咕噜咕噜的滚到了一旁,恰好他的脸是朝着我的,看着他脸上那副皮笑肉不笑的尊容,我还是火大,抬起脚来,狠劲的朝着那头颅踹去,咔哧一声,这头颅应声而碎,可就随着这头颅破碎的声音,这个大殿之中就像是有什么东西被打破了一般,整个大殿之中变得阴气森森,而我手中的手电是忽闪忽闪的灭掉了。

    感觉到这股凉气,我知道这是来脏东西了,不知道是不是赵高的鬼魂,要是这***还没有轮回,我一定要让他魂飞魄散,不行,我要天天点他天灯,让他做鬼也不安生!

    这手电是电子设备,一定程度上很容易受到鬼魂散出的阴气影响,我和邹阳慕白三人背靠着背缩到一起,我从手中摸出几张黄符,然后又吹着一个火折子,想要看看这里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可是我刚吹着火折子,平地里卷起一阵阴风就将我的火折子给吹灭掉了。

    由于还要找Gina,我们三个不想在这耗时间,我大声喊了句:“什么鬼东西,赶紧给老子滚出来,赵高吗,来啊,老子是秦始皇的残魂啊,你倒是来啊!”说完这话,原本针落可闻的大殿之中突然传来一阵咯咯的响声,那声音比哭好不哪去,随着这笑声,大殿之中忽的又传来叮铃铃的响声,开始我还以为是铃铛之流,但是后来这叮铃铃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嘈杂,不像是铃铛的声音,倒像是,铁链子的声音。

    这到底是要做什么妖,这声音是从东北角的方向发出来的,这东北角一般都是鬼门的方向,我心道难不成自己这将赵高的头给砸烂了,还将鬼门给打开了,这狗东西的头还挺金贵!我胡乱想着,抬头就往那东北角看去,按道理来说,现在这里面是一片漆黑,我们连最起码的火折子都没有,应该是什么都看不见,但偏偏就是发生了一件怪事。

    随着这叮铃铃的铁链子声响,东北角那里渐渐的亮起了灯光,如果说是灯光还抬举了,这光芒碧绿油油看起来诡异的很,这绿光之中夹杂着丝丝的雾气,更让那块显得是鬼气森森,朦朦胧胧的看不真切。

    过了一会,这朦朦胧胧的绿光更亮了一些,我发现在这脸色雾气之中居然是浮现出了两扇门,开始的时候我还认为是鬼门,但是仔细一看,发现不对头,这门分两扇,左右各是贴着一个大大的‘奠’字,就是死了人之后,在灵堂上写的那个字,这门左边插着一个小树棍,树棍之上插着一沓子黄色的火纸,右边居然刮着一个忽明忽暗,看起来就要熄灭掉的小灯笼,门楹之上,缠着一条长长的白练,拖到了地上,这简直就像是出丧时候的装扮。

    我心中嘀咕,这架势难道是鬼要出丧?鬼还能死,莫不成是给赵高这个王八蛋出丧?这弄得是哪一出啊,我是第一次见到这场景,心中吃惊自然是难免的,对于这种幽冥之事,就算我修道到了什么地步,心中总是怀着一种敬畏。

    这小门出现之后,那叮铃铃的声音越发密集起来,并且这时不时的从这叮铃声音之中夹杂着一两声的惨笑,我不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本来我们看见这东西应该转头就走,但是我有种直觉,这东西就是冲着我们来的,就算是我们想走,解决不了他们,也走不了,二来,这鬼门在东北角,我们要出着大殿的通道也在东北角,所以,我们被逼的停在这地方了。

    我小声的问道邹阳:“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邹阳顿了一会,低声道:“阴兵借道。”我一听这阴兵借道,身上不由的起了一层细密的鸡皮疙瘩,这阴兵借道可不是闹着玩的事情,这阴兵可不是在阴城看到的那些兵魂,那些一般都是孤魂野鬼,不入轮回的,这阴兵借道可都是阴间有的正规军队,有编制的,招惹了这些东西,也就是招惹了阴间的那老大,以后就没好日子过了。

    这阴兵借道确有其事,最有名的就是当年唐山大地震时候发生的事情了,我这不赘述了,话说我听到邹阳说这是阴兵借道,心中不免有些惊恐,这种情况一般来说都是那种大灾难之后,为了防止亡魂乱窜,阴间才会出动这些阴兵,现在在这大殿之中怎么能遇到这种情况?难道是想要我们三个的命,可是也用不着这么兴师动众吧。

    我脑子中胡思乱想,那隐藏在绿光之中的门在这时候吱呀一声开了,我发誓这声音不是我听到的,就像是突然钻进我的脑子之中一样,并且是先听到的门开之声,后看见那门慢慢的裂开一道缝隙,我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情吓了一跳,手中的阳符差点没有祭出。

    这门裂开一道缝隙之后,慢慢的长大,我的心也是扑腾扑腾的加速起来,对于这传说中的事情,我还是很好奇的,终于那两扇贴着‘奠’字的门完全敞开了,我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这会出来什么东西呢,黑白无常,牛头马面还是什么东西,可是门后面黑咕隆咚的就像是一个深不见底的大洞一般,什么东西都没有在这里面出来,甚至连那最起码的叮铃铁链声响都是消失不见。

    我心中多少有些失望,但是同样长出了一口气,幸亏没有东西,出来,要是真的有什么出来,不针对我们还好,要是针对我们,肯定让我们吃不了兜着走!我这庆幸还没有完,那四敞大开门之中忽的一下跳出来一个浑身皆白的人,本来以为没事的我们,乍一看见这东西,差点没忍住,叫出声来,我仔细一打量这出来的东西,那冷汗从脑门子上刷刷的流了出来。

    不知道你们见没见过给死人烧的那种纸人,在我们面前跳出来的不是别的,就是一个浑身发白的小纸人!这纸人面色煞白,嘴唇和腮帮子处却像是摸了血一般的眼红眼红的,那脸上表情木木的,还带着一丝诡异的微笑,只不过这微笑看起来皮笑肉不笑的,端是诡异吓人至极,那空洞洞的眼珠子茫然的盯着前方,一条三指宽的长红色长舌耷拉在胸前,也不见它有什么动作,双膝不屈足尖一点,身子就飘乎乎的跃起,那胸前的红色舌头哗啦啦的随着这东西带起来的风乱动。

    这东西简直是比在高家村中见到的那些木偶还吓人,我一直是认为自己胆气够大了,但是看到这诡异的小纸人从那鬼门之中跳出,还是不由的心中惊惧,小纸人往前轻飘飘的跳着,似乎是并没有看见我们,而那门之中也是陆陆续续的走出一些影子,这些影子披头散发,都是身穿麻衣,麻衣之上还用小篆写着大大的囚字,看来是些囚犯的阴魂。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