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三百三十四章 血月
    看到小金这样爬到我的肩膀之上,瞪着那两个溜圆的红宝石眼睛,朝着那黑乎乎的树林看去,我心中就知这次来的东西显然是不简单,都能把小金给吸引出来了。

    我这个念头还没有落下,在我肩膀上的小金一个跟头居然是栽了下来,幸亏我眼疾手快,将它给接住,我看着手中那依旧满脸泛红的小金,一阵无语。

    我将小金放到衣服之中,将背包中的尖刀掏了出来,邹阳冷冰冰的站了起来,那眼睛就像是狼一般死死的盯着不远处的树林,开始的时候,我并没有听见有什么动静,但过了一会,我就听见了一阵淅沥淅沥的声音,这声音就像是雨水打在树叶之上一般。

    就在我们全神贯注看着前方的树林之时,邹阳突然朝着背后狠狠的劈了一刀,我和兔子大惊,两人连忙朝后看去,我们周边这是有一堆火,倒是能将这里看的清清楚楚,回头一看,邹阳那砍刀正是落在了一个将近一人多高的头顶血瘤的狰狞尸猴身上,这猴子吃痛,冲着邹阳一呲牙,然后转头就逃到了灌木丛之中。

    而我们面前的那淅沥之声,也是消失不见,见到这只是虚惊一场,我们三个长出了一口气,想来是这尸猴聪明了,居然知道声东击西了,要是没有艾草,我们今天晚上估计是过不肃静了,这刚是开春的季节,艾草没有长出,要是凭我们三个挡着这些尸猴,的确有些困难,所以我们商量着,今天晚上不休息了,直接走,找到古尸之后,一切就都安生了。

    我们三个将身边的那堆火熄灭,掏出手电筒,忍准方向,准备朝着山里面走去,晚上山中湿气极大,又有野兽,我们三个走起来是小心翼翼的,走的时候,我总是感觉身后有人跟着,但是回头拿着手电往回照的时候,有什么东西都没发现,不光是我有这个感觉,邹阳和兔子都有这个感觉。

    看来是我们被尸猴给盯上了,但现在有没有办法,要是小金醒来,或者是找到古尸,这些都不是事,但要是我们三个面对这些猴子,这就是天大的事。

    今天月亮倒是挺好,是个满月,周边也是没有一丝的光晕,要是在这山中遇到那传说中的毛月亮,估计今天晚上有我们好受的,看着头顶上的那轮明月,和地上被照得纤毫毕现的地面,我心总总是惶惶的,好像是今天要出什么事一般,我们三个从灌木丛中往前淌着,扶着树木往前走,不时的回头看着,这样走了大概有一个多小时,倒是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但是我们这一小时走到倒不是很安生,精神高度集中的情况下,我都感觉自己的脑袋瓜子绷得生疼,在山中走路最好体力,尤其是我们这走到还颇快,这时候兔子气喘吁吁的道:“要不,休息一会?”

    其实我现在也是累了一个够呛,这种情况下倒不还困,就是心里绷的慌,我左右看了看,对着邹阳道:“咱休息一会?”邹阳倒是面不红心不跳的,看起来什么事都没有,见到我和兔子两个人的疲样,点了点头,可是我们没想到,就是这一停顿,居然是让我们看到这天底下最诡异的一副场景。

    山中无路,我们三个是按照记忆来走的那条路,偏偏我们停顿的这个地方下旁边是个悬崖,下面呼呼的淌着水,我们三个靠在树上,掏出一些水,咕咚咕咚的喝着,兔子道:“你说,咱后面是不是还追着那尸猴子?要不咱在这里扎营休息一晚上得了,我是真的累坏了。”邹阳这时候皱了皱眉头,坚决道:“不行。”

    说着邹阳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看那不远处的悬崖,我知道这地方确实不行,以前就说过,这宿营的地方,必须是远离悬崖,防煞的,我们三个阳气弱,在这悬崖边上,宿营指不定招惹出什么乱子,我冲着兔子道:“别叨叨了,这旁边就是悬崖,你又不是不懂风水,这地哪能宿营,咱休息一会赶紧走吧。”

    兔子也就随便的说说,靠着树的身子往下一出溜,道:“我知道,再让我歇……”兔子这话还没有说话,腾的一下从地上站了起来,脸上有些惊恐抬头看着天,由于天上的月光很足,我都能看到兔子嘴角不自觉的抽搐了一下,我见兔子这般模样,嘴中道:“兔子,你他娘的见…呜…”我这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身边的邹阳一把捂住嘴巴,不让我说出来。

    我扭头看见邹阳这时候也是面色不好的抬头看着天,我连忙往天上望去,这一看,顿时也是吓傻了,天上刚才那轮明亮的满月,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居然是变成了通红通红的,并且这个头似乎也是比之前大了许多,我的心头慢慢的浮现出了血月两个字,这是血月!

    中国古代记载过很多这种特殊的天象,古书上记载,这血月一出,或是天下大乱,兵祸横世,或是有妖孽鬼物出世,反正遇到这血月,就是不吉利,大大的不吉利!

    我将邹阳的手拔下,喘了一口气,真想不到,我们这次来找古尸居然遇到了这种天象,为什么我们三个一走到哪,哪里就会有不寻常的事情发生呢,我们三个还没有头顶那轮血月的震惊之中恢复过来,就听见那悬崖底下传来阵阵的哭声,说是哭声还不大对,这动静像极了那农村之中哭丧的时候发出那动静,除了哭声,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动静,具体的那声音,我也描述不出来。

    我们三个一听这动静,身后都是起了一层细密的小疙瘩,在这大晚上的,荒郊野外之中,乍一听到这哭丧的动静,就算我们三个个个身怀绝技,但也不禁不起这样的闹腾啊,那哭丧的声音开始的时候还是断断续续的,但是后来,那声音就像是由远及近一般,快要到了我们身边。

    我们三个这时候心中开始发毛了,要是真的有什么东西,看到之后,跟它们打我倒是不害怕,但关键就是这还没有看见东西之前,那气氛简直是太折磨人了,我二话不说,祭出阳火,朝这身后看去,可是身后的树林在有些发红的月光之下,显得无比的阴森恐怖,除了一些看起来张牙舞爪的树木,什么东西都没有。

    兔子扭过脸来,对我小声的道:“看来这东西应该是在水里面。”我心中略微一怔,这难道是水鬼找替身?恰好赶上了血月这个好时候,才会弄得这么声势浩大?这时候要是我们走应该也能走掉,但关键是人都有好奇心,在加上我们三个被这声音弄的有些神神叨叨的,要是不弄清楚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我估摸着三个人以后做恶梦都会梦到这哭声。

    我们三个钟最先忍不住的居然是邹阳,他朝着江边小心的靠去,那脚尖几乎是点了起来,像是猫一般,走起来丝毫的没有动静,我和兔子两人见到邹阳走了过去,踮起脚尖之后,也靠到江边。

    借着天上的那轮明亮的血月,我们三个清楚的看到那江上飘着一些人影,这些人影很多看起来很是不舒服,身上穿什么东西的都有,但是最多的,应该是那秦朝时代特有的大襟窄袖的衣服,这些人影看起来就像是静静的在江上飘着一般没有丝毫动作,但是往往一眨眼,这些人人影就往前窜了一大块,在这被血月照的像是一片血河之中的江水中,这些人影说不出的诡异。

    我们三个静静的趴在悬崖上边,大气不敢喘,这像是阴兵过境,又不像,带头的那东西又不知道是谁,兔子眼睛最尖,几乎是趴在我的耳朵之中,悄悄的道:“你们看这些东西手中拿的是什么?”

    这距离实在是太远,我凝神望去,快要把眼看花的时候,才看见这些人影的手中拿着一个白花花的东西,再仔细一看,我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凉气,我说这些人影为什么让人看起来这么的不舒服,感情他们手中都是抱着一个人头!再仔细瞧他们的头,肩膀之上光秃秃的,那里有什么头!

    我的心猛地跳了几下,这事情不简单,这么多鬼魅究竟是要到哪里去,这些东西生前都不是善终,掉脑袋的鬼估计都是生前被斩首的那种吧,他们这要是去哪,鬼门吗?可是鬼门的方向也不是朝那啊,看着他们去的地方,好像是……葬金殿的位置。

    底下的这些鬼魅不少,耳边那哭丧的动静渐渐的小了,而那江上的鬼魅也是少了下来,估摸着再有一分钟,这些东西就会消失不见了吧,就在这之后,我们身后突然传来了吱的一声怪叫,本来我们三个看着江面上这些鬼魅心中就很发怵,乍一听见身后有动静,吓的我们三个几乎是跳到了悬崖下面去。

    还不等我们三个回头,我就感觉那江上扑天盖地的来了一股阴气,这阴气是我生平仅见,在这阴气之下,我几乎都不敢动弹分毫,我心中有个念头,只要是我一动,这阴气就会带走我的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