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三百五十四章 瓮葬
    听见这声音,我浑身泛起鸡皮疙瘩,这真他娘的大白天见鬼了,老树成精了!可是我现在顾不得好奇这到底是什么鬼物,赶紧给老子把小金吐出来!

    我右手阳火祭出,狠狠的朝着那柔软冰凉的树脸上狠狠砸去,本来这东西已经是被我们砍得很烂的很烂了,被我阳火一砸应该是立马被毁掉才对,毕竟这是个阴邪的东西,但是等我阳火砸在这树面之上,那手上的阳火就像是上一次打在那个黑影上一般,猛地宣泄而出。

    邹阳看到我的脸色发白,连忙将我扯了过来,等我的手和那树木上的那张脸分开之后,我才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冷汗顺着我的脑门子留了下来。

    等我能说话了之后,我第一件事就是大声的道:“将这东西就是昨天晚上的那个黑影!”

    要是刚才我还有些忌讳的话,但是现在确认了这东西的身份,我将控制这古尸接过自己手上的尖刀狠狠的冲着这东西刺起来。

    兔子和邹阳两人听到我这么说,也没有闲着,忙是冲着那树木招呼上去,我见到这东西抽我阳火,不敢在祭,丛包中掏出一章黄符贴在这树木上面,可是黄符招呼在那东西脸上,毛用都没有起到。

    我心中挂念的小金,现在就差着自己冲过去用手扒开这张人脸的嘴巴的,这时候,拿着八卦镜的兔子道:“你看这东西的眼睛!”仿佛热锅上的蚂蚁一般的我,听见这话,连忙冲着那张人脸看去,本来被我们看的支离破碎的那只独眼,现在正在微微的颤动着,看着架势,像是要睁开?

    虽然不知道这眼睛究竟是要不要睁开,但是凭我们的直觉要是让这东西睁开眼睛,估计着我们就得玩完,还有一件事,那天晚上我看到那个黑影只有后脑瓜子,根本没有前面的面孔,这树上的面孔十有**就是那黑影的脸。

    虽然我们三个勉力朝着那独眼打去,我这次连古尸都派上前去,死死的捂住那树木的眼睛,不让其睁开,但是谁知道那东西看起来焉不拉几的,但是力气很大,我们几个愣是没有阻止的掉它,硬是让它裂开了另一条缝隙。

    这缝隙也就是一指多宽,刚一裂开,那独眼的下眼角处就呼呼的流出了红色鲜血,看起来触目惊心,由于这东西现在已经是满脸是血,古尸又是跟其肉身搏斗,那白皙的皮肤之上,也蹭了一身的鲜血。

    那眼睛裂开一道缝隙之后,我就听见里面传来一阵未哇之声,还不等我看清楚,一条金黄的影子从里面冲了出来,小金!居然是小金,我看到小金跳出来,那扑腾乱跳的心总算是安定了下来,作势要抱住它。

    但是邹阳似乎知道小金下一步要干什么,一把将我扯到一旁,滚成一团,直出去五六米,兔子很有眼力劲,不等小金跳过来,猛地扭头,冲着后面没命的跑去,我在和邹阳滚的过程中,就看到小金跳出来之后迎风变大,轰的一声,我们面前又出现了那个小屋大小的金黄色丑陋的小金。

    小金这时候可是暴怒啊,原本就很人性化的它,这次居然是能看出眼睛中的那种恼羞成怒的眼神,小金不管三七二十一,冲着那槐树就狠狠的冲了过去,两只前爪子抱住那一人抱粗细的槐树,咔哧咔哧的声音不绝于耳,在我们目瞪口呆之中,小金居然是要将这个槐树给拔起来。

    这槐树要说也有些年候了,但是跟小金这活了两千年的怪物来说,这东西就是小case,只是稍微动了一下力气,这东西就连根被带起。小金张开大嘴,将那树冠的一部分塞到自己的那大嘴之中,克嗤克嗤的咬了起来。

    我们三个都看呆了,小金似乎是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底下有些不舒服,就挪动了一下自己肥硕的屁股,它这一动,我就看见它身子底下压着的古尸,看到古尸,我们三个又是被雷住了,古尸身子挺硬,小金身子也硬,但是古尸架不住小金这么大的体重,他居然像是那钉子一般,直直的被订到了那地面里面,只剩下了一个头!

    我连忙将古尸唤了上来,被小金这么压而丝毫没有事情的,估计也就是古尸了,见到小金将那树木给弄上来之后,我们三个想着走过前去,但是还没有走近,就觉得小金身边传来一阵极其强大的阴气,这股气息像极了那天晚上的那个黑影。

    小金状若未闻,还是没心没肺的吃着那墨绿色的树叶,还不时的未哇叫一声。虽然感觉到了那股阴气,但是黑影一直都没有出来,我们三个大着胆子往前面走去,走到近前,我就看到那被小金拔起来的树根洞之中,好像是有一个灰不拉几的东西。

    我冲着小金喊道:“小金,别吃了,你往边上靠靠。”说实话,每当我跟这种状态的小金说话,心里总是有很大的压力,生怕是这东西兽性大发,直接将我丢在嘴巴里面,不过不管什么状态下的小金似乎都是很听我的话,抱着那槐树,冲着一边跳开。

    看小金的这样子,这阴气虽然大,但好像是没有什么危害性,要不小金早就对着那土中埋着的东西出手了,我控制着古尸往前走去,将那土洞之中的那东西给弄出来,古尸走进去之后,将土给打掉,露出了一个灰色的有些发青,圆圆的盖子,这盖子之上还有一些奇怪的符号,看起来像是封印。

    这东西显然是在树根底下,虽然树被拔断了,但是地下的那树根还是不少,而那个圆圆盖子所盖的那东西正被一圈树根牢牢的包围着,古尸费劲千辛万苦终于是将那东西给弄了出来,等放到地面之上,我就感觉到这阵阵的阴气从这东西之中冒着。

    这是一个瓮,灰青色,全身烧着一层釉质,中间大着肚子鼓鼓的,两头稍微瘦一些,大约是有一米多高,倒是不胖,最宽的地方也就一米多宽,这瓮上的最前方像是用血一般的字迹画着一个‘奠’字,只不过这个字不是繁体字,看起来像是小篆。

    我一时间没有看出这是什么东西,只是觉得这个瓮有些邪门,但是兔子脸色变了变道:“这东西我知道,是个棺材!”我听了这话,冲着兔子道:“你小子可别扯淡了,我听说过木头棺材,青铜棺材,但是从来还没有听说过瓮来做棺材的!”其实我说这些是有根据的,古时候人死了不火葬,要是下葬的时候,少有差池,肯定会起尸。

    所以古时候人们将下葬当成很大的一门学问,《葬经》就是总结了绝大多数下葬应注意的事项的一本书,其中就记载着,人入土为安,但是怎么才算是真正的为安,头必须要正,枕头不能太高不能太低,手怎么放,脚怎么放,这都是有条条框框的,在这里不在赘述。

    其中有一条很大的忌讳就是尸体入藏之后必须放平,要是入葬只时尸体不平,这以后肯定会出,尸体放不平都会出事了,更别说竖着葬了,这翁中很显然装不开平方的尸体,要是真的按兔子所说,这是个棺材,那这瓮中的东西还不闹翻了天!

    话说兔子听我这么一抢白,辩解道:“我奶奶曾经跟我说过,在少数民族之中,却是有人将这瓮当成棺材的,不过这一般都是十恶不赦的主才会被放入翁中,翁中本来就有着封印作用,这尸体在这里面窝着,根本就没有什么好下场。”

    “我奶奶还说,其实这瓮中人下葬之时,都是将那罪大恶极的人活着塞到瓮中,然后塞进去什么东西,让其非常长死亡,然后趁着他还没有咽气,赶紧将其埋到土中,这样一来,这翁中的那恶人的灵魂就不会轮回,只能永远的被封印到这瓮中,永远的活在痛苦之中,这东西恐怖的很!”

    光听兔子这么一说,我就知道这翁中的东西恐怖的很,这样说来,这翁中还会有一个被封印了好久的冤魂了,怪不得这东西的阴气这么重,那这槐树是因为吸取了这瓮中的阴气才变成的这样,还是,这翁中的东西出来了,寄居到了槐树之上?

    我们三个正专心致志的看着那瓮的当口,突然听见里面传来咯咯的老太太的奸笑之声,这声音听起来就像是从嗓子眼中逼出来的一般,无比的尖锐刺耳,本来看着这瓮就有些发毛,一听见这东西,兔子当时就没有把持住,一脚踢中了面前的那个瓮。

    兔子这是惊吓过度,我和邹阳又是慢了半拍,关键是,这瓮好像是自己狠狠的朝着地面上砸去一般,不等我们三个扶住,它就在地上碎成一片,露出了里面的东西。

    里面是一个枯瘦如柴,浑身焦黑的人,凭借它头上那稀疏的那几绺灰白的头发,就可以看出这是一个老太太,只不过这老太太实在是太瘦了简直就是皮包骨头,那脸颊上全部凹了进去,眼眶深陷,周围是一圈青紫色,嘴角之处,诡异的生了一层红毛,就像是长了一圈毛茸茸的胡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