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三百三十三章 惧怕
    我心中想到这东西显然是感觉到我的存在,所以是找了出来,这可不是一个好找兆头,趁着那东西还没有追出来,我们面前就剩了两条路可以走,一是直接顺着我们来的道路回去,但是回去还不一定能出去,因为我们进来的时候那巨石可是压在我们进来的那洞口之上的,二是进到那个刚才看了一眼的山体缝隙之中,虽然我们往里瞧了一眼,估摸着是一条死路,但事实谁都不知道。

    其实还有最后一条路,那就是将古尸之魂给招来,带着一帮军魂将这些东西给灭掉,但是只剩下了两次召唤古尸之魂的机会,我是很舍不得,我将我的想法跟邹阳和慕白说了,邹阳摇了摇头道:“还有一条路。”说着邹阳将手中的阴阳镜拿了出来。

    慕白一看这架势,摇了摇头,重新戴上那收起不久的面具,掏出那白骨刀然后召唤出古曼童,意思不言而喻,我叹了一口气,最终还是要硬碰硬啊!罢了,我倒要试试,这因果报应是怎么个报应之法!

    我从百宝囊中摸出几张黄符,这黄符是我自己抽空画的,只是简单的驱邪符,跟师傅那种五鬼符比起来差的远了,我刚掏出这符来,在那我们第三条通道之中就叮铃铃的钻出来一个身穿囚服,脸上五官扭曲在一起的降兵鬼魂,这第一个看到我之后,立马发出一声尖叫:“嬴政!”这声音很是刺耳,听在我耳朵之中就像是被扎耳膜一般。

    这第一个钻出来的降兵鬼魂见到我之后,猛地朝我扑来,但是他忘记了他脚上还拴着一条铁链,刚一跃起,叮铃的一声,他就扑到在地,见到这东西我眼中一寒,对着邹阳他们道:“我先试试怎么个因果报应!”说罢我抽身朝着那跌刀在地的降兵鬼魂跑去,手上的尖刀和黄符一同张起,想着搭载着鬼魅身上。

    邹阳和慕白两人见到我冲上了,当先不再迟疑,这鬼魅现在卡在那通道之中,对我们来说更是一个好消息,因为他们虽然人多,但只能跟我们打上的只是两三个,其它的都在后面卡着。

    我将尖刀和黄符先后贴到那东西身上,还不见他有什么反应,当尖刀词进这东西的身体之后,我身子猛地一颤,一阵剧痛从胸口之上蔓延出来,那感觉就像是我被刺中了一般,我低头一看,发现那降兵鬼魂冲我咧嘴一笑:“嬴政,还我命来!”说着作势朝我扑来,我连忙急退,身上的那股剧痛让我清醒了过来,天道不可违,因果不可乱,我他娘的还整不死他的时候自己就会被这定律给弄死!

    邹阳看到我的表现之后,一把将我拉到后面,然后手上的砍刀急挥冲着那倒在地上的鬼物砍去,饶是这刀有破煞的功效,也只是砍到这鬼物身子之中一半就砍不下去了,邹阳眼中寒光一闪,阴阳镜朝着那鬼物头上照去,然后松开那把砍刀单腿来了个下劈狠劲的踹到了那卡在降兵鬼魂身体之中的刀柄上,随着邹阳这帅气至极的一招,那降兵鬼魂硬是被他从中间给劈成了两半!

    我现在看出来了,这鬼物虽然怨气极大,但是那脚上的铁链极大的克制了他们的怨气,因为这东西生前就是秦始皇下令给他们戴上的,到了阴间之后,他们居然是没有弄开,这东西阳间管着他们,到了阴间同样克制着他们!

    所以这一个鬼物看起来挺厉害,但还是被邹阳给生生的活劈了一个,看来是我们高估他们的能力了,这东西果然是只针对我自己的,邹阳这样将其给劈了也不见邹阳有什么异样。

    邹阳在这处理掉这个鬼物的时候,慕白也冲到了那第三条通道的门口之处,我拿着捡起地上的手电帮他照着,发现那些鬼物似乎是很惧怕慕白一般,那在门口的几个降兵鬼魂虽然很想冲出来,但是见到挥舞着几寸长的骨刀的慕白,还颇为忌惮,但是忌惮归忌惮,这些降兵最终还是忍受不住心中的那股怨恨之意,最前面的那两个鬼物冲着慕白冲去。

    慕白和古曼童同时而上,古曼本来就是厉鬼中的厉鬼,怨气虽然比起这些降兵鬼物小了一些,但是能力丝毫不比他们差,最关键是,这古曼身上吸取了那巫蛊诅咒的能力,实力更是上了一大截。

    邹阳恰好这时候将那歪倒在地的鬼物给活劈了,跟慕白他们一起并肩作战,看着他们三个堵在门口威风凛凛,那些降兵鬼魂虽是凶厉,但是根本闯不过来,我心中略微的安定了一下。可是还不等我安定,我眼前一花,然后感觉一股普天盖地的怨气冲着我扑来,我慌忙往旁边一滚,避开了这东西。

    我滚开的时候,用眼角一扫,发现在我原来的地方趴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女鬼,就是这个女鬼,就是那个将她胳膊插进我的腿中的那个女鬼!我现在已经是顾不得理会她是怎么来的了,连忙站起身来,祭出阳火,对着那东西道:“你别过来,我有阳火,一把火将你给烧个魂飞魄散!”

    那女鬼见到我祭出了阳火,原本是上扬着的头立马是惧怕的低了下去,整个身子往后缩了缩,我心道我可以不战而屈人之兵啊,还不等我得意,我突然感觉背后毛毛的,感觉是有什么东西死死的盯着我一般,我下意识的挪动了一下身子,可就随着我一挪动身子,一个东西居然是从我身后扑来,扑到我刚才站立的地方,我定睛一看,发现是刚才那个被邹阳劈成两半的鬼物!

    这东西居然没死,现在他从肩膀开始,一直到脚除了一个完整的头之外,身子都剩下了一半,这居然还能活着,不过等我的目光到了他的脚踝之处,我猛地意识到这东西只有一只脚,没了锁链,我说呢!没了锁链这东西就算是剩下一半,我也不是对手!

    一看见这两个趴在地上的两个鬼物,我稍微怔了一会之后,连忙是朝着邹阳那边跑去,话说现在我的胸口还是刺痛着呢,虽然没有真的受伤,但那疼痛的感觉就跟真的受伤没有区别。我边跑边对着邹阳喊道:“后面还有两个猛的!”

    邹阳他们两个回头一看,脸上都是露出了吃惊的面容,甚至脸上还有一些惊恐,我觉得的事情有些不对劲,连忙回头一看,发现刚才那趴着的女鬼还有那一半的降兵鬼魂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有这两个组合在一起的怪物!

    这两个鬼物粘连在一起,女鬼没有腿,现在这两个东西黏在一起之后,就用那被活劈的鬼物的那条健全的腿支撑着,两个东西往前一窜冲着我们跳来,那黏在一起的两个头同时发出一男一女的尖叫:“嬴政,纳命来!”

    被他们两个这么一喊,我的心脏又像是被什么东西抓住了一般,身子不能动弹,关键时候邹阳在一旁猛地将我拉起,两人刚滚到一旁,那两个组合在一起的鬼物就落在我刚才停留的位置。

    但随着邹阳这一离开,慕白和古曼两个人就挡不住那洞口的那些降兵鬼魂了,慕白见情况不妙,连忙收起古曼退了下来,而那些鬼物这时候就像是决堤的洪水从那通道之中冲了出来,为首的就是那个粘连在一起的怪物。

    我发现没了锁链的那个怪物身上的怨气几乎到了肉眼可见的状态,估计这东西自己就能打我们三个了,这些东西没了锁链控制每一个都是高渐离!

    那些鬼物冲出来之后,没有丝毫的停留,嘴中高喊着:“嬴政,嬴政!”就冲我们三个冲来,看着这些东西冲来,我将右手阳符祭起,不能再耽搁时间了,Gina去向还不明,要是让他拿了九州鼎,我们就功亏一篑了!

    正在我想着将古尸之魂给召唤出来的时候,面前那些气势汹汹,怨气滔天的鬼物都是在我们面前三米的地方停了下来,看他们的眼中,似乎是充满着忌惮!我看了看邹阳和慕白,我们三个人谁都不像是能让他们忌惮的主啊,难道是我想要召唤古尸之魂将他们给吓到了?

    就在我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却发现在我身边的邹阳冲我开始使眼色,嘴巴一开一合,我仔细一看,发现他说的是:“不,要,动。”说着他的眼珠子超后瞄了瞄。

    看见邹阳这幅表情我心中咯噔一下,背后有东西,我强忍着想要回头的冲动,这背后是什么东西,为什么我一点感觉都没有,能让这些降兵鬼物忌讳的还能是什么?这时候在我的右边突然发出一阵生硬的话语:“哎,他们都不动了。”

    这句话简直就像是导火索一般,刚刚寂静下来的山洞之中轰顶的一声炸开了锅,我这时候闻到到背后传来阵阵的异香,并且感觉到了那扑天盖地的煞气,我想都没想,身子朝着慕白扑去,因为我感觉到了,那煞气的目标就是这慕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