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三百六十一章 中毒
    邹阳听了斗笠人的话,当时就是忍不住了,冲着拿着砍刀冲这斗笠人杀去,斗笠人见到邹阳上来就打,倒也不怯,侧身闪过这邹阳的砍刀,嘴中叽里咕噜,对着身边的那个吊死鬼下命令。

    这吊死鬼应该是斗笠人自己豢养的东西,看这样子就知道是个凶狠的主,那个吊死鬼身子一飘,冲着邹阳冲过去,见到这里,我和兔子哪里还能忍的住,你倒是还想着以多欺少,不看看我们有几个人呢!

    斗笠人身手不错,居然能在邹阳手下走几招,邹阳一边跟这斗笠人打斗,一边还要用阴阳镜防止身后的那吊死鬼,一时间不能将其给擒下,我将古尸控过来,冲着那斗笠人打去,邹阳这次完全腾出手来对付那个吊死鬼了。

    我不能分心二用,一边举着那个火把,一遍控制着古尸抓住那个斗笠人,兔子这时候也没有闲着,拿着自己的把八卦镜和邹阳一同逼那个吊死鬼,诚然那个斗笠人的身手很好,但是根本不是古尸的对手,他不知道古尸的深浅,躲过古尸的一拳之后,他竟敢欺身过来,直捣古尸的胸口。

    砰的一声,斗笠人倒是打中了古尸的心口,要是寻常人受了这么一拳,重则身亡,轻则喘不过气来,但是古尸本来就是尸体,哪里有什么疼痛感,那斗笠人一拳大中之后,我控制着古尸给他一个熊抱。

    斗笠人虽然身子滑溜,但是他打中古尸的这拳是杀招,打出之后,姿势已老,根本不可能换动作,直接被古尸牢牢的抱住了,古尸稍微一用力,我就听见那两条胳膊之间的斗笠人身上发出咔哧一阵声响,随即斗笠人像是杀猪一般的叫唤起来。

    古尸轻而易举的拿下了斗笠人,而邹阳和兔子两人对付那个吊死鬼倒是还有些困难,虽然阴阳镜和八卦镜打在这东西身上,嗤嗤的冒着火花,但这吊死鬼在这房子中四处飘,虽然看起来打中它不少次,但是都没有对其造成致命的伤害。

    要是邹阳有一个合适的法器,早就将这个东西收拾了,但是他手上的砍刀是破煞用的,那阴阳镜虽然对付鬼物有些作用,但毕竟不是什么很珍贵的东西,我看到这里,将火把插到一旁,手上的阳火一出,对着那吊死鬼冲了过去。

    那吊死鬼见到阳火,就像是猫见了老鼠一般,虽然它敢一下下的被两面镜子打,但是不敢随便的被我阳火扫中,这东西虽然凶厉,但是三魂不全,只知道趋吉避凶的本能,见到阳火,自然的心中怯懦,在空中飘着不在下来。

    看到这里,我们三个有些傻眼,虽然这个茅草屋不高,吊死鬼飘在空中我们身手也能够到,但是等我们冲过去的时候,这吊死鬼立马窜开,逃得比兔子还快。

    这么一来二去,我们三个弄了一身汗,但是那吊死鬼在空中就是不下来,有道是抬头三尺有神明,这吊死鬼飘的也就是距离我们头两尺左右,但就是这两尺的距离,可是将我们累坏了。

    我喘了口气对着兔子他们道:“你们先围住他,我祭出兵符,看看能不能将它给打下来。”邹阳这时候道:“给我张符咒,我去试试。”我身上的符咒还有不少,师傅给留了一些,路上闲暇时候我自己都是拼命的练习画符,我掏出一张驱鬼符递给邹阳。

    邹阳拿到那张符咒之后,将砍刀递给身边的兔子,然后快速的朝着那吊死鬼冲去,这吊死鬼就害怕我冲过去找他,见到邹阳灵巧迅速的朝着它冲去,它倒是没有放在心上,只是有些忌惮邹阳手中的阴阳镜和黄符。

    这吊死鬼只是稍稍的移动了一下身子,那眼神大部分还是在盯着我,邹阳冲到这吊死鬼身边之后,阴阳镜光芒大赤,随即邹阳冷声喝道:“定!”这阴阳镜是真的有定住鬼物的能力,上一次那火烧鬼这么厉害,还都被邹阳的阴阳镜给定住了。

    现在在空中飘着的吊死鬼显然是没有想到邹阳居然会有这么一手,现在想要在动弹已经是来不及时,我抓住这个机会,飞快的朝着那定在空中的吊死鬼冲去,邹阳定住吊死鬼之后,左手上的黄符一闪,啪的一下贴到了这吊死鬼的身上。

    黄符贴到这吊死鬼的身上之后,黄符就砰的一下无火自燃了,倒是没有将那吊死鬼给点着,但是也带起吊死鬼身上的一大团烟雾,这时候那阴阳镜定住吊死鬼的时间已到,吊死鬼身子一虚,眼看着就要化成一道清风逃窜掉。

    这时候我已经是距离吊死鬼很近了,在给不到我一秒钟的时间,我就能将阳火打在这东西的身上,关键时候,邹阳脸上的那红色狼头猛地出现,还不等着那吊死鬼消散,这图腾红狼就冲道了吊死鬼身边,张开嘴巴,将其咬住。

    虽然这图腾狼不可能将这吊死鬼给吃了,但是能将其给咬住,这就够了,我右手的阳火一下子贴到了那吊死鬼的身上,那有些不清晰的吊死鬼身上一下子着起了火,这火砰的一下子就不慢了这吊死鬼的身子,这阳火烧灵魂的感觉我没有尝试过,但是我知道被地狱火业火烧灼的那种感觉,简直就是痛不欲生,那时候死都是一种解脱。

    吊死鬼身上起了阳火,嘴中发出灭绝人寰的叫声,引得我们一阵侧目,好在这阳火来势汹猛,烧的也快,这吊死鬼还没有叫几声,就吱的一下子没了动静,这吊死鬼最终是成了阳火之下的一片飞灰,最终消失在天地之间,连同它心中的怨念。

    我见到这吊死鬼死掉之后,对着那被古尸牢牢抱住的斗笠人道:“现在,我们可以谈谈你是来干什么的了吧?”斗笠人虽然身为阶下囚,但是一点阶下囚的觉悟都没有,听见我的问话,不回答也就罢了,还嘿嘿的冲着我阴笑,兔子见到这斗笠人如此猖狂的行为,嘴中骂道:“你这狗东西还挺嚣张。”骂着兔子走到了斗笠人身边,伸手就要将斗笠人的斗笠给拿下来。

    兔子手刚碰到那斗笠,我就听见噗的一声,随即兔子发出一声闷哼,在我和邹阳的目瞪口呆之中,兔子,居然是身子一软,慢慢的倒了下去,我大叫一声兔子!然后就冲着兔子冲过去,可是我的胳膊一下被一双手给拽住了,邹阳沉声道:“不能去。”

    我惊愕的回头道:“兔子中招了!”邹阳道:“我知道,斗笠人嘴里有东西,你走进了,也会中招。”我一听这话,心中一狠,这斗笠人真是阴险,既然嘴巴这么贱,那我就将你的嘴巴给撕烂!

    我刚想这将这斗笠人的嘴巴给撕烂,但是转念一想不行,我还要问解药和他怎么来的,就让古尸将手捂住这斗笠人的嘴巴,这次就万无一失了。

    做完这些,我跑到兔子身边,将兔子翻过来,看见兔子脖子之上有一个黑色的小针,看那摸样,就知道是个剧毒之物,兔子脖子上的被扎的地方,已经开始发青发黑,一道道黑色的像是蚯蚓一般的东西,还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蔓延着。

    看到这里,我心中一慌,对着旁边的邹阳道:“怎么办?”邹阳对我道:“拿出大师的那把小刀。”我知道邹阳说的是百宝囊中的那把锋利的小匕首,我赶紧拿出来,还将师傅的那瓶小灵药给带了出来。

    邹阳没有去拔兔子脖子上面的那个黑色的小针,而是直接拿着那个小匕首在兔子被刺的那地方划了一道,脖子上面的血管不少,但是邹阳划着一刀的时候手一点都不发颤,由此可见邹阳的心理素质有多强,那从黑针旁边划开的伤口一出现,里面就涌出了一团乌黑腥臭的血,顺着兔子的脖子流到了地下。

    我没有先去看兔子和邹阳,站起身来,深吸了一口气,对着斗笠人道:“我不杀你,你拿出解药来,我就放你走。”说着我将斗笠人的斗笠揭了下来,露出他那长着一个狰狞大血瘤的头。

    斗笠人虽然被古尸这么牢牢的困着,但是眼睛中似乎一点惊惧的意思都没有,似笑非笑的盯着我,我被他这眼神盯得火起,要不是因为兔子中了他的毒,我一定要把他给杀了!

    我强忍住心中的杀意,沉声道:“你听见了没有,我再说一遍,我不杀你,只要你将解药拿出来,我立马就放你走。”对于兔子的安全来说,这里的秘密,算不上什么。

    斗笠人似乎是吃定了我们,还没有反应,我又道:“要是兔子死了,你肯定要死,命可就只有一条,你要是答应我的话,就点点头。”

    斗笠人还是那副表情看着我,并没有点头,这时候在下面一直给兔子放血的邹阳刷的一下站了起来,我还没有看清邹阳是什么动作,就看着邹阳冲着斗笠人的胳膊上一摸,一直以来都是那半死不活的斗笠人终于是变了颜色,眼睛中的惊恐之色弥漫,邹阳冷冰冰的道:“让古尸放开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