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三百三十四章 开鬼门
    我将慕白扑到在地,恰好我们两个落地的位置是众囚鬼的位置,本来以为这些囚鬼会朝着我扑来,可是当我们两个过去的时候,却是发现这些囚鬼拼命的往后挪动着身子,见到他们这般反应,我几乎是下意识的回头将尖刀给刺出。

    噔的一声,尖刀似乎是冲到了什么坚硬的东西之上,这时候我也回过头来了,看见这东西,我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应该是一个粽子吧,我面前就然是一个赤身**的人,他浑身上下不着一丝,最诡异的是他全身上下居然是呈透明状,能看见身子里面那红呼呼的血肉还有纹络纵横的血管,这东西看起来真是恶心。

    更要命的是这‘人’头上长着红色的渗人毛,从脸上,鼻子上甚至眼珠子之中都钻出这种红色的尸毛,光是这种卖相就知道这东西肯定不是善茬。

    现在我的尖刀正刺在他的胸口之处,虽然看不到它的眼睛,但是我现在就像是被毒蛇盯住了一般,虽然心中害怕,但是更多的却是憎恨和厌恶,这粽子似乎是没料想到我会刺他,慢慢的低下了那像是刺猬一般的头颅,不解的发出咩的一声叫声,然后轻描淡写的胸口的将我的那把尖刀捏住,然后轻轻的一拽。

    我发誓这东西做这些动作的时候都是轻轻的,但就这这么轻松的一拽,我的身子就丝毫不受控制的向着这东西扑去,眼看着我就要和这东西来个亲密的接触,又看到这东西的尊荣,我忍不住的嗷嚎一声叫了起来。

    可是随着我这一声叫唤,让人大跌眼镜的事情发生了,我前面这粽子浑身猛的抖了一抖,似乎是受到了惊吓一般,身子猛的超后缩去,它手中的那尖刀在慌乱之中也是的一下掉在了地上,这声脆响却是让这粽子更慌张了,咩的叫了一声,忽的卷起一阵风,快若闪电的冲到了那洞穴之中。

    不光是我们三个,就连那一种囚鬼也是看呆了,这凶厉无比,煞气冲天的僵尸就是这么一个德性?还他娘的旱魃,估计连个白毛粽子都不如吧,就在我们这群人怔怔看着那粽子消失的洞口的时候,那粽子小心翼翼的从洞口之中探出了头,一看见我们还在看他,立马吓得又缩回了进去,这可是养尸地出来的千年大僵尸啊,不要这个德性好不好!

    见到这粽子缩了回去,我背后的那些囚鬼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那两个粘合在一起的鬼物又是重新冲着我扑来,邹阳看到情况不对,用阴阳镜一罩住那东西,然后捏了一个奇特的法决,将手中的砍刀扔在地上,那粘合再起的鬼魅被邹阳稍微一定的当口,邹阳那奇特的印决一下子打在它们两个的身上,邹阳打的地方颇为刁钻,恰好是这两个东西粘合在一起的地方。

    被邹阳这么一打,这两个东西如遭重创,身子从中间分开,落在地上,邹阳脸上寒光一闪,那图腾之兽从脸上钻出,冲着那只有半边的东西咬去,那被活劈的东西自然不甘示弱,跟那红色的光团相互僵持起来。

    慕白这次直接将古曼童加持在自己身上,像是打斗笠人那次一般,战斗力直接上了好几个档次,看着邹阳和慕白两人在前面拼命的阻挡着这些鬼魅,我心中十分的难受,这两个人都遭的是无妄之灾,这些东西都是朝着我来的!

    恰好这时候那没有腿的女鬼在地上飞快的朝着我爬来,嘴中凄厉的喊道:“嬴政,嬴政纳命来!”随着她的这尖叫,我的心脏一抽一抽的,我冷冷的看着她,任凭这东西朝着我爬来,她见到我没有逃窜,眼中疯狂的喜悦神态猛闪,似乎觉得自己即将大仇得报,心中满满的都是快慰。

    我喃喃的对着即将扑到我身上的女鬼道:“我上顶天,下踏地,中间堂堂正正的做人,我活了这么大,从来没有做过一件伤天害理的事情,嬴政的罪孽,凭什么,凭什么由我来承担?”我的话声音越来越大,那女鬼听到这话之后,似乎是一愣,但紧接着张开嘴巴,露出一张血盆大口冲着我扑来,我看着她扑来,怒吼了句:“凭什么!”

    但是这句凭什么,丝毫没有阻止这女鬼向我扑来,我的脖子一痛,感觉就像是被咬断了一般,从脖子之上那刺痛一下子蔓延到了我的全身,差点让我昏厥过去,但这股刺痛带着一种阴寒的冰凉,偏偏让我这时候的意识很清楚,不能借此疼晕过去。

    邹阳和慕白两人听见我的这句凭什么,回头一看,恰好看到了我被这女鬼给咬上脖子的场景,两人目眦尽裂,同时向我扑来,但是他们动作一慌,那几十个囚鬼逮住机会,邹阳他们一下子陷入到了困境当中。

    我的眼睛看这世界朦朦胧胧,这就是因果报应吗,我现在冤死了,我下被子找谁报仇去,去你大爷的因果报应,我命由我不由天,假使明若天定,我就破了这个天!我眼睛中寒光一闪,阳火祭出,狠狠的将那在我脖子之上的女鬼给耗了下来,阳火虽然烧在女鬼的身上,但那上的灼烧之感却是丝毫未减的在我身上蔓延,我强忍住这感觉右手使劲卡着这女鬼的脖子,从百宝囊中掏出一张黄符,贴在她的脑门之上,然后将其仍在一旁,我冲着邹阳吼道:“你们帮我挡一分钟,就一分钟!”

    说着我从身上掏出几张黄纸,邹阳他们两个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要不是这囚鬼身脚上有铁链牵制,我们三个早就成了这些鬼物腹中的食物了,我现在脑子中形成了一个疯狂的念头,我要将这些东西同时打进地狱,你们不是从鬼门中来吗,我现在大开鬼门,将你们送回去!这阵法符咒师傅在给我留下的笔记之中记载过,师傅第一次超度那些亡灵的时候就是将鬼门给打开,但是这阵法有一致命的缺陷,就是损阳寿,师傅那次差点就因为这个出事,后来还是因为那颗人参精给吊回了命。

    但是这一切都不重要了,这些狗杂碎已经欺负到了我的头上,我平白无故的受这么大的冤枉,我不能忍了,关键是邹阳和慕白两个人快顶不住了,我不能让两个人出事,我说不能!

    我掏出那本线状的笔记,然后拿出几张黄符,比这上面画起来,这次我没有朱砂毛笔,我直接咬破自己的指尖,我的道行没有师傅深,只能靠自己的精血来提升这符咒的威力了,这画符的活计我一直没有放下,抽空就会拿着这笔划两下,大概也是因为这次精神高度紧张的缘故,我居然是接连画了四张符,这符是《荐拔冥途符》,专门用来开鬼门的,师傅上次直接用道法将鬼门撕开,我没有那本领只有靠符咒开鬼门。

    我将其中的一张符咒贴到地面之上,然后又将另一张符咒贴到自己的眉心之上,按照师傅所教的,保守元一,将自己的全部杂念祛除身体,口中朗喝道:“

    茫茫酆都中重重金刚山

    灵宝无量光洞照炎池烦

    九幽诸罪魂身随香云

    定慧青莲花上生神永安!”

    这是《破地狱咒》,据说这个咒练得高深之后,地狱之中的一切恶鬼都会在这咒语之下瓦解,我现在还没有这个实力,只能用这个咒语压制一下这众多的囚鬼,我反复喝道这几句咒语,并且一声比一声大,到了最后,整个山洞之中到处充斥这我的这句道喝,那些囚鬼听闻这咒语之后,动作都是慢了下来,脸上出现了痛苦的表情,而我现在的情况一点都不比他们好,他们受的我同样在承受,关键是我承受的还是这些所有的囚鬼痛苦的总和。

    我咬紧牙关,接连念了九次,脸上的肤色都变成金黄,远远看去就像是一座小金人一般,我强忍住昏厥的念头,口中喝道:“自古阴阳两相隔,鬼魅亡灵渡鬼门,尔等还不速速归位!接引何在?”

    随着我这句接引何在,我身上猛地就像是有什么东西被抽走了一般,虽然不痛不痒,但是我心中猛地一沉,猜到了逝去的是什么,我这句话说完,东北角上猛地刮起了阴风,这阴风中心有一个大大的漩涡,而这漩涡,正在慢慢的张开,里面露出了一闪古朴的,雕刻着众鬼的大门,我现在眼前已经是一抹黑了,只是靠着心中那口不甘的气来支撑着,看到鬼门降临,我大喝一声:“开!”

    随着我这声音,那鬼门慢慢的露出了一丝缝隙,这缝隙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是就从那小小的门缝之中传来百鬼啼哭的哀嚎之声,我看着那开的一点点的门缝,心中苦笑不已,身子筛糠似的颤抖起来,快点啊,接引呢,我撑不住了!

    我现在看那鬼门漩涡已经出现了重影,而它底下的那些囚鬼现在虽然是一动不动,但眼睛之中的怨毒之光还是死死的盯着我,我知道他们在等我筋疲力尽的那一刻,等着反扑的那一刻,不单单是眼睛中出现了幻影,我的胸膛之中就像是烧着了一般,整个嗓子都是火辣辣的疼,努力的吱了一声:“接引归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