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三百二十六章 老疥
    我心中怒吼道:“李宝宝,你伤我兄弟,我定要你十倍百倍奉还!”我收回头,不再看,生怕自己一个忍不住冲了下去,邹阳见我气的胸膛一上一下的,将手搭在我的肩膀之上安慰我,那李宝宝弄了这出之后,不在说话只是一个劲的像是苍蝇一般,围着Gina转。

    过了约摸十分钟,底下一个男子突然惊叫道:“大长老,你快看,这是什么东西?”这话说完,底下的那些人又开始纷纷攘攘的议论起来,我现在没有兴趣看着东西,脑子中满满的都是兔子受委屈的画面,可身边的邹阳却是探出头去,看了那东西之后,轻轻的推了我一下,示意我去看。

    我不情愿的伸出头,朝着那下面看去,只见众人在九州鼎的附近小心的围了一个圈,个个伸着脑袋翘首以待的冲着里面望去,我瞥了一眼兔子,发现他这时候也不发呆了,正在从这些人的缝隙之中往里看去,见到这里,我的心情好了一些,这才看起那九州鼎上面的东西来。

    这东西巴掌大小,正趴在九州鼎的鼎耳之上,浑身灰不拉几的,看起来脏兮兮的,也就是这层灰不拉几的皮肤,才让这些人一时间捉摸不到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Gina开口道:“这好像是一个活物……”Gina还没有说完,李宝宝就跟着道:“是活物,是活物,Gina真是慧眼如炬啊。”这个臭不要脸的,还能在会拍马屁一点吗?

    那斗笠人的大长老咳嗽了一声道:“我们当日来的时候,大祭司曾经嘱咐过我,要小心守护九州鼎的东西,莫不是这就是那守护的神兽?”李宝宝听到:“我爹说的,我怎么不知道,就这东西,还神兽,那我还不是齐天大圣了!”

    说着这话,李宝宝就伸手冲着那东西摸去,偏偏李宝宝离得最近,他又是骤然出手,众人来不得阻止,他的手就碰到了那灰不拉几的东西之上,那个大长老大叫一声:“宝宝,小心!”可是一切都晚了,李宝宝将手碰到那东西之上,就听见‘未哇’一声蛤蟆叫声从那灰不拉几的东西身上传来,随后这东西身上喷出一串乳白色的液体直接溅射到了李宝宝的手上。

    这东西简直就像是浓硫酸一般,刚碰到李宝宝的手,李宝宝的那手就开始嗤嗤的冒起了黄绿色的烟气,眨眼之间那李宝宝的手就露出了森森白骨,直到这时候,李宝宝才是杀猪一般的惨叫起来,众人都是慌了,谁也没料想到这么一个小小的东西居然是有这么厉害的毒,关键时候赵博士走过来,看了那还咕噜咕噜正在腐蚀的手,对着李宝宝道:“这手保不住了,要想活命要切下来。”

    那李宝宝也倒是一个狠辣之人,尖叫着,从背后抽出一把弯弯的腰刀,闭上眼睛猛地朝着自己的右手腕砍去,刀起手落,李宝宝那手腕之处涌泉般的喷出鲜血,随即这李宝宝这时候反倒是不叫了,只是浑身颤抖的捂住那手腕,要紧牙关,不自觉的晃动着脑袋呜,呜的低吼着,就像是一头受伤的狼。

    这事情简直就是从一瞬间发生完的,前后不到三十秒钟,许多人还从震惊之中没有醒过来,那李宝宝低声吼道:“快…快给我包扎!”说了这话之后,众人才纷纷醒悟过来,手忙脚乱的给他包起来,好在他们都是玩蛊的行家,自然有方法将血止住。

    等我看到这李宝宝居然又勇气将自己的手给砍下来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人肯定不是一般人,想来刚才那些行为都是故意做出来的,只是不等我想清楚,地面上又是传来一声‘未哇’的声音,这声音清脆响亮,显得极其扎耳。

    随着这声未哇的叫声,那大长老冲着众人喊道:“散开,赶紧散开!”其实不用他吩咐,众人认得这东西的厉害,纷纷绕开,只有那僵尸妹和雨飘雪两人还是愣愣的呆在原处。

    众人散开之后,就完全露出了九州鼎和它上面那灰不拉几的东西了,这时候那灰不拉几的东西忽的从鼎上一跳,跌落在地上,它跳的动作很是诡异,只用后腿发力,并且随着这一跳,它身上那灰不拉几的东西都是纷纷散开,露出了它真实的面貌。

    这东西身上那层脏东西去处之后我才看清这到底是什么,这感情就是一直丑陋的癞蛤蟆,身上鼓起的疙瘩一个挨着一个,那灰白的条纹在身上随意的出现着,最诡异的是,癞蛤蟆头顶之上居然是有一个红色的斑点。

    那大长老看见这蟾蜍之后居然是双眼放光,嘴中喃喃道:“老疥,居然是老疥……”虽然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但是看这大长老的样子不难推断出,这个剧毒的东西,是个宝贝,此时李宝宝刚好包扎完止住了血,听见大长老这么说,将身边的人一推,眼中露出贪婪的光芒道:“大长老,你可真的看清楚了,这是蛤蟆老疥?”

    大长老点了点头道:“错不了,错不了,你看它头上的那红色的印记,哪能错了!”李宝宝一听这话,顾不得手上的疼痛,有些病态的道:“这是我发现的,这是我的!我的手都被他给毁了!”大长老听见这话,脸上表情一变,随即恢复了常态,皮笑肉不笑的道:“是,是都是宝宝你的,那你去抓吧。”

    不知道他们所说的这老疥到底是什么,李宝宝有些颤抖的从自己的那百宝囊掏出一个葫芦,然后用一个胳膊夹住,另一个手拧开盖子,胡乱的将里面的蛊虫倒了一地,直接将这葫芦扔了一地,也不管这葫芦了,而是将那些蛊虫冲着老疥扔去。

    原本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那个老疥似乎是闻到了那蛊虫的味道,睁开它的眼皮,未哇的叫了一声,随即跳着往前走来,红色伸头一伸,将那蛊虫卷到嘴里。李宝宝脸上露出狂喜的表情,那蛊虫一条一条的冲着老疥扔去,他旁边的大长老此时脸上一阵白一阵红,阴晴不定,尤其是看到这老疥一点一点的冲着李宝宝跳来的时候,脸上更是露出狰狞的神态,看着样子,我就知道,肯定有事情发生了。

    那老疥就快到了李宝宝的身边,这时候满头大汗的用一只手将自己的百宝囊打开,然后将自己身上带着的一个小金首饰摘下来,冲着那老疥晃了晃,一下子投进了自己的百宝囊中,而那老疥见到那金黄色的东西随即跳起,一下子也跟着跳了进去,民间自古就有蟾蜍纳金这一说,看来并非是空穴来风,看着架势,这东西听贪财的。

    直到如此,李宝宝将那老疥收了起来,喜笑颜开,似乎连自己身上的那伤都忘了,大长老终于像是下了什么决定一般,叹了口气,走过来拍了拍李宝宝的肩膀,道:“宝宝,恭喜了。”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竟然看见这大长老手中一道黑光闪出,没入到李宝宝的身体之中。

    大长老说完这话,扭过头来,对着众人道:“时候差不多了,准备破阵,这九州鼎,闪失不得,希望有了这东西就不用惊动这守护的神兽了。”我不知道他口中所说的神兽是什么,难不成这世界上还真的有所谓的神兽?

    听了这话,Gina将那黄匣子拿了出来道:“当年皇军杀了这么多的人,集了这么多的煞气,怨气,应该是足够了,可惜祖上没时间,要不,早就将这九州鼎给拿下了,那时候,这华夏大地的主人还不一定了。”大长老道:“好说好说,等我们用完之后,这九州鼎自然给你们一族,到时候华夏姓甚名谁跟我们没有关系了。”

    李宝宝一直是在摆弄那个百宝囊,听见这话之后含糊的道:“对Gina,你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

    大长老听了这话之后,眉头一皱,对着Gina道:“还请Gina小姐将这东西打开,行不行的,我们总要试试。”Gina点了点头,将那贴满符咒的黄匣子给拿了出来,然后对着大长老道:“当年皇军是用鼠力大神做的法,我现在要请鼠力大神上身,接下来发生什么事,还请大长老照顾一下。”

    大长老点了点头道:“那是,Gina放心的弄就行,你且将这怨气放出,到时候一切都交给我了。”Gina点了点头,然后盘膝坐下,想不到Gina居然也会一些道术,这倒是有些稀奇了,Gina刚刚盘膝坐好,就听见那大长老猛地喝了一声:“什么人出来!”

    我这心一跳,被发现了?老子早就忍你们好久了,想着我就要跳出去,但是忽然觉得不对,那大长老虽然口中喝着,但是眼睛丝毫没有朝我们这边看来,Gina不解的看着大长老,大长老接连喝了几句之后,发现这山洞之中没有异象,冲着Gina微微一笑道:“没事,老夫就是试试有没有人,看看秦关他们进到这里了没。”

    我心中暗骂一句老狐狸,差点就找了他的道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