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三百三十二章 到手
    我看着古尸带着他的鬼兵消失不见,心中稍微松了一口气,虽然我只回忆起部分的记忆,但是对这赵高也是恨之入骨,但是现在偏偏赵高是这种状态,尸体异变成了旱魃,有了自己的意思,严格意义上来说,这已经不是赵高了。

    我将旱魃的煞气所结成的丹收到玉瓶之中,然后看着地上的瘫倒在那的旱魃,吐了一口气,接下来怎么办呢?

    赵博士冲我喊道:“秦关,放了我的家祖吧,我,我什么都听你的。”看着赵博士梨花带雨的样子,我倒是没什么感觉,但是兔子听见赵博士这么哭诉,本来是读着大长老心的他,身子猛地一颤。

    我看了一眼地上的旱魃道:“这旱魃是赵高的尸体滋生成的,对吧?”赵博士看了我一眼,不明白我为什么明知故问,我道:“这史书上也记载过,赵高可是将秦王朝祸害成亡国的罪魁祸首,你也知道,我是身上有一丝秦始皇的帝魂,而当年的秦始皇也是被赵高害死的。”

    赵博士听了这话,脸上表一苦,点了点头,但是她道:“可是,别管怎么说,他都是我的老祖啊。”我好奇的道:“当年不是说赵高是宦官,怎么会有你们这后人?”

    赵博士喃喃道:“当时秦朝的宦官不是太监的意思,而是在内宫中入职,是近臣。”我听了点了点头,我想说什么,但是兔子转过脸来,道:“这旱魃不能给你。”

    赵博士一听这话,脸上表情一变道:“他现在只是一具尸体,为什么不给我,我们家族多少年来的族训就是找到老祖,好生安葬。”兔子并不去看赵博士而是侃侃道:“你知道你祖上为什么要执意找到你们的老祖吗?”

    赵博士收敛起脸上的哭容摇了摇头,兔子道:“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是不是你们祖上至今一直不顺利,族人多夭折,并且,族人日益减少,香火岌岌可危对吧?”

    赵博士惊讶的看着兔子道:“你怎么知道?到了我这一代,我们赵家就剩下了我一个女流之辈了。”兔子道:“其实你们一直被误导了,你们祖上一开始让你们找赵高的尸体,就是想要将其给毁掉!”

    兔子这话一说,不光是赵博士,我们几个都是吃了一惊,不知道兔子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兔子道:“这死尸不腐成僵尸,祸及子孙这个说法你们都知道吧?”兔子这一问,我们摇了摇头,这僵尸又不是多常见,跟兔子比起来,我算是一个半道出家的道士,懂得远不是兔子这么多。

    兔子继续道:“就拿赵高来说吧,他死后,那魂魄自然是被牛头马面勾走,像他这样的大奸大恶之徒,自然会被牛头马面给带走,堕入畜生道,按理说要不是这尸体不腐烂,赵高轮回百世畜生,应该是能有一次重新做人的机会,但是,他之前做人的那肉身还在,这就导致他根本无法轮回做人,只能一次次的轮回做畜生,你说他在地狱气不气?”

    兔子这么一说,我们点了点头,觉得要是这事瘫倒谁头上,谁都会火冒三丈,想不到还有这么一说,其实兔子说的这事还真有,但这事牵扯到墓葬风水之学,要是这家中老人死后,安葬的地方不好,尤其是在古代没有实行火化之前,往往会造成尸煞或者是僵尸,这种东西,轻则妨害后人气运,重则会起尸扑人,这尸体从棺材中钻出之后,但凡是感应到周围有自己的后人,那没跑了,肯定是将自己的后人杀死,这事情虽是离奇,但在历史上却有其事,不在赘述。

    赵博士听了兔子这么一说,感情自己家族这么多年来命途多舛,都是拜这个老祖宗所赐,赵家这么多年来肯定是能人不少,知道了这事情,才会留下祖训,让后人找到这老祖宗的坟墓,好生安葬,其实只要是将赵高的棺木移除那不善的长眠之地,那尸体就会慢慢的腐烂,到时候这一切都会结束,赵家的想法是好的,但谁也没想到,赵高居然是将自己葬在了这里,那长眠之地居然是养尸地,将自己养成了一个旱魃!

    看来赵家后人一点都不知道赵高的埋葬消息,听了兔子这么一说,赵博士脸上表情已经是精彩万分,说不出的惊愕和不可思议,她怎么也想不到她组训想要找到自家老祖的原因居然是这个!

    她不敢相信,也不愿意相信,看着那在地上躺着浑身透明的旱魃,一时间赵博士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时候赵博士应该是最脆弱的时候,她说了她现在是全族最后一个人,那支撑着她的信仰在今天又是突然倒塌了,想想她现在也是怪可怜的,兔子接着道:“这旱魃虽然现在没了那煞气,但是根本上还是你家老祖宗,你要是想清楚,不将其毁掉的话,恐怕你们家真的就是家破人亡了。”

    赵博士这时候猛地抬起了头,对着兔子道:“你是骗我的,你是骗我的对不对,我知道你恨我,但是你不能骗我啊,你快跟我说,这都是骗我的!”兔子眼中不忍的神色一闪而过,轻轻的抬起手,想要摸去赵博士脸上的眼泪,但是到了最后,最终还是轻轻的放了下来。

    赵博士这时候似乎是被这打击的有些精神错乱,叫了几声之后,居然是晕死了过去,兔子见状,脸上狠戾之色一闪,从那仅剩的几个火把之中抽去一个,丢在旱魃身上,他道:“就算是她醒来之后恨我,我也不能看着她最后死在这诅咒上面!”

    慕白本来是想着阻止,但是想起这旱魃的厉害之处,最终是叹了口气,任凭兔子一把火将地上的旱魃烧了个干净。

    这时候我走到那小金面前,小心翼翼的道:“你能听懂人话吗?”小金对我倒是没有敌意,见到我走来,冲我未哇一叫,然后伸出那条一米多长的舌头冲我舔了舔,我估计这是它示意亲昵的动作,可是当我浑身被它这又粘又湿的唾液给浸了一个遍的时候,我的心中是有千万匹草泥马在奔腾,你这也太恶心了吧。

    我抹了一把脸上小金的唾液,道:“把九州鼎给我吧,我有些用处。”小金听了我的话之后,居然是丝毫没有迟疑,眼睛之中还似乎有着异样的兴奋,啪的一下将身子给卧倒在地,然后小声的未哇叫了一声。

    我看着蹲下也有两米多高的小金,不禁是犯了难,小声道:“那个,我够不到,我能不能踩着你的身子上去?”小金冲我未哇叫了一声,不知道是说的行还是不行,我只好硬着头皮往上爬了。

    小金的后背之上真是不敢恭维,上面的大疙瘩,每个都有篮球大小,这要是被里面的毒液给喷中了,除了是旱魃这样的存在,估计都得玩完了!我爬上来之后,看见这些铁链子都是缩到小金的肉中,这四条链子在九州鼎的最下面汇集在一块,由一把大锁锁着,我小心的趴下去一看,这锁不是寻常的那种,而是中间有一个凹槽,我比量了一下,心中升起一股怪异的感觉,然后从身上摸出那块兔子祖宗给的玉,小心的将其贴在上面。

    果然这玉和上面的凹槽完全吻合,当这玉放进去之后,咔嚓一声,那把锁着四条链子的大锁,开了!

    这四条链子纷纷从小金背上耷拉到了地下而那九州鼎,一动不动的落在了小金的背上,我心中激动,小心的抱着这鼎从小金身上滑了下来,对着兔子他们道:“快看,这就是传说中的九州鼎。”

    我这话还没有说完,就看见兔子和慕白还有邹阳三人像是见鬼了一般的盯着我的背后看,我回头一看,发现那小屋子大小的小金,居然是消失不见了!而那四条铁链子摊落在四周,似乎在诉说这不是一场梦。

    我喃喃的道:“这真是奇了怪了!”还没说完,就感觉肩膀上一沉,随即一声洪亮的未哇之声从我肩膀上传来,我吓了一跳,扭头一看,发现自己的肩膀之上,居然是趴着一个半个手掌大小,浑身金黄的青蛙!这青蛙红眼金身,看起来漂亮至极,我吞了口吐沫对它道:“小金?”

    那金色的青蛙冲我张口一叫:“未哇!”似乎是在回应我!我的天啊,不是吧,这世界上难道还真的有妖怪不成,这刚才那个屋子大小的癞蛤蟆居然变成了这么精致漂亮的小东西!说实话,是人都细化精致的东西,我看见这粉雕玉琢的小金趴在肩膀之上,早就把它凶厉的本来面目忘了一个一干二净。

    我将九州鼎放在地上,对着小金道:“你以后就跟着我吧。”小金未哇叫了一声,不知道在说什么,我姑且就当他答应了!从此以后,我就有了一个牛叉至极的帮手,有了它,那葬金殿中的东西,我还不信摆不平!

    我冲着大长老的方向看了一眼,发现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是咽气了,想来应该是那鬼魅的怨气太大,这老头挺不住了吧,斗笠人这次来了不少,只不过都折了,听这次的语气,又是大长老,又是祭祀儿子的,精锐不少啊!

    我对着兔子道:“兔子,读到大长老的心了吗?”兔子冲我点了点头,示意我有空时候在说。

    我看着地上昏迷的赵博士,一阵苦笑道:“这下我们要背着她出去了,得了,走吧,事情结束了,也该下一张人皮图了!”Gina到底是没有找到她,不知道她去了哪,但是我知道,她绝对没有死掉,我们一行人,身上多少都挂了一些伤,不对,除了慕白,兔子执意自己背着赵博士,看他那倔强的样子,我们只好从了他。

    出去的路倒不是按原路返回,而是一条曲折的小路,我们顺着这小路出来,就钻到了泰山另一边的山腹出,只不过这出口极其隐秘,树多还不说,关键是还有一个从里面开的机关,让我们一顿好找。

    期间我问慕白我晕倒的时候,为什么醒来就看见了我和邹阳,他又是怎么跟旱魃搞在一起的?

    慕白挠了挠头,将事情跟我说了一遍,原来那次我将众囚鬼打进鬼门之后,我晕倒过去,恰好旱魃好奇的出来看见了我,邹阳心急,抱起我就冲着一旁窜去,只不过邹阳这一跑,吓了小旱魃一跳,它下意识的跟着邹阳学起,扛着慕白一步两步的窜到了那石头缝隙之中,邹阳见状,只好跟着走了进去。

    想不到这石头缝隙看起来挺浅,实际上挺深的,旱魃在前面跑,邹阳在后面追,追逐之间,慕白居然阴差阳错的掉出了酥油灯,这旱魃见到地上的酥油灯拔不动脚了,慕白本来就有圈养小鬼的经历,知道这事情有蹊跷,半哄半骗的将这旱魃给忽悠着了,当成了自己的小弟,要说得亏慕白不知道这旱魃是什么东西,要是让他知道这到底是什么,给他十个胆他也不敢!

    慕白忽悠着旱魃的当口,邹阳和他就听见了这下面有说话的声音,两人心中一乐,居然是歪打正着,到了正殿,可是就当两个人想下去偷听的时候,慕白摸到自己的古曼童居然是在被旱魃扛着的时候颠掉了,慕白大急,连忙催着旱魃回去找,只剩下我和邹阳两人在上面。

    慕白回去找到了遗落的古曼童,想着还有一条通道没有去过,现在有了旱魃,干脆去看看得了,说不定还有什么奇遇,然后催着旱魃就从那最后一条通道中走到了九州鼎的正殿之中,接下来的事情,我就都知道了。

    我听了之后,心中唏嘘不已,这还真是阴差阳错,也得亏了这旱魃,要不是它,我们这次还真的打不过斗笠人,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们要回家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