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三百三十八章 妖怪
    我走到半山腰那扎营地方,兔子埋怨我道:“怎么下去之后才回来,你这怎么也有一个小时了,再不回来,我和邹阳就去找你了。”我将在湖边发生的事情跟他们说了一遍,邹阳他们听了之后,都是沉默不语,按照我的说法,我们这一路走来的那些尸体都是这个水鬼弄死的?

    但是水鬼虽是恶鬼,但往往不能出自己淹死的那个湖,只能在湖中等着替死的人过来,再说了,就算是水鬼,也找替身也不能找这些动物啊,所以最后我们推断,这湖中的根本不是水鬼!

    我们这次来只是想着将不死村中的事情调查清楚,不想多生事端,所以我们三个商量着,要是那东西不来找我们,我们也不去招惹它。

    我从包中拿出一个小铁缸子,然后架在树枝之上,往里面倒了一些水,只是倒水的时候我心中不免又浮现出了那湖中死人脸的摸样,我们喝这水不会中毒吧?上次来的时候没有什么情况,况且,烧开了之后,一般没事。

    我将水烧的滚躺,然后从包中拿出一些面,放到里面,不一会,这面就熟了,闻着倒是挺香,我们一天没有吃东西了,现在好不容易找了个地方看不到那些恶心的尸体,这时候自然肚子已经咕噜咕噜的叫起来。

    这缸子只有一个,我掰了两小截树枝,充当筷子,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兔子看着我吃相,恶狠狠地道:“小心烫死你!”兔子这是眼馋着呢,说完兔子拿出一块压缩饼干狠狠的咬了一口,我将面吃光之后,浑身暖和,心满意足的抹了抹嘴巴,对着兔子道:“还别说,这热乎乎的面就是好吃!”

    兔子作势踢了我一脚,拿过缸子,自己在火上煮面吃,邹阳只是拿着一些干肉和压缩食物吃着,看那意思,并不想着煮面,我突然想起上次好像是邹阳烧的那鸡不错,对着邹阳道:“邹阳,上次我们在这找兔子的时候,你不是弄了一只鸡吗?不如这次在露一手?”

    邹阳头也不抬的道:“就算我敢做,你们敢吃吗?”也是,这树林之中的那些动物就像是得了瘟疫一般,死相那么恐怖,还偏偏找不出死因来,谁知道是不是得了什么传染病。

    今天晚上我们不打算往前走了,除非是逼不得已,就像是上一次被尸猴追着,我们才会深夜赶路,我对着他们两个道:“今天我们在这歇着吧,明天一早我们再走。”两人也是累的不轻,点头同意。

    找了一个靠树的地方,我对着邹阳道:“我记得当时我们找兔子的时候,我们在这地方找到了一个山洞,要不今晚我们去那对付一宿?”兔子一听这话,立马来了精神道:“那你不早说,为什么在这地方呆着。”

    邹阳闷闷的道:“那里邪门。”一听邹阳都说邪门,兔子乖乖的站住了脚步,我笑了笑道:“那今天晚上就在这呆着吧,反正就一晚上,那个洞我们早晚要去的,我总觉的那个山洞跟不死村有什么关系。”

    邹阳眼光闪烁,不知道在想什么,我和兔子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过了一会,就开始发困了,今天这一天实在是够累的,我对着他们两个道:“你们先休息一下吧,我守前半夜。”由于上一次跟那老鼠精舌吻的事故,我现在是不敢让邹阳守夜了,生怕是邹阳在昏迷过去,变成那种不厉害的状态。

    兔子没心没肺的靠着树合上了眼,邹阳不知道在想什么,瞪着眼睛瞅着天空,过了许久,邹阳突然轻声道:“你害怕过吗?”我这时候正想着将小金掏出来,听见邹阳这么说,惊讶的道:“害怕?当然害怕过。”邹阳嗯了一声,然后闭上了眼睛,不再说话。

    我没有想到一直铁血的邹阳居然会问这话,他也会害怕吗?我将小金掏了出来,这一天绝大部分时间,小金都是在睡觉,我对着小金道:“小金,你饿不饿?”小金似乎是对我打扰它睡觉很不满意,拿着金黄的爪子在我手心胡乱的挠着,弄得我手心痒痒的,看它眼睛都睁不开,我干脆也不管他了,这活了两千多年的凶物,应该饿不死。

    邹阳和兔子两人慢慢的传来均匀的呼吸声,睡着了,我将古尸招到身边,坐在我旁边,然后小心的照看着火堆,不让它熄灭。

    山上的夜晚很静,今天又是一个晴天,星星满天都是,好久没见到这个干净的天空了,从十八岁生日之后,这一年中,我的经历是那么的离奇,我心中的那根弦总是绷得紧紧的,今天抬头一看天,才发现自己好久没有放松过了。

    我抬头望着天,什么也没想,就这样静静的过了好几个小时,我的困意也上来了,估摸着这时候应该也是到了后半夜了,喝了一些热水,现在想着去撒尿,我站起身来,朝着树林那边走去,边走这哈欠连天,心里想着回去就喊起兔子来,让他守夜,可是刚走到那树林之中,我还没有尿,就听见前面传来一声若有若无的嘎噶叫声。

    这声音虽然轻,但是在这万籁俱寂的晚上,这声音还是有些扎耳,而且这声音有些奇怪,听起来像是乌鸦的叫声,但是这声音不脆,闷声闷气的,那种感觉就像是卡着乌鸦的脖子,乌鸦艰难的发出声音。

    人都是有好奇心的,听见这乌鸦发出这种动静,我就不自觉的迈开脚步,朝着那地方走去,甚至这次连手电都没有带,我也不知道当时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好在天上有月亮,没带手电也能看清地面,还不等我走到地方,我的鼻子之中就闻到了一股尸臭之味,这味道刺激着我激灵灵的打了一个寒战,意识随即清醒过来。

    我的脑子之中又浮现了那湖水之中那诡异的灰色死人脸,我知道这事情要是弄不清的话,估计以后都会对我造成心理阴影了,我狠了狠心,从百宝囊中拿出一张黄符,我还就不信这个邪了!

    我慢慢的往前靠着,鼻子之中的那股怪味也是越来越重,这样倒是好,让我精神高度集中,耳朵之中断断续续的乌鸦叫声就在不远处了,我小心的看着地面,踮起脚尖,我悄悄的靠在一棵树上,那声音就是丛树后面传来。

    我不敢将手上的极阳符咒显出来,生怕是惊动了里面东西,我悄悄的将头伸了出去,借着月光,看见那地面之上居然是落着一地的乌鸦!这些乌鸦密密麻麻的看起来应该是有五六十只,偶尔有一两只正在扑棱这翅膀,但看着架势,基本上都是死了,我扫了地上的这些乌鸦看了一眼,随即又张望着超四周看去。

    这些乌鸦死的诡异,看样子应该是刚刚被弄死,说不定这东西还在这周围,我这一打量,还真的让我找到了,在一颗树底下,我看到一个将近三米的黑影,这黑影倒不是纯黑,但是比起周围的环境来说是黑一些,看这体型,应该是一个人,但上哪里去找三米多高的人呢!

    那黑影似乎是并没有看见我,从那树下慢慢的挪动着朝着乌鸦走来,它动作很慢,感觉它的身子很木,但是动一下就是很大的一段距离,它到了那依然扑棱着翅膀的乌鸦身边,慢慢的低下头,那三米多高的身子,几乎是从腰间对折了过去,看它的头和乌鸦靠的很近,随即从那乌鸦身子之中冒出一股白色的气体,还不等我看清,这气体一下子就缩到了那黑影人之中。

    我心中大吃一惊,这都赶上看的《大话西游》上那个吸食人精气的老妖怪了,想不到现实生活之中还有这东西,我不知道这东西的深浅,但是估计自己这两下子不够它看的,只能窝在这树后面一动不敢动。

    那黑影吸食了一个乌鸦之后,又开始另外一个没有咽气的乌鸦,只见他那木木的身子一动,下一刻就到了距离我不到三米的地方,这下子我是看清楚了这个黑影的摸样,也不能这是黑影,这东西像是穿着一件黑色的披风,披风的下摆之处都是烂得一道一道,披风能到这东西的膝盖之处,这东西的小腿居然只有手腕粗细,但却有着一双跟蒲扇大小的脚。

    这东西的肩膀很窄,穿着那宽大的披风就像是一个竹竿子套了一个尼龙袋子一般,更更加诡异的是,这东西居然是没有脖子,肩膀上直接扛着那头颅,只不过头颅看不见五官,里面黑乎乎什么都没有,说实话,我鬼怪见了不少,但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离奇的东西,从他身上泛出来的那阵阵阴气不难推测这是个阴邪之物,但到底是什么,我不知道。不过看着样子,显然不是我在湖水中看到的那个东西。

    这东西将地上的那些乌鸦尽数吸食干净之后,慢慢的直立起了身子,我看着这东西,心中慢慢的祈祷着,赶紧走吧,赶紧走吧,乌鸦都被你吸食光了,我心中这么想着,但是自己的心却是想擂鼓一般咚咚的敲了起来,从这东西站在我身边的时候,我就开始闭气了,现在我就要憋不住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