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三百三十章 合二为一
    旱魃随手一扔,将李宝宝给扔到了九州鼎附近,我回头一看,看着那张冤魂鬼脸正在朝着我飞快的赶来,那拳头大小的乳白瞳仁,盯得我是浑身发凉,我艰难的爬了起来,手上阳火浮现,想要跟这鬼脸决一死战。

    这时候那大长老似乎是下定了什么决心,冲着旁边的那些斗笠人道:“快挡住这冤魂!”说着这大长老从身上掏出一个骷髅形状的东西,冲着那鬼脸打去,那些斗笠人一听到这声音,立刻全体祭出法器,朝着那鬼脸打去。

    只不过这些斗笠人要是控尸和养蛊还有点造诣,但是要真的跟这一个凝聚了几千人的大冤魂相比,这些人的道行还是嫩了一些,这张鬼脸冲着这些斗笠人张嘴一叫,从那嘴巴之中吐出了一片密密麻麻的人头,冲着这些斗笠人扑去,这些斗笠人看到袭来的东西,纷纷逃窜,倒不是他们不济,主要是术业有专攻,他们对于这冤魂还真是有心无力,加上又是这么凶厉的主。

    人群之中只有一个斗笠人怔怔的不动,等这那人头冲过去之后,这斗笠人身上忽的钻出了一丈长的青色虚影,空中发出一团龙吟之声,我心头狂震,这是我的那块玉佩,这是那块兔子家的老祖送给我的那块玉佩!那人是赵博士!

    想到这里我也不管这身后的那张冤鬼人脸了,冲着赵博士扑去,而就在这时,大长老惊呼一声:“快让这两个东西分开!”慕白时候有些惊慌的道:“我,我管不住他了!”说完这话慕白从那旱魃脖子上一滑,爬到了地上。

    我冲着赵博士扑过去,吼道:“还我的玉配来!”赵博士不知道中了什么邪,呆呆的任凭我将其扑倒在地,我一把扯下她的斗笠,揪住她的脖子,恶狠狠的道:“快给我……”我这话还没有说完,就看见赵博士眼角居然是留下了眼泪!

    我一看到她流眼泪,自己一怔,难不成是我弄疼她了?只不过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她好像是在盯着我的背后看,我这时候心猛的一抽抽起来,我后面还是跟着一个大冤鬼呢,赵博士难不成不忍心看见我活活被鬼咬死,而留下同情的泪水?扯什么淡啊,我回头一看,结果是看到了一幅离奇的景象。

    那旱魃和那张巨大的人脸正在慢慢的靠近,两个东西似乎都是心中十分的紧张,现在正面对面对的站着,这时候被我压在身下的赵博士猛地推开我,冲着那个旱魃叫道:“祖宗,老祖宗!”她这一叫,顿时把我们吓了一大跳,兔子看见赵博士这般反应,眼中异样的光芒一闪而过。

    旱魃本来和那鬼脸正在对视,听见赵博士这么一吼,顿时吓了一跳,那毛茸茸的大脑袋歪了歪,冲着赵博士咩的叫了一声,我不敢相信的问道:“这是赵高?”我本来就是随意猜测一下,谁知道那赵博士听了我的话之后,有些失控的冲着那旱魃冲去,嘴中喊道:“老祖宗啊,是你吗?”

    那旱魃见到赵博士扑来,身子往后缩去,但是那鬼脸正在和那旱魃默默相对,谁料想这赵博士过来横插一腿,加上刚才赵博士身上的玉佩破了这鬼脸的法术,这冤鬼震怒,身上狂风一卷,冲着赵博士就扑去,看那架势,应该是想将赵博士吞进肚子之中。

    大长老脸上大变,这时候容不得他藏私了,将手放到他眉头那血瘤之上,然后从身上摸出一个玉瓶,结了血瘤上的一些鲜血之后,就冲着那张巨大的鬼脸泼去,只不过这东西在那张鬼脸身上连一点浪花都没有翻起,鬼脸冲着大长老吹出一口黑气,大长老来不及反应,吸入了这怨气,脸色一黑,连忙盘下身子,抵挡这煞气入体了。

    眼看着那鬼脸就冲到赵博士的身边,但是这时候那旱魃猛地往前一跳,快如闪电的冲到了赵博士身边,将其给护到身后,那鬼脸一看到旱魃冲过来,脸上欣喜的表情一闪,冲着那旱魃就钻了进去。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等我们要反应过来的时候,那鬼脸已经钻到了旱魃身子之中,这旱魃被钻进去那冤魂之后,身子一颤,随即松开了护着赵博士的手,我觉得事情不太对,连忙拉着兔子和邹阳走到了慕白身边,兔子冲我道:“事情,好像不大对啊!”

    的确,现在这鬼脸和旱魃成为一个了,按理说这两个东西都是凶厉冲天的主,但是偏偏他们两个合二为一的时候,他们各自身上的那尸气和怨气统统消失不见,赵博士这时候在那旱魃身后轻声叫道:“老祖宗,老祖宗是你吗?”

    只不过旱魃像是一块木头一般,任凭赵博士怎么叫,都没有动静,不过这时候那大长老却是发疯了一般的咳嗽起来,听那个动静就像是要喘不过气来一般,也是,他本来好像就是肺部不好,又吸进了那一股死气怨气,自然将其肺给烧烂了,估摸着是活不成了!

    大长老疯狂的咳嗽了几声,然后冲着还活着的那些斗笠人道:“快……快趁着这东西还没成气候,杀了他,杀了他,这旱魃灵智初成,要是跟这冤魂合二为一,死,都得死咳咳……”大长老说的这话很着急,惹得他疯狂的咳出来一口乌黑的血液。

    我听了大长老这话,总算知道为什么总是觉的不妙了,这旱魃归根到底只是一具尸体,本来是没有灵智的,在是那些黑白粽子的时候还会靠着自己本能去扑人,现在成了旱魃,从这尸体中重新生出了一道灵智,只不过这灵智就像是新生的婴孩一般,就像是一张白纸,但是这冤魂不同,它可全部都是那种憎恨怨念的负面情绪,要是真的让这两个东西合二为一了,那这旱魃,可就真的会成了天下一等一的凶物了,到时候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估计都不是它的对手了!

    这时候那旱魃开始发生蜕变了,头上的那绒毛开始一点一点的往下掉,那种感觉就像是在剥鸡蛋壳一般,从那尸毛之中慢慢的露出白色透明的皮肤,这时候那些斗笠人已经是发疯了一般的使出浑身解数朝着那旱魃身上招呼。

    赵博士见状,披头散发的站在旱魃身边,嘴中大喊道:“谁都不能过来,谁要过来,就别想要九州鼎了!”说着她拿出从脖子上挂着的那玉佩,我眼中亮光一闪,那是我的!只不过斗笠人现在哪里肯听她的,纷纷朝着那旱魃招呼过去,我见这时候混乱,谁都没有兴致理会我,我赶紧浑水摸鱼,准备将那赵博士身上的玉佩给抢过来。

    就在我们这边一团乱的时候,我们所在的这个山洞之中就像是地震了一般,地下疯狂的颤抖起来,我惊恐的看到,那放九州鼎的地面正在慢慢的往上鼓起,这下可完了,今天怎么这么热闹,这恐怕是那大长老口中的那守护神兽吧!

    这地面一颤动,我们这些人站立不稳,歪了一大片,恰好这时候我蹭到了赵博士的身边,她现在正是一脸担忧的看着那旱魃赵高呢,我摸到她脖子附近,扯住那块玉,冷笑一声,狠狠的将其给拽了下来。

    赵博士吃痛,一看是我,脸上反而是露出了解脱的表情,她道:“我家老祖在这,我不用你的玉了,还你,我不欠你什么了!”说完这话,她又努力的爬起冲着旱魃爬去,我心中吃了一惊,这到底是弄得哪一出?不过不管如何,现在我手中的那玉到手,剩下的赶紧将九州鼎拿走,然后走一步算一步吧!

    这时候我们脚底下的那颤动越发的激烈起来,地上那一块一块的石头都翻了上来,邹阳这时候被一块石头颠醒了,一看这架势,立马叫了起来:“我的天啊,地震了吗,我这是在哪啊!”

    我冲着邹阳喊道:“别他娘的墨迹了,怎么是你啊,你们赶紧退到安全的地方去!”我这话还没说完,就听见一声洪亮的‘未哇’之声从地底传来出来,这声音震耳欲聋,比起天上的炸雷来说也是不逞多让,我唯一听过能和这东西想比较的就是那太岁的怒吼了。

    随着这声怒吼,我们所在的这片地就像是要翻过来一般,所有的人都是站立不稳爬到在地,我惊恐的看着从那九州鼎的下面裂开的那石头缝隙之中,钻出来了一个车轱辘大小的头,还不等我看清楚,那东西就猛的往上一窜,随即就是砰的一声,那东西落在了这山洞之中,那山洞里面的火把,这时候都被这东西带出的腥风给吹得东倒西歪,九成的火把都被这风给吹灭了。

    借着那仅剩的几根火把,我清楚的看到了,在九州鼎原来的地方,现在趴着一个跟一个小屋一般大小的东西,这东西四脚着地,头是尖尖的,两个大灯笼大小的血红眼珠子正在一眨不眨的盯着我们这些趴着的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