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三百二十一章 球形墓室
    我不知道从哪里招来这个一个晦气的东西,我定睛一看,发现这女鬼身上也是身披麻衣囚服,看起来应该是跟那些东西一样的囚徒,只是不知道她为什么在这趴着,我心中难受的要命,将那女鬼踢开,不料想这女鬼抓的较紧,我一踢之下,居然是将她身子踢翻在一旁,而那胳膊还挂在我的脚踝之上。

    这时候我耳边又是传来叮铃铃的声响,看来是那众囚犯跟了过来,我顾不得掰掉这脚脖之上的胳膊,对着邹阳他们道:“赶紧跑啊,这东西是给嬴政来讨命的,我不能出手!”耳边那声音越发的响亮,那距离我们较近的囚犯冤魂已经是钻到了这里露出头来,邹阳和慕白两人扶着我往前奔去。

    我脚上还挂着那女鬼的胳膊,跑起来很是难受,那上面的阴气一阵一阵的浸到我的脚脖之中,弄得我开始一瘸一拐的了,这通道应该是这大殿的一个走廊,地面还算是平整,但关关键是这地方是依山建成,所以这走廊不是笔直的,我们现在是盲目的狂奔眼前一抹黑,不时的撞上那石块,慕白和邹阳走在最前面,时常能听见慕白的咒骂之声。

    跑了一会,我感觉那身上的异状好了些,我对着前面的两人道:“停一下,我受不了了!”说着我蹲下身来,朝着那脚脖子上的女鬼胳膊掰去,可是这东西就像是嵌在我的肉中一般,根本拿不出来,邹阳见状蹲下来,拿着阴阳镜朝着那东西照去,我心中一动,拿出手电往前照着,这次没了这么多鬼魅来干扰,手电倒是能工作了。

    我看着脚脖上那枯瘦的像是树枝一般的胳膊,心中一阵腹诽,现在我能看见的是这女鬼的手已经是钻到我的脚脖子之中,这乍一看,就像是从我脚脖子上又长出来的一半截青紫干枯的手臂一般!

    我挠了挠那发麻的头皮对着邹阳道:“有办法弄出来吗?”邹阳脸上露出极其凝重的表情,之后摇了摇头,我心中一阵吃惊,这东西居然是没办法拿出来,我小心的祭出阳火往那手臂山靠去,我还不信邪,去你大爷的天道循环,去你大爷的因果报应!

    我的手碰到那枯瘦的手臂,谁知道那原本静止不动的胳膊居然像是活了一般,扭动了几下,在我目瞪口呆之中又往我的脚脖之中钻了钻,随着它往里一钻,我这条腿就像是大冬天的掉进冰窟窿之中一般,我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战,对着邹阳道:“我擦,这东西活了!”

    慕白对这东西很感兴趣,嘟囔道:“会动的死人胳膊,会动啊,可以用来做什么蛊呢?”我还以为他是想救我,这混蛋玩意。

    我们还从这想着要将这东西给弄出来,身后却又是传来你叮铃铃的响声,随后那股阴气化成风冲着我们吹来,我们三个不约而同的站起来,趁着这手电还能用,赶紧往前跑去,有了手电,能看见前面的道路,我们三个的速度快了不少,我一瘸一拐的往前跑着的时候,不经意间瞄到这走廊附近是画着一些壁画,但现非常时刻,我没仔细看,但有副图确是深深的印到我的脑海之中,因为那幅图上画着一个大大的鹿。

    我们往前跑着那走廊似乎是到了尽头,倒不是说没路了,关键是走廊的尽头是一个很大的山洞,这里原来应该也是一座石头城,但是大部分地方都是坍塌了,而在这偌大的石洞之中,我拿着手电一照,发现这里面居然是有好几条通道,而且我往下一照的时候,发现这山洞之中居然是没有积土,我感受着这山洞之中的过道风,想来是这些风才让这山洞如此的干净吧。

    我们不能在这耽搁时间太多,那些冤魂不知道从‘鬼门’中钻出来持续多久的时间,要是我们耽搁的时间长了,恐怕又被他们追上,认准一个通道我们就往前走去,你也许会问,为什么不往那石城中去,因为,那石头城烂的不像是样子了,而且它充其量就是一个大石头房子,几乎是在山上雕刻出来的,后面根本不可能有么通道。

    我们走到离我们最近的一个通道之中,邹阳接过我手中的手电往里面照了照,发现这通道是一将近一米宽的山体裂缝,这缝隙往里蔓延不到十米,就到了尽头,该死,不是这一条!我们三个赶紧朝着另外一条看起来像是通道的地方走去,到了那之后发现这一条倒是一条可以走的通道,这通道上面有很明显的人工雕琢痕迹,想来应该是当年工人给凿出来通道。

    我们三个对视了一眼,我点了点头道:“试试吧,反正现在也没别的办法,我还就不信了,事情已经这么坏了,还能怎么样。”说完这话,我忍不住的皱了皱眉头,我低头一看,那半截胳膊又往我的腿中钻了一点。

    邹阳知道当务之急就是找个安全的地方,给我将身体中的那半截胳膊给弄出来,要不还不知道弄出什么意外,所以这地方是不是Gina进去的地方已经不再重要的了,邹阳一矮身,钻了进去。

    这条通道只容一个人爬着前进,邹阳在最前面,我紧跟着,然后慕白在最后面,这石洞之中倒是干燥,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是闻见这里面传来一股似有似的尸臭,并且这山洞之中虽是没风,但是总像是有种东西打在脸上,弄的脸生疼,我知道这是煞气。

    希望是我多想了吧,我们三个往前爬着,在这里倒是出奇的安静,没有什么阴祟的东西,甚至连着石洞都是规规整整,没有一丝的凹凸之物,爬了大约是十分钟,邹阳突然是停了下来,我道:“怎么了?”

    邹阳来了句:“没路了!”我听了这话,心中咯噔一下,这可不是一个好消息,要是前面真的出不去,后面万一有什么东西追来,我们三个在这狭小的地方肯定要吃大亏的。我艰难的往前抬了抬头,透过邹阳的身体往前看了看道:“这不是还能往前走吗,那地方不是还挺大的吗?”

    邹阳不知道再响什么自言自语道:“打扰了。”说着往前面爬起,前面这地方是一个石室我们三个钻进来之后都能站直了身子,我钻进来一打量,发现这地方居然是一个球形屋子,这倒是有些奇怪了。

    我仔细看了打量一下,果然这地方到了头,前面没有通道了,我回头望了一下这要是那东西进来,我们岂不是翁里的鳖了吗!邹阳似乎是看出我心中所想,淡淡的道:“暂时安全。”说完这话,示意我们坐下。

    我坐下之后从百宝囊中掏出一些符咒,镇魂钉,还有许久不用的定鬼罗盘,只是这些东西看起来跟解决我腿上的那胳膊没有什么联系,我愁眉苦脸的看着邹阳道:“我还像是一用阳符,这东西就往里钻,不管它它也是往里钻,只不过是慢点。”邹阳点了点头,开始端详起我脚上的那东西来,慕白不甘寂寞,也是凑了过来。

    我们三个大男人头都凑到一起,盯着我的脚脖子看,场面有些怪异,反正现在我是没办法动这东西,干脆抬起头来,打量起这个地方,这石室不知道为什么建造成了球型,结合刚才我在那通道之中闻到的尸臭,难不成这是一个墓室?

    我越想越有可能,谁没事早这么长的一个通道然后通着一个没有什么用的石室,可是这要是墓室的话,棺材在哪呢,尸体在哪呢?

    要是这是墓室,棺材应该停放在中间啊,可是我环顾四周,发现这地方根本没有棺材的痕迹,甚至是连一块木头屑都没有,事情有些怪了。

    正在我自己想着这地方的局势时,邹阳对我道:“忍着点。”我不知道他要干什么,潜意识的嗯了一声,但紧接着,我的脚脖之上就传来一阵刺痛,那感觉就像是一枚很粗的钢针直接扎到我的脚脖子之中去了一样。

    我咬着牙闷哼一声,忙低头一看,发现邹阳正拿着一枚镇魂钉使劲的扎在我的脚脖之上,那镇魂钉插进去不短,估计都要扎到我的骨头了,我倒吸这凉气问邹阳:“你这是干什么?”邹阳没有回到我,反而是拿着几枚镇魂钉在我脚脖附近扎了整整一圈,那感觉就像是带了一个铆钉脚套一般,看起来颇为拉风,可是那锥心的疼痛让我抓狂无比,邹阳问道:“好点吗?”

    我真想将这些镇魂钉都插他脖子上,问他好点吗,你说这样能好吗,不对,这样好像是不冷了,我记得是当时这条腿都要失去知觉了,但现在虽是疼痛,但却没了那木木的感觉。

    我惊奇的道:“好像不是那么冷了。”邹阳点了点头,对着慕白道:“古曼,拉出来。”慕白汉语水平有限,我连忙翻译道:“慕白,把你的古曼童招出来,然后让他将我腿上的这东西给拉出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