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三百七十八章 大阵
    那夔见到古尸之魂出来,二话没说,祭出一道惊雷就冲着古尸打来,古尸似乎是早就料到这东西会对他下手,卷起一道阴风就冲道一旁,眼睛之中满满都是忌惮,小金见到古尸之魂出来,虚弱的未哇叫了一声。【www.ka?nzww.coМ 看 .。?中.文!网

    那夔似乎不想给古尸喘息之力,一个劲的开始冲着古尸祭出闪电,我们周围的那些四脚怪物,倒是被古尸带来的那些阴兵鬼将给挡住,我看了看自己被划开的伤口,嘴中道:“这夔是吃错药了还是怎么的。”

    兔子道:“看它样子想来是当年古尸带着人将它给伤了吧。”我道:“你的意思是,这还是当年那个夔,还没有死?”兔子点了点头,道:“当年黄帝用夔皮造成鼓,成为华夏共主,但是秦始皇却没有,这之中肯定有猫腻,再说了,斗笠人不是也催你赶紧走么,说明什么,说明这夔认识你呗,也就是认识你身体的那缕残魂。”

    我不知道兔子心思居然这么细腻,道:“既然是这样,那我们就不能给斗笠人留下这夔了,我有种直觉,这肯定就是第八张人皮图上的东西!”兔子点了点头道:“其实我一听到这夔,我就觉的这是第八张人皮图上的东西,有些事情,看来就要浮出水面了。”

    由于这里面多了一些阴兵鬼将,我们四个倒是暂时不用怕那夔吐出来的四脚怪物了,我见到古尸之魂现在被夔逼得四处逃窜,连忙控制着古尸杀了上去,虽然知道伤害不了这夔,但是起码能帮古尸分担一些压力。

    饶是古尸之魂是千年厉鬼,但是在这夔面前还是没有还手之力,小金拖着受伤的身子重新朝着夔扑去,只不过小金步履踉跄的样子,看的我一阵心疼,我现在特别恨自己,为什么这么没用!

    就在这时,消失很久的斗笠人终于是重新从那通道之中出来了,这一次他们身上穿着有些诡异的像是野人一般的衣服,身上和脸上画着一些诡异的符文,为首的二长老,拿着一个头盖骨,正在一下一下的敲击着。

    斗笠人最厉害的就是巫术,看来现在的确是想用压箱底的功夫来跟这夔斗了,二长老径直朝着那广场中间的高台走去,似乎是想在那实行仪式,不过夔现在就单脚站在那高台附近,二长老上去,直接就会被夔给吞掉的。

    二长老似乎是不知道这事情一般,依然表情木然的朝着那石台走去,他身上跟着那九个斗笠人慢慢的散到广场周围,奇怪的是,这九个人手中并没有拿什么法器,就连二长老,身上也只是一个鼓槌和一个头盖骨,难不成,他们想靠着人力来给夔斗!

    夔自从看到古尸之魂出来之后,一直疯狂的追杀古尸之魂,但是奈何古尸之魂就像是个泥鳅一般滑溜,任凭这夔能力通天,但是一下子都没有打中古尸之魂,古尸之魂显然也是看到了斗笠人的动作,他边逃窜便对我道:“这是夔,当年,当年我们猎杀过他……”

    古尸之魂还没有说完,就差点被夔嘴里喷出的水柱给打中,古尸之魂不敢乱说了,只能仓皇逃窜,小金认识古尸之魂,看到古尸之魂被夔追的那么辛苦,心中很是难受,它再一次的朝着夔扑去,我看到小金现在几乎到了强弩之末,而夔现在更是歇斯底里,竟然是硬生生的受了古尸的几次含着煞火的攻击。

    夔被小金的含怒一击给撞的身子一趔趄,它本来就只有一条腿,站不稳,我见到这种机会,连忙控制这古尸插着即将倒下的夔打去,古尸之魂见到这千载难逢的机会,身子化成一张巨大的鬼脸,恶狠狠的朝着夔的脑袋扑去,古尸之魂不是实体,只能进行精神攻击。

    只不过夔倒下的时候,嘴中蓄力,一口发红的水柱直接轰到那来不及变向的小金身上,小金这次直接被轰到那山体之中,像是嵌到里面一样,我大吼一声不!

    只不过我的这声音实在是渺小,一下子就被夔倒下声音给遮盖过去,我飞快的跑到小金卡在的石壁下面,看着小金在上面一滴一滴的留下金黄的液体,小金似乎是感受到了我过来了,艰难的低了一下头,身子随即变小,慢慢缩成了巴掌大小,从墙壁上滑了下来。

    看见小金这次眼皮都睁不开了,我的的怒火从心里一点点的攀升,直到将我血液里,将我骨子里面的那火气点燃,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会这么没用!

    任凭我火气冲天,只能将我右手的阳火激发成一团暴烈炽热的火团,但我只是一个平常人,拿什么,怎么跟那巨物一起斗,当时跟太岁斗的时候,我用了众生念力,但是现在呢,现在谁又肯帮我,就凭跟着古尸之魂一起出来的那群鬼兵么!一股深深的挫败无力感从我心底蔓延,和怒火混合在一起,差点将我身子活活的撑裂。

    小金被我接住之后,静静的锁在我的手心,一动不动,我此时五脏俱焚,但是还小心的将小金放到我的口袋之中。

    我转过头去,瞪着滴血的双眼,疯狂的看着那被小金撞到在地,现在被古尸和古尸之魂狂揍的夔,怒吼一声,将右手放到眉心之前,就算我是个平常人,但我今天,就算死在这,也要将你这畜生斩在这里!

    我压抑着自己的怒火,等待着自己的时机,我知道有一种邪术叫做献祭,用自己全部的生命来换取一次灿烂的陨落,我知道我有未成之事,但我知道,只要兔子和邹阳他们有一个能活着出去,肯定会帮我救出爷爷,照顾父母,这,就够了!

    夔虽然被小金撞到了但是它皮糙肉厚的,已经变成旱魃的古尸虽然一次次的将其轰出一大团烟雾,但是看摸样,根本没有伤其根本,古尸钻到夔的脑袋之中,妄想用控制夔,只不过,这东西上古凶兽,怎么会轻而易举的被控制。

    对于我们来说,情况,坏的不能再坏。不过斗笠人这时候已经是站好了位置,那二长老一步一步的跨上了高台,坐下身子,然后将那头骨放到自己的面前,开始敲击起来,这头骨的声音开始的时候还没有听出来有什么异样,但是现在这声敲击,就像是晨钟暮鼓一般,让人心中一凛。

    不过不是礼佛敬神的那种警醒,而是这声音是在太过妖异,一敲之下,我仿佛身子红粉之乡一般,耳边尽是温柔的呢喃之音,不过我现在脑海之中尽是为小金报仇的**,这**之音,不能动我心神分毫!

    随着这声敲击,我明显的看到那倒地就要挣扎起来的夔忽然身子一颤,那血红的眼睛之中异芒一闪,随即压了下去,这声音过后,那九个散在广场周围的斗笠人从地上扒拉一会,然后拿出一个像是胳膊一般的骨头,只不过这胳膊周围,蒙着一层粉红色的雾气,看起来颇为旖旎,似乎盯看久一会,心神就要沦陷一般。

    我知道这时候斗笠人已经控制住了这夔,要是困兽尤为可怕,有了小金的前车之鉴,我不敢让古尸在受什么伤害,赶紧将古尸给召唤回来。

    至于古尸之魂和那些阴兵鬼将,他们个个老来成精,早就分散开来,没有一个继续围着夔,夔不甘心做阶下之囚,继续挣扎着要站起来,不过等他一挣扎,它身上确是多了一个粉红色的线,夔一挣扎之下,居然是没有起来。

    夔大怒,张口喷出一道水柱子,朝着对面的一个斗笠人打去,本来我以为斗笠人阵法这么厉害,既然能控制住夔,肯定会有后手,起码能保护着这阵法之中的斗笠人安全,但是夔一口水珠过去,砰的一下将那斗笠人打的四处飞散,眼看着就被水柱分尸。

    我大吃了一惊,但是看到那其余的八个斗笠人,脸上全是悲壮之色,一开始,他们就知道了自己的结局!这可怎么办,阵法被破了!

    可是待到那水雾散去,我左眼看到原来那斗笠人的位置,依然坐着一个身穿草衣的斗笠人,只不过这个斗笠人,我只能用左眼看到了,看来这阵法有特殊的作用,能将人的魂魄定住,哪怕身体被毁,那鬼魂也会继续完成生前的未完之事。

    看到这里我心中不免对着斗笠人有些敬佩,二长老似乎是没看见那九个之中的斗笠人被打死一般,抬起鼓槌,朝着头盖骨咚的又敲击出了第二下。

    这次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利剑出鞘一般铿锵,虽未看见那把武器,但是就凭这声音,我似乎就被这兵戈之气所伤,随着这次声音,那已经是只剩下魂魄的斗笠人那里,慢慢的浮出了一个通体发黑的手臂骨,只不过看着这手臂,我就像是看着一把锋利至极的神兵一般,这手臂骨头一出来,那夔上方又出现了一声刀剑之声,随即夔就像是被看不见的刀狠狠的劈了一般,身上的居然是出现了一个将近一米多深,露着骨头的可怖伤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