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三百五十三章 槐树精 千票加更
    我觉得,这槐树之中,可能是住着那天晚上看到的那个诡异的黑影,我这样想着,就对兔子和邹阳道:“我知道这东西是什么了,可能是就是那天晚上吸食乌鸦精气的那个妖怪,咱们小心点。”

    知道是这个东西,我们三个基本上就是没有战斗力了,基本上就是古尸和小金他们两个的事情了,不过看小金的样子,虽然严阵以待,但是丝毫没有变大的想法。

    我只好控制着古尸往前走去,这东西吸食活物的阳气,连我身上的那阳火都不放过,想来应该是个硬茬,不知道上次来的时候为什么没有看见,师傅当日说着聚宝盆之地很邪门,我现在是看出来了。

    古尸走到这东西的身边,我丝毫没有客气,控制着古尸冲着它垂下来的那些树枝狠狠的一折,只听咔嚓一声,那树枝应声而断,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居然是觉的这树枝断裂的声音像极了人骨头断时候发出的声音。

    我忍不住的将手中的尖刀握的紧了一些,虽然知道这没有什么用处,但是好歹也会让我心中踏实一些。

    那树枝虽然是断开了,但还没有落下来,依旧有很大的部分挂在树上面,要是挑衅的话,这样应该是足够了,但是这树就像是寻常的树木一般,丝毫没有动静,我们三个不禁有些泄气。

    这时候眼尖的兔子喊道:“哎呦,那是什么!"顺着兔子的目光我们看去,刚才被古尸折断的那树枝,居然是渗出了点点的红色液体,这树居然是流血了!以前都是听说过树木成精之后,砍伐它的时候会流血,没想到,这事情还真的被我们给遇到了,但是再看看人家所说的树木都是很古老的那种,而我们面前的这株槐树,虽然时候不短,但是万万没有到那种程度啊!

    一般遇到这种情况,砍树的人就会停止砍树,怕受到报应,我们不是寻常的人,但是乍一看到这东西,心中的那根深蒂固的想法就冒了出来,要是出现报应怎么办?兔子最先道:“秦关,你真的确定这个东西是昨天晚上看到的那个鬼东西?”

    我道:“我哪知道到底是不是,但是我看着东西下摆很像,再说,在它不远处,就是那头死猪,哪有这么巧的事情。”我的语气听起来有些中气不足,其实我现在心中也打鼓这到底是不是?

    邹阳就没有这么多的忌讳,见到古尸将这树木给折断了之后,这槐树一点动静都没有,就走到那树木前面,拿着那砍刀狠劲的朝着槐树的树干上狠狠地砍去。

    这槐树也就是有一个抱粗,要是寻常的槐树,被邹阳拿着砍刀这么一砍,虽说不能将其拦腰折断,但是估计也能将刀给狠狠的劈进去,但是等邹阳将刀劈到了那树木之上,就看见那个刀相碰撞的地方蹭的冒出了一溜的火星,并且发出的叮的一声脆响。

    而那刀仅仅是劈开了槐树一小点,连手指头粗细的伤口都没有劈开,倒是邹阳,我看着他双手似乎被反震的虎口发麻,不住的轻轻颤抖着。

    邹阳将卡进槐树一小点的砍刀拔了出来,对我们道:“好硬。”随着邹阳的这话,这树那伤口附近就开始慢慢的渗出红色的宛若鲜血一般的液体,从那伤口之处一直流到了树根上。

    我们三个这时候犯了难,这可怎么办,虽然知道这槐树不是善类,但关键是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啊,我们虽然是道士之流,但毕竟不是见到妖鬼就杀的那种混主,兔子这时候道:“这里面的东西好像是不在这,要么我们就在这等等,要么我们就先去看那深潭之中的东西。”

    我看了一眼邹阳,征求一下他的意见,邹阳摇了摇头道:“这东西不是善类,先下手为强。”邹阳的注意居然是将这槐树给直接毁掉。

    我皱了皱眉头,看见古尸还站在那槐树周围,手中还拿着那未曾断开的半截枝桠,我冲着古尸下了一个命令,将这半截东西给弄下来,看的碍眼!古尸手上猛地发力,使劲拽着那槐树树枝,这东西虽然看起来挺脆,但谁知道这东西居然像是牛皮糖一般,古尸拽了好几拽,都没有将这半截树枝给拽下来,倒是将那槐树树冠拽的晃动了起来。

    这槐树是那种弯弯曲曲的槐树,不是笔直,所以主干有很多是藏在树冠之中,这树冠一晃动,我们就看到里面的主干之上好像是有东西。兔子咽了口吐沫道:“我,我好像是看到了那槐树上有个眼睛!”兔子这话说到渗人,我宁愿是听见他说看见了一个鬼,树上怎么可能有眼睛。

    想不到邹阳这时候也点了点头道:“好像是。”我刚才虽然也扫到了一点东西,但是没有看到他们所说的眼睛,我只是看到了一些鼓起来的像是树疙瘩,咔哧一声,古尸这时候古尸终于是将那树枝给拽了下来。

    我控制这古尸将那树冠撩起一些来,这槐树不高,并且周围有块大石头,古尸踩到上面恰好能够到这棵槐树,古尸得到我的命令之后,将手中的那半截滴血的树枝给扔到了地上,然后慢慢的抓住那一大块树冠,使劲的朝上撩起。

    我们三个都是弯下腰来,朝着那树冠下面的树枝子瞧去,古尸这一次燎的不高,但是我们确实看到了那里面的枝干上面有一块大大隆起之物,可是跟兔子和邹阳两人所说的眼睛相差甚远,这东西肥嘟嘟的,分为上下两片,紧紧的贴着,像是,像是嘴唇!

    我和兔子不约同的道:“嘴唇!”这他娘的就像是放大好几倍厚厚的嘴唇啊!兔子嘟囔道:“刚才看到的不是这个东西啊!”古尸这次抓的树冠位置不对,现在只能将树冠掀到这种程度,我们三个看到这槐树虽然是看起来很诡异,但好像是没什么危险,就走了过去,相要看看这东西里卖弄到底是什么。

    我们往前走了走,到了槐树的底下,一股淡淡的清香从槐树上传来,有些像是茉莉的味道,但是比起茉莉来又多了一些土腥味,具体的味道不好形容,我走到跟前,让古尸先放下那树冠,然后控制着他往上抓一些,这样就可以将树冠更往上掀一些了。

    小金这时也是高昂着自己的头颅,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古尸这次往上抓了抓,然后双手用力往上撑起,我们看到这树冠下面的东西之时,都是愣住了,这居然是一张人脸!

    那肥厚紧闭的嘴唇,还有那鼻梁不高,有些趴的鼻子,当然,最引人注意的是,这张脸上的那张独眼,从鼻梁的正上面,竖着长了一个大大的眼睛,只不过这眼睛是牢牢的闭着的,那眼皮紧紧的夹着上面还有这一些睫毛,露出一条缝隙,要不我们不会以为这是眼睛。

    看到这章诡异的人脸,我们三个都是吃了一大惊,不光是因为这东西长的诡异,更是因为我们发现这东西居然是从树木上长出来的,不是人雕刻上的!树成精了!

    兔子见到这惟妙惟肖的脸有些好奇,控制不住自己的脚步朝着那东西靠去,嘴中喃喃着:“这还真是槐树精啊!”说着伸出手朝着那张脸摸去,我一把拉住兔子的手,对他道:“这东西看着诡异,你可千万别找事。”

    兔子讪讪的点了点头,只不过我管得住兔子,却是管不住我头顶上的小金,在我拉住兔子的当口,小金刷的一下跳到了那槐树上面,好奇的在那嘴巴之上蹦来蹦去,见到这东西没有危险,兔子终于是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了,伸出手朝着那树上的那张脸摸去。

    只不过当兔子的手摸到那脸的嘴唇之时,兔子就像是被蛇咬住了一般,猛地抽了回来,他大喊道:“软…软的!”我一听头皮一阵发麻,难不成今天还真的见到了妖怪不成,人在惊吓的时候往往都会采取过激的行为来保护自己,我一听兔子说那张脸是软的,手中的尖刀二话没说,狠狠的冲着那树木的脸插去。

    扑的一声,刚才还是刀枪不入的那棵槐树这次居然硬是被我插进去了一把刀,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几乎是把我们三个吓了一个半死,那紧紧闭着的嘴巴,一下子猛地张开,小金闪躲不迭,居然是是被这张大嘴给吞了进去!

    活了,这颗槐树活了!我大喊一声,小金!然后插到那槐树脸上的那尖刀猛地拔出又是狠狠的插进去,邹阳二话不说,也是抽出砍刀朝着那张脸砍去,不一会,我们就把这张脸给砍了一个稀烂,只不过小金的影子却是再也没有看见。

    这张脸现在划得一道一道的,伤口之处还留着红色的血液,看起来很是骇人,我找不到小金,手上的尖刀一直没有停下来,只是朝着那脸使劲的捅着,兔子一把拉着我,对我道:“他,他笑了!”

    我朝着那遍布血迹的树脸看去,果然在那厚厚的嘴唇周围,那破裂的脸慢慢的堆起了一些褶皱,看起来就像是阴笑一般,伴着这阴笑容,我听见从这树木之中发出一阵老太婆似的咯咯笑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