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三百八十二章 噩耗
    我知道兔子的潜台词,越想越觉得有可能,对着古尸之魂道:“很有可能,这些斗笠人就是李斯的后人,不过,他们怎么又跟西王母的后人走的这么近?好像他们供奉的巫祖就是一个人身蛇尾的东西。”

    古尸之魂摇摇头道:“这些事情我就不知道了,时候差不多了,我也该上路了,这次一别,恐怕是以后再也难相见了,我不得不说,你虽然有陛下的那一缕残魂,但是,你真的不是陛下。”我挠了挠头道:“也许吧,我没有他那气吞山河的魄力。”

    古尸之魂怔怔的看着我,轻声道:“但是你比他更像个人。”还不等我反应过这话是什么意思来,古尸之魂就带着那众鬼兵纷纷消散,我大喊一声:‘你怎么说走就走啊,我他娘额还没问完呢,荆轲那是怎么回事啊,是场闹剧吗?”

    古尸之魂的声音幽幽传来:“再见,再也不见……还有,夔头上的皮做成鼓……”从头到尾古尸之魂都没有再看已经成为旱魃的古尸一眼,也许他早就觉得,这已经不是他了吧。

    我有些奇迹般坏,但是又无可奈何,我估计着古尸应该是到这个世界的时间有限制,他应该是强撑到了现在,不过,我心中还有诸多疑点呢,哎,想到以后再也见不到古尸了,我心中难免有些难受。

    卓见到古尸带着那一众鬼兵消失不见,终于是长出了一口气,道:“今天我终于是大开眼见了,以前总觉得跟着秦爷是我这一辈子最开眼的时候,想不到,就跟着小秦爷就这么半天,哎呀,真是精彩。”现在卓已经对我的称呼改了,我连忙道:“卓叔你可千万别这么说,我这条命还是你救的呢!”

    卓道:“不是,不早就说过了,现在我卓的命,就是你的,救你是应该的。”我讪讪的笑了笑,没有接话,我艰难的站了起来,对着邹阳道:“把夔的皮拔下来吧,我们做成鼓虽然不知道有什么用。”

    我控制着古尸和邹阳一骑上了那夔硕大的牛头之上,只不过邹阳随手捡来的那刀显然是不行,插都插不到那夔的头颅之中,我让邹阳闪到一旁,然后想着让古尸祭出煞火,看看能不能撕开这夔的皮,只不过,虽然嗤嗤的冒出一堆黑气,但是那夔的皮,一点都没有被拔开的样子。

    我灵机一动,对着邹阳道:“那西王母的骨架呢,赶紧招来,说不定那个东西有效果。”兔子从地上捡起一块手骨,对着邹阳扔了过去,邹阳接到,蹲下去,用那手骨上的手指头稍微一划。

    说来也怪,那原本就像是刀枪不入一般的夔皮,现在居然是被西王母的手指头轻而易举的给划开了,这还真是一物降一物,看着邹阳拿着西王母的手指头将那皮给剥了一个遍,这牛头很大,估计做两个鼓都够用了。

    看不出来,邹阳居然还有干屠夫的料子,利落的将夔的皮剥下,然后让古尸扛着过来,到了岸边,我道:“这夔也是一个神物,咱们也不能亏待了他,要不,咱把他埋起来?”兔子道:“拉倒吧,这么大的一块东西,砸埋?就让他在这水里面吧,生是水中神兽,死了也是水中猛鬼了。”

    听见兔子这么一说,我道:“你他娘的可别提让他变成鬼了,成了鬼,我们怎么办,这次拿什么给人家斗!”我和兔子刚落下话语,就感觉这山洞之中吹了一股邪风,盈盈呜呜的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在哭一般,吓的我们两个缩了缩脖子。

    邹阳这时候脸上露出一个奇怪的表情,我们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发现那磨盘大小的牛头,居然一声不吭的不见了!我心中有些发毛,对他们道:“咱们快走吧,我看这里阴呼呼的,不是什么好地方,反正东西都拿了。”

    兔子和卓都没有异议,邹阳也不想真的面对成了鬼的夔,我们一行四人,让古尸扛着一张巨大的夔皮,开始灰溜溜的往斗笠人出来的那山洞之中走去,本来我都做好准备和拦截我们的斗笠人来一个大搏斗,可是谁都没想到,这一次我们出去,居然是意外的顺利,一个斗笠人都没有碰到。

    我们顺着这山洞走,倒是看到了不少的斗笠人的秘密地方,比若说养尸地,蛊冢,还有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有,反正这地方不像是正常人能生活的地方,按照兔子的意思,那就是将这地方一把火都给烧掉。

    只不过我们一来没有火,二来,这毁人家家园的事情,我实在是做不出来,尤其是看到那有些悲壮的二长老之后,我心中对着斗笠人的认识有改观了一些,毕竟,他们也只是为了将身上的诅咒去处,从他们的角度来看,人家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对的。

    算了这有些哲学的事情说不明白,认准了方向,我们四个还有扛着夔皮的古尸沿着那狭小的通道慢慢的走着,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终于最前面的兔子喊了一声:“前面是个下坡路,小心一点。啊”兔子这话还没说完,我就听见前面传来一阵轰隆之声,我大惊,以为兔子是中了埋伏,但是紧接着,兔子声音从下面传来:“我没事,哎呦,摔死我了。”

    听了兔子这话,我悬着的心才算是放了下来,直到我走到兔子的位置,我才知道,兔子所谓的下坡路根本不是什么下坡路,就是一条台阶很陡的几乎是垂直往下的通道,我们除了邹阳,无一例外的都是摔了下去。

    下来之后,这地方憋屈的很,根本抬不起头来,往前爬了一会,才慢慢的站直了身子,兔子在前面冲我喊道:“看这方熟悉么?”这时候我们四个连同古尸都下来了,我看着前方不远处的明晃晃的洞口,道:“这他娘的不是那个蜘蛛洞么!”兔子嘿嘿一笑道:“早知道这里是斗笠人的老窝,咱们早进去好了!”

    我笑了笑道:“进去干嘛,进去找死啊,这次要不是有夔,估计我们几个早就交代在那里了!别贫了,大伯他们还等着我们呢!”说着,我们几人钻出了那个洞口,看着那西垂的太阳,我顿时感觉恍若隔世,现在想想看,斗笠人却是挺苦的,整个家族都生活在这山洞之中,多少人终日见不到太阳,只能看到那巴掌大小的天,这一切的源头,都是因为他们那个诅咒,那个令他们整个家族都无奈的诅咒。

    感叹了一会,我们几个就慢慢的朝着大伯他们那个地方走去,想必大伯他们已经是等的不及时了吧。

    我们抹黑走到了那深潭附近,还没有走到,我就觉得的有些奇怪,为什么大伯他们不点着篝火?难道他们等不及我们,已经离开了?这不可能啊!我大声喊了一句:“大伯!”可是周围静悄悄的,甚至连一个鸟虫鸣叫之音都没有。

    邹阳在一旁突然叫了声:“不好,血腥味!”我一听这话,立马像是五雷轰顶一般,血,血腥味!我大叫一声:“大伯!”快速的朝着那深潭旁跑过去,还没有跑到地方,我就闻到一股浓烈的血腥味袭来,我心中大怒,脚下有加快了几分。

    我跑的飞快,根本没有看到脚底下的东西,突然间,脚底下高起的一个一个东西绊了我一跤,让我身子直挺挺的朝着前面摔了过去,我虽然摔倒,但是一点痛觉都没有感受道,心中,却满满的都是害怕,刚才绊我的那个东西,有些软,像是,人。

    兔子和邹阳这时候也跟了过来,他们没有过来拉我,而是在我身后,看着绊倒我的那个‘东西’,我趴在地上,不敢回头,怕见到最不想看见的场景,兔子咳嗽了一声,道:“是展军。”我心中一痛,赶紧爬了起来,走到兔子他们身边,借着天上那微弱的月光,看到展军那已经僵硬的脸庞,我有些发呆,这半天前还是活生生跟我们聊天的人呢,怎么,说没就没了!

    我心中凄苦,邹阳和兔子找到我们卸下来的装备,拿出一个手电,四处照了起来,不久之后,又找到了李进的尸体,两人的身子都已经僵硬了,脸上露出同样的表情,眼睛大大的长着,嘴巴同样也是微张,仿佛是看到了什么不敢相信的东西一般,死不瞑目!

    我眼角发干,有些想哭,但是又哭不出来,我还记得展军当初在那凶煞的美人墓外面的苦苦等我一整天的情谊,当时我就对自己说过,认他这个实诚的大哥,可是,现在,他也走了,睁着眼睛就走了!

    是谁,究竟是谁,我想哭,又不敢哭,只能将自己的头压抑的埋到展军那已经没有体温的脖颈之中,都死了么,大伯,你也死了么?

    我的眼睛之中终于是流出滚烫的泪水,像是一口烈酒,使劲的灼烧着我的脸庞,就在我痛不欲生的时候,邹阳突然喊了一句:“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