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三百八十章 九死一生 千票加更
    我狠狠的拿着鼓槌敲击在头骨之上,只不过这次什么声音都没有出现,我心中略微一慌,难道二长老一死,这个阵法就被破了?我不甘的看着那夔就要逃到水中,刚想着用劲力气大喊一声,为什么上天给了我这么牛逼的使命,为什么不同时赐给我相称的能力,我他娘的彻头彻尾就是个废物!

    我还没有发出这个抱怨,就感觉那鼓槌之上有一股奇异的力量吸来,还不等着我反应过来,我的身子之中似乎是有什么重要的东西溜走,就这一下子,我身子发软,就像是大病初愈一般,邹阳和兔子见到我这样,冲我喊道:“秦关!”

    我想着给他们摆摆手,可是身子却是不受控制的朝着前面飘去,的确,是飘了过去,随着我刚才敲击的那个头颅,朝着那人身蛇尾的骨架飘去,我今天遭遇的情况就像是做了一个冗长的噩梦,如果说见鬼我还能相信的话,那现在呢,遇到了一个传说中才有的凶兽,还有,我他娘的居然飞了起来,这可不是在阴城啊!

    话说我身子不由自主的朝着那白骨架飞过去之后,那原本就要脱困的夔身子又像是被困住了般,丝毫不能动弹了,那头骨啪的一下轻轻的落到了那骨架之上,随即,平地之中刮起一阵大风。

    我在这风中根本睁不开眼睛,这风跟寻常的风不一样,那风中刮着一簇簇的宛若头发一般的东西,抽打在我脸上,生疼生疼的,伴随着这黑毛风,我身后就像是鬼门打开一半,鬼哭之音此彼起伏,就算是我现在定力惊人,听到这声音之后,身子还是忍不住的发寒。

    我小时候为数不多的记忆中,就记得爷爷给我提过这种黑毛风,不过当时爷爷是说这风是将地上的杂草吹起,才会有这么一种黑毛风的错觉,但是为什么到了今天,这风中却是真的有了黑毛?

    当初爷爷就跟我说,刮黑毛风,是大凶之兆,有多远,就跑多远,只不过今天,我处在这风口浪尖之上,如何去跑?待到这邪风刮劲,我已经是落在了地上,嘴中似乎还夹杂着几根毛发,但是摸摸,根本拽不出那东西来,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是假象。

    我这时候正好跟兔子他们对着脸,但是看见兔子他们都直勾勾的盯着我的背后,那样子就像是当初见到了夔一般,古尸之魂这次也是怔怔的盯着我的身后,脸上戾气转了又转,但是最后一言不发。

    我下意识的回头一看,发现我身子后面居然是出现了一个高约十米,浑身发着妖异黑光的人身蛇尾怪物,跟当初鬼校见到的那火怪物一模一样,只不过是大了好几倍,这人身蛇尾怪物浑身漆黑,脸上居然带着一个只露着两个眼睛的青铜面具,透过那两个孔,我能看到里面像是鬼火一般的眼睛。

    我这次召唤出来的这是什么东西,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怔怔的看着它,它也就那么怔怔的盯着我,古尸之魂叹了口气道:“秦关,这应该是西王母的骨架,你,你快些用它将夔给收拾了吧,这世界上,出了西王母,估计谁也不能奈何夔了。”

    本来就有些呆滞的我,听到古尸之魂有一个重磅炸弹,几乎是将我直接轰晕,一旁的卓甚至叫出了声音来,事情也太扯了吧,神话时代的西王母也出来了!

    古尸之魂见到我呆滞的样子,叹了口气对我道:“你先将夔给解决了,待会我详细给你说。”我挠了挠头,刚想说,我不知道怎么控制,可是我见到我身后的那十米多高的黑色怪物居然也是挠了挠头,我心中一动,往前走了一步,我身后的怪物,也是跟着往前蹭了一点。

    我了然了,知道这怪物该怎么面对了,看到那夔像是一头死猪一般在水池旁边不住的耸动,我知道,我帮小金报仇的机会到了,哪怕这是用生命借来的力量,我也要将这夔给斩掉!

    我一步一步的朝着夔走去,那夔似乎是感受到了我身上的杀气,或者我身后那怪物的气息,一时间,又开始在地上挣扎起来,本来夔身上就没绳子困着,最后一声鼓击就是困住了夔小小的一段时间,现在,时间已过。

    夔一挣扎,居然是发现自己能动了,二话不说,像是一头滑溜至极的泥鳅,一个巨大的浪头,直接栽倒那水池之中,当我看到夔居然能动的时候,我就知道坏了,不管身子没有一丝大的力气,拼了命的朝着前方跑去,我距离水池不算太远,夔一头扎进那水池之中的当口,我也正好跳进了那水池之中,我身后的那怪物,同样是带起惊天巨浪,一头扎到了水中。

    那夔虽然五感尽数消失,但是在水中就像是一条鱼一般,飞快的游来游去,我只憋住一口气,这口气之前杀不了夔,那我估计这一辈子都不能帮小金报仇,一辈子也拿不到夔皮了。

    我在水中像是一个笨鸭子一般手脚并用的超前游去,只不过眼看着跟夔的距离越来越远,不过我的脚一下子蹬到了一个东西之上,回头一看,发现是那个所谓的‘西王母’我赶紧站在它身上,做着摆尾巴的动作,这‘西王母’本来就长了一条蛇尾,在水中游起来的速度堪称飞速,我在它身上,眨眼间就冲到了夔的身后。

    我伸出手就朝着夔抓去,我当然知道自己抓不到它,但是我脚下的这个‘西王母’确是可以,‘西王母’伸手一抓,那长长的指甲直接是扎到了那夔的肉中,夔张口大叫,但是只冒出大量的泡泡,一点动静都没有发出。

    我见状,连忙将另一只手也伸过去,‘西王母’跟我学着,将手直接插到了夔的脖子之中,本来皮糙肉厚的夔,在西王母手中就像是一个泥巴一般,任凭它随即捏打,我现在胸口开始发闷,知道自己这口气快要散去了,赶紧催着西王母用尖尖的指甲朝着夔插去。

    这一下下的虽然将夔身子捅出了大量的鲜血,但看这架势,夔一时半会肯定死不了,到是我,现在根本憋不住气了,这时候我强忍住心中那发慌的情绪,用西王母的双手,使劲的掐着那夔的脖子。

    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杀死这夔,只能用最土最土的方法,期望着西王母直接将这夔的脖子掐断。只不过我小看了夔,受死的骆驼比马大,这夔虽然是重伤,但毕竟是上古神兽,虽然这诡异的西王母克制它,但是这夔肯定不会束手就擒,西王母双手掐着夔的时候,身子已经贴近了夔。

    那夔一直忍着没有挣扎,等着西王母和我靠近了之后,用那唯一的独腿,狠劲的撞到了西王母的肚子之上,这股力气大的惊人,我现在有只想着将夔置于死地,根本没想到它居然会临死反扑。

    我和西王母的身子一下子被蹬出好远,我在这过程之中偏偏又是泄了气,吸了几口水,根本没有氧气了!要是在追下去,我肯定会死,这时候我没有丝毫的迟疑,用尽自己仅存的意识,在西王母身上做蛇尾游荡状,朝着那已经模糊的夔追去。

    我的视线越来越模糊,耳朵之中似乎是想打鼓一般,胸口一阵阵的像是被千金万金的巨石压着一样,我知道我现在已经到了弥留之极,但是,我不能,我不能让夔跑掉,我不能!

    抱着这仅存的意识,我终于是追上了前面逃窜的夔,没有丝毫犹豫,我张开了嘴巴……

    当我张开嘴巴的时候,我就以为自己死了,的确,就算我这时候能杀死夔,又怎么回去呢,我仿佛是做了一个冗长的梦,梦见了爷爷,梦见了师傅,同样梦见了斗笠人,还有一条人身蛇尾的怪物,只不过在这梦中,我只是走马观花的看着他们,就像是没有任何交集一般,想看电视一般,看着他们从我身边一一穿过,最后消失在黑暗之中。

    他们消失之后,我自己一个人就堕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没有一点光明,也没用一点的方向,我感觉自己再往前走,只不过,我感觉不到自己的腿,我看不到自己的身子,难道,这就是死亡么,不是死了之后还有灵魂么,我的灵魂在哪?难道这是去阴间的路上?

    不行,就算是我死了,我也要跟邹阳他们告个别,不行,我不能就这么浑浑噩噩的走下去!这个念头刚刚生出来,我就听见耳边传来似有似无的声音,这声音熟悉至极,是师傅,是师傅的声音!

    我朝着师傅的声音来源处拼命的跑去,师傅,是你吗,我无声的呼喊道,师傅你在哪?只不过任凭我心中歇斯底里的呼喊,师傅的身影一直没有出现在我的视线之内,我不知道现在到了哪,师傅的声音已经消失不见,但是,我好像是听见了兔子的声音,前面是什么,怎么这么耀眼?兔子是你么?

    我那看不见的身子不由自主的往前溜去,眼前的那光芒越来越亮,耳边兔子的声音也越来越清晰,我想,我这是活过来了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