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三百三十六章 尸臭
    看见古尸身上钻出来的那些黄绿色的东西,我心中很是后悔,要是万一古尸有个三场两短,我会内疚一辈子的,兔子见到古尸这样,嘴中啊的叫了一声,随即担心的看着前面的古尸,倒是小金看到古尸身上钻出来的那些脓水之后,居然是有些愉悦的未哇叫了一声。

    古尸在我们面前抽搐了一会,然后就不在动弹,但是身上那一块一块的碎开的大包和鼓起来的皮,看着就像是小金变大时候的摸样,我控制着古尸往左往右走了一走,倒是没有发现什么异常,这时候我心中稍微松了一口气,看来只是毁了容,倒是没有什么大事,看着现在古尸身上的那滔天煞气,我心中很是激动,这次古尸不会在慢慢的退化了吧!

    这时候兔子冲我道:“你看古尸身上的那些包,有些奇怪。”我凑到古尸身边,还没有走到就闻到一股异香,这香味我之前从那旱魃身上也闻到过,只不过古尸身上的这香味更加重了一些,古尸身上的这些皮好像是有些奇怪,古尸身上的这些包几乎已经是将古尸身上的这层表皮给完全秃噜了下来。

    我心中一动,想起旱魃身上那光秃秃的皮肤,莫不是古尸也像是旱魃一般,将身上的那层老皮给退了下来?我心中这么想着,捏起古尸身上的一小块皮,然后小心的朝下面扯着,就感觉像是在耗塑料薄膜一般,那皮一下子被我扯起了一大块,而那皮后面,是一层粉嫩细腻的新皮!

    我高兴的笑了起来,这次古尸要变漂亮了,希望他身上的那些伤疤都会随着这层老皮退下来!我们三个见状,将古尸身上的衣服拔下,然后将其身上的皮一点点的薅了下来,随后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个浑身洁白,泛着就像是汉白玉一般的身体,若不是古尸身上隆起的一块又一块的肌肉,真像是一个娘们,不过就这样,兔子的眼睛也是死死的盯着古尸的身子,连眼睛都不眨了。

    古尸跟那旱魃比起来,好了太多,身上并不是透明的,就是皮肤稍微白了一些,跟常人看起来丝毫没有什么区别,唯一就是古尸的那双招子实在是太亮了,我就不明白了,按理说这眼睛是心灵的门户,古尸身上有没有灵魂,为什么这双眼睛是如此的亮。

    这些以后在研究吧,现在古尸找到了,并且还将旱魃身子里面的精华给了他,想必他应该是实力上了很大的一个台阶,估摸着应该跟小金水平差不多,现在我手上有了两员大将,接下来的这张人皮图上的东西,就好找的多了。

    我们三个带着古尸还有小金从那通道之中爬了出来,这次还是没有看见尸虫,不知道是因为感觉到了古尸身上的煞气还是怎么的。我们四个出来之后,我有心想要试试古尸的身手,就给古尸下了一个徒手攀上这悬崖的命令,这悬崖说高不高,但是凭我们几个徒手肯定上不去,古尸二话没说,脚下宛若是弹簧一般,嗖的窜了五六米高,然后双手朝着悬崖上的石头使劲一扣,然后一接力,整个身子就窜到了那悬崖顶上。

    看到古尸的身手比起以前好了不少,我心中暗道这旱魃的精华果然是个好东西,只是不知道,要是人吃了会是怎么一个下场,我摇了摇头,我这是要入魔道了,怎么会有这种想法,我们三个顺着绳子直接爬到了悬崖之上,有了古尸,这一夜没有合眼的我们三个都是撑不住尽了,然后找了一个相对平稳的地方,小憩了一会。

    剩下的事情就没有什么好交代的了,这次来找古尸除了遇见那诡异的血月,倒算是平静,我最后到底是忍住了心中那迫切进到葬金殿中的念头,快了,这就快了,到时候我一定要让所有的事情真相大白!

    我们三人带着古尸在山中带呆了两天才出来,期间遇到了几次尸猴,只不过这些尸猴看到古尸之后,浑身颤抖的不管停留,刚一照面就缩回到灌木丛之中。

    还有一件事,就是在这期间,那个状态下的邹阳醒来一次,只不过这次醒来,看他脸色煞白,好像是在生病,我们和兔子给他生火喂东西吃,吃了几口,他就沉沉的睡了过去,看到这里,我心头有些发堵,邹阳身子也要出毛病了吗,那祭祀到底是用了什么方法,将邹阳成功的从不死村中给带了出来?

    不行,不能拖了,师傅现在已经是出事了,要是再让邹阳出事,我还有什么脸面跟他称兄道弟,接下来,我们就要去找阳翟的不死村,看看那里到底有什么名堂,还有那抓参王的时候,那里有一个很深的深潭,下面好像是有一个塔,那里面又是什么,是时候将这些东西给查出来了。

    我们三个从山中出来之后,找了一个车,先是回到家中,这次要去不死村中找东西,需要用到潜水用具,这些东西需要跟爸要,关键是我们三个谁都不会潜水,还需要一个会潜水的活计,这事情别的人都不好办,爸爸就去找了大伯,大伯知道这事之后应承下来,说是跟我们一起走,但是我想着去不死村又不光是到那湖底看,关键还要去不死村之中,就跟大伯留下了那张人皮图,让他找我们去,我们先去不死村。

    大伯怕是跟我们走散了,

    我们三个带着古尸拿着行李到了火车站,买票时兔子这次从身上又是掏出一沓子现钞,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对兔子道:“兔子,真是不好意思,给我办事还要你出钱。”兔子一脸鄙视的看着我道:“什么你的我的,我家不是有些闲钱吗,行了你别说了,再说这个我跟你急!”

    看着兔子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我心中很是感激,等所有的事情完结之后,我搜回来人皮图上的东西要是还在,都一并送给兔子,他不是好这口吗。

    我们三个坐上去阳翟的火车,到了站之后,天已经是黑了下来,来到这里,我就想起了当时见到木头人和傻狗那群人的场景,就像是在昨天一般,只不过他们那小队的人中,活着的人,还有几个,世事无常,世事无常啊!

    我们三个折腾了一天,合计着今天好好的在休息一下,到了明天再去不死村那里找,反正又不急在一时,找了个地方住下,一夜无话,我们三个好好的休息到了天亮,第二天天蒙蒙亮,我们起床,找了一个车,朝着那地方找去。

    那地方车只能到一半,后面的路还得靠我们走,大伯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其实不让大伯和他的活计跟我们一起是因为邹阳情况是在是特殊,我不想让太多的人知道邹阳的来历,大伯倒是没事,关键是大伯这次还要带着几个会潜水的兄弟,知道邹阳事情的人越多,就越不好办,毕竟这事是跟长生不老有关系的,这种诱惑,不是一般人能够经得起。

    我们三个从出租车上下来之后,就又开始了漫长的丛林之旅,从这里道不死村那里估摸要一整天,好在我们都习惯了,慢慢的走吧,走到这里我突然想起一件事,这次回去这么急居然是没有去看左寒,不知道她最近怎么样了。

    现在是早上九点多钟,走在这树林之中无比的惬意,这树木已经开始发芽了,不少柳树都已经抽出新枝来了,走在这里面,倒是显得生机勃勃,看的人也是神清气爽,上次在这丛林之中遇到了那斗笠人和他的那只老虎,还有一个伥鬼,这次希望不会遇到什么情况。

    我们一边走着,我一边安慰自己,哪能什么东西都会被我遇到,可偏偏上天就爱跟我开玩笑,也就是刚走一个多小时,我们就在这山上,发现了一些不寻常的东西。

    我们三个正走的时候,突然邹阳皱了皱眉头,道:“有味。”邹阳的五感很强,耳朵和鼻子估计和狗有的一拼,听见他说有味,我和兔子忙时吸了吸鼻子,齐声道:“没味啊。”邹阳也没有解释,只是皱着眉头继续往前走。

    约摸是走了五十多米,这时候我和兔子也闻到了一股子味,这味很不好闻,就像是大夏天的肉臭了的味道一般,一般出现这种味道,就说明附近又会腐烂的尸体。我暗叹一声,看来我的担心有成真了,怎么到哪都会有尸体,难道是凶杀案,抛尸在这?

    这味恰好是从我们正前方传来的,我们三个又是好奇心极其严重的人,根本没想着要去躲躲,小金这时候也不从口袋之中睡觉了,爬了出来,跳到我的肩膀之上,未哇未哇的叫着,路上一直没有提小金,是因为它在路上钻到我的背包之中把那瓶酒都偷喝掉了,这个鬼东西喝进肚子的不多,基本上都是撒到我的包中了!

    喝酒之后的小金又开始睡觉,不过这从喝的较少,这不是一闻到这有些腐烂的尸臭味,小金又开始兴致勃勃的钻了出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