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三百七十九章 斗笠亡
    夔这次终于像是火山一般的爆发起来,那肚子上仅剩的一条腿胡乱的踢蹬着,身子也不由自主的拱动起来,那感觉就像是一直大号的等待着屠夫屠宰的猪,不过夔显然不是那种只会等死的猪,夔张口犴嗷的大叫一声,我们头顶上的那片黑云像是开锅的热水一般,疯狂的翻腾起来,随即一道道的闪电像是不要命的劈了下来。

    对于这种无差别攻击,我们躲在哪里都白搭,只能硬生生的扛着,不过万幸的是我们旁边有一块巨石,我赶紧控制着古尸将那块巨石给抱起来,我们几个躲在了下面,不过斗笠人他们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对于这夔的发疯一击,大多数斗笠人都是落了一个身子被劈的下场,虽然没有直接被劈死,但是也起气息奄奄,眼看着活不成了。

    二长老眼观鼻,鼻观心,似乎是对于这下面的斗笠人伤亡丝毫没有注意,不等着那夔第二次发飙,这次直接是连敲两下鼓槌,由于这斗笠人的阵法不是针对我们,所以我们只受到那音波的余威,饶是那夔是凶兽,但是被斗笠人这不知名的阵法控制的牢牢的。

    二长老敲完这两下,又有两个斗笠人颤颤巍巍的从地里分别挖出一个半胸骨,剩下的另一半胸骨,这时候二长老的脸上已经是发黄了,我知道他操控这个大阵肯定是不易,说不定是在以生命为代价,只是我现在更感兴趣的是,这骨架到底是谁的,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威力!

    这两块胸骨先后挖出之后,夔就像是连续被巨锤轰中一般,那圆滚滚的肚子上,硬是被看不见的东西砸出了两个巨大的凹洞,夔大嘴一张,猛地喷出一口鲜血,这时候它那猩红的大眼睛之中已经是出现了惊恐,它知道,今天如果逃不掉,肯定就会落得一个被剥皮的下场。

    这时候已经不是报仇的时刻了,保命要紧,这夔开始冲着二长老发出一阵哀叫,那架势不言而喻,让二长老放过它,只不过,这可能么,斗笠人不知道布置了多少年的计划会因为这夔的哀求就这么轻易地放弃?答案是否定的。

    二长老这时候颤抖着拿起鼓槌,准备敲击地五下,再有四下,这夔肯定就会被收拾掉了,虽然准备的不全,造成了很多人伤亡,但是比起那等待两千多年的执念,这又算的什么。

    二长老鼓槌落下,嘴里不自觉的喷出一口鲜血,这几下鼓槌就像是在耗费他的生命力一般,二长老老了好几岁,脸上的皱纹丛生,眼睛也深深的凹了进去。

    夔这次直接被那不知名的力量打在了眼睛之上,噗噗两声,夔的那两只巨大的眼珠子直接是被戳瞎了,这次夔那肥硕的身子疼的在地上乱滚了起来,那水池子里面的水,碰的一声窜了上来,还有天上的雷,轰隆隆的一个接一个的往下落。

    后来兔子告诉我,这夔是天地所生,自然是天地的宠儿,总共是有三只,人类要杀它们,就相当于逆天而行,这天地自然不容,所以才有这天地异象。

    这些先不细表,那夔发飙的同时,我们这些人也惨了,天上的雷倒是还好说,关键是这水慢慢的涌了上来,现在我们根本没有氧气瓶,怎么出去,除非是从那斗笠人的住处跑出去,只不过要是那样的话,就拿不到夔皮了。

    夔在翻滚的时候,它身上那五根颜色各异的透明线困着它,但是随着夔挣扎的越来越厉害,这线已经是要困不住它了,二长老知道事情紧急,顾不得藏私给自己留后路,一咬牙,直接又是两下鼓槌轰在那头骨之上。

    那原本已经被水漫过的斗笠人之处,又是浮上来两块诡异的骨头,为什么说是诡异,因为这两块骨头都是水桶粗细一节一节的递减变细的。那种东西,看起来像是蛇的骨头一般,为什么刚才有人骨头,现在有出现了蛇的骨头?

    我的脑海中突然灵光一闪,想起那斗笠人供奉的巫祖,那东西似乎就是人身蛇尾,还有,还有那个学校之中的那个怪物,都是人身蛇尾,难道世间还真的有人身蛇尾的东西吗!

    不容我质疑,眼前的那些骨头就是活生生的证据,不知道在多少年前,却实存在过这种诡异的物种,像人,非人!

    随着这两声鼓槌之音,那夔的耳朵和鼻子统统喷出大量的鲜血,我看出来了,这个阵法居然是要废掉夔的五识!没想到斗笠人的这个阵法如此霸道,如果这个阵法这种是我,就算我有古尸和小金,同样也得饮恨!

    那二长老这两声鼓击已经是将他的全部潜能给耗费了出来,整个身子一下子成了皮包骨,那原本花白的头发,现在掉的一根不剩,浑身的皱纹堆积着,根本看不到五官了,我除了从不死村见过这么苍老的人,从别的地方,从来没有见过。

    二长老此时基本上已经是一个脚迈进鬼门关,现在他还有两锤没有打下,那夔虽然现在被废掉了眼睛,鼻子,耳朵,但是还有嘴巴会张开,那一身的能力,更是丝毫为减少,虽是重伤,但是困兽之勇,无人能敌。

    此时的二长老连鼓槌都拿不住了,他身下的那几个斗笠人,基本上只剩下了魂魄,剩余的斗笠人,在山洞之中没有出来,看到二长老瘫在高台上的身子,我心中感触颇深,不知道这些斗笠人到底是坚持着什么,宁愿一个个的放弃自己的生命来完成,对了,我记得当时听他们说过,好像是族中的诅咒,会是什么诅咒这么厉害,将一个家族世世代代都给诅咒上了。

    我心中想着斗笠人为什么这么坚持的时候,那完全暴走的夔已经是将身上透明的线挣脱的差不多了,我知道倾巢之下无完卵,斗笠人的这个大阵一破,这暴走的夔肯定将我们杀的一个不剩,还有,我和他还有小金的仗没有算呢!

    我招呼过古尸来,准备冲上几高台,帮着斗笠人敲完那两下,但是高台之上的那二长老突然像是回光返照一般,猛地沙哑的吼出:“李斯!”这声音悲愤,怨毒,同时又带着深深的无奈,听着我的心中猛的一抽。

    斗笠人回光返照的摸起那鼓槌,用劲全身的力量和生命力,狠狠的敲击在了那头骨之上,咚的一声,带着这二长老一生的怨毒,一声的愤慨,这第八下鼓槌终于是敲响了,这第八下鼓槌敲响之后,那被斗笠人一一挖出的白骨迅速的组装起来,拼接成了一个人身蛇尾的骨架,只不过,这个骨架没有头。

    这个骨架形成之后,它后面就出现了一个虚影,一个堪比夔大小的虚影,人身蛇尾,只不过还是没有头,这虚影的蛇尾随意的摇摆着,穿过那地上蔓延过来的绿水,又扫过那斗笠人一个个死了还坚守着阵法的亡灵,最后扫过我们的身体。

    这应该就是那个斗笠人供奉的巫祖了吧,只不过没有头的它,又要怎么处置这个夔呢,随着这第八下鼓槌,那高台之上的二长老已经作古,身上的皮肉尽数消失,只剩下了一个空荡荡的骨头架子,一同消失的,还有他的灵魂,而那夔在八下鼓击之声中,五感尽失,像是一个无助待宰的猪一般,在地上滚来滚去。

    天地异象还在,只不过出现了这个人身蛇尾的虚影之后,那落雷也好,洪水也好,都没有朝着虚影那边过来,似乎这虚影,凌驾于天威之上。

    虽然看不见,听不到,但是夔出于那本能,还是对出现的这个虚影有着发自骨子里的恐惧,兔子忽的喃喃道:“西王母?九天玄女?”我不知道兔子说这话什么意思,但是我看见那夔,在自己恐惧之逼迫之下,已经快要将斗笠人弄的那几条通明的线给挣脱掉了。

    二长老最终是没有撑下来,我也不知道敲了地九下会发生什么状况,但是我知道,我还没有跟这夔算完帐,另外,我还需要,夔的皮!

    我控制这古尸将我背起,然后迅速的朝着那高台跑去,这时候,那最先困住夔的那根粉红色的通明绳已经被夔给挣脱开了,这一条绳开了之后,剩下的就好说了,一根,有一跟,接连三根都被夔给挣脱开来。

    夔已经没了再战之心,只是凭着自己的本能朝着水里挪去,只要是进了水,我们就别想着找到它了,也许过上多少年之后,这夔又会变得生龙活虎,这一切,我不会让他发生!

    古尸飞快的带着我和夔竞速起来,古尸的速度很快,那高台加上中间的路途还不到一秒钟就冲了上来,而这时候,那夔恰好将最后一根透明线给崩断了,夔张开嘴巴,无声的嘶吼了一下,似乎是在庆幸自己能够脱困。

    只不过还不等它闭上嘴巴,我拿着的鼓槌,就狠狠的敲击在了那头骨之上,这次什么声音都没有出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