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三百八十四章 两个邹阳
    只不过这种想法只是在脑子中稍微转动了一下,就被我压下了,不是我有多高尚,只是我们现在无名无份,牵牵手我都觉得亵渎了左寒,毕竟人家是一个仙女一般的人物,而我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一个**丝,虽然当初师傅说过,我和左寒因为那个有些荒唐的阴婚而走到一起,但是,我总觉得两个人之间,缺少了什么。

    我将一路走来的事情给左寒细细说来,我嘴笨,这事情只能平铺直叙,但饶是如此,听到惊心之处,左寒不自己的抓住了我的衣角,那大眼中之中,满满的都是关心。

    当左寒知道我有一个神奇的小金之时,女孩心性的她嚷着让我讲小金拿出来,其实在路上,小金醒过来一次,看着样子,应该是没事了,我将小金掏了出来,放到手心之中,朝着左寒伸过去。

    左寒第一次见这么精致漂亮的青蛙,的确,小金的外表对于这些女孩来说,有着致命的吸引力,缎子般柔顺光滑的皮肤,还有那宝石般翡翠红的眼睛,看到小金,左寒两眼都放光了,只不过小金这时候焉不拉几的,丝毫都没有兴致。

    我对左寒道:“小金前刚刚受了伤,身子不舒服,等他好了的时候,再让他跟你好好的玩玩。”左寒听到了之后,眼中虽然恋恋不舍,但还是乖巧的点了点头。

    回到家中的日子总是悠闲的,左寒这次不知道方的什么假,居然五天之久,我们两个人在这五天之间,倒是在这西安城之内逛了大遍,这一天天一黑,我牵着左寒回到小区的门口,就看到兔子站在我们的楼底下,有些焦急的来回走动着。

    我见到兔子回来了,喊道:“兔子,怎么了,在这干嘛?”兔子见到我,喊了一声:“你可回来了秦关,邹阳出事了,你知道吗?”我一听这话,立马傻了眼,今天我出去的时候还专门看了邹阳一眼,想叫着他一起出去玩,但是他这个木头,只是想在家里的呆着。

    兔子说完这话,就在前面带路,朝着楼梯上跑去,我赶紧跟上,在后面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邹阳怎么了?”兔子在前面边跑边道:“今天我回来的时候,就看到邹阳一个人在家,我以为他在睡觉,但是进去之后,发现邹阳居然是吐血了!”

    我一听这话,心中一紧,难道是邹阳在跟夔的手下打斗的时候受了内伤?兔子在前面道:“幸好我奶奶来了,要不,邹阳恐怕就要出大事了,你说这好好的人,怎么说病就病了。”

    兔子说的颠前倒后,我没有听出邹阳到底是怎么了,但是三人飞快的冲到了兔子租的那个房子之中,进去之后,推门而入,看到徐老太和素素,只有邹阳,则是面色苍白的躺在床上,邹阳一见到我,眼圈一红,带着哭腔道:“秦关,我怎么又到这了?”

    说完这话,邹阳就在床上咳了起来,听他的动静,似乎要将身子里头的肺咳出来一般,我转头对着兔子道:“那个状态下的邹阳?”兔子点了点头,道:“是啊,回来的时候,我就看见他是这般摸样了。”

    邹阳在床上有些可怜的道:“秦关,我是不是快要死了,你说,我有记不起以前发生的事情来了,但是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就能看见你,看见你,我心里就安生了多。”邹阳说的话断断续续,喘息很严重,几乎都是上气不接下气的。

    我凑到邹阳身边,对他道:“邹阳,你别他娘的废话了,你一定没事的,不就是生了病么,想这么多干嘛,咱们是好兄弟,你我,还有兔子,咱们是一辈子的好兄弟,你睁开眼睛不看见我们两个,还能看见谁。”

    邹阳听见我这么说,苍白的脸上浮现出异样的红晕,他似乎是有些不好意的道:“秦关,我有个事情想给你说。”我点了点头,邹阳有些扭捏的道:“你可别笑话我。”我看到邹阳这中表情,心里疼的都要哭出来了,听见邹阳这话,又是被他弄得哭笑不得,我点了点头道:“我保证不笑话你。”

    邹阳看着我,喘了口气道:“我啊,就像是做了一个冗长的梦一般,在这个梦里,我变成了一个非常厉害的人,比你和兔子都厉害,我们三个在一起,跟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打交道,你不知道,那东西看着怕人很呢,但是在梦里,我一点都不怕他们,他们打不过我,真的,我在梦里可厉害了,就像是超人一般。”

    我眼睛发酸,看到邹阳这种状态,我狠了狠心道:“邹阳,你不是做梦,那,那是真的。”邹阳瞪圆了眼珠子对我道:“你说什么?什么是真的?”我道:“你没有做梦,你确实很厉害,比我们两个都厉害,你甚至都能打过粽子,就是僵尸,咱们在电视上看的僵尸。”

    我实在不忍心看着这个状态下的邹阳如此这般,就将他又两个性格,或者说是两个人的事实告诉了他,邹阳听了之后,手不自觉的颤抖这,他嘴里一个劲的念叨着:“怪不得,怪不得,原来这都是真的,原来我邹阳也不是孬种。”

    听了这话,我把脸一别,生怕眼泪流了出来,有些哽咽道:“邹阳,你不是,我们谁都可以是孬种,就你不是,你是个纯爷们!”邹阳听了这话之后,叹了一口气道:“不过,我是见不到那个状态下的我了,听你这么一说,我还真好奇呢,原来,我也不是普通人。”

    我不知道该怎么往下接话,邹阳继续道:“秦关,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我转过头来,将眼泪憋了回去,道:“什么?”邹阳道:“别跟那个状态下的邹阳说还有我这么一个状态,我不想让他知道自己还有这么孬种的一面。”

    听了这话,左寒和素素都扭过头去,抽噎着哭了起来,我一字一顿的道:“邹阳,你不是,孬种!”邹阳苦笑了一下,道:“我是不是我自己还不知道么,是不是的,我知道,我现在快完了。”

    说完这话,邹阳又不住的咳嗽起来,他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只不过咳了几声,我看到那手心之中溅出来的血珠,我求救般的朝徐老太看去,徐老太叹了口气,示意我出去说,我和兔子两人开门跟着徐老太走了出来。

    徐老太道:“邹阳的情况,不妙啊。”我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好生生的人,说变成这样就变成这样了?”徐老太道:“你还记得当初我才见他的时候以为他是一个活死人么?”我点了点头,那种状态下的邹阳,却是没有命灯,就像是死人一样,徐老太继续道:“听了徐汇说这你们从斗笠人那里知道邹阳的身世,我大胆的猜测了一下。这邹阳,的确不能说是一个人了。”

    我们两个不解的看着徐老太,不知道他要说什么,徐老太继续道:“你们不是说那不死村中的人想要长生的话,必须将自己的灵魂导到另一个人的身体之中吗,不算是导入,是交换,这样他们两个人就交换了身体和寿命。”

    我们两个继续点头,徐老太道:“可是,这种方法有个诟病,那就是不能见太阳,如果见了太阳,这不死村中的人就会灰飞烟灭,我想,这也许是天道对这些逆天而行的人一个惩罚吧。”

    “但是邹阳虽然不死村中的人,为什么能够见到太阳呢?就是因为,邹阳当初,并没有跟人交换灵魂,而是,用特殊的方法,将两个人灵魂困在同一个身体之中!”

    听了这话,我和兔子有些不知所措,这会是真的吗?不过想想,当初进阴城的时候,却是看到了两个邹阳,也就是两个完整的魂魄,而且平常,这两个状态下的邹阳根本就没有一点共同之处,虽说是一个摸样,但分明就是两个人,想到这里,我对徐老太的话相信了几分。

    徐老太道:“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到底是不是这样,还有待商榷,或许找到那个祭司之后,一切都会明白了,还有假设我们刚才想的都是真的,为什么那个状态下的邹阳没事,但是这个状态下的邹阳会变成这样呢?”

    我们两个摇了摇头,这事情,太复杂了,徐老太继续道:“这事情其实也好解释,邹阳的身体,其实就是不厉害状态下的身体,那个强大的邹阳,其实就是不死村中那个第一勇士的魂魄,他直接侵入到了这个柔弱状态下的邹阳身子之中,邹阳的身子本来就弱,被自己的灵魂操控还行,但是,如果被强大状态下的邹阳操控,肯定是超负荷运动,耗费的是身子的生命力,虽然强大状态下的邹阳没有异样,但是柔弱状态下的邹阳就会被反噬,毕竟,这是他的真正身体。”

    我道:“如果将猛男状态下的邹阳给拉出来,是不是这个柔弱状态下的邹阳就没事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