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三百二十九章 卖萌的旱魃
    我一听这是慕白的声音,刚想冲着他喊:“赶紧走,这里不安全!”的时候,就看见他摇摇晃晃的从那边上那通道之中走了出来,为什么说他是摇摇晃晃的呢,因为,因为他胯下居然是骑着那头上长着尸毛,浑身看起来血肉模糊的那个大粽子!

    我不知道这场面该是怎么形容了,这慕白现在怎么是拉风两字能形容的呢,这也太牛逼了吧!他胯下的那东西可是丝毫不比古尸差的粽子,号称是旱魃的老祖宗啊!不光是我,就连所有的那些斗笠人都震惊了,这斗笠人养粽子,看到这慕白胯下的那粽子自然是能认出这是什么级别的货色来,他们忍不住的揉了揉眼睛,以为这是假的,但是这粽子身上发出的那惊天的煞气,的的确确的告诉了他们,这是真的!

    大长老这时候也停止了吹骨笛,而是怔怔的看着那粽子,眼中贪婪,害怕的光芒一闪而过,比见到那老疥都要兴奋,忽然他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对着慕白吼道:“千万别让他过来!”可是慕白哪里会听,他看看到我和邹阳还有兔子受到了欺负,连忙踢了踢胯下的那旱魃,示意他走过来。【www.ka?nzww.coМ 看 .。?中.文!网

    旱魃开始的时候还有些害羞,看到这么多的人盯着他看,嘴中发出咩的一声叫声,但是慕白摸了摸旱魃那长满尸毛的头发柔声道:“宝宝,不怕!”说着从身上掏出一些酥油灯放在那旱魃的嘴边,我们这些人听了之后,那鸡皮疙瘩掉了整整一地,还宝宝,卖萌是可耻的!

    旱魃好像是禁不住那酥油灯的诱惑,往前走了几步,但就在这时候,那正要朝着九州鼎扑去的那怨气鬼脸突然停了下来,我隐约间觉得不好,似乎这两个东西不应该碰在一起,那大长老看到那张怨气人脸停了下来,并且转了过头来,脸现在都快绿了,冲着慕白吼道:“赶紧停住,不让我们这些人都要死!”他转过头来,冲着那些斗笠人道:“快催动阵法,将那守护神兽逼出来,这要出大乱子了!”

    旱魃现在已经不再蹑手蹑脚的了,他好像是对那个怨念人脸很感兴趣,咩的叫了一声,脚下的步伐同样是快了一些,本来被斗笠人阵法催动着想要朝着九州鼎跑去的那张鬼脸这时候有止住了身形,怔怔的冲着那旱魃看着。

    大长老脸色一变,抽出那骨笛,狠命的吹起来,而僵尸妹就像是诈尸了一般,身子猫起,狠命的朝着那旱魃扑去,旱魃本来就胆小,这壮起胆子来之后想要走过去,一下子又遇到了这扑来的僵尸妹,顿时吓的咩的叫了一声,然后身子像是一道风一般往后退去,可怜的慕白为了不让自己掉下下去,只能牢牢的抓住这旱魃的尸毛。

    僵尸妹将这东西逼走之后倒是没有追击,也没有过来为难我们,我现在正被Gina缠住,没法分身,我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因为我隐隐约约感觉到,要是真的让这两个东西碰到了一起,恐怕是会发生什么极其恐怖的事情,到时候肯能真的会跟大长老说的那样,我们一个都活不了!

    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兔子冲我喊道:“秦关,快看邹阳,邹阳他不行了!”我一听兔子这么说,头皮都炸了,邹阳死了!我赶紧推开Gina朝着邹阳跑去,这大长老也没有阻止我的意思,只是冷冰冰的看着我,对着那些斗笠人道:“赶紧施法,快,要不来不及了!"说完这话,他拿着骨笛死死的盯着那躲在一旁的旱魃和慕白。

    我走过去摸了摸邹阳的脉搏和鼻息,发现没事,冲着兔子道:“邹阳这不是没事吗,你叫唤什么?”兔子道:“你傻啊,这不是晕了吗!”我刚才光顾着看邹阳死没死,倒是没有注意到邹阳居然是晕了过去,我冲着那大长老喊道:“你用了什么妖术对邹阳怎么了!还有这些不死村的人你是怎么带出来的!”

    大长老这时候没空理我,只是看着前面的慢慢走来的旱魃,我又重复了一遍,可就在这时候,我突然听见头顶山传来‘未哇’的我抬头一看,居然是看到一个人像是蛤蟆一般从上面我和邹阳呆的地方落了下来,我连忙躲开。

    砰的一声,这人四角着地的落在了地上,那人脸上起了一层的手指肚大小的白色疙瘩,看起来很是恶心,不过这依稀能看清楚,这个人居然是刚才消失不见的李宝宝!他这是怎么了,成了蛤蟆精了吗?

    大长老瞥到这落地的李宝宝大惊失色,讶声道:“你把老疥吃了?”那李宝宝转动了一下身子,冲着大长老怨毒的看着,嘴中道:“还不都是因为你!”本来李宝宝的声音还是那种比较磁性的声线,但是现在听起来无比的低沉沙哑,仿佛就是那炖锯条拉木头一般的难听。

    李宝宝冲着那大长老怨毒的一看,道:“待会再给你算账!”说完这话,李宝宝艰难的转动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冲着兔子阴鸷的一笑道:“我最恨别人比我俊了,还有刚才不是打的我很爽吗?”

    说完这话,李宝宝双腿一蹬,冲着兔子冲去,他这一条快若闪电,根本不等我们反应就扑到了兔子的身上,我见状,手上的尖刀狠命朝着那李宝宝刺去,只不过等我刺到他的身子之上时,就发现这货浑身滑不溜秋,居然是刺不进去!

    兔子被这东西单手卡住,脸一下就红了,我大吼一声,拿着尖刀冲李宝宝的眼珠子刺去的时候,突然被他抬起的一脚踢到了旁边的斗笠人身上,我艰难的抬起头来,看到这些斗笠人居然是快要完成仪式了,我心中一狠,既然死,那就大家一起死吧!

    我冲着慕白喊道:“慕白,将旱魃带过来!我们顶不住了!”慕白早有此意,将旱魃重新催着过来,僵尸妹作势好要扑过去,旱魃这次倒是没有胡乱逃窜只是咩的尖叫一声,然后往前下意识的扫了一下胳膊,想要阻挡一下这僵尸妹!

    可就这轻轻的一下,就将僵尸妹的胸部给按了下去,咔哧一声,眼看着是瘪了下去!慕白呆了一下,大长老见状笛子猛吹,将那僵尸妹不要命的冲着慕白和他身下的旱魃砸去。

    这时候我看见那张人脸就要钻到九州鼎中,冲着旁边的一个斗笠人就是一巴掌(他们施法阶段不能乱动),将其给扇到一旁,走到那阵法之间大吼大叫,那本来要冲到九州鼎中的鬼脸猛地转过脸来,死死盯着我,我被她盯得心中发毛,转身就跑。

    李宝宝这时候正在折磨着兔子,我捡起地上的尖刀重新冲着李宝宝冲去,可是还不等我冲过去,就是又被他一脚踢开,我冲着旁边一直被狂打的慕白道:“慕白,**你大爷,你麻利的!”

    慕白一听这话,又看到兔子和我现在的处境,冲着底下的旱魃骂道:“宝宝,你倒是站起来打它啊!”那李宝宝一听这话,以为是叫他,下意识的回过头来,说巧不巧,这泥人还有三分土性,更别说这煞气通天了旱魃了,旱魃不知道是被慕白这么一叫还是怎么的,双手使劲的朝着僵尸妹的头忽去,只听啪的一声脆响,一个黑色的东西就像是炮弹一般狠狠的砸在了李宝宝刚过的脸上。

    李宝宝被这东西一砸,顿时眼前一晕,松开掐着兔子的手,然后咧咧跄跄的朝着一边晕去,我看着前面那头被扇没的僵尸妹,心中一阵战栗,这就是旱魃吗?果然不是一个级别的啊!我迅速的将邹阳和兔子冲着慕白拉去,边跑边道:“慕白继续,将这些狗娘养的都打死,对了,他们就是中国的巫师!”

    慕白一听是中国的巫师,立马眼睛放光,催着那胯下的旱魃往前赶去,大长老这时候面色不好,看着那没头的僵尸妹,叹了口气,然后骨笛声音一转,又将雨飘雪给控制了过来。

    这话时候我觉得头皮发麻,下意识的回头一看,发现那原本就要钻到九州鼎中的鬼脸不知道什么时候冲着我扑了过来,而那些斗笠人这时候纷纷站起了身,其中赵博士冲着大长老道:“不好了,这冤魂失控了!”

    大长老这时候正想着控制着雨飘雪跟旱魃游斗一会,拖延一下时间听到赵博士这么一说,立马回头一看,恰好看到那鬼脸冲着我扑来,嘴中的骨笛声气的一破,那雨飘雪的动作就定住了,一巴掌直接被旱魃从腰上扇成了两截。

    旱魃这时候似乎不是那么惧怕了,这东西本来就是个凶物,粘上血之后更是凶狠无比,一步一步的冲着我走来。

    我纳闷为什么这两个东西都是朝着我走来的时候,那被砸的晕晕乎乎的李宝宝气急败坏的冲着兔子扑来,可怜的他这次还没有扑进,就别旱魃一手给捏住了,然后随手一撇扔到了九州鼎附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