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三百八十七章 夜婆
    心中装的满是这个念头,我和兔子谁也没停,从地窖之中爬出来之后就到了兔子租的房子那里,到了那里之后,左寒和素素好像是出去买东西了,没有在家,只剩下在一旁打盹的徐老太太和床上躺着的邹阳。

    我们推门而入的声音将徐老太给惊醒了,她看见我们神秘兮兮的藏着一个东西,好笑的道:“怎么,弄来了人参精?”我挠挠头道:“那倒不是,是在不死村找到的那个婴玉,我估摸着对邹阳有效。”

    徐老太凑过来,看到我手中的那个幽幽放光的东西,道:“这东西有灵性,就跟个活物一般,就像是真的孩童一样。”我笑了笑道:“谁知道呢,在不死村找到的,估计是吕不韦流传下来的好动西呢。”

    我们将这东西放在邹阳的身边,说来也怪,邹阳的脸一下子就红润了很多,呼吸也悠长起来,我冲着兔子一乐道:“你还别说,真的有效!”

    徐老太也看出这东西的奇妙,对于邹阳能被这东西给吊住命,也是啧啧称奇。

    兔子嘴巴快,看着邹阳面色越来越好,对着徐老太道:“奶奶,你不知道,我和秦关再去找这婴玉的时候,看见了一个黑影老太太,我都摸到她了,你……”兔子还没说完,徐老太拄着那龙头大拐杖嗖的一下站了起来,颤声道:“你说什么!”

    兔子一见他奶奶这个摸样,吓了一跳,连忙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徐老太冲我道:“小主,你可看清楚了,是不是我们今天在医院见到的那个东西?”我点了点头,看着徐老太的这幅表现,我知道,有坏事了!

    果然徐老太一见我点头,冲我道:“快走,快走,去晚了,你爸爸可就没命了!”我一听这话,心中扑腾扑腾的狂跳起来,这究竟是什么东西!不知道是不是我们动静太大了,床上的邹阳猛地睁开了眼睛,闷声道:“怎么了?”

    这是那个状态下的邹阳醒了过来,来不及细说,我道:“你拿着身边的婴玉,贴身放好,路上给你说。”这次我直接将古尸带着,一行五人,直接冲出了家门,朝着爸爸的古董店冲去。

    路上我简单的将邹阳自己的事情给他说了一遍,关于徐老太的猜测也告诉了他,邹阳还是那副表情,风淡云轻,一副生死置之度外的感觉,看的我几乎想要抽他,我问徐老太,看到的个身着黑衣的老太太究竟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会让徐老太兴师动众。

    徐老太道:“这是一个鉴于人和鬼之间的东西,经常在厕所或者医院中见到,喜欢污秽的东西和夭折的小孩,算了以后再跟你们详说,你们这个东西叫做夜婆,不好惹就对了,这东西一般不进人家,怎么会进到你家去了呢。”

    被徐老太这么一说,我心中也是纳闷,难道是因为地窖之中的那些冥器,按道理说,那些东西也是污秽的东西,不过那夜婆已经走了,徐老太还担心什么呢。

    我们一行人风风火火的赶到爸爸的那个古董店之中,老远我就看见了那院子里面还亮着灯,我心中一松,看来是爸爸没有事情,不过走进了之后,我就闻到了一股浓浓的血腥味,我心中一着急,喊道:“爸!”

    我带着古尸飞快的朝着那院子之中冲了过去,眼前的景象让我大吃一惊,一个身穿白色病服的女鬼正蹲在爸爸身边,低头吸着爸爸的阳气,我看着那女鬼下体那大片大片的血迹,又看见她抬起来的那张煞白的人脸,我大吼一声:“是你!”

    我右手山的阳火砰的一下炸开,我朝着那白衣女鬼扑去,我怎么都没想到这只见过一面的夜婆和这个女鬼居然会跟着我回家来,还要祸害我的爸爸!女鬼见到我气势汹汹的扑来,冲我阴仄仄的一笑,然后轻轻的飘开。

    徐老太忙跑到我爸爸身边,摸了摸鼻息,冲我喊道:“小主,你爸爸没事。”我听了这话,心中虽然松了一口气,但是手下的攻势丝毫没有减缓,使劲的朝着那女鬼招呼去。

    邹阳见到那女鬼飘来飘去,似乎我打不中她,掏出阴阳镜,朝着那女鬼扑去,这个女鬼跟其他的鬼都不大一样,这个女鬼是死在手术床上的孕妇,身上有一股浓烈的血腥气味还有怨气,再加上这女鬼不时的惨叫几声,更是让我心烦意乱,阳火打不到她身上。

    徐老太给爸爸顺了顺气之后,拿着那个龙头拐杖朝着地上一顿,朗声道:“冤有头,债有主,你的孩子是谁弄走的你自己知道,要是在执迷不悟,别怪老身辣手无情!”徐老太很有气势,是那种上位者的气势,那个女鬼被老太太这么一喊,顿时身子一停,怪叫之声,朝着旁边的墙钻去。

    我和邹阳不想放过她,但是被徐老太喊住了,徐老太道:“这也是个可怜人,别追了,快看你爸爸。”我一听,使劲捏了捏拳头,然后赶紧朝着爸爸走来,徐老太给爸爸捋了捋气息,然后推拿了几下,爸爸居然哼哼了几声,醒来过来,只不过我摸他的手,感觉冰冷,丝毫没有体温。

    爸爸醒了之后,看见是我们,张口就道:“秦关,快去看看那些东西!”我和兔子相视一望,心中惊惧,这不会是真的吧,兔子赶紧跳到那地窖之中,一会儿,地窖里就传来兔子不甘心的叹息声,我现在就像是被五雷轰顶一般,我一年多的努力,甚至是赔上了师傅和邹阳的健康,到头来,居然是变成了一场空?

    爸爸听见兔子的叹息,知道事情不好,一阵急火攻心,眼睛一翻,居然又是晕了过去,我赶紧忍住心中的悲痛,掐住他的人中,喊道:“爸爸,爸爸!”过了一会,爸爸悠悠醒来,看见我,悲痛的道:“秦关,爸爸对不起你啊!”

    我苦笑了一下道:“谁都不想这样,你快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这里还有两样东西呢,他们拿了那六样,也最终成不了事。”爸爸深吸了一口气,将心中的那口不甘给压住,他道:“你们走后,我刚想拿着夔皮出来,可是还不等我爬出地窖,我就听见一阵哗啦哗啦的声音,我心中一紧张,知道是那个黑影老太太来了,赶紧想着将这地窖反锁,可是谁知道,我刚听见这老太太的动静,在抬头一看的时候,发现这个老太太居然是钻到了这地窖之中。”

    “我赶紧拿起一件冥器朝着这个老太太打去,只不过这老太太看似干瘪瘦弱,被我拿着冥器狠狠一砸,身子居然是丝毫没有晃动,反而是一巴掌将我从地窖之中轰到了地面之上,我直接就被她给抽晕了,剩下的事情,你们就知道了。”

    我道:“你赶紧下去看看,冥器少没少,这老太太要那人皮图上的东西没用啊,除非,除非她跟斗笠人是一伙的。”

    爸爸下去点了点冥器,发现一件没少,甚至连他砸那夜婆的冥器都好好躺在地上,没有被拿走,我问道徐老太:“徐老,你不是说这东西只在医院或者厕所中出现么,不是最喜欢夭折的小孩么,怎么今天却是来到了我家中,还有,那个浑身是血的女鬼又是什么东西,为什么想害我爸爸?”

    徐老道:“这夜婆的确是经常出现在医院之中,至于她为什么来到小主家,这事情老身也不知道,不过既然专门来偷走人皮图山的东西,那就说明,这东西肯定不是寻常的夜婆了,也可能是别的东西伪装成夜婆也说不定,至于后来的这个女鬼,她是一路跟着夜婆的气息过来的,见到你爸爸晕倒在地,这种厉鬼,当让不会放过,恰好被我们赶上了。”

    “我之所以听见你说见到了夜婆就赶紧赶过来,就是害怕这女鬼一路跟着夜婆来,追到你家中,恰好碰到你爸爸。”

    听了徐老太的解释,我无奈的揉了揉脸,对着兔子道:“你说,会不会是斗笠人搞的鬼?”兔子耸了耸肩膀,道:“不知道,不过我们不用太悲观了,至少我们这里还有两件,他们要想进葬金殿,必须用着两件,还有最重要的,我家老祖宗不是给你一块玉的么,我想没那块玉,他们也进不去吧。”

    听了兔子这么一说,我心情稍微好了点,道:“现在只能守株待兔了。”

    兔子道:“守株待兔到不必要,兵符不是还有实体么,咱们先去找找看看,我总觉的这次事情大有蹊跷,说不定我们找那兵符的时候,就有线索了。”

    事情只能是这样了,爸爸将地窖的门给锁了,我们一行人灰心丧气的往回走,这时候兔子冲着前面的一人喊道:“左寒,你怎么在这?”

    前面的那个女子一听兔子的话,立马转过头来,惊讶的道:“哎,秦关,你们怎么在这?”我道:“我去我爸的店里了,怎么就你自己啊,你不是和素素一起买东西去了吗?”

    左寒扬了扬手上的那条鱼道:“这不是吗,那边没有鱼,我专门跑这边来买了,我知道你最喜欢吃鱼了。”听着左寒的话,我心中一暖,那郁闷的情绪一扫而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