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三百三十七章 水鬼
    小金钻出来之后站在我的肩膀之上,兴致勃勃的看着前面,我们三个带着古尸慢慢的往前走着,也就是刚走几步,就看见前面树林之后,有一个灰土色的东西在树后面,距离有些远,看不清是什么东西,走近了之后那腐臭之味就像是风油精一般,刺激着脑仁子生疼。

    我们三个捂着逼走走到了那东西的跟前,看着前面那灰不拉几的一堆烂肉,内心一阵作呕,这应该是什么动物的尸体,只不过这尸体就像是被风干一样,浑身上下瘦骨嶙峋,都能看清其身上的骨头架子,身上没有毛,那皮牢牢的贴在骨头之上,乍一看就像是木乃伊一样。

    这味实在是太难闻了,这尸体看起来并没有腐烂,只风干了,况且现在只是在春天,按理说不可能这么味啊,邹阳从树上折了一个树棍往前走去,走到那看不出是什么动物的尸体之前,拿着树棍杵了杵,这一插之下,看起来贴皮着很硬实的这尸体居然一下子被邹阳捅了一个洞。

    一股想是浓墨一般很黏的黑色的液体从那个洞中流了出来,并且在这黑色的液体之中,还夹杂着一些乳白色的如同肉瘤一般的小球球,看起来很是恶心人,邹阳这时候也把持不住了,往后退了几步。

    看着那黏糊糊的黑色液体一个劲的从那小洞之中涌出,我们三个都想着将早上吃的那为数不多的东西吐了出来,不过好在这些液体流了一会就不流了,看来尸体之中臭的就是这里面的那些液体,现在这些粘液一出来,我们基本上都不敢站在这了,我控制着古尸折了棍子,朝着那流尽液体的尸体走去,将其挑到我们身边。

    现在这东西就剩了一张皮了,一张干巴巴的皮,里面的骨头什么的应该都化成了那黑色液体,我们三个翻了几下,也没有看出这东西到底是什么,是怎么死的,最后只好放弃,往前走去。

    由于看见了那恶心人的东西,这早上一起来的那好心情都消失不见了,我们三个没有在说话,只是闷头往前走,小金在看到这东西的第一眼之后,就钻到了我的衣服兜之中,再也没出来,看来是恶心到了。

    走了大概有两三百米,我们又碰到了刚才那种死态的尸体,这个倒是能看清楚是一个兔子,身上的毛正在慢慢的脱落着,已经掉了大半,现在身体是鼓鼓囊囊的,被我们一插之下,只是流出了一小点的黑色液体,并没有完全成上一个那种样子。

    我们仔细提着这东西看了个遍,但是并没有发现什么伤口或者异常,只不过这兔子的眼睛没了,倒也不是没了,是干了,萎缩成了一小团。我捂着鼻子对兔子道:“兔子,上次你不是捡了一只鸡给我们吃,是不是也是这种样子的”兔子一听这话道:“我们那次离得地方距离着这那么远,不可能是,再说了,都过去了,别提那个了。”

    我也不想继续讨论这个话题,太恶心了,我们三个将那兔子仍在地上,继续朝着前面走,结果这一路上,遇到了许多这种样子的动物,大到山猪小到老鼠,死法都是一样,我们三个走了一天,看这东西也是看了一整天,恶心的不得了,终于是到了上次我们扎营的地方,那湖附近,上一次我们是在湖边扎营,结果下雨将我们的东西给淹了,所以这一次我们三个个远远的避开湖水,在山半腰的找了一个相对避风的地方扎营。

    生火之后,我们三个人一整天都没有喝道热水了,我就拿着一个瓶子下去乘些水,准备回来烧些热水喝,兔子懒得动弹,邹阳看样子也不想动弹,我只好自己下去,这时候天已经是慢慢的黑了下来,湖水离得我们这里说远不远,走下去再上来估计要有半个小时的时间,我拿着手电和瓶子,朝着下面慢慢的走去,心中还想着千万别碰到那些恶心人的尸体。

    等我走下来的时候,天已经是黑了,我朝着湖周围看去,还记得当时是在这里僵尸妹帐篷上突然出现了一个血淋淋的死字,那时候到最后我们也不知道这到底是谁写的,是那个斗笠人,不像是,还有兔子当时他们几个到底是遇到了什么情况,兔子一直没有说,不知道兔子在隐藏着什么。

    边想着这些事情,我边走到湖边,弯腰下去准备打水,我拿的瓶子是那种挺大的口很小,我将整个瓶子按到湖水里面,只看见它咕噜咕噜冒着泡泡,小金好像是听见了这咕噜之声,从我的衣服兜中钻了出来,看见面前这么大的一湖水,高兴的未哇叫了一声,然后纵身跳了下去,我去,这个鬼东西想要老子喝它的洗澡水啊,想起小金身上的那一个个大疙瘩,我不由的打了一个机灵,这水还能喝吗?

    小金跳到湖水之中,两条大腿往后蹬着,然后身子像是离弦之箭化作一道金光在这湖水之中窜开,我看了一眼,没有管它,只想着快点将水给打完,按照常理说,我这瓶子虽然装的水不少,但是也应该打完了,我现在感觉过去了将近一分钟了,这水怎么还是没有打完的痕迹?

    我将瓶子从湖水之中提了出来,看了看,这个大的一功夫居然才是打了半瓶,估计是这瓶子口小,不好进水吧,我安慰自己,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感觉心中毛毛的,抬头一看,刚才那干净的湖面上,这时候居然是起了一层薄薄的雾气,这雾气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正在飞快的增加着,不多久这湖面之上,就堆了一层厚厚的灰色雾气。

    就算是我神经在大条,我也知道自己这是遇见东西了,要是天气现象不可能这么迅速的凝聚起雾气,况且还是极其像阴气的那种灰色雾气,我冲着湖面喊了一声:“小金!快回来!”这不是善地,赶紧三十六计走为上。

    这时候我突然闻到一股熟悉的味道,是今天闻了一整天的那种尸臭之味,我心中一惊,连忙将阳火祭出,我左手上的那瓶子还在湖水之中,咕噜咕噜的冒着泡泡,我下意识的看了一下湖面,发现那湖面之上,这时候居然是出现了一个脸上表情极度木然,并且那脸上蒙着一层灰气,就像是死人的脸一般,它右边嘴角上有一个黑色大痣,额头之上那抬头纹三道尽开,头上还带着一个那种地主帽子的,那绝大多数是眼白的眼睛正在一动不动的死死的盯着我,随着那冒气的气泡,这张死人脸一次次的破碎又重组,使得这脸上表情变得狰狞扭曲。

    我在湖水之中看到这死人脸之后,心中咯噔一下,头也没回的将手上的极阳符咒打了过去,然后才回头看去,只是回头之后,身后并没有那张人脸,甚至连灰色的雾气都没有一点,我心中狂跳,难道是自己的错觉,我在此次转过身来,朝着湖水之中看去,发现那脸上发灰的那人脸还在眼珠子一动不动的盯着我!

    我被这东西盯得心中发毛,连忙用左手将湖水中的瓶子给提上来,可是这一提,水下那人影同时动了起来,居然是从水中一下子伸出了两条枯树如柴的胳膊,冲着我的脖子就掐来,我本以为这湖水中的影子是在我身后那影子的倒影,可是这湖水中伸出两条胳膊又是怎么回事!水鬼!

    我的脑海中猛地闪出这两个字眼,右手上也丝毫没有闲着,冲着那两个枯瘦的胳膊狠狠的打去,可是不等我们两个接触上,就听见在湖水之中传来宛若惊雷一般的未哇一声巨响,那水中的死人脸听见这叫声之后,猛地沉到湖水之中,而它伸出来的那两条枯瘦的胳膊,也是慢慢的收回到湖水之中,只不过这张脸在沉入水底的时候,那尽是眼白的眼睛还一直死死的盯着我,直到它消失不见,我仿佛是还看见那眼睛在盯着我。

    我的右手突然一凉,我低头一看,发现是小金跳到了我的手上,在仔细一看,湖面上的那些灰色雾气已经是消失不见,而我左手中的那瓶子,已经是满的不能再满了。小金瞪着溜圆的红眼睛看着我,然后不满的冲我未哇叫了两声,然后跳到我的肩膀之上,未哇未哇的催着我赶紧回去。

    我站起身来,不在这里停留片刻,赶紧回头就走,这时候我才发现,天已经是完全黑了下来,我拿着手电认准方向,提着水就往山腰上走去,这黑灯瞎火的我一个人走在深山老林之中,偏偏前一刻又遇见了那个东西,我心中还是有些发憷,踩着地上的树枝子咯吱咯吱的,更让这环境显得有些荒凉。

    走夜路的时候都会有这种感觉,那就是身后一直有人跟着,我现在这种感觉已经是被放大了无数倍,我甚至自己想着那张灰色的死人脸正吊在我的脑门子后面,紧紧的跟着我,回去的路上我不止一次的回头看,但都没有发现什么东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