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三百二十五章 欺人太甚
    我这声音虽不是气若游丝但也差不多少了,随着这话,从那门缝之中嗖的伸出一条巨大的胳膊,还不等我看清楚,这条胳膊就一闪而没,消失的连同那一种囚鬼,虽然我现在眼睛看不清楚,但是能感觉到这是洞之中的那股阴寒的怨气消失不见,我浑身一松,眼前一黑,身子朝后仰去,迷离间,依稀看到自己头上伸出来一个毛茸茸的大脑袋,随后我就不知道了。

    我是被一阵嘈杂的声音给吵醒的,我慢慢睁开眼睛,刚想说话,谁知道自己的嘴一下子被捂住了,黑暗之中看不出是谁,我会意的点了点头,示意这个将手拿下来,我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哪,但能听见前面传来争吵的声音:“你把他带来干什么,万一要把秦关他们引来怎么办?”

    一女子冷冷的道:“本来他们就有人皮图,当然能进来了,再说,我逮住他有用,将来给他奶奶换东西,想来他奶奶老来丧子,应该是挺宝贝这个孙子的吧。”刚才说话的那个男子还想说什么,却是另一个女子道:“不要吵了,准备好了将这个鼎给弄出去就得了。”这女子话音刚落一个咳嗽的声音传来:“咳咳,赵家丫头说的对,将这东西赶紧弄走才是王道。”

    这老头说完这话其他的人都不敢说话了,我这脑子刚清醒过来,耳朵中还嗡嗡作响,一时间没有听出这到底是谁的,不过第一个女声较为熟悉,好像是Gina,我们现在是在一块巨石后面,下面亮着光,这个地方倒是挺安全,我尝试这往下探了探头,看到那下面有好几个人,而他们中间是一个用铁链子锁住的不到半米的金黄色小鼎,这鼎看起来就是很端庄大气,一股凝重的气息从上面传来,和人皮图上画的没有什么差别,应该就是那九州鼎了。

    除了这九州鼎和站着的这些人之外,我还看到了在角落里被绑着的一个人,我定睛一看,这被塞住嘴巴,五花大绑的人不是兔子又是谁!兔子这时候恶狠狠的盯着一个女子,看他的气色,应该是没有多大的事,我顺着兔子的目光往前看,发现兔子盯着的是Gina,而Gina身边那几个人都是蒙着斗笠。

    听他们的口气好像弄走这九州鼎好像是颇为艰难,,这样正好,我们来个黄雀在后,我小心的将头给收了回来,省的他们发现,我左边好像是邹阳,不对啊,这块石头之后就我和邹阳,怎么不见了慕白,莫不是他遭了意外?

    我又想起自己再晕倒的时候好像是看见了那养尸地中钻出来的粽子,难道……我不敢想了,慕白跟我们在一起的这几天,我已经是把他当成了兄弟,我当初请他来到动机本来就不是多么的光明正大,要是他真的遭了意外,我怎么对得起人家救我师父啊!

    我这胡思乱想的时候,旁边的邹阳忽然颤动了一下,我忍住心中的悲痛,悄悄的将头伸了出去,邹阳是看到了什么,可是等我将头伸出去的时候,我不由的呆住了,我说威慑么冷静如邹阳还能颤抖呢,在底下那火光之中,我居然是看到了两个女的,这两个女的我几乎是忘记她们的摸样了,这俩人就是当时在不死村中失踪的那僵尸妹和雨飘雪!

    我从上面往下看去,由于视角的原因,总是觉得这两个人怪怪的,走起来就像是机器人一般,脸上也是丝毫没有表情,我仔细距离太远,我也看不出她们两个身上到底是有没有命灯,这两个人按说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啊,那些不死村中的人都是见到太阳光就死,除非是躲在他们特定的那建筑之中,我心中一动,突然想起邹阳来了,难不成,这两个人跟邹阳一样,都是被斗笠人给弄出来的?

    想不到这次找九州鼎居然会来这么多的人,等等,那个赵丫头难不成是赵博士?我拼命的往下找去,顺便看了看兔子,要真的是赵博士,兔子估计心中会很难受吧,可是我扫了好几遍,都没有看到这赵博士的踪影。

    底下的众人似乎是在布置一个很繁杂的阵法,这些斗笠人不时的拿出一些黄符贴在地上,我是一点都不敢小瞧这些斗笠人,他们同时会巫术和道术,很是厉害,这些斗笠人在忙碌的时候,我心中暗暗的衡量了一下,这次恐怕是凶多吉少了,我们现在就我和邹阳俩个人,就算是召唤出古尸之魂来,恐怕也架不住这些斗笠人和Gina还有赵博士这些人攻击,那就耐心的等等吧,反正我现在多休息一会,就能恢复一些力量,待会肯定有一番恶战。

    我和邹阳两人小心的再石头后面养精蓄锐,底下的这些人来来回回的捣鼓着什么,不时的低声交流几下,这时候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出现了:“臭小子,你看什么看,Gina也是你看的吗?”我一听这话,头立马伸了出去,这话只是朝着兔子说啊,这***要欺负我的兄弟了!

    我伸出头一看,发现兔子身边站着一个身穿斗笠人的人,正在冲着兔子指手画脚的骂着,那不可一世的样子仿佛天底下就他是个人一般,兔子没有理会他,还是冷冰冰的看着前面的Gina,这个斗笠人见状,感觉自己脸上无光,将头上的那斗笠一揭,扔在地上,额狠狠的道:“老子给你说话呢,你没听见吗?”

    兔子这时候收回目光,瞥了这个人一眼,那目光就像是在看一个跳梁小丑一般,其中的讥讽之色不言而喻,那人本来想着在Gina面前表现一翻,欺负一下老是盯着Gina的兔子,谁料兔子根本就不摆这杂碎,让他颜面尽失。

    那斗笠人见到兔子用这般目光看着他,顿时眼中寒芒一闪,从包中掏出一个红色的小葫芦,恶狠狠的道:“我让你猖狂,我让你瞪Gina,老子就让你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说着他从葫芦之中掏出一条黑色的小虫子,看起来像是蚰蜒,那条虫子在这斗笠人手中扭来扭去,无数条腿凌空蹬着,这东西不时的还将口器打开,看起来颇为吓人。

    那人脸上涌起一种变态的红晕,自言自语道:“我最恨比我帅的人,你一个大老爷们居然长这么白的脸,今天我就让我的宝贝将你的脸给弄花,哈哈……”说着这人就像是疯子一般的笑了起来,这时候那洞中除了正在忙碌的那几个斗笠人之外,其它的都看着这个疯子斗笠人,那老者咳嗽了两声道:“宝宝,算了吧。”

    那少年听了之后猛地回过头来,歇斯底里的道:“算了,什么算了!”说完这话,他又转过头去,奸笑道:“我就要看别人的脸变花的样子!”说着他作势将那蚰蜒放到兔子的脸上,而老者被这‘宝宝’一训,叹了口气,不再说话,似乎是这宝宝的地位不低。

    看到这人就要将手上的蚰蜒放到兔子脸上,我心中怒火中烧,身子一动,就要跳下去,但是身边的邹阳牢牢的拉住我,不让我动弹,就在这时,一个女子娇斥道:“李宝宝,你干什么!”我抬头看去,居然是一个带着斗笠人的发出这般声音,这斗笠人是个女的?

    李宝宝一听这女子说话,立马阴阳怪气道:“唉吆,赵博士,怎么了,喜欢上这个小白脸了?”一听是赵博士,底下的兔子立马睁大了眼睛,一脸不相信的看着那围着严严实实的人,那赵博士一听这话,冷哼了一声,道:“喜不喜欢就不劳你费心了,我知道,你要是再对这人动手动脚,这九州鼎,你们谁都别想拿走!”

    听见赵博士这么一说,李宝宝眼中寒光一闪,权衡了一下,最后只好冷哼了一声,将那蚰蜒收了起来,冲着兔子踢了一脚,骂道:“算你这狗杂种走运。”他这一脚直接是踢在兔子的面门之上,顿时将兔子鼻血给踢了出来,我心中的怒火就快要忍不住了,这个畜生,我要将他千刀万剐!

    赵博士一见这样,冲着李宝宝道:“你若是再敢动他一下,你试试!”李宝宝哼了一声,没有理会赵博士,他看到Gina也朝着这边看来的时候,脸上立即浮现出一张谄媚的表情道:“Gina,你别生气,你看,我帮你出去了!”Gina冲着他微微一笑,娇声道:“谢谢宝宝哥了。”这声音说的既柔且媚,听得李宝宝骨头都酥了,那看着Gina的眼睛都直了!看着李宝宝的这幅尊荣,Gina脸上厌恶的表情一闪而过,随即恢复了常态。

    赵博士走到兔子身边,拿出一张纸,给兔子擦了擦鼻血,然后轻声叹了一下,站起身子,而兔子的眼睛,一直都没有看赵博士,只是木然的看着前方,在上面看着兔子的这幅表情,我心中怒火中烧,李宝宝,这是你自找的,你伤我兄弟,我一定要让你十倍百倍奉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