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三百二十二章 养尸地
    慕白这么一听,立即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从身上摸出那个小瓶,然后叽里咕噜的念叨了一些咒语,将古曼童给招了出来,古曼童出来之后似乎是在生气,我估摸是再生慕白为什么刚才逃走的时候一把将它塞进瓶子的气,也怪不得慕白,当时那情况我们三个实在是打不过人家,慕白招出古曼来就重新塞了进去。

    慕白小心的拿出了一些酥油灯,喂食了小古曼一些,古曼这才开始眉开眼笑,然后飘到我的脚脖子附近,抓住这这枯手的胳膊,然后往后使劲开拔,刚才我想明白了,邹阳是用这镇魂钉在我脚脖子上面形成一个防护圈,镇魂钉属阳,在我脚脖子上面形成了防护圈之后,这半截胳膊就不能往里窜了,再用古曼这鬼物将这半截鬼胳膊给拔出来。

    这的确是一个好办法,那半截胳膊估计也就是对我有效,被这小古曼使劲一拔,我敢感觉自己脚脖子之上的那筋生生的被耗了出来,疼就不用说了,关键是还一阵一阵的凉气刺激这我的骨头,幸亏这东西没有完全钻进去,这要是都进去了,就算能出来我估计也会疼死!

    好在小古曼一点一点的终于将这东西给拔了出来,我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然后盯着自己的脚脖子看,那里现在有一个乌黑青紫的五个手指头印,看起来颇为吓人,那东西出来之后,小古曼挥舞着它,似乎是挺高兴的,慕白两眼放光,拿出一个特殊的小瓶子来,对着古曼叽里咕噜的说了些什么,然后古曼心不甘情不愿的将那东西送到慕白的小瓶子之中,看来慕白这药准备做什么蛊了。

    按理说我身上的这东西消除之后,我应该是轻松了很多,但是我的心中却是涌上了一股说不出道不明的思绪,我将脚脖子上面的镇魂钉一一拔下,这镇魂钉扎到了皮肉之中,倒是带出了一些血,我随意的将那血冲着地面上一甩,本来这都是一些小事,不该一一描述,但是邹阳看到我将镇魂钉上的血挥到地上之后,顿时变了颜色,那就像是见了鬼一般冲着我大声喊道:“不!”

    我从没有见过邹阳这么慌张的表现,心中一惊道:“怎么了?”邹阳却是猛地回头,朝着我们所处的那墓室地面看去,这地面看起来挺干燥的,而我刚才甩下的那滴血就在邹阳的灯光底下,邹阳似乎是在是在期待着什么不要发生,同时一点一点的往我们来的那个洞口退去,那小心翼翼的感觉就像是怕惊动了什么一般。

    我和慕白见到这样,配合着小心的往后退去,邹阳对我们摆了摆手示意我们先进到那个小洞之中,慕白在最后面反而是第一个进到那里面,我猫着腰钻了进来,就在我就来的那一刻,我突然听到那墓室的地底下传来一阵咯吱之声。

    这声音我们太熟悉了,就是那种诈尸或者是粽子要从棺材之中冒出来才会发生的动静,本来遇到这东西,我们赶紧溜之大吉就行了,邹阳不知道在忌讳什么,居然是咬了咬牙,冲到了墓室之中。我听到背后有动静,连忙抬起身子,头朝下从自己的裆部往后瞧去,这世界都是倒过来的,但是我清晰的看见,邹阳手电灯光之下,我的那滴血液慢慢的渗到了地面之中,而邹阳却是走到那墓室的正中,拿着自己的那把砍刀,飞快的在上面画着什么。

    人都是有好奇心的,我一看到邹阳如此这般反应,加上自恃我们几个不惧怕一般的粽子,就停了下来,看起邹阳干什么,邹阳画了一些图案之后,底下的那动静没有丝毫的减少,反而是越发的密集起来,在我吃惊的目光之后中,我居然是看到那墓室的地面开始一起一伏的,就感觉这地面不是硬地面,而像是一滩烂泥一般。

    邹阳看到这里,一边掏出阴阳镜,一边用那刀在地面上重新加持上图案,但是邹阳的动作越来越慢,而地面的起伏却是越来越快,那咯吱的挠棺材板的声音已经消失不见,现在听到的是哐哐的击打之声。

    邹阳似乎是瞥到了我还没有出去,冲我吼了句:“赶紧走,这是养尸地!”一听到这是养尸地,我立马醒悟过来邹阳为什么进来之后是这般反应了,怪不得呢,所谓的养尸地是指这地面上看起来是挺干燥的,但是掘地三尺,都是一些烂稀泥,如果说是这地方埋死人的话,那没跑了,肯定就成了养尸地了。

    按理说这地方潮湿,尸体在里面会很快的就腐烂掉,但是情况恰恰相反,这尸体在这种地方之下非但不会腐烂,那毛发指甲反而是会继续增长,尸体本来就带煞气,这出来的煞气会将这腐烂的地界弄得更烂,这越发腐烂的沼泽反过来就回馈这尸体,最后就会形成一个循环,一个尸体和环境双和谐的循环,从这养尸地之中出来的大多是一些凶煞至极的僵尸,如果年数到了,成为那最恐怖的魃,据说这东西是飞天遁地无所不能,所到之处天下大旱,故名为旱魃,当然这只是一种神话传说,但从侧面显示出这养尸地的厉害。

    听见邹阳这么说,我更不能走了,这养尸地之中出来的东西,肯定很厉害,邹阳一个人肯定不是他的对手,最关键的是邹阳是想封住他,我这走了,邹阳肯定是不能封住他了,我飞快的退到这球形的墓室之中,将右手贴到眉心,我道:“我只有一击的能力,你快点将这阵法给弄好,他一出来,我们谁都跑不掉。”

    邹阳见状没有办法,知道我说的都是实话,就算我们现在往外跑,迟早都会被这东西给抓住,到时候在那么狭窄的地方对我们更是不利,我突然想起上次在八卦阵中将精血贴在眉心的时候兵符幻化出来来的符咒似乎是厉害了许多,当下不再迟疑,咬破舌尖,然后用左手抹到眉心之上,这时候那兵符也聚集的力量差不多了,我冲着邹阳道:“闪开!”

    邹阳用砍刀在地上勾画了最后一笔之后,灵巧的朝着一边跳开,随后我的兵符幻化的那巨大的光亮符咒就贴到了地上,这东西汇集着我身上还有阳符之中的至阳之气,加上我自身的精血,肯定是威力无比,这明亮的符咒一下子啊钻到那地面之中,我本来想着会发生些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变化,可是那兵符渗到土地之中,居然是静悄悄的,一点都没有反应。

    我纳闷这兵符为什么没有起作用,但紧接着,地面上突然升腾起一股煞气,这煞气之大,出了古尸身上我还是第二次看见这么浓郁的煞气,只不过这煞气朝着四面八方散去,我心中松了一口气,这儿地下那种这口气暂时是吐了出来,想要凝聚出令一口气,还需要一些时间了,邹阳见状砍刀划破自己的手指,然后在那砍刀之上抹了一把,将那刀刃之上粘上鲜血,随后在地上画起了阵法。

    邹阳画的东西跟师傅不一样,师傅画的是那种符咒,邹阳画的是阵法,当时就说过,师傅是正一教,邹阳是全真教,邹阳用自己的血画了一个封印的阵法,对着我点了点头,示意可以了。

    我看了地上那古怪的团一眼,钻进了那通道,此地不宜久留,刚才我的血已经是将养尸地中的那东西给弄醒了,邹阳虽然短时间的封住了他,但是时间一过,这主要是回过那口气来之后,自然能冲出邹阳的封印,但那时候我们肯定也出了这个狭窄的通道,到时候地界一大,我们的生存机会也就大了一些。

    我便往外面爬的时候,我就想明白了为什么邹阳说这里暂时是安全的,有这么一个凶煞的地势,那些冤魂自然不会赶到这里来触霉头,关键是在这煞气掩盖下,他们根本找不到我们,我们钻出来的时候,慕白已经在外面等着我们了,他道:“你们怎么才出来?我刚才看见了那些带着铁链子的鬼魂朝着那边跑去了。”说着慕白指了指我们这山洞之中最后剩下的那个通道。

    我听慕白这么说好奇道:“你看见他们了,他们没有攻击你么?”慕白道:“我就看见他们的一个影子,况且,他们口中一直说着‘嬴政’,看起来似乎很忙,没有发现我。”我听了心中一苦,这些东西还真是执着啊,只是想讨我身上的债!

    我问道邹阳:“怎么办,我又没办法出手,你们两个也消灭不掉这些东西,关键是他们主要是伤到了我一点,我就会死的很难看。”我说的是实话,那女鬼就是一条胳膊,就把我逼得如此,要是让他们追上了我,那可就真的是完了。

    邹阳还没说出个主意来,我耳边就传来一阵催命的声音:“嬴政,嬴政……”看着是这些东西感觉到了我在这里,找了出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